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四百四十一章 征服者

第四百四十一章 征服者

    第四百四十一章征服者  黑色的狐裘披风下是一身登州营特有的军装,长筒马靴,腰间扎武装带,领子扣紧,英姿飒爽的陈燮,原地未动,任凭雪花落在身上,默默的看着马车脱离大队。  马车在五十步之外被拦下,这不是什么欺负人家孤儿寡母,也不是什么怕死的表现。这就是一个胜利者应有的姿态,失败者必须做出的姿态。马车上下来一个女人,白色狐裘,怀抱一个孩子,慢慢的往前走,步履平稳。  马前三步,盛装打扮的女子跪下放下孩子,对孩子道:“福林,跪下!”甚至还伸手按了一下孩子的脑袋。可怜的孩子什么都不懂,一双眼睛四处乱看,被按着磕头的时候,还不忘记乱看。孩子固然是无辜的,但是这个世界上无辜者太多了。既然他的父亲是一个失败者,还是一个异国王者的失败者,那就由他的后代和女人来承担应有的责任吧。  陈燮在这个问题上不会心软,正如清军入关时烧杀掳掠时不会手软一样。历史上满清得了天下,理由是天意。这个时空的失败,何尝不是天意?站在后人的角度看,明朝历史走到南明时都有机会维持一个半壁江山的机会,奈何整个南明王朝的决策群,都是一群喜欢做梦的书生。梦是被人用刀子叫醒的。这个时空,黄太吉何尝没有独揽中原的美梦呢?只是被陈燮的刺刀打断了,不是像历史上那样壮志未酬身先死。  陈燮更主意的是这个女人的容貌,是不是像姚雪垠笔下的那样。真的看清楚之后,陈燮多少有那么一点点失望,小说果然是不能信的。蒙古女子,视觉上是何难跟江南女子的柔美婉约去比的。不能说她长的就不好看了。还得看个人的审美观。至少在陈燮看来很不错,只是不能跟小说里的描述去比较。大致就这样了,文人的笔墨总是喜欢夸张。  就算是秦淮八艳。走的也都是小巧的路子,还是一个审美观的问题吧。这个女人。属于饱满型中顶尖的那种,少了柔和细腻的一面。当然这只是看外貌,实际上这个女人的心思细腻,在历史上黄太吉死之后,能够充分的利用满洲权贵内部的矛盾,制造出顺治登基后的平衡大局,不能不说她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。  两人这一跪,百步之外的所有人都跟着跪下了。一些汉子失声痛哭。  陈燮抬头看看远处,风雪中跪了一地的人。这些人选择了来到这里,唯一的理由就是绝望。他们看不到任何胜利的绝望,对手太强大了。这其实不难理解。  “起来吧,带着孩子回车上去,天在下雪呢。”陈燮淡淡的一句话,布木布泰低声道:“谢督师。”说着起身,抱着孩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刚才的那一趟走来时稳健的步履消失了,仅仅是陈燮的一句话。布木布泰如闻天籁。  投降这个选择,无疑是艰难的。但是她没有选择的余地,因为她要自己的孩子活下去。满清内部的斗争。激烈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大明的内斗,而且更为血腥。投靠多铎么?这不用想了,她或许可以活下去,儿子却很可能死的不明不白。作为一个母亲,她为了孩子做出这样的选择,无可厚非。  陈燮多少有点意外的是,这几千人为何会跟着她一起投降。  “奴婢斗胆,请督师上车。”布木布泰低声道,陈燮听了眉毛微微一扬。很干脆道:“好!”  马车很大很高,车门的高度就有两米。上面镶嵌了各种珠宝,车内的装饰也是极尽奢华。这应该是黄太吉出行的马车。车厢里铺着厚厚一层棉被。上面还有一层皮毛作为地毯。中间有一个火盆点着,陈燮登车时,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,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车。车厢门口跪了两个女人:“恭迎督师!”  陈燮站在那里,低头看着两人膝行上前来,下示意的抬脚,果然是动手给自己脱鞋。布木布泰等陈燮在正中的位置上坐下之后,这才跟着上了车,怀里的孩子不知道害怕,好奇的看着陈燮。嘴巴里说了一句,陈燮没有听懂,应该是满语。  车外是塔塔塔的马蹄声,陈燮的近卫把车护上了,六匹马拉着马车,缓缓的动了。跪在跟前的三个女子,整齐的开口道:“多谢督师开恩,给奴婢等一个容身之所。”  陈燮笑了笑道:“我给你们一个容身之所,都到了这个时刻,你们还算计了我一下。呵呵,这车的正式名字,不叫马车吧?我上了这个车,算是逾制。”  三人抬起的身子立刻再次趴下,口称:“奴婢不敢,奴婢该死,纯粹是为了让主子舒坦一点。”这就是一奴才的身份自居了,陈燮呵呵的笑了笑道:“不要想那么多了,我是不会再辽东自立为王的。我想要的东西,你们不会理解的。都起来吧,我不会计较这个。”  三名女子都起来了,看容貌都算上佳,但跟绝色不挂钩吧。  风雪还在下,车轮在大地上留下了清晰的车辙。很快就被随后的马蹄踏碎,只需一夜大雪,便会被覆盖了去,一点都看不到曾经走过一辆巨大的马车。  宫殿还是那座宫殿,只不过换了主人。走下马车的陈燮,丝毫没有得色。很早以前,陈燮就知道自己注定是一个胜利者。坐上马车的动机,不过是想到黄太吉的女人任凭自己发落带来的快感,仅此而已。现在的陈燮,丝毫不会在女人身上放太多的心思。  “这辆车,让人送到京师去吧。”陈燮交代了一句,这个事情就算画上了句号。  三位女人一个孩子,被安顿到后院的一个院落,除了贴身的丫鬟,别人都没有带。其他人,全都另外安排,等到天晴了,将送到析木城去。在那里,这些人跟一般的移民一样,需要自己动手修建墩堡,耕种或者放牧来解决生活问题。陈燮还算是客气的,没有剥夺这些人私产,实际上陈燮可以这么做,也很想这么做。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的原因,无非是想树立一个榜样。草原太大,东北太大,要以最快的速度平定,单纯的武力需要很长的时间。  “代善,往更北的地方去了,关外很大,冬天以前,是不会有新的战事了。”陈燮看看桌上的情报之后,揉了揉眉心说话。前方归来的常时仁,端坐在对面,笑道:“辽东地域广阔,环境恶劣。对于我军来说,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。今年的冬天来的有点早,好在我军早有准备,越冬的物资准备的很充分。督师,这几个女人,您打算怎么安顿?京师那边,不可不妨小人的谗言。”  陈燮呵呵的笑了笑道:“多余!现在你认为谁敢动我的念头?别的不说,关外这十万虎贲在,走到哪我都很安全。你啊,多虑了。多想想,如何尽快的平定辽东,然后开发辽东。别看这地方冷的紧,实际上弄好了,这里遍地都是宝贝。”  “辽东大局已定,剩下的无非就是时间的问题。我的主张是步步为营,一点一点的往北推进。沿途以棱堡为支撑点,城市为驻军地。不出十年,辽东可定。”常时仁还是很谨慎。  “现在我担心的是王贲,这一场雪下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。他走的时候,携带的物资不多,后来陆续运去的物资,也不算太多。后勤这边,趁天气好要抓紧的运送物资了。”陈燮皱着眉头,还是很担心草原上的局势,毕竟王贲要面对是多铎和整个察哈尔。在辽阔的草原上,清军的战斗力是会倍增的。地方太大,回旋余地就大。只有六个甲字营的王贲,很难顾全整个草原的大局。  “大人,不如让何显也去草原上吧?”常时仁提了一个意见,陈燮听了摇摇头:“不妥,何显去了,后勤压力太大。草原上的事情,还得靠草原上的人自己解决。我们不过是去当个帮手,仅限于此。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,加大一些军事援助吧。除了火枪,其他的东西都可以给,尽力满足科尔沁部落的带路党。”  常时仁没有久呆,汇报完毕便匆匆回去休息,等到雪停了,还得赶回安乐州。今后的东北,可以说是两条腿走路,军事上是循序渐进的往北推进。民生上则以修路和安置百姓墩堡,恢复生产为主。等到关宁军进驻通辽之后,才是一个相对安定的局面。  对于关宁军的战斗力,常时仁还是会不放心。不过这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,劝几句都不是他该说的话。陈燮的考量,关宁军虽然战斗力一般,但是守城是没问题的。这一点,看看山海关就知道了,整个关宁防线,京师被李自成打破后,都一直还相对完整的存在。  处理了几份公函之后,陈燮起身去了休息的卧室。偌大的宫殿,陈燮并不喜欢,一个人能住多少地方呢?陈燮在宫殿内,基本上就在一个院子里,所谓的大殿去都没去过。就在一个院子里呆着,需要处理公务,去书房,需要休息,去卧室。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4682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