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四百三十五章 承诺

第四百三十五章 承诺

    第四百三十五章承诺  中国历史上的每一次改朝换代,伴随而来的都是无尽的痛苦和磨难。历史的残酷,体现在文字上,往往是“易子相食”“屠城”这一类的字眼。关于明朝,有很多假设,比如没有满清的入关,明朝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下,能否自己走上资本主义的道路等等。  不管怎么说,明朝都需要变革。怎么变?这个课题太大了。陈燮用的是笨办法,就是培养一个新的阶级,当这个阶级的力量达到一定的程度时,量变引起质变。大概也只有这种办法,才能让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发生根本性的变化。  五月初五,陈燮赶上了这一天,来到了京师。迎候他的阵势,超出了陈燮所有的预想。内阁首辅周延儒为首,在京的文臣基本上都到了。而且是出城十五里的迎接队伍,奏的什么乐曲陈燮不懂,但是听着就觉得气氛凝重。  陈燮不敢怠慢,早早的下马。周延儒带着百官上前,拱手道:“思华,周某奉陛下之意在此,恭候大驾回京。”陈燮侧身不受全礼,拱手回话:“陈燮不过尽了人臣的本分,不敢受此大礼,请首辅大人让仪仗退下,否则陈燮就在这里等着,不再向前一步。”  说的如此坚决,理由是陈燮觉得这个规格太超常规了。明朝礼是很重要的一个事情,逾制是很重的罪名。就算陈燮不用担心逾制带来的威胁,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犯大错,给自己找不必要的麻烦。这里摆出这个阵势,陈燮真的很担心有问题。  既然不懂这些,那就让人都撤下去,否则陈燮不走了。  周延儒无奈的看看一干大臣。再看看主动后退十步,站在那里不动的陈燮。心里暗暗的发苦。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坑。礼部那些人搞的手脚。周延儒不懂么?他懂,但是他说而已。  陈燮这里还有一个问题。就是没看见杨廷麟。这么多文官,杨廷麟唯一能给他解惑的人。  就在陈燮不动步,坚持撤掉仪仗,文武百官极为尴尬的时候。二匹快马赶到,从马背上下来的是曹化淳和杨廷麟,这俩一起出现,倒是很少见。  曹化淳下马之后,尖着嗓子道:“陛下口谕!”所有大臣一起跪下。陈燮犹豫一下,也要下跪时,曹化淳立刻开口道:“都站着听吧。”这时候一干大臣已经跪下了,只有陈燮和杨廷麟还站着,这个场面真的有点尴尬,已经跪下的大臣,都不好意思起来。  “陈思华海外归客,不悉礼数,如有逾制,朕不怪罪。他也当的起!”曹化淳把话说完。陈燮噗通一下,真的跪下了,眼中含泪。声音沙哑:“臣叩谢陛下知遇之恩,宽宏之量。臣虽鲁钝,亦不敢妄为。”  这话看着在谢谢朱由检,实际上把这些大臣都算计进去了。这么一个阵仗,是谁搞出来的?大家心里都有数,这事情不算完。  迎接的仪仗最终还是全部都撤下去了,陈燮态度坚决,再坚持要搞这个,怕是要立刻你死我活了。一场简单的见面仪式后。陈燮在百官的簇拥下回城,一路上也没机会跟杨廷麟说话。等到进了城。曹化淳才道:“陛下传陈思华觐见,百官散了吧。”  再进皇宫。这一次是三人行了。曹化淳在前面带路,杨廷麟陪着陈燮骑马慢慢的走,一边走一边低声道:“今日之事,我知道已经晚了,立刻求见陛下,请来圣旨。没想到,思华谨慎,麟却是杞人忧天了。”  陈燮淡淡道:“庙堂黑暗,古来如此。为了扳倒政治对手,无所不用其极,这很正常。我不是他们的对手,他们也不配做的我对手。”  杨廷麟冷笑道:“等着看吧,明日自有人出来背黑锅,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去。”  曹化淳很体贴,到宫门口的时候。让吴直陪着继续走,自己先回去面圣。见到皇帝,把事情一说,不等朱由检开口,周皇后已经先怒道:“无耻!无耻!要不是陈思华行事谨慎,明日还不得让那些人弹劾的奏章活埋了?拿藩王的礼数来迎接陈思华,这是要干嘛?”  朱由检也一直在冷笑,示意曹化淳下去之后,这才对皇后道:“朕不会轻饶了他们。”  杨廷麟走到后宫门口停下了,拱手笑道:“只能送到这里了。”陈燮微微一笑,拱手道:“不管怎么说,今天的事情,多谢老兄。”杨廷麟道:“应该的,你我是亲家。”  陈燮……。好吧,亲家就亲家吧。吴直领着陈燮往里走,四下没人的时候,这才开口道:“咱家呆思华安顿好了,再去拜见。”陈燮笑了笑,点点头表示明白。两人是老交情了,这点心思大家都明白。回头什么人算计的陈燮,吴直一准给个交代。  没有去见皇帝,而是被吴直带到了一个偏殿里,然后这货微微一笑道:“思华,我在外头候着,你进去吧,说完话咱家再领您去见万岁爷。”  呃,陈燮瞬间就明白了,朱由检同学真是很着急啊。  院子不大,里头空空荡荡的,一个少女站在院子里,面色紧张,两颊泛红,低着细语。  “朱媺娖,见过五镇督师陈大人。”看见陈燮进来,坤兴公主朱媺娖上前万福,动作有点发紧。陈燮要见她,自然是让她心里很紧张。这几天都没睡好,想了很多,他会跟自己说什么?怎么回答等等。结果答案一个都没有,真的看见他的时候,就只能凭着本能说话了。  “公主,叫我思华吧,看来你都知道了,既然如此,我就开门见山的说话。我愿意娶你,你是否愿意嫁我?”陈燮倒是很自然的说话,甚至连礼数都没上,就像是很随意的朋友之间的交谈。这个态度,让朱媺娖稍稍赶感觉到一些轻松,站在那里也不那么哆嗦了。  “这个,天下间的未婚女子,如果知道未来的夫君是您,怕是都会愿意的。”这个回答,倒是很干脆,不紧张之后,说话利索了,也敢抬头看着陈燮了。就在这一瞬间,陈燮看见的是以上很干净的眼睛。就像是一泓清澈见底的湖水,平静无波的安静存在。  在皇宫里长大的人,还能有这么一双眼睛,陈燮觉得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自己吧。  “媺娖,我叫你的名字吧。从现在开始,你不是公主,我也不是什么督师。我们就是朋友,很密切的朋友,什么话都可以说的那种。我这样定位,你没意见吧?没意见就坐下说话。”陈燮露出微笑,上前指了指院子的葡萄架,春天的嫩绿爬满了架子上。架子边上有一张长石凳,三步之外有一个秋千架子。  朱媺娖走到石凳边上,犹豫了一下,选择了三步之外的秋千架子,坐在上面一双眼睛里没有了紧张,就剩下好奇。陈燮不紧不慢的走到凳子上坐下,摸出烟来点上一颗,然后才笑道:“你知道的,我从海外归来,大概是因为这个缘故,我喜欢大海。所以,将来你我在一起的话,我要是去了海上漂泊,你愿意跟着我一起去么?”  这个问题,朱媺娖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歪着脑袋,仔细打量陈燮一番,同时身子微微的在秋千上摇晃着。眼神对上陈燮的眼神时,朱媺娖也没有躲闪,安静的大概过了有那么一分钟,她才收回眼神,露出一丝微笑道:“你的问题都好怪,我想的好多问题,你都没问。既然嫁给你,自然是跟着你走。就算你去天涯海角,你若不弃,我便不离。”  答案很清晰,陈燮没有问题了。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自己搞的太正式了。拿这小姑娘当大人来对待了,总觉得皇宫里长大的人会比较复杂。其实就算在复杂,也是一个小女孩。  “我知道了,没问题了。我觉得应该还有一点时间,来,我推你。”陈燮不等她答应,便已经站了起来,走到身后轻轻的推。秋千荡起来时,能看见她紧张的手背上的青筋。很白去肌肤,几近透明的视觉效果。嗯,好像还有点瘦。  秋千荡了起来,陈燮不说话的时候,秋千上的女孩就一直在咬着嘴唇笑。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他身上有一种让人亲近的气质,似乎可以让人心不设防。这个人将来就是驸马么?不像啊,倒像是一个哥哥。时间无声无息的流淌,女孩的脸上一直都是微笑。每次偷偷的回头,都能看见他专注的样子和微笑时脸上的温和。  半个时辰后,陈燮停下了,扶住秋千道:“我该走了,陛下应该在等着我。记住,我们之间,首先是朋友,然后才是别的关系。所以,你心里希望我是什么样子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  “你现在的样子就很好,既得君眷,夫复何求?人不能贪心的,老天爷会怪罪。”声音很细,很柔的答案。陈燮微微送了一口气,最后时刻的话,才是陈燮最隐秘的问题。  陈燮走了,高大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,朱媺娖脸上泛起微微的红润,眼睛不舍的离开时。身后的屋子里出来一个宫女,笑道:“恭喜公主,贺喜公主。”小公主的脸更红了,低头道:“刚才好紧张,不知道怎么地,说上话了,就不紧张了。”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459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