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四百二十九章 历史残酷

第四百二十九章 历史残酷

    第四百二十九章历史残酷  谭泰是被刺刀捅死的,他的运气不错,雨点般的铅弹没有集中他,只是把他的马打倒了。从马背上滚下来的谭泰,意外的没受伤,挥舞着手里的大刀砍翻了一个登州绿皮的时候,心里有一种难言的畅快感。跟登州营打了这么久的仗,总算是有机会手刃一个绿皮。  三名绿皮兵成“品”字型冲上来,谭泰连人带枪砍翻一个,剩下两人一个迅猛的突刺。谭泰躲开了一个,另外一把刺刀捅进了他的腰间,浑身的力气在这一瞬间,失去了一大半。挣扎着要继续举刀时,又一把刺刀捅在他的脖子上。  最后看一眼战场的谭泰,看见的是他的骑兵冲进了人堆里,登州兵没有像其他的明军那样惊慌失措,用刺刀进行果敢的肉搏。冲进绿皮阵中的骑兵有多少人呢?谭泰算不清楚了,眼前一黑,闭眼之前,看见一个清军被登州兵用刺刀捅下了马。  潮水一般的墨绿色,淹没了这些决死冲击的骑兵。枪声如同除夕迎春时的炮仗,一直在不停的响。这一场反击是登州营遭遇的最顽强的抵抗,造成的伤亡也最大,达到了一千八百多人。这个时候就是拼意志,谁怂了谁就死的快,真正的你死我活的时刻。  没有退路的清军困兽犹斗,在残垣断壁之前于登州营展开巷战。豪格回到自己的住所,找到最喜欢的爱妾,看着她和两个丫鬟跪在自己的面前时,毫不犹豫的举起手里刀。刀很快,一刀就把脑袋砍留下来,两个丫鬟吓的爬起来就跑。被豪格的亲兵追上,全部杀光。  贝勒府内的女子,一个都没有活下来。都被亲兵杀了个干净。做完这个事情,豪格对身边的亲兵道:“现在可以无牵无挂的去死了。”  得知城破的消息后。范文程拎着一把剑,回到自己的住所。让亲兵把屋里的所有女人都绑起来,准备好的柴火堆在书房外头,范文程进去,看着满地的女子惊恐哀求的眼神,亲手点着了大火,关上门,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:“皇上。老奴对的住您了。”  看着城中的大火,站在倒塌的城墙上,常时仁冷冷的下令:“既然他们想死,那就成全他们吧。”装满火油的水龙被推了上来,对着一幢一幢的屋子喷过去,辽阳城被点燃了。  熊熊的烈火中,到处是惨叫和哀鸣,天已经黑了,城市却一片白昼一般。到处是大火,逃出火场的人。不论男女老幼,只要手里有武器,哪怕拿着一根棍子。都是一枪过去。  “战争是残酷的,历史也是残酷的。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选择只有两个,要么战斗到死,要么被征服。”城外,看着熊熊的烈火照亮了辽阳的夜空,陈燮不紧不慢的对身边的一个蒙古人说话。这个蒙古人是乌云娜带来的信使,满辉的信使。  “今天我能一把火烧了辽阳,杀光所有反抗者。明天,我就能让整个草原都在烈火中哀鸣。怎么选择。你回去问满辉吧。”陈燮严厉的目光下,使者瑟瑟发抖的跪下。口中低声哀求:“奴才满辉,求主子开恩。”  陈燮笑了笑,伸手扶起跪在一边的乌云娜,这女人也吓的不轻了。浑身哆哆嗦嗦的不停。辽阳距离沈阳可不远,打破辽阳意味着沈阳保不住了。城内的大火,昭示这一场惨烈的屠杀,惊悚的惨叫声此起彼伏。而这场屠杀的制造者,就站在面前。  陈燮带着乌云娜回了营地,跪在地上的满辉听到马蹄声远去,为自己的小聪明感到深深的后悔。一名亲兵冷冷的看着满辉:“起来吧,叫上你的人,我送你离开。”  一幢林间临时搭建的木屋是陈燮的住所,屋子里烧了四个火盆,暖暖的让人浑身舒服。坐在椅子上的陈燮,闭着眼睛看着屋顶,丝毫不去看进来之后跪在地上不敢说话的女人。  战争是残酷的,任性在战争扭曲,承受的压力巨大。尤其是陈燮这样的现代人,生活在和平的时代,来到这个时代尽管很久了,已经习惯了。但是真的知道一个有十万人的城市就在自己的手里毁掉,绝大多数人会死的时候,陈燮还是有一种压抑的感觉。  “主子,我爹爹他……。”乌云娜见陈燮没动静,壮胆抬头说了一句,不想陈燮陡然坐了起来,伸手抓住她的衣袖,使劲的一撕。刺啦一声,扣子崩裂。  地上铺了兽皮,火盆烧的正旺,天已经是正午,浑身酸疼的乌云娜睁开眼睛,却不想动一下。下身如火烧一般的疼,脑子里浮现的是一幕不知疲倦的冲撞场景。身边已经没有了人,乌云娜喊了一声:“晴儿。”贴身的丫鬟从外面进来,扶着她起来。  “主子呢?”乌云娜问了一句,丫鬟道:“出去有一阵了,走的时候说不要叫您。”  “我爹呢?”又问了一句,丫鬟道:“一早就走了,带走了好多大车。他说,大清完了,他回去就准备动手,让我跟您说,好好伺候主子。”  辽阳城内的大火还在继续烧,城市内的建筑已经烧的差不多了。枪声还在不断的响,一群士兵正在围着一个大宅子,先喊话,没人出来,倒是射出来一支箭。  一夜没睡的常时仁红着眼珠子,看着这个辽阳城内最大的宅院。昨夜的战斗,或者说是屠杀,给这个城市带来可谓灭顶之灾。脚下的不远处,就是三具尸体,一把刀插在地上。  一路走来,到处都是尸体,空气中弥漫着肉香,令人作呕。已经麻木的常时仁,正准备下令防火的时候,回头看见陈字红旗,立刻下令暂缓。  皱着眉头的陈燮步行来到跟前,看着那座大宅子道:“这个就不要烧了,看看能不能抓活的。”常时仁嘿嘿的笑了笑:“督师,兄弟们可是杀红眼了。”  “我知道,这不怪你,战争岂能没无辜?就算整个城市的无辜都被杀了,也不是你的错。”  “谢督师不罪之恩!”常时仁松了一口气,昨夜杀的太凶了,登州营的军纪还是很严格的,不让杀无辜百姓。其实陈燮有一句话没说,那就是这个城市里哪有无辜?就算是有,因为在这个城市里呆着,也不会跟军纪有任何关系。昨夜的仗打成那样,什么事情都能发生。  “昨夜城北跑出去不少人,王贲那边有的忙了。回头没理由说我偏心。”陈燮呵呵的笑了笑,但是怎么看都很勉强,死的人太多了。这一路走来,到处都是尸体,都没来得急处理。  五门三磅炮被拉了上来,对准了高高的院墙。举着喇叭的军官再次喊话:“最后通牒,打开门,放下武器走出来,否则杀进去,鸡犬不留。”  前院内,豪格坐在地上,冷笑着看着大门口,身边的亲兵浑身浴。登州营改变战术,放火烧城之后,战斗就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。为了这个城市,登州营的参谋们把能想到的事情都想到了,尽最大的限度减少伤亡。结果仗打到现在,伤亡还是有三千多。尤其是刚进城那会,巷战给了清军不少的机会。  “我不会做明狗的俘虏,让其他兄弟们去投降吧。”豪格看看自己身边的几个亲卫,抬手举起刀,在脖子上一使劲,身子一歪就倒下了。十余亲卫默默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豪格,各自举刀自刎,用尸体盖住了豪格的尸体。  三磅炮还是响了,围墙被轰塌,百余清军冲了出来,挥舞刀枪嘶喊着。砰砰砰的排枪响起,最后一名士兵举着刀冲到十步之外时,看看身边没了人,犹豫了一下,还是呐喊着:“杀!”  轰!一门三磅炮响,霰弹把这个清军打成了筛子,浑身都是眼。端着刺刀的士兵,踩着血泊往前走,冲进这个大宅子内,在前院看见了一堆尸体。  陈燮来到的时候,战斗已经结束,屋子里到处都是死人,除了前院之外,其他地方死的都是女人。走近豪格的书房,陈燮看见三个女人的尸体,一个跪在地上的姿势都没变,脑袋就在三步之外,眼睛还是睁着的。俏丽的面容,一脸的惊悚。死不瞑目!两名丫鬟,倒在了不远处,都是背后中刀。  看见这一幕,陈燮忍不住骂了一句:“狗日的!”  塔楼上红旗闪动,信号兵很快就报来消息:“报告,发现有清军从辽阳那边跑过来。怕是有一万多人。”王贲没想到,最后时刻还真的有清军逃出了辽阳城,而且还不少。北门这边,其实一直就没围着,清军一直不跑,没想到最后时刻,还是有人跑了。  啪啪啪的枪声响起的时候,正在跑路的清军立刻作鸟兽散,很多人直接就不跑了,跪在地上举起手。伏兵从四面围上去才发现,这些人都是拖家带口的。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疯狂的,总有人会把亲情看的更重一些,既然败了,有人选择战死,自然有人选择逃生。  没有太多的抵抗,王贲这边抓了一万多人的俘虏,更多人往东跑,到底逃走多少,没人知道。最后登州营抓了不到三万人的活口。  一个壮年男子被腿上中了枪,倒在地上,手里还捏着一把刀。王贲带着人走到三步之外,淡淡道:“放下武器,否则死。已经死了太多的人了,我不想再杀人。”男子坐了起来,身下露出一个幼儿,沙哑的嗓子道:“放过我儿子,我给你做奴才。”  (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456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