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四百五十五章 没追上?那就去端老窝

第四百五十五章 没追上?那就去端老窝

    第四百五十五章没追上?那就去端老窝  大军在官道上滚滚向北,频频回头的卢象升不断的叹息,落在后面的不单单有关宁军,还有杨国柱和虎大威的部队。都是当兵的,都是用两条腿走路,登州营一天能轻松的走八十里,其他军队走完八十里,能不能拿的动刀枪都不好说了。  山东营只有一万五千人,这么点人,去卢沟桥就怕挡不住清军,卢象升只好苦逼的带着全军以最快的速度在走。运气不错的是,山东营有大量的车马,携带的军需充足。眼看天色不早,卢象升只好下令扎营,准备过夜。  “快到赵州了吧?”杨廷麟过来问一句,卢象升点点头道:“应该快到了,本想到赵州过夜,听杨国柱他们说,两军掉队了都快一千人了。不敢这么玩命的走了。”  杨廷麟叹息道:“不是我军无能,是山东营的兵太强了。陈思华是怎么练的兵?同样是人,同样是当兵的,他的兵可都是新兵吧?”  这时候,稍稍落后的山东营参将将岸上来了,他也在步行,战马给了走不动的士兵乘骑,肩膀上还扛着一支步枪,走路节奏不快,但是很稳健的一步一步往前走。看见两位上官在路边,将岸过来敬礼道:“见过二位大人!”  卢象升感慨的看着将岸道:“在你的身上,我看见了登州营战无不胜的原因。”  将岸笑道:“大人过誉了,登州营军纪森严,上下分明。但这不是军官轻慢士卒的理由。登州营讲的是身先士卒,凡事都要给士兵做榜样。你做的不好,兄弟们怎么会敬你?上了战场,如何肯卖命?”  杨廷麟笑道:“以前还以为登州营强在待遇好。吃的好,装备好。现在看来,没那么简单。是杨某人肤浅了。登州营军官事事做标杆,士卒岂有不效死者?”  将岸随意的笑了笑道:“二位大人。这样下去不行,清军多马,就算中丞能打败清军,也未必能拖住太久。卑职请大人准许,由卑职带着一万五千山东兵,星夜兼程北上。只要能先到卢沟桥,卑职就能堵住清军过永定河。”  卢象升面露诧异,看看杨廷麟。那意思怎么样啊?杨廷麟毫不犹豫的开口道:“好,我陪着一起走,建斗,你带着人在后面跟着。”  卢象升本想说,不如我带兵去吧,想想还是算了。这些关宁军和边军,只有他能驾驭。杨廷麟镇不住场子,当兵的要出点乱子,就得误大事。“这样,会不会太冒险了。毕竟你们兵少。”卢象升还是不放心,将岸笑道:“我军的装备,这一万多人。要是单纯的防御,至少能挡住清军三天。我想,三天的时间,足够大人跟上了。”  “如果多尔衮往东走呢?”卢象升追问了一句,将岸想了想道:“可能性很小,身后有中丞带兵追击,往东走,就是走远路,还多走了很多。”将岸说这个话的时候。可是不知道历史上多尔衮和岳托就是往东,打下济南后。走的天津,然后顺便给天津也拿下了。最后扬长而去。明军不敢追之。  “那就这样吧,也不知道思华现在怎么样了,消息怎么还不来呢?”卢象升只好点头,将岸立刻下令部队停止前进,就地休息一个小时,吃点东西,喂饱驮马。  身后的关宁军跟上来了,虎大威和杨国柱也跟了上来,看见山东兵,李重镇面露惭愧之色,上前拱手:“卑职无能,大人见谅。”  卢象升摆摆手道:“不是你的责任,无需自责。抓紧休息吧,今夜到赵州宿营。”  将岸和杨廷麟一道上路了,虎大威、杨国柱、李重镇等人面面相觑,身边有没有登州营,对他们来说是两个概念。这要是在半路上遇见了清军,那该怎么好?分兵是大忌啊!他们不敢说这个话,卢象升可不是什么高起潜。  等到天黑之后,大军来到赵州城下时,城门大开,县令带着一些酒肉出来道:“城内难民数万,恐难容下大军夜宿。且,赵州城小,粮草不多,怕是帮不上大人。”  卢象升打发了县令回去,他现在才不缺粮草,随军的四轮载重马车三百辆,一辆能装三千斤粮草,还不耽误行军速度。人吃马嚼的,够他折腾两个月的。  一切安顿妥当,部队刚休息,远处马蹄声急,老远有人喊:“登州营斥候张三,求见卢督师。”大营外的士兵,一看装束就放行了,张三快马进来,见了卢象升便道:“小的奉命来报信,陈老爷在隆平大破清军,亲手斩了多尔衮。”  “什么?”卢象升失声站起,惊呼道。等张三说完了,卢象升激动的哈哈哈大笑。  高邑,多铎面色如墨,看着跪在地上的亲兵,双拳紧握,眼睛圆睁。多尔衮败了,命也没了,败兵已经逃到了高邑,一切都很清楚了。要不要丢下辎重和人口跑路,这是多铎面对的难题。多铎可不认为自己比多尔衮强,这个仇怕是不好报了。  夜晚,陆陆续续的有败兵又跑了回来,多铎再三确定,多尔衮确实阵亡了。虽然说法各异,结果是一样的。既然如此,那就按照多尔衮说的去做吧。心里做了决断之后,多铎把仇恨埋在心里,留待日后再报。  隆平,打扫战场是一件伤感的事情,就算是胜利了,看看身边的战友不在了,心里难受可想而知。激战的时候,谁都没有多想,打完了这一仗,登州骑兵阵亡和重伤者三千挂零,轻伤更是几乎人人都有,这可是有史以来的头一回。  但是陈燮不后悔,因为这个机会一旦错过,就难再来了。表面上看起来,是大败了多尔衮,实际上是彻底的打断了清军的脊梁骨。从今往后,只要登州营存在一日,清军就再不敢入关。更不要说,重创了多尔衮,间接的为正在辽东激战的常时仁部,拖住了清军主力回师。  忙活到深夜,大军才在野外的营地里夜宿。等候夜不收的消息,这时候关键的是,多铎不跑。这货真要玩命的跑,陈燮还真的不好说能追上。多尔衮一跑,怕是卢象升那边也要落空,唯一的可能就是陈燮在后面追,能打掉多铎的一些断后部队。  又一个清晨来了,大获全胜的陈燮,却没有好心情了。因为夜不收带来的一个坏消息,多铎丢下了数万人口和大量的辎重,全速北窜。陈燮的计划落空了,听到这个消息,陈燮很是懊恼。多尔衮这家伙,真是太讨厌了。非要找登州营玩命,命是玩掉了,也断了陈燮全歼清军的计划。以步兵为主的卢象升,根本就没有堵住清军的可能。指望沿途的明军,还是趁早洗洗睡吧。  陈燮也只好派人去追卢象升,告诉他这个消息。然后自己带着骑兵往高邑去,到了高邑,发现让他哭笑不得的一幕。清军是走了,但是抓来的十万百姓,乖乖的在城里呆着,大批抢来的物资,多铎也销毁,直接带兵跑路了。这些百姓,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得救了。  陈燮算是发了一笔横财,两千多车的粮食、布匹、茶叶、生铁。叫来吴三桂等人,让他们留下几个人配合登州后勤军官处理这些东西,主力立刻北上,追击多铎。  陈燮追的够快了,人人双马的多铎跑的更快。等到陈燮追到卢沟桥的时候,才知道多铎已经过桥两天了。这还追个屁啊,陈燮率部在卢沟桥休整,派人去京师报信。等了一天,将岸和杨廷麟才赶到,黄花菜都凉了。提起这个事情,陈燮就懊恼不已。杨廷麟还安慰他:“这怪不得你我,多铎断臂求生,倒是个人物。”  陈燮对杨廷麟道:“既然没能追上多铎,那就不追了。伯祥进京去报信,我带着人往东走山海关。亲自去端了黄太吉的老窝,把这小老儿抓了,献于君前。陛下那边,还请伯祥解释一下,不是不想进京面圣,实在是战机稍纵即逝。不敢耽搁!”  杨廷麟没有立刻去京师,而是在卢沟桥又等了两天,看见卢象升后,告诉他这个事情。听说陈燮已经率部走山海关了,卢象升不知道该说啥才好了,微微哆嗦了好久才道:“比起陈思华,你我应该羞愧啊。”  多铎绕过京师,可谓惊吓不小。朱由检气的大骂各路兵马无能,却也改变不了丝毫。七万多的清军啊,打死京营都不干开城门。目睹着清军绕城而遁,过了三日,才看见赶到的卢象升和关宁军。  朱由检亲自站在城头上问话,得知清军确实是被打败,多尔衮的脑袋都带来了,这才大开城门,亲自迎接。卢象升见了朱由检,跪拜之后起身道:“陛下,有资格接受您亲自出迎的人,不是臣,而是陈思华。”  朱由检好奇的问:“既然如此,朕怎么没见着陈爱卿,他人呢?”  卢象升指着山海关的方向道:“他带兵往东走了,说是要亲自端了建奴的老窝,生擒黄太吉,献于君前。”听到这一句,朱由检浑身一颤,觉得全身的血都沸腾了。  激动的不能自已,朱由检潸然泪下,仰面良久,微微颤抖道:“陈思华,朕必不负卿!”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4502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