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四百章 复社巨擘

第四百章 复社巨擘

    第四百章复社巨擘  午后的后院里一片安静,尽管正值浓情蜜意的时节,啪啪啪这种事情也不能啥时候都在做。看书,陈燮不喜欢,听曲,也没啥兴趣,想找点事情做,就只能是下棋了。  围棋在江南甚为流行,李香君也好郑妥娘也罢,都能下围棋,棋力谈不上不俗,按照现在人的眼光看,也就是业余初段的水准。  陈燮的围棋水准强的也有限,撑死了业余强三。不过这活在读书的时候,混过一段时间的茶馆,跟几个叼羊师傅的关系不错,野路子出身不假,架不住实战经验丰富。  明朝是座子围棋,上来就先对角白上四枚棋子,然后白旗先行。所以陈燮的布局招数选择就比较有限了,对角星这种布局,加上还期头的规则,注定了战斗会非常激烈。  野路子出身的棋手,从来就不怕战斗,陈燮也一样。上来就是一个双飞燕,这定式的骗招不少,陈燮知道几个。以前在茶馆,陈燮是菜鸟,被人虐的货。现在嘛,找到一点虐菜的快感了,真是爽歪歪。不过对手柳如是就不爽了,一直皱眉不语,长考不断,半天才落下一子。这棋下的别提多纠结了,郑妥娘在边上一看这阵势,急眼了,赶紧支招。俩女的水平差不多,也没啥好招能使出来。  眼看柳如是要输棋,郑妥娘放了大招,往陈燮的腿上一坐,小腰摇动。磨豆浆果然是大招。虽然都穿着秋天的衣服,但是架不住这女人隔着衣服这么磨,小陈老爷很快就顶不住了。郑妥娘自作自受,被顶的很快便泥泞不堪,开始还是夸张的假叫,没一会真的在叫了。  陈燮还是受到了影响,一步棋看错,被柳如是抓住机会,断掉了一块棋,局势顿时逆转。郑妥娘一看奸计得逞。立刻起来跑回楼上去了。浑身冒火的陈燮好不容易才冷静了下来。整整想了有二十分钟的样子,才想出一个弃子的战术。被断掉的一块棋假做活真长气,柳如没看出陈燮的陷阱,好不容易逮着一块当然要吃。别看女子柔弱。棋盘上一个赛一个的好斗。  交换了两手之后。陈燮看看柳如是上当了。立刻掉头在外面行棋,反断了白棋一块,杀气!这一杀气。柳如是只好跟着应,陈燮在外围形成了巨大的厚势,弃子战术成功。  其实柳如是只要在外面补一个,陈燮的黑棋也是个打劫活,这样优势巨大。柳如是贪嘴了,结果上了当。棋是吃了一块,大局上却落后了。一番战斗下来,黑棋盛时不可动摇的时候,郑妥娘又回来了,看看棋盘,诧异不已。心道,我的好妹妹,姐姐回去换条内衣的功夫,这棋又不行了?  就在郑妥娘憋着再出点坏主意,好让陈燮输棋的时候,丫鬟来通报:“老爷,外头来了客人,这是拜帖。”陈燮嗯了一声,郑妥娘接过拜帖看了一眼,惊讶的啊了一声。趁机上前去,拂乱了棋盘道:“来的是天如丈夫,不好怠慢。”  尽管陈燮不齿张溥的作为,但是这家伙在江南文坛的名气太大,见不见陈燮还是很犹豫的,拿着拜帖沉吟再三,想想还是叹息道:“见不见都一样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”陈燮的意思不想见,柳如是在边上低声道:“江南文坛,无出牧斋、天如者,还是见一见的好。”  陈燮苦笑摇头道:“他们要是来谈学问,我倒是愿意当学生,听一听他们的课。可惜,他们不是来谈学问的,而是来谈政治的。算了,既然如是开了口,那就见一见。”  张溥和杨廷枢已经下了马车,站在大门口,张溥很有信心的看着门口道:“中门必开。”  杨廷枢可没什么信心,为了拉拢陈燮,张溥写了三封信,结果陈燮回信没有一句准话,全都是推脱之词。站在一个文人的立场,第一感觉是陈燮的文笔很一般,喜欢用白话来写信。断句用的符号很有特点,别的一无是处。这样一个人,是怎么写出石头记的?难道不是他写的?杨廷枢的怀疑很有道理,但是架不住陈燮跑出来的那些小令,直接击溃了秦淮名花们那柔弱的神经,多少春闺梦里人把思华丈夫当做梦中情人呢。  就在张溥信心满满的时候,侧门开了,出来一个年轻人,一身不同于大明文人的打扮。张溥脸上自信和微笑陡然收起,略显不自然的遥遥拱手。怎么说呢?开中门这种事情,真的不是随便乱来的。真正的贵客临门,才会大开中门。陈燮不是什么小门小户,一省巡抚,亲自出迎,也算对的起在野的张溥了。也就是张溥中过进士,不然陈燮都不必出来迎接。  “太仓张溥!”“长洲杨廷枢!”两人先后自报家门,站在原地没动。陈燮倒也没在意这个细节,快步下了台阶,拱手回礼:“久仰大名!在下便是陈燮!”  张溥一个人的话,陈燮没必要这个客气,但是加上一个杨廷枢,这就不一样了。明末的文人,找不出几个有气节的,但是杨廷枢算一个。清处,杨廷枢密谋反清,事败被擒,坚贞不屈,不肯放弃气节躬身向北,壮烈而死!  (作者按:丁亥四月,松江总兵官吴胜兆叛;为之运筹者,乃廷枢门人戴之隽也。事败,词连廷枢;遂被执,系狱中。慨然曰:“予自幼读书,慕文信国之为人;今日之事,素志也”。五月朔,大帅会鞫於吴江泗洲寺。巡抚重其名,欲生之,命之薙头;廷枢曰:“砍头事小,薙头事大”!乃推出斩之。临刑,大声曰:“生为大明人……”。刑者急挥刀,堕地;复曰:“……死为大明鬼”。)  读到这段历史,最后一段不论真伪,杨廷枢个人做到了气节二字。在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历史人物,中国历史上,每每最黑暗的时刻,总会有这样的人站出来,用自己的血书写时代最绚丽的篇章。  陈燮请二人入内,堂前设茶,各自落座。作为主人,陈燮不能失礼,开口道:“陈燮不过是一介武夫,二位丈夫文名著于宇内,联袂登门,陈燮愧不敢当。不知二位丈夫,何以教我?”这就是客气话,千万别当真,这种话陈燮说起来,绝对看着表情真诚。  张溥倒是一点都不客气,拱手肃然道:“思华过谦了,要说一介武夫,这秦淮河上没一个人会答应。思华以文著名,以武立身,多年来南征北战,无有不胜者。今大明北有建虏,西有流寇。新君确立之初,本有圣君当朝之像。不想随后急转直下,朝局不振,纲纪败坏,思华以为何以至此?”  陈燮不敢说自己知道为啥会这样,但肯定不是张溥想的那样。面对这样的问题,回答不好,不回答也不好。想了想,陈燮笑道:“我读书不多,想不了那么远。从美洲回来之后,看见建奴在京畿肆虐,我就想上阵杀奴。看见流贼在中原横行,便奉旨出征。有些事情,既然想不明白,那就不如做好眼前的事情。遥记当年自美洲而回,先祖有言,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。这句话,我一直作为自己的人生戒条。”  陈燮一口白话,用现在的话来讲,一股子大碴子味道。张溥和杨廷枢听的很不舒服,不过“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”这一句,算是听出点意思来了。这个陈燮,很不给面子啊。你这话,不就是再说复社这帮人空谈误国么?我们哪里误国了?明明是皇帝不用我们,导致奸相在朝,东林被压制了。这话也就是在心里想一想,真要说出来,陈燮估计得当场笑着端茶送客。什么玩意?东林在隆庆至天启年间,干的都是些什么破事,当老子真的读书少啊?  杨廷枢性情刚烈,听到陈燮这话,不乐意了。背地里都陈贼陈贼的叫,当面也不客气的冷笑道:“何为实干?何为空谈?凡事必先有纲,纲举而目张,思华以何为纲?”  这话的意思,你说说,我们哪里空谈了,就算是空谈,也是为了“纲举”,纲之不举,何来目张?杨廷枢有点教训的口气,这真的是欺负陈燮读书少哦。  陈燮对杨廷枢的无礼并不在意,这就是一个纯粹的文化人,性情偏激,爱钻牛角尖。跟他没啥好计较的,不过这话还是要说清楚的。  “说的好啊,纲举目张。在我看来了,凡是对国家和民族有利的事情,我就去做。这就是我的纲!不知道这么说,维斗丈夫明白我的意思么?”陈燮笑眯眯的回答,一点都不动气。反倒把杨廷枢给噎住了,人家这个话一点问题都没有啊。总觉得哪里不对,又找不到反击的话。纲这个东西,被文人解释了无数次。什么君为臣纲之类的三纲五常,很典型的代表。  “眼下就有一桩事情,做成了对大明有利,不知思华可愿意去做?”张溥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,陈燮听着眼皮一跳,心道这货还真的敢说啊。真以为你要挟周延儒的事情,老子不知道么?(未完待续……)  ...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4132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