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九十三章埋人三部曲(续2)

第三百九十三章埋人三部曲(续2)

  第三百九十三章埋人三部曲(续2)  轰的一声,大门轰然倒塌,激起一团烟尘。。 ].家丁们纷纷后退,一些死忠还在做最后的抵抗,但是很快被人潮淹没。这一夜,曲阜县城满城火光,十里之外可见。  济南,巡抚衙门办事房。  “什么?曲阜县城被流民打破?”巡抚陈燮脸上的惊讶,绝对不像是装出来的。而是真的在震惊,为这么快就得手而震惊。  张秉文惶惶不安的看着来报信的兖州府衙役,追问道:“赵富春呢,他在干什么?兖州府粮仓不是粮食充足么?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  陈燮腾的站起道:“现在没时间去追问这些了,本宪立刻带兵去兖州,为防万一,登州总兵苏皓宸率部往东昌府。参将王贲,率部往青州府,务必将乱局控制在兖州府的范围内。张大人,济南交给你了,立刻向陛下奏报吧。”  急促的军号声响起,城外新修的新兵营内一派紧张,身着墨绿色军装的士兵,全副武装跑步集合。集合完一队,立刻出发一队,甚至都不等大队。  五个新编的加强队,连夜举火南下。半年多的好吃好喝,严格训练之下,新兵的行军能力肯定不是问题。一路小跑穿城而过,城门口处,陈燮在马背上看着士兵跑步出城。  “不过短短半年,这些士兵就练成这样,中丞威名名副其实。”就算是外行,张秉文看看这些士兵。也能感受到训练有素。  陈燮皱眉,怒不可遏道:“该死的赵富春,还有任城卫指挥使。”  张秉文现在全无主张,平时动动嘴还行,出了事情只能指望陈燮。听陈燮这么说,立刻道:“中丞放心平乱,京师奏本,卑职一定与宋大人商议之后,写的清楚明白。”  这话两人算是心知肚明了,这时候最要紧的是自保。毕竟曲阜被破。孔家难逃一劫。陈燮、张秉文和宋光兰。这会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,必须团结起来,找人背锅。正常的情况,只要陈燮快速平乱。搞清楚情况是下面的人犯的错误。陈燮等人的罪名就不会太大。  “济南至兖州。官道近四百里,最快也要走上五天,等我到了。怕是什么都来不及了。尽力吧!”陈燮无奈的说完,策马跟着队伍往前走。黑暗中长龙在蜿蜒,一脸无奈的张秉文咬牙切齿的看着兖州的方向,愤愤的转身回去找宋光兰。  刚回到衙门,就听说一个新的消息,都指挥使病故了。是不是病故不知道,肯定是听到了兖州的消息,惊吓过度了。兖州的任城卫,那是他的指挥体系之内的,曲阜被流民打破,他的责任可不小。就算陈燮不为难他,皇帝估计也不会放过他。上了年纪,惊吓过度,然后就死了。就这样,家里人除了报丧之外,没有大肆操办的意思。  “死了一了百了么?做梦!”宋光兰气急败坏的怒骂,陈燮上任之后,一直没顾得上整顿卫所体系。没想到,这么快就出事了,宋光兰本能的想着,这都指挥使死了也得背锅。  “曾进宝呢?”张秉文提起兖州分守道,这职务平时住在济南,定期巡视各个卫所。他的责任也少不了,出这么大的事情不露面,真是太不应该了。愤怒的张秉文,直呼其名了。  “派人去通知了,该到了。”宋光兰话音刚落,派出去的人回来了,带回来一个消息,曾进宝上吊了。张秉文和宋光兰目瞪口呆,宋光兰站起道:“我去查吧,弄清楚了回来再写奏本。这一关看来不好过了。”  张秉文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目瞪口呆的看着宋光兰离开。这一下他知道事情要坏了。宋光兰还没出门,就被人拦了回来,锦衣卫千户包成带着一群人,拥着镇守太监王德化进来,给宋光兰堵回来了。  王德化拱手道:“事情咱家都查清楚了,兖州、东昌两府的官员,勾结分守道、分巡道、指挥使,利用运河便利,大肆贩卖官仓粮食,欺上瞒下,罪大恶极。直接导致兖州、东昌两府面对旱灾,无粮赈济,造成流民造反一案。”  张秉文略带迟疑,还是质问道:“这案子,中丞和有司,事先怎么不知道?”这话一说,宋光兰的表情也不好看了,盯着王德化。心道,这个没卵子的阉人,现在说的这么清楚,早干啥去了?早说一声,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么?  王德化的出现,瞬间完成了拉仇恨的任务。这帮文官别的能力不强,内斗的水准一流。原计划要抖一下威风来着,突然想起一个事情,陈燮是文官了。这种局面下,文官自然要抱团取暖的。王德化可以不在乎张秉文和宋光兰,但是他怕陈燮。  王德化当场就呆住了,暗自掂量,咱家想差了。这事要是牵扯到陈思华,陛下未必能办他,咱家肯定要吃板子。事先知道了怎么,怎么不奏报?就这一点,咱家也逃不了干系。  政治就是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,这一点陈燮做的很出色。不知不觉中,山东官场在这个问题上,已经绑一块了,核心就是陈燮。谁想这个时候讨便宜,肯定群起而攻之。  “咱家也是才知晓的,这不立刻来告诉各位大人了么?”王德化临时改了口,本来他想说:“东厂、锦衣卫查案,还要知会你们?”这个时候的王德化,还没想明白,其实自己也掉坑里了。兖州、东昌二府,盗卖粮库的事情,之前他就有所耳闻。东厂和锦衣卫都在查,正经的他要告知陈燮一声。不过下面有人怂恿他,这案子还是自己查的好,不然被陈燮抢走功劳。等查清楚了突然公布,没准还能拿一下陈燮。  对陈燮怨念深重的王德化,自然是想拿这个事情摆陈燮一道。没想到,计划好好的,事到临头才明白,一旦山东官场都拧成一股绳了,这事情真的就不是他想的那么好了。  原因无他,牵扯太大。事情一旦大了,皇帝都得和稀泥,别说一个没卵子的太监。更要命的是,司礼监的曹化淳,跟陈燮关系不错,大伴王承恩,也颇为喜欢陈燮。王德化敢于惦记陈燮,那是建立在陈燮一个人的前提上。现在发现自己面对的是整个山东官场的时候,他立刻就耸了。本来他提前说一声,事情可以避免的,现在在按原计划搞,他属于知情不报了。想到这里,王德化怨愤的看了一眼锦衣卫的千户包成。  陈燮在路上走了六天,才赶到兖州。这时候兖州府外面已经看不到流民了,一个都没有。就算这样,城门依旧紧闭。陈燮派人到城下喊门,城头上的小兵战战兢兢的看着城外的大军,赶紧去报信。兖州守备是个小官,先去的指挥使处,结果发现指挥使吞金自杀了。掉头去了知府赵富春那里,结果这位先一步把小妾推井里,自己在书房里上吊了。  同知、守备,成了文武领衔了,只好一起出来开门迎接。陈燮连城门都没进,挥挥手,士兵一拥而上,一干兖州文武,全部拿下后,陈燮才淡淡道:“当初欺骗本宪时,没人出来说话。早就该有这样的觉悟了。”  陈燮坐镇兖州,派出两千人去济宁,五千人去曲阜。然后接管了兖州军政,一干文武挨个的审。三千悍卒在城内把手要隘,宣布兖州戒严。  审案的过程很顺利,所有人都往死去的知府和指挥使头上推,陈燮一个都不放过,全部大刑伺候。这边的案子还没审完,济宁那边来了消息,知州也上吊了,卫所的守备先杀小妾后自刎。一干文武全部被控制了起来。  曲阜那边的消息来的也很快,流民洗劫了曲阜,孔府上下五百多口人,成年男子一个没剩下,不是自杀就是被杀。孔家被洗劫一空,具体损失没法查,流贼已经散去,一把火点了孔家。陈燮立刻放下兖州这边的案子,带着五百骑兵直奔曲阜。  陈燮赶到曲阜的时候,孔家已经被烧成一片白地。到处是残垣断壁,占地千余亩的孔家,成为了一片废墟。带队的军官李云聪,带来了一批孔家的妇孺,大概三百多人。  一群妇孺跪了一地,嚎啕大哭的场面,真是惨啊。陈巡抚亲切的慰问了这些妇孺,了解了事情经过。据这些妇孺讲,家破之日,族长孔胤植要求妻妾自杀,自己躲进了地窖内。孔家妇孺殉节者三十余人,孔胤植被流贼生擒之后杀死。意外的是,流贼没有为难这些活下来的妇孺,把她们关在一个院子里,还给了吃的。  抢光了孔家之后,流民不知为何一哄而散。据说是流贼分账不均内讧了,相互之间杀了一夜,次日便退出曲阜,也不知道去哪了。孔家妇孺们担惊受怕了一天一夜,登州兵赶到了,她们得救了。  有一个事情妇孺们说起来义愤填膺,孔家蓄养家奴三千余人,事到临头竟然无一人站出来。城外的农庄内,至少有一千五百多家奴,丝毫没有抵抗便散去。孔胤植一脉,意外的被杀了个干净,不分男女。如何重立孔家,这个事情陈燮不敢做主,安顿了这些妇孺后,上奏京师,请皇帝决断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4065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