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八十四章 运河三大卫

第三百八十四章 运河三大卫

    第三百八十四章运河三大卫  本质上来说,常成不过是明朝版的商业资本家的雏形。这种雏形还不那么成熟,夹杂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但已经难能可贵了。陈燮可以张嘴要更多的利润,但是他没有这么干,为啥呢?银子多了烧手?当然不是,陈燮的目的很简单,培育这个基层。  商人有钱,但是没有社会地位,如果陈燮发出一个信号,陈巡抚喜商家,这会是什么影响力?说的不好听,陈燮就算想在山东割据为王,也不是做不到的事情。  从常成那里扣下来的十万两银子,直接让他给京师的大发钱庄分号汇去,作为山东欠款的第一期好了。给皇帝一点甜头,免得他整天穷的快要饭了,盯着山东不放。  一辆马车走后门进了大院子,常成苦口婆心的对两个小萝莉进行说服教育:“好好的伺候着,常家的兴衰就看你们的。以前不少人给陈老爷送女子,都被陈老爷拒绝了。你们是第一次,一定要牢牢抓住这个机会,得到老爷的宠信,为常家的百年基业……。”  这个时代的女孩真是好惨,未来什么都全都不在自己的掌握中。小小年纪,就得被家里送出来,交给某个姓陈的禽、兽祸害,似乎陈老爷看不上,不肯祸害她们,反倒是她们的错。两个十三岁的小萝莉,一个叫常芷,一个叫常兰,名字的出处是她们的父亲高中秀才时取的。取名字的时候,得意洋洋摇头晃脑:“岸芷汀兰”。结果这个老爹奋斗了十年,都没中举。然后一病不起,家道中落。常成这个没良心的资本家,以救星的面目出现。打着照顾本家的旗号,给钱给粮食,寻医问药。最后图穷匕见。对这俩姐妹的老爹说,现在世道太乱了。到处都是流寇,得给姐妹俩找个好人家,也为常家今后找个好依靠。  如果是给别的人家嘛,当秀才的老爹自然是不会答应的。不过听说是给陈燮这个大藩镇,姐妹俩的老爹意外的惊喜之余,病好了不少,一再嘱托常成,一定要促成此事。  每一个读书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愿望。靠功名做官。既然科举无门了,那就寻思别的门道吧。所以这次机会很重要,一定要抓住。要不是有病在身,她们的爹都要跟着一起来一趟了。  两个小姑娘挺可怜的,到了济南,被常成委托应娘培训了一段时间。然后才敢往陈燮的跟前送啊,不然什么都不懂,回头惹的老爷不高兴,好事变坏事。常家就倒霉了。  为了巴结应娘,常成可是拿出了山西分号的一成干股的红利。真是太不要脸了。  书房里烟雾缭绕的时候,十有八九是一群武将扎堆,而且还是中外都有。除了坐镇凤和旅顺的王启年、常时仁没到。其他有分量的都到了。其中最早一批家丁,现在都是在混教官。这些人的特点就是文化素质不行,在陈燮的麾下,没有文化水平低了很吃亏。这也就是苏皓宸、常时仁、李云聪、林雅、翁正清、王贲这些人爬的比较快的原因了,就是读书多一些。  “中丞,新编制的新兵,共计一百个加强队,接近三万人。用来取代运河沿岸的漕运卫所倒是足够的,问题是这些新兵识字率太低了。济南不比登州啊。读过书认得一些字的人,都不愿意当兵。”王贲说话的时候颇为苦恼。文盲学什么都慢。这批新兵真是让他伤脑筋,说心里话。宁愿去打建奴,都不愿意带新兵啊。太痛苦了!  “新兵训练营不是有夜校识字班么?难道效果不好?”陈燮心里也是很郁闷,大明人口是不缺,打造近代军队,不单单是人口多就能解决问题的事情。如果是识字的士兵,一般训练个三个月就差不多了。不识字的士兵,训练三个月其实问题也不算太大,但是要想从中培养一批有能力的基层军官,那就太难了。太祖那种在战争中学习战争,在战争中锻炼队伍的方式,在大明这个地界,其实还是挺实用的。问题是,跟什么人打?  “效果很一般,乙字营也存在这个问题。现在各部队的军官,都是靠家丁学堂出来的毕业生在撑着。这些当兵的文盲,让他们吃苦不是问题,让他们识字,那真要命了。”苏皓宸在一边也很无奈的接过话,他看来是没少为这个事情操心了。  陈燮琢磨了一番道:“这个问题必须改善,今后每一个队一级的战斗单位,都要配两名文化教官。识字这个事情,还是自觉自愿。学的好的,要鼓励,给于物资奖励。你们不要小看这个,一个士兵有没有文化,差别还是很大的。在部队里办识字班的事情,作为今后全军一个重要项目来抓。要在部队中形成一股热爱学文化的风气,我们不要求士兵能学成一个秀才,能粗通文字,勉强书写就行。陈燮以登州营起家,大家要看到,一旦军队形成这股风气,将来影响的不是一个两个人,而是一代人。这些当兵的退役之后,对他们的子女肯定有影响。”  婉玉在一边刷刷的记录,在一群老爷们之间,吸二手烟也不在乎。陈燮主意了这点,讲了一段之后,掐灭香烟,淡淡道:“都把烟掐灭了,今后在公共场合,有异性的时候,不许抽烟。这一条,写进军规。”实际上这一条的出台,形同虚设。这帮老爷们哪有机会在公共场合遭遇女性,只有在陈燮这里,才用的上这一条嘛。  苏皓宸看见陈燮的眼色,立刻会意道:“整治漕运各卫所,自然要先从山东治下着手。运河三大卫所,山东境内有两个,南直隶一个。考虑到重叠管辖的问题,不要去刺激张中丞,我们要整顿的只有平山卫和任城卫。山东都指挥使那边,中丞得知会一声。任城卫在兖州府,只能是中丞亲自走一趟了,别人去怕是镇不住场子。卑职去东昌府,打着中丞的旗号,还能吓唬一下人。还有一个大河卫在淮安府,暂时只能先不去管它。”  陈燮点点头,淡淡道:“本宪上任大半年,一直埋头练兵,地方上的事情都没去管,也不打算去管。让他们自生自灭就是了,出了乱子正好有借口收拾他们。漕运的重要性,这里就不重复了,本宪亲率一万新兵,亲自走一趟兖州,就当是新兵野外拉练。苏皓宸,你带一万新兵去东昌府,怎么办都明白了。识趣的,给条生路,不识趣的,让刺刀说话。登州营就这个规矩,没那么多唾沫星子去浪费。现在还需要一个时机,回去之后做好准备等命令。”  这个军事会议开完了,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。陈燮回到后院住所,这里有身份的女人就俩,顾喜一个,应娘一个。这俩女的各有事业,白天都在外面忙,天黑才回来。这会,怕是都在忙自己的事情,陈燮就不去打扰了。  信步往居中的大院子东边的院子走,这地方本该是正房夫人盘踞之处,这不是没有正妻么。院子门口,应娘上前迎接道:“老爷,常家的两个妮子,在后面的一个院子里等着您。要不要去看看?”  陈燮嗯了一声道:“你觉得如何?”应娘笑道:“奴家觉得如何不重要,还得您看了才算。”  陈燮摇摇头:“就算长的跟无盐嫫母似得,也得留下她们。我得做出一个样子,给一些人看看。你去带来瞧瞧。”陈燮现在有两个老窝,一个是张家庄的老窝,那地界是玉竹和雨荨的地盘,应娘不好伸手。济南这边,应娘自然就不客气了,全盘都是她在布置。她做的这些事情,都跟陈燮说过,得到默许才会去做。  女人上了年龄,就会疑神疑鬼,人老珠黄了担心自家的地位。陈燮对应娘比较宽容,她的作用可不小,不仅仅是情报部门掌握在手,还有元中,现在是锦衣卫在南京的千户了。  两个小女生并肩坐在床上,互相靠着肩膀打瞌睡。年龄都不大,这会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瞌睡一点很正常。应娘进来的时候,两人一起睁眼,看清楚来人的样子,立刻站着低头说话:“奴家常芷(常兰),见过元姨娘。”  陈燮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,眯着眼睛想心思,后院的事情真是太复杂了,陈燮不愿意去多想。应娘能管起来,陈燮还巴不得呢。什么自由、解放之类的东西,在明朝好像没市场啊。手里捏一本《史记》在装文化人,其实陈燮也确实又看。看史书最大的乐趣,就在于看人性。历史上记录的事情,是过去的事情,但也是现在的事情,将来的事情。不断的重复而已,归根结底在历史中扮演主角的,是人性和利益。不明白这一点,历史再熟都是白读。  应娘领着两个子不过一米五左右的少女进来,陈燮抬眼一看,比较标准的明朝打扮,襦裙在身,盘了发髻。跟着应娘一道上前道福:“奴家见过老爷。”  “抬起头来!”陈燮现在彻底的进入了角色,说这种话一点心理压力都木有了。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999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