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七十九章用意何在

第三百七十九章用意何在

  第三百七十九章用意何在  不欢而散是必然的!朱由检离不开这些文人治理整个国家,陈燮却没有太把他们放在心上。明朝到了末年,文人代表的缙绅集团,不再是整个国家稳定的基石,而变成了这个国家体内最大的毒瘤。他们享受权利带来的好处,却不愿意尽义务。当然也不是全部,但肯定是绝大多数。不仅仅是缙绅集团如此,整个明朝的既得利益集团,缙绅、勋贵、宗室,都在挖这个国家的墙角,喝这个国家的血。  张秉文怒气冲冲而走,这位在历史上崇祯十二年济南城破死节的文臣,相对来说还是一个比较尽职的官员。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陈燮对他还算是客气。  陈燮巡抚山东,上任一个月,做的这些事情,自然有人记录在案,摆在朱由检的书桌上。  “这个陈思华倒是有趣,上任之后先整军,别说拜见鲁王了,就连济南城内的德王都没有拜见。你们都说说,陈思华搞的什么名堂?”朱由检面带微笑的看完报告,问了一句站在面前的王之心和骆养性。  这俩一个是东厂提督,一个是锦衣卫指挥使。山东的情报,都是这俩弄来的。因为曹化淳的关系,东厂跟陈燮的关系不说近乎,至少是比较和睦。作为天子耳目,该汇报的还是要据实禀报。陈燮做的这些事情,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。  “万岁爷,奴才以为。不见藩王,乃陈思华自爱之举,整理军务,乃当务之急。山东近在京畿,先整军乃是稳妥之举。”王之心小心翼翼的推论,用眼睛的余光偷窥朱由检的反应,看看他在微笑,心里知道妥了。  “臣以为,陈思华行事不同常人,往往当是很难看出端倪。故需时日才能看明白。”骆养性的答案。则比较中庸了,不过话也可以当成是废话来听。  朱由检摆摆手,示意两人下去后,回头问王承恩:“大伴。你说说看。”  王承恩思索一番才道:“万岁爷。奴婢愚钝。不明其意。不过奴婢看陈思华在登州的过去,也是先以军队起家。这大概是他个人的做事习惯吧?”  朱由检笑道:“你们啊,格局还是太小了。陈思华为何先整军。无他,名正言顺尔。此先易后难之意,先看看各方的反应,以静制动。手里有兵权,出了问题也好及时的稳定局面。陈思华文武一把抓,却没有大动干戈的意思,朕以为还是有顾虑。山东两个王府,一个圣人门第,都不是那么好相与的。”  一张布告出现在四个城门口,陈巡抚募兵。条件,十八岁以上,二十五岁以下的男性,身体健康,身家清白,识字优先,待遇从优。当兵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职业,好男不当兵可谓深入人心的观念。  但是陈燮的布告一出来,排队应募的青壮百姓,差点给军营大门给堵上了。原因很简单,待遇是真好,现在这年月,饭都吃不上,当兵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给别人当兵没准要挨饿,给陈老爷当兵,一天三餐不是吹出来的,是吃出来的。  山东兵不论老弱,每人每天三餐,早餐是稀饭就窝头,午餐是白面馒头,晚餐有时候是小米饭,有时候是杂和面窝头。总之顿顿管饱,不带说吃个半饱的。  整顿山东兵才几天,现在那些兵的脸上都能看到血色了,穿的也整齐干净,每天傍晚列队自城外归来,就是最好的活广告。过去这些兵,活的跟乞丐差不多,现在这些兵,走路都得抬起头。低头?小心教官的鞭子!  跟随陈燮进驻济南的不仅仅是军队,还有一个以刘庆为首的商业团队。应该是急需的幕僚团队,却只有区区四个人选。莫泰、夏允彝、徐孚远、孙克咸。其中以莫泰为首,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离群独处的生活后,回到陈燮身边的莫泰立刻展现出强大的独当一面的能力。陈燮的幕僚团队的格局,就是莫泰领衔,其他三人边学习便工作。  经历一段时间的《民报》工作之后,夏允彝和徐孚远从陈燮身上看到了希望。一致认定,要扭转大明的颓势,只能是陈燮或者说是陈燮模式。这种模式的核心有两点,第一是发展工商业,打造一个庞大的立足于工商行业生存的群体。第二是打造一种社会监督机制。登州商会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代表,他们的存在意义,不单单在对地方收入的贡献,更在对官府的监督。这一点,在别的地方根本无法想象,目前只有在登州才会有这种可能。  为什么说在登州才可能,很简单,建立在陈燮提供的强大武力支撑的基础上。没有这个,就算再有钱,这些人也都是官府碗里的肥肉,想什么时候吃,就什么时候吃。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,夏允彝和徐孚远才会毫不犹豫的投入陈燮的幕宾团队,并且给一干故友写信,描述了一个跟传说中完全不一样的登州,发出召唤,让他们来投入到陈燮的麾下。  明末,不是每个文人都不想改变这个时代,有很多人真的在思考这个时代,不过碍于眼界和能力,他们无法改变太多。  幕僚团队来的比较晚,来到济南时已经是九月中,莫泰自京师而来,其他三人两个从登州来,一个孙克咸则一直在陈燮的身边默默的做着文书的工作,闲暇时在军中学习。  四人次第而至,汇聚之后,陈燮总算是抽空出来招呼四人,正式成立幕僚团队。过程很简单,陈燮在后院聚齐四人,茶水伺候之后,拿出一份计划书,上面标明了要做的事情和次序,每人一份拿到手后,陈燮不紧不慢的开口道:“各位,从今天开始,山东巡抚的幕僚团队,就算正式成立了。我先提醒各位一个问题,你们不要用一个幕僚的身份来看待自己的工作,而是要用巡抚的角度去看待手头的政务。我希望,将来我的幕僚团队里的每一个人,走出去干一个知县都能胜任。”  这绝对不是什么空话,只要陈燮在山东做出样子来了,山东在整个朝廷大局内能左右大局的时候,很多事情自然会发生改变。  “好,莫某明白了。”莫泰第一个表态,四人都只有秀才功名,原则上是不能为官的。但是在陈燮的帐下,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。  其他三人各自表态之后,陈燮这才继续道:“眼下的当务之急,就是对运河沿途卫所的整顿。这一工作,各位就不用参与了,你们要做的事情,是对巡抚权限内民政事务的熟悉,你们上手的越快,将来打造一个高效率的团队的速度就越快。我希望你们能理解并记住我的一句话,‘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‘。共勉吧,各位,今天就到这。”  巡抚初设,仅为督理税粮 ,总理河道,抚治流民,整饬边关,后遂偏重军事。一开始这是一个临时职务,就是干完了活得会京师交差的。宣德、正统以后,文官集团势力的扩充和军人集团地位的下降,三司的平衡被打破。日趋激化的社会矛盾,又使三司条条分割、运转不灵。另置巡抚,坚持中央集权、地方分权原则。从临时编制到固定编制,  巡抚衙门前后堂五间,穿堂两廊,大门、仪门廊庑各若干间,东左建寝室,又东则建赏功所。大门之外,立抚安、镇静二牌坊。屏墙之南,又立三司厅,以为巡守、兵备会议白事之所。另有后院安置内眷,此为后来扩建的部分,花销从哪来的,没人说的清楚。  自卢象升离开剿贼总理位置之后,继任者王家祯完全无法胜任,原本已经是胜利在望的剿贼局面,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。王家祯不能服众,上任之后,因赏罚不明,各军懈怠。最搞笑的是,因欠饷兵变的士兵,居然是王家祯的家丁。  十月,李自成冲出山区,走上了历史上高迎祥的路,一头扎进了陕西。迎面撞上了又一个猛人,这个人叫孙传庭。张献忠则冲出山区,杀向襄阳。  先不说两位造反事业热衷者的命运,先说兵部尚书张凤翼的命运。这老先生,面对清军的时候不敢打仗,还不敢自杀。但是他又知道,回头崇祯一准收拾他这个兵部尚书。以前有过先例,清军入寇一次,当时的兵部尚书,没有一个不被收拾的。所以,这老先生拿大黄当饭吃。这么干的好处,一下不会死,但是吃多了也会死,就跟慢、性、毒、药一个样。  这么死掉的好处,是不会拖累家属。死在任上,那叫因公殉职,被彻查,那是要连累家属的,女眷要充为官、妓。所以,这是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,有拿大黄当慢、性、毒、药吃死自己的勇气,怎么就没有出去打仗的勇气?明朝的这些官员们,活的真是意外的奇葩。  当然,死了可以不连累家属,朱由检却没打算放过他,死了也要背骂名和责任。  话说,昏聩到张凤翼这个程度,死不死的都没啥太大的区别了。  冲进陕西的李自成,四处流窜,在安定,被俞冲霄收拾了一顿,又去榆林,被贺人龙教训了一顿。等他继续乱窜生涯的时候,被孙传庭遇上了,结果自然是好好的教他怎么做人的过程,最后李自成带着千余人败走。老婆也跟人跑了,李自成逃进山区,造反事业陷入低谷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92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