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六十七章无计可施

第三百六十七章无计可施

    第三百六十七章无计可施  如何打登州营,清军有过一系列的总结。盾牌是必须的,百米之内就算是三层甲,也顶不住火枪的打击,就算能顶住,内伤也得落下。三千精锐皆为百战猛士,马身上也批了一层棉甲。冷静的策马小跑,等待一个合适的距离开始加速。  两翼的蒙古兵相比之下奔放的多了,在射程之外绕着敌阵走以弓箭杀伤的战术,他们以前就玩的很溜。今天这个战术明显玩不起来,登州营的大炮不是一般的明军大炮,响一下能停两分钟。  轻便的三磅炮阵地前垒起沙袋,前方还有一头削尖呈四十五度角的木棒。这一招源自英国人的长弓手,对付骑兵很有效,尖头正好对着战马的腹部。  三磅炮响起的时候,这场登州营建军一来最艰难的战斗开始了。学乖的蒙古兵,队形散的很开,加速前冲,张弓射箭,调转马头,在阵前划出一道弧线。这一招,需要精湛的骑术。对于马背上长大的民族而言,做到这一点不难。  但是没有摆脱传统主流方阵类型的骑兵战术,还是无法占得半点便宜。康格列夫火箭和三磅炮的组合,无疑是蒙古骑兵的天敌。不过第一次试探性的进攻中,登州营没有发射火箭,以三磅炮快速的射击进行打击。  (长)(文学)www.cfwx.net  蒙古兵希望用弓箭取得战果的设想,还是太过原始了,在密集的排枪面前。丢下百余人之后,两翼的试探性进攻宣告破产。中路的清军的试探性进攻,遭到六磅炮的打击后,阿济格果断地下令撤退,试探性的进攻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。  战果是清军为零,登州营杀伤约200人。这个结果让阿济格有点难以接受,但是他也没退路,立刻祭出最拿手的一招,驱赶百姓为先驱,大军随后压上的战术。  看见这一招。陈燮多少有点郁闷。近万百姓,在刀枪的逼迫下,麻木的本能的走向战场。他们的身后,是侵略者的喝骂威胁。中国历史上有太多类似的事情发生了。我们的人民在面对侵略者的时候。更多的是选择麻木的顺从。这个民族很多时候孱弱的不仅仅是体质。更多的还是缺乏一种精神。  登州营有过类似的经验,自然不会紧张,陈燮顶多是有点遗憾的情绪。这个时代必须是心肠如铁的人才能成功。“通知掷弹兵,火箭弹准备,最大射程,打击百姓的身后。让一些人拿着喇叭道阵前,告诉他们不要冲击阵型,往两边跑,否则死。”  命令有点残酷,但是被坚决的执行了。能救一个算一个,他也只能这样了。  百姓们走的很慢,半个小时才走了不到一千米,缓缓的往前挪动的过程中,不断的有人因为走得慢被砍杀在地,但却没有人抵抗。看上去他们都是一些老弱妇孺,但是陈燮很清楚,就算是青壮男女,也不会有人反抗。顺从,已经深入骨髓了。就算是那些活不下去的百姓,起来造反了,他们不过是换了顺从对象而已。  阿济格看着百姓不断的逼近登州营的阵线,登州营却迟迟没有反应的时候,心里很是得意。尤其是看见大队百姓逼近五百步,登州营的大炮还没响的时候,更是得意的哈哈哈的大笑起来,鞭子指着前方道:“看见没有,看见没有,他们手软了。”  话音刚落,对面的阵中腾起一股一股的白烟,一枚一枚的火箭腾空而起,飞跃人群,落到清军的阵中,而且,会爆炸!轰轰轰,一连串的爆炸声,惊动了清军的战马,阵型顿时为止一乱。一个一个的炸点,掀翻附近的骑兵,或者惊动了战马。躲在百姓身后的清军,没想到这样都被人打的到,顿时慌乱一团。前方的百姓听到动静,下意识的开始往前跑。  面对枉顾喇叭声还在往前跑的百姓,陈燮知道这是一种求生本能的行为。但是他不能有任何的心软,只能痛苦的闭上眼睛道:“狗日的阿济格,迟早剥你的皮。”  排枪响了,烟雾腾起,枪弹如雨点一般的打在人群中,狂奔的百姓惊愕的看着前方,没人能想到,登州营真的开火了。死亡真的降临时,同样是求生的本能,让这些百姓有的掉头,有的往一侧跑,还有的继续往前奔,就是没有抵抗的。  往回跑的百姓,遭到了清军士兵的砍杀,依旧没有人抵抗。随着排枪的不断杀伤,死亡的畏惧促使这些百姓开始往回跑,清军不断的砍杀,但是却无法让这些人继续往前。逃跑的百姓直接将清军的阵型给冲乱了。  阿济格气的把鞭子给折断了,这一次进攻无疾而终,火箭弹造成的伤亡不下百人。继续驱赶百姓的战术,明显不现实了。出去一万多人的百姓,回来的不到七千,多数被打死或者砍死,一少部分往两边跑的百姓,意外的发现他们的得救了。人数不多,也就是百十来人。  怒气冲冲的阿济格不甘心失败,做出了一个令他终身后悔的决定。  “弼尔塔哈尔,冲右边。谭泰,冲左边,本王亲自指挥中路突击。把精锐人马分成三部分,轮番冲击,我就不信这些邪了。”阿济格暴怒的咆哮,被喷了一脸口水的谭泰,还是很冷静的劝他:“王爷,冷静点,不行我们可以先后撤,仗着骑兵的速度,丢下抢来的人口和粮食,汇合济尔哈朗,再打一下。登州营这个阵型太邪门了,我们还可以凭借兵力的优势,从侧后兜上去。”  “懦夫,你怕死了么?”暴怒的阿济格用皮鞭狠狠的抽谭泰一下,谭泰低着头受了一下,没有再说话。阿济格指着登州营的阵地道:“这么薄的阵型,我们吓点狠心,一次就能冲破。都给我听好了,我把丑话说在前厅,没有命令谁敢撤退,我就砍了谁。”  谭泰抬头看看对面,一个一个的方阵,看上去确实很单薄,但是他知道没那么简单。真这么简单,岳托就不会死,豪格就不会败,济尔哈朗就不会被打成一个惊弓之鸟。  咚咚咚,战鼓响了,阿济格亲自擂鼓助威。清军在4里宽的正面,一次投入了三万人的骑兵,本阵之中的后续,还有三万多人的骑兵,等着一点打开局面,就毫不犹豫的杀上去。这是一次属于阿济格的豪赌,投入战斗的都是蒙古和清军宝贵的精锐部队。当然,中路最前端的,还是三千汉军旗的士兵,领军的是大凌河一战投降的刘士英。  既然当了汉奸,那就死心塌地,争取主子的信任。这个时代的汉奸大抵如此,实际上大明在崇祯死后,南侵的主力是汉军旗和投降的附庸军,而不是什么满洲八旗。  出战之前,刘士英对自己的属下们讲:“今天这个阵势,大家都看见了。如果不卖命,王爷肯定饶不了我们,不如奋勇上前,博一个活命的机会,赢了大富大贵,输了认命。”  汉军旗的士兵眼珠子都红了,给人当奴才都这样,玩命的时候肯定少不了他们。但是一旦玩命成功,就像这一个月在北直隶纵横无敌的过程中,随意的掳掠奸、淫,就是报酬。  “汉军旗?奴才军。”陈燮的望远镜里看到的旗帜是这个,忍不住吐槽了一句。实际上陈燮心里对这些人,谈不上区别对待。一群表面上的道德先生高高在上,要求别人如何如何,自己却男、盗、女、娼的时代。当奴才也是一种很热门的职业。  站在后来人的眼光,看着这个民族因为异族的统治而从此沉沦下去,断送了中华民族领先世界的大好机会。陈燮才会有想着去改变的行动。  “告诉王贲和常时仁,清军沉不住气了,玩命的时候到了。”陈燮下达命令,通信部立刻传达。这个时候清军已经开始了第三次的行动,时间已经是午后。不算太激烈的战斗,进行了两个多小时,终于迎来了第一次高潮。  骑兵开始加速,奔跑起来的中路一万骑兵,声势极为惊人,顶在最前的就是刘士英部的三千人。对于他们来说,冲过去才有生路。  烟尘滚滚,马蹄声如闷雷,各种旗号在飘,声嘶力竭的喊杀声在战场上空飘舞。  相比对面的兽血沸腾,登州营则显得异常的冷静和机械。口令声不断的响起。“火箭弹!发射!”“炮兵,开火。”“举枪!准备!”  三波火箭弹,将清军的阵型撕扯的有点零落后,这一次的密集冲击就变得有点狼狈。不断的爆炸上,是落在阵型中的火箭弹。这种爆炸版本的火箭弹,此前因为技术问题产量不高,陈燮这一次出征,有预谋的把所有库存都带了出来。  一米多长的火箭,就像一杆一杆的标枪,一旦击中目标,直接把人钉在地上。没有命中目标,爆炸也有很大的概率造成伤亡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536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