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六十五章 击败

第三百六十五章 击败

    第三百六十五章击败  被惊马撕扯的队形混乱不堪,但不是全部,还有半数以上的骑兵还在正常的往前冲。弼尔塔哈尔看看到了提冲刺的距离,下意识的凭着以前的经验打仗,他跟察哈尔部落和明军打仗的经验,用在这个时候就是一出巨大的悲剧。  一排火炮火光闪动,24门三磅炮的出实心弹之后,指挥官果断的下令:“装霰弹!”  五百米的距离,冲刺的骑兵不过一分钟就能抵达目标,只要冲上去,就能大砍大杀。数千骑兵的一起冲刺,正常人听声音都能吓的腿软,登州营的士兵要不是被严酷的训练和军纪约束,害怕逃跑的人也不会没有。  嗖嗖嗖,蒙古骑兵的弓箭先出手了,凭借马的惯性,在一百步射箭就能取得不错的杀伤,这对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民族来说,跟吃饭睡觉一样是本能了。对付一般的明军,这一招就能将阵型打乱,然后就再来一轮,基本上就阵型崩溃了。  但是今天蒙古兵的运气太糟糕了,登州营的装备太过变态,雨点一般的箭过去,造成的结果却是区区十余人,这些倒霉蛋,基本是手脚中箭,或者是运气糟糕,直接面部被射中。  弼尔塔哈尔被这个战果吓傻的瞬间,一排白烟腾起,轰鸣的枪声,嗖嗖的破风声,雨点一般的铅弹飞来,最前方的一排骑兵,如同被下了绊马索。接二连三的翻滚落地。又是一排硝烟,短短的百米距离,瞬间似乎被凝固了。身边的人还在往前冲,但是却在枪声中不断的落地,翻滚,重伤或者死亡。甚至都没有时间去多想,前方突然火光一片,亮瞎了眼睛。  如同草原上冬季最猛烈的狂风吹来,无数的黑点在进入视线的瞬间就落在了人群中。弼尔塔哈尔只是觉得身边突然猛的一阵疾风过耳,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耳朵。结果摸了一手的湿热。这时候几乎是凭着本能的策马往左侧跑。避开了正面。  下一个瞬间,现自己耳朵不见的时候,弼尔塔哈尔魂飞魄散,拼命的催马往侧翼跑。身后的亲兵紧紧的跟着他。但是这个举动在完成了转向之后。迎接他们的是又一轮的排枪。  回头看了一眼,最后看到的是零星的手下一头撞上了长矛阵。  王贲看见这一幕的时候,忍不住的摇摇头。白蜡杆还是短了点,难怪老爷要上十字枪。高的骑兵撞击长矛阵的结果,自然是两败俱伤。尽管只是零星的碰撞,还是有不少骑兵凭借高成为了落网之鱼,撞在长矛阵上,不断的响起咔嚓声,这是白蜡杆断裂的声音。  战斗还在继续,弼尔塔哈尔全军出动,不留余地的战术,固然能给登州营带来一些伤亡,但是造成的后果是五千骑兵伤亡惨重。仅仅是一次冲阵,试图一口气打破敌阵的弼尔塔哈尔,在其不算太长的人生中,第一次受到了沉痛的教训。  回头狂奔的弼尔塔哈尔身边,旗手已经不在,二百亲兵少了三分之一。等他跑出三里地,惊魂未定的停马之时,回望战场,硝烟散尽,满地都是死伤的人马。  庆幸的是,登州营没有骑兵。不然这个时候的一次追杀,就能让这五千骑兵所剩无几。身边慢慢的聚拢的败兵,让弼尔塔哈尔欲哭无泪。这才多一会,至少伤亡一千多。这时候再看那一片红旗,竟然是如此的刺眼。令人畏惧的血腥气息,扑面而来。似乎,那一片红旗,就是死亡的符号。  常时仁无奈的摇摇头,战争无法避免伤亡。但是这一仗暴露出来的问题,还是滑膛枪的射程不够,只能在百米之内以排枪杀敌,对阵全骑兵的蒙古兵,不免会出现一些正面的碰撞和伤亡。为什么不全部采用线膛枪,常时仁有所了解。线膛枪的枪管消耗的比较快,而且枪管和弹药价格昂贵,不像滑膛枪这么省事。  实际上这点伤亡,真不算什么。只是习惯了最初的线膛枪远的距离后,不太适应过现在这种距离打骑兵和一战过百的伤亡。乙字营的兵,饷银都少一半,来源也不是正牌的登州人。这一点,常时仁心里很清楚。甲字营则不然,九成都是登州本地人,待遇自然不一样。  打扫战场的时候,身后的登州营主力赶到了,先到一步的是李云聪。看着战场,这货顿足道:“来迟了,来迟了。”常时仁给他一个白眼,怒道:“死伤了一百多人,你叫个蛋蛋。”  李云聪嘿嘿的笑道:“打仗哪有不死人的。”这时候,陈燮也出现了,常时仁狠狠的瞪他一眼,大步上前迎接,敬礼道:“大人,卑职跟建奴的先头部队打了一仗,伤亡过百。”  陈燮没有下马,举起望远镜看看战场上的场面,这会尸体遍地,无主的战马在主人身边徘徊,浓浓的血腥气息被风吹来,胯下战马打了喷嚏,跃跃欲试的想跑起来,陈燮伸手拍拍它的脑袋,翻身下马,淡淡道:“你应该先看看战果,爱惜士兵是好的,但是慈不掌兵义不掌财,这个道理你必须懂。”  常时仁立正道:“卑职明白,只是没想到,乙字营头一回正面这么打,就损失过百。”  陈燮道:“习惯就好了,战场上伤亡是常态。不能总想着跟打流贼一样,这是建奴。”  常时仁道:“是鞑子,没有金线鼠。”  医护兵在不断的往下抬伤员,后续的主力抓紧时间列阵,随时准备接战。滚滚的烟尘再次逼近,望远镜中能看到这一次来的人不下两万,陈燮抽了抽腮帮子,心里暗暗叹息,对手没有列阵再打的意思。果然,不多时,清军开始掉头。看看天色,已经不早了。  “准备宿营吧。”陈燮下达了命令,战场上加快了打扫的节奏,随后赶到的后续部队,断断续续的进入各自的位置,战斗部队保持阵型和戒备,工兵开始扎营。  “大人,香河县来人了。”苏皓宸在身后递来一句话,陈燮点点头,继续观察眼前的地形,没有回头去搭理。不能不说,常时仁是个优秀的指挥官,选择的战场很不错,背靠香河县,迎击正面冲击的骑兵,达到了想要的效果。  “香河县令孔长茹在此,哪位是登州营陈总兵?”一名文人,面带傲气,说话不紧不慢。陈燮转头,慢慢的走过去。来的人不多,也就是十几个,站在大路上,一名文官,一名武将,还有十几个家丁。  “我就是陈燮,不知有何见教?”陈燮的语气不善,眼神也冷的紧。原因嘛,很简单。城下在激战,出来的县令,一辆车都没带,别说劳军的钱粮和肉菜了。对这种文官,陈燮自然不会有好脸色,看看他那鸟样,陈燮心里就很不爽。  “大胆陈燮,见了我家大人,连个礼数都没有?”一名随员大声呵斥,一看就是狗仗人势的幕僚师爷。估计是在县里骄横惯了,在这也不知道收敛。  话音刚落,24把长刀就出了鞘,刷刷刷的声音入耳,在场香河县人等无不变色。这还不算晚,一队甲字营的官兵就在他们身后,听到这话的军官脸色也变了,抽出战刀,两百条步枪对准了这些人。  大步上前的是韩山,知县孔长茹哆嗦道:“你、你、你待如何?本官是孔家子弟,圣人后裔,胆敢……。”韩山不耐烦的一伸手,把这货给拂倒在地。身后近卫的刀都举了起来,围住这群人。韩山上前,伸手拎小鸡似得拽着那个说话的幕僚,拖到陈燮的面前:“老爷,这王八蛋直呼您的名字,该怎么处置?”  陈燮低头看看这家伙,裤裆里一阵恶臭,吓出屎尿来了。嫌弃的捂着鼻子道:“拖走拖走,打断一条腿就够了。”  幕僚被拖走了,剩下的人都吓傻了,蹲在地上抱头喊:“饶命,饶命。”就剩下一个武将,还站在原地,表情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就是觉得很颠覆的样子。倒也没见他脸上有畏惧之色。陈燮一看就知道,这武将不错,不然香河可能就丢了。靠这个什么狗屁的圣人之后,呵呵。  孔圣人后代们是什么玩意,陈燮心里很清楚。元、清两朝,孔家的表现其实就四个字“两头下注”。为了大家族的延续,这么干固然无可厚非,但是要说民族气节什么的,真是提都不要提了。能延续那么长的时间,无非是统治者需要的结果。  就中华文明的延续而言,孔子的思想确实起到了伟大的作用。但是他的后人嘛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陈燮不会看轻,但是也不会鄙视。自私是人的天性,为了家族的延续,做点弯腰活命的勾当,也能理解。但是有些人总拿祖宗当招牌,就不能不让人厌恶了。  明清两朝,孔家在曲阜,干的缺德事,罄竹难书。  “你,从哪来的回哪去。我知道来想干啥,就凭你一个小小的七品知县,也想让本都督给你做护身符,瞎了你的狗眼。”陈燮看看摔倒在地的香河知县,嫌恶的扭头走人。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51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