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六十四章先锋遭遇战

第三百六十四章先锋遭遇战

  第三百六十四章先锋遭遇战  次日黄昏,各地的夜不收陆续回来,带回来的消息很多,汇总之后敌情大致有了个轮廓。打仗首重情报,尤其是冷兵器时代,信息传递很慢,情报的作用更大。  “谭泰部去了香河,应该是奔着宝坻去了。宝坻是个小县城,人口不多,运气差点,摊上一个懦弱无能的县令,十有**要丢。顺义已经陷落,领军的是济尔哈朗,老熟人了。现在就差宝坻方面的情报了。这趟赶的急,没带大口径的线膛炮,济尔哈朗要死守,我们怕是够呛。这次入关,领兵的是阿济格,性格粗暴好斗,我判断他会主动迎战。所以,以其去打兵少一点的济尔哈朗,不如先南下打阿济格。我们的作战目的是抢人口和钱粮,阿济格一旦被打败,必然要丢下抢来的人口和钱粮逃命。”陈燮在做总结部署,虽然宝坻的敌情不明,但是陈燮这次带来了两万多人,线膛枪五千条,滑膛枪四千条。单单这个火力,就不怕建奴拿人来填,也没那么多人来填。这还没算其他兵种,这一仗绝对打得。  “明日一早,王贲为先锋,常时仁随后压阵,一旦遇敌,不要着急作战,可主动后退。阿济格的性格肯定是不服输的,一场大决战不可避免。丁子雄、翁正清、李云聪,你们三个,各领一个甲字营跟着我行动。苏皓宸,其余部队归你指挥,负责后路。小心济尔哈朗。”  次日一早,夜不收再次带回更为确切的消息,宝坻陷落,谭泰在宝坻汇合阿济格,兵力约为七万余人。济尔哈朗缩在顺义一直没动静,跟陈燮的判断相当。看这意思,济尔哈朗是被陈燮打怕了。  登州营开始南下,这一次行动比较谨慎,夜不收丢出去三十里,前锋和主力之间的距离保持在五里之内。登州营南下之时。阿济格正在和谭泰商议军务。听到登州营的名字,阿济格也给惊着了。之前的情报显示登州营正在河南剿贼,这么远的距离,居然能如此快速的赶到。真是让人大跌眼镜。相反的是。距离较近的关宁军没啥动静。  关宁军在清军的眼里跟筛子似得。祖宽和祖大乐带兵剿贼的事情,阿济格是知道的。所以一直不担心关宁军,没想到关宁军没来。登州营先到了一步,步兵比骑兵跑的都快。这他娘的去哪说理去?  一番商议,阿济格最后还是问谭泰:“登州营能有多少人?”  谭泰道:“看不清楚,不下两万人马。也不会更多,没见多少辎重。派出去的探马,跟登州营的夜不收打了几次交道,吃了不小的亏,折损了几十号人才换来的情报。”  “我们加一起有七万人,派人绕道去顺义,让济尔哈朗南下,两边夹击,不怕弄不死他。”阿济格咬咬牙,决定打一仗。谭泰点点头道:“也好,兵强马壮的再跑,军心士气都没了。今后再见着登州营,怕是脊梁骨都断掉了。”  商议之后,两军汇合南下,七月十日午后,登州营先头部队来到香河城下,远远的看见烟尘滚滚,一个小队的夜不收狂奔而回。王贲下令部队戒备,迎上前去。  “建奴主力,距离不到三十里。”夜不收带回来的消息很及时,王贲下令后撤。很快常时仁也上来了,王贲告知消息后地图上看看,指着地图道:“天色不早了,派人去通知大人。估计清军的先锋会追上来,我们迎上去,先打一家伙,稳住阵脚,明日我军可以背靠香河而战。这样无后顾之忧,对主力决战有利。”常时仁的想法,得到了王贲的支持。这货也是好战分子,当即一挥拳砸在地图上:“那就打他娘的。”  两边加起来兵力只有两个简装版的乙字营,两千白蜡杆,四千滑膛枪,加上掷弹兵一千,大炮只有3磅的小炮24门,用马匹驮着走的轻便版本的野炮。  香河靠着大运河,通衢大道就在城边,比起良乡算是繁华的大县,驻军也有三千。不过这会县令吓的跟个鹌鹑似得,根本就不敢开城门。登州营经过的时候,也缩着没动,驻军都站在城上,看着登州营滚滚南下。  阿济格的先锋是五千蒙古骑兵,两边的斥候打了一仗,蒙古兵的弓箭对上强弩和短铳,很是吃了一点亏。带兵的蒙古头领来自科尔沁草原的吴克善之子弼尔塔哈尔,这货在历史上没什么名气,他的姑姑孝庄很牛叉。电视剧《康熙大帝》里面有个笑话,还活着的孝庄自称“我孝庄”,孝庄其实是谥号,死后哀荣的产物。更搞笑的是,导演自称尊重历史。  弼尔塔哈尔率部北上,沿途还算顺利,接近香河的时候,一名斥候浑身浴血,狼狈而回。这货娶的皇太极的女儿,对大清很是忠心。看看斥候的惨状,很是愤怒。非但没有安抚,反而先拿鞭子抽了几下才骂:“堂堂蒙古勇士,被懦弱的明狗打败了,你还有脸回来。”  斥候乃是科尔沁草原上有数的勇士,号称能生裂恶狼的猛士。被鞭子抽打,斥候不敢动,生生的吃了三下鞭子,待弼尔塔哈尔问话才敢回答:“这伙明狗很硬,装备极好。奴才还是先动的手,十个蒙古神射手,一轮射箭全无战果。他们手里有一种透明盾牌,挡住了要害。即便射中面部,也被头盔弹开。等我们接近五十步,他们的弩好生厉害,两层棉甲都没挡住,奴才要不是躲的快,也回不来了。”  这时候弼尔塔哈尔才看见斥候的肩膀上插着一支弩箭,看上去确实穿透了棉甲。血一直在流,这个斥候生生的忍着没吭声,可见彪悍程度。  “来人,带他下去疗伤,我倒要看看,登州营有多厉害。”  五千蒙古骑兵奔涌而上,接近香河十里的时候,前方斥候再次返回,这一次没损失,带回来的消息是遭遇登州营大队人马。  常时仁把队伍带过香河,提前一步摆下阵型,这个地方距离香河不过五百米,地势平坦,夏收之后的官道一侧布下战阵。弼尔塔哈尔赶到的时候,炮兵已经开始装弹。三磅炮的射程不远,实心弹45°角也只能打个五百米,主要还是霰弹的杀伤。  看看对手全是步兵,弼尔塔哈尔哈哈大笑起来,抬手扬鞭,指着对面列阵的登州营道:“看阵型兵力不过七八千人,如此单薄的阵型,一口气就能冲破。都说登州营厉害,我看不过如此。科尔沁的勇士们,跟着我一起冲,杀死明狗。”  常时仁这边看见蒙古骑兵这么快就往前压,甚为惊讶。这家伙不是愣头青,就是没见识。以登州营的火力,四千滑膛枪,一分钟能打三到四轮。不过五千骑兵,就敢来冲阵?  五千骑兵在广袤的平原上开始小跑,马蹄声密集如骤雨,卷起滚滚烟尘,场面很是震撼。如果这些都是新兵,这一仗真不好说。但是打过滁州之战,几十万流贼都被收拾了,还在乎这点骑兵不成?信心十足的登州营官兵,见状没人害怕,反倒人人露出惊喜,这是战功啊。战后回到登州,大把银子的奖励,全在这里了。登州营打内战,奖励很少,打外战,重赏。  五千骑兵奔着两个大的方阵扑来,看着对面不动如山的方阵,弼尔塔哈尔一开始还觉得没啥,随着逼近八百步左右,见对手的阵型一点变化都没有,心里反倒开始打鼓了。  就在他绝对有点不对劲的时候,登州营的阵中飞起数百拖拽火焰的火箭。一千掷弹兵,每人携带五枚康格列夫火箭,一口气就是五千枚火箭打了出来。首战必胜,这对士气很重要,所以常时仁做出了一个败家的决定,要知道滁州之战,一共才放了不到三百枚火箭。  雨点一般的火箭如同黑压压的蝗虫,落在小跑的骑兵阵中。噗噗的声音接二连三,一旦被直接命中者,无不被火箭对穿,滚落马下,被随后的马蹄碾成肉泥。火箭的杀伤其实不算太大,也就是三四百人的样子。但是这玩意带着火焰的尾巴,这个对战马的影响就太大了。而且被火箭击中的人,死的都很惨,对士兵的心里压力也很大。  原本还算严密的严正,在五轮火箭之后就没样子了,到处都是乱跑的惊马,就算是精锐的蒙古骑手,也很难控制住受惊的战马,自己人冲自己人,队形乱的一塌糊涂。  骑兵最大的作用,就是靠速度吃饭,一旦阵型乱了,速度的优势就不明显了,再往步兵阵前冲,就跟送死没区别了。  问题是这个时候不是想停就能停下来的,或者说根本就停不下来。要不往整齐地往两边跑,要不继续往前冲。很明显,这个时候很考验弼尔塔哈尔的指挥能力。如果是个经验丰富的指挥官,肯定能察觉到阵型大乱,冲击对手无望。可惜的是,弼尔塔哈尔就不是一个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指挥官,或者说他没有跟以火器为主的军队打仗的经验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496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