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六十二章 惊悚

第三百六十二章 惊悚

    第三百六十二章惊悚  要不要夜袭黄村,这个事情引起了不小的争议。夜袭是个双刃剑,尤其是作为登州营眼下的作战部队而言。步兵在夜间如何快运动是个问题,如果清军有所准备,在夜间作战火力的优势反倒不那么明显。清军不是流贼,组织性明显要强很多。  毫无疑问,夜袭是一种行险的军事举动。陈燮一直没说话,但是却不敢认同在这个时候对清军进行夜袭。但是又不打算放过黄村的财物,如何解决这个问题,陈燮需要情报的支持。  营地里看见了做饭的行军灶,正在往锅里倒小米。一看就是刚运来的,上官荩为自己的小心眼惭愧了一下下就过去了。很仔细的看过没一个角落之后,对于登州营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。上官荩扭头问身边的治国器:“登州营如何?“  “两万大军行军扎营,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。县尊大人可曾注意,陈思华在部队扎营的时候,连面都没露一下。可是这营地之间,处处井然,丝毫不乱。此处不过是其中一个营地,如果没有看错,站在高处,可见三处营地成品字形。“  王贲在边上听着没说话,不过对这个游击将军的能力稍稍有一点正面的评价。清军的火器少,攻城能力是很弱的。良乡县城有战兵有卫所兵,加起来竟然只有千余人,真是无法想象的事情。可见这个将军,就算是知兵。也跟明朝的其他武将没什么区别。就冲这,王贲都不太会把他放在眼里。登州营的事情,哪里是一个外来人能看的懂的?  兜了一圈,两人回到指挥帐篷,这里陈燮的会议还在继续。上官荩见带来的烤羊丝毫未动,客气了两句告辞离开。陈燮给他送出营地,转身时问常时仁:“都说了?”常时仁笑笑道:“不出大人所料。”陈燮冷笑道:“文官嘛,看不上武将,态度区别不大。这一次战役结束,登州营需要一个人去南方坐镇。你觉得谁比较合适?”  常时仁当然知道陈燮的意思。挺胸立正道:“卑职可以一试。”陈燮笑笑道:“不要说试一试的话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。登州营不论训练还是装备,都远远优于眼下能遇到的对手。大员那边。稳步展。驱逐外藩。地方上移民屯田。军事上的事情其实不多,主要是民事方面。打仗的事情,主要在海上。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  常时仁笑着低声问:“大人。如今这个大明已经烂掉了,难道您就不打算做点啥?”  陈燮想了想,摇摇头:“时机未到,登州营还没有做好与天下为敌的准备。”  这句话进了耳朵,常时仁陡然浑身微微一颤。老爷果然是有大志向的人物。  夜不收6续带回消息,时间已经是半夜。军营内一片安静,唯有帐篷之中还在商议军情。  “这,这,这,河水只到脚踝,很浅,淤泥也不深。难怪建奴的骑兵能轻易过去。”  “关键是火炮,打骑兵没有火炮不行。架桥的话,时间上应该来得及。建奴的斥候放出来很多,夜不收过河之后很难查的太远,无法避免有大的行动不被现。”  “那就不要掩饰,堂堂正正的过河。建奴带着大批抢来的人口和财物,我不信他们能赖在黄村不走。只要他们走了,我们就能追上。“  “不排除这股建奴赖在黄村不走,等待东边的大军回来。时间上对我们来说是有利的,没必要过分冒险,只要拖住建奴就是胜利。”  陈燮一直没说话,默默的看着地图。参谋们的争论声,在耳朵里进出,始终无法下决心。黄村就在卢沟河边上,这个很要命。步兵过河,一旦遭到骑兵攻击,可能会造成的后果必须想到。往西北走十里就是卢沟桥,谭泰有所防备,强硬的渡河不如绕个弯子。  议论不知道何时停止了,苏皓宸过来道:“大人,经过研究,一致认为,强行过河,胜是肯定能胜,但是可能会造成不小的伤亡。黄村太近了,我们很难抢到太多的时间。”  “那就不要强渡,我们北上有两个任务,第一,寻机歼敌,没有机会就不要硬来。第二,解除北直隶各地被困的城市,只要我们一直在盯着清军,他们就不敢轻易去攻坚。第三,我们要抢夺物资,要抢东西,就必须正面打一仗。根据这三点,选一个对我方更为有利的战场。”  谭泰一夜没怎么睡,早早的就起来了。晨色中爬上高出,看着河对岸。因为卢沟河,登州营的夜不收很难有所作为,同样是因为这条河,自己的斥候也很难做到查明敌情。双方都在打瞎子仗,这一点跟他对付别的明军不一样。别的明军,连城池都不敢出,斥候可以随意的在北直隶的大地上纵横,三五十人一个马队,就能在千万人守卫的城市外头嚣张而过。  说起来这一次入关,那是有足够的情报支撑的。登州营主力在河南啊,这得多老远啊。正常的明军行军度,怎么也得走小两个月,就算是登州营,按照明军顶尖的度加上二十里,也就是日行八十里。这两千多里地,肯定是越走越慢的,怎么不得走个五十来天的。  正因为如此,阿济格才放胆的去抢,谭泰也敢于去打良乡。没想到,登州营前后不过一个月的功夫,就从河南杀到了北直隶,这个度想想都惊悚不已,浑身都觉得冷。要知道,登州营的主力是步卒,两条腿可走不快。  想起这个,谭泰就有点郁闷,眼看良乡就要打下来,登州营斜刺里杀出来,一口气就给攻城部队搅乱了。蒙古兵损失一千多人,半点好处都没捞着。结果那个陈燮,还带着大军追着打,这口气憋的真难受啊。如果,登州营渡河,该怎么办?要不要做好准备,打他一家伙。  谭泰还在犹豫的时候,各部人马都准备好了,是走是打,还得他来决定。  “什么?登州营拔营沿河而上?”斥候带回来的消息,谭泰给惊着了。出来之前,他可是知道的,大军分兵多路,一路往顺义而去,一路杀向宝坻,还有自己一路。这要是登州营过了卢沟桥,一口气往东走,到了通州,那就能给清军拦腰截断了。换成别的明军,谭泰是一点都不担心,正好两面夹击他。现在来的是登州营,都不用怎么打,只要呆在通州,进关的清军就一事无成,得防着他啊。  说起来这北直隶被抢了两回了,宣大一线没啥可抢的,只能往里面来抢。不然怎么会往宝坻去,不就是去抢没抢过的地方么?  谭泰的判断不错,陈燮的目的地就是通州,只要往这里一站,南下清军的归路就被切断了。就算想跑,也得乖乖的丢下人口和物资绕圈子跑,不然就等着陈燮用大炮家排枪教清军怎么做人吧。至于两面夹击直说,清军不过十万,陈燮只要背靠运河站住设立防线,来多少清军都是有信心打回去。关键还是不能让清军抢的太轻松。  登州营的旗号出现在永定门外面时,城头上的守军还以为看错了。赶紧找来大家伙,兵部侍郎王家祯。这家伙很有趣,喜欢读兵法,平时爱吹牛。这个如何不行,那个如何不行,换我来肯定早就灭了这个那个。  站在城头上,看着登州营的红旗,上面的一白一黑日月旗号,王家祯很肯定的表示:“没错,来的是登州营,派人回去报信,再溜个人下城墙,问问情况。”  这个处理还是得当的,不是什么太难的问题,很容易想到。不等他派人下去,城外飞驰一骑而至,就在城门下,骑兵高呼:“登州营奉命勤王,昨日败建奴于良乡城下,今日过京师往通州,建奴不出关,登州营绝不收兵。”  正在坐困愁城的朱由检,拉着一帮内阁的成员在商议,怎么才能解决问题。争议的焦点还是谁去接任卢象升的问题。之前的在卢象升的问题上,大家已经无法达成一致,还是朱由检坚持,内阁没有抗的住。实际上这个时候,卢象升自己也很纳闷,正在上书朝廷,不要调走自己,先灭了郧阳山区的流贼再说。什么八大王,什么曹操,什么闯将,这些大家伙这会都被登州营赶出河南了,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不能错过了。  正在商议着呢,一个小黄门连滚带爬的在宫里狂奔了,走的太急了,脚下拌蒜,头磕青了,额头上流血都不去擦一下,拎着衣服小步快跑。就这样,还得大声边跑边喊:“勤王之师到了,登州营到了。”  朱由检隐隐的听到声音,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,苦笑着摇摇头,问王承恩道:“大伴,朕怎么听到有声音,说是登州营到了。各位爱卿,可曾听到?”  这帮大臣刚才都在走神的,想着让谁去顶卢象升留下的大缸子,真都没注意听。王承恩倒是听到了,上前一步道:“奴婢,好像听到了。”话音刚落,又一句传来了。这一下,朱由检腾的站了起来,朝着大门口望去。  这一刻的温体仁,却觉得浑身冷,后脊梁一股凉意往上窜,想到深处,惊悚顿生。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481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