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枭雄末路

第三百五十四章 枭雄末路

    第三百五十四章枭雄末路  “我是高迎祥,谁是陈燮?”独自出阵的高迎祥,大声喊了一句。  陈燮向前的时候,本身边的韩山抓住缰绳,使劲的摇头:“老爷,不可!”  陈燮朝他笑笑道:“没事,我去让他死的心服口服。”韩山略做犹豫,松开缰绳。  高迎祥不断的往下,陈燮迎着往上,距离不到十步之外,两人很有默契的整齐勒马。  “我就是陈燮!”马背上年轻人的面孔,让高迎祥一阵恍然。距离只有十步,只要加速,就能冲上去,但是不知道为啥,高迎祥放弃了这个念头。这个年轻人脸上的自信和强大的气势,让他输的心服口服。  仰面看了一眼太阳,高迎祥希望天早点黑,这样他还有机会。可惜是,现在距离天黑,还有一个时辰,高迎祥不觉得自己和三千手下能坚持一个时辰。就像之前开始时,他也没想到,不过区区一个时辰,几十万人就一败涂地。  “多谢!”高迎祥拱手致意,这个从西北发家,驰骋沙场多年的枭雄,这一刻谢什么,陈燮不知道。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吧,陈燮的心里就一个念头,不能让这货有任何一点得意的地方。就是要让他输的一干二净。  缓缓回到小山包上,高迎祥看着同样回到本阵中的陈燮。举起了手里的刀,猛的往前狠狠一举,高呼:“杀!”三千骑兵冲向关宁军,他甚至都没有多看登州营一眼。  祖大寿的脸上露出愤怒的狞笑,尼玛居然拿老子当软柿子,想从我这里杀出去。  “杀!”祖大寿毫不犹豫的举起手里的三眼铳,迎着冲下山坡的高迎祥。  “杀!”发现流贼异动。登州营立刻行动,从四面八方围上去,不使之逃跑。  砰砰砰砰。三眼铳也不是吃素的,一阵雨点般的铅弹挥洒后。轮着三眼铳的关宁骑兵便于高迎祥的老营悍卒迎头猛烈的撞击。行动迅速的登州骑兵营,在两军激烈厮杀的关键点上,狠狠的从后面扑了上来,一手短铳,一手雪亮的马刀,恶狼闻着血腥一般狠狠的咬上去。  四周的道路,都被登州营的步卒接管了,这一场骑兵之间的对决。大约进行了一个小时。高迎祥前冲的势头,被彻底的遏制住了。最后还能在马背山战斗的悍卒不过百人,紧紧的缩在一起,面对四面围上来的登州骑兵和关宁骑兵。  高迎祥浑身是血,背上扎了两枚弩箭,腿上挨了一短铳,血还在汩汩的流,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。其余的人也是浑身是伤,人困马乏。  围困的骑兵突然山来一条路,陈燮出现在十步之外。看着高迎祥喊:“你投降吧,我给你这些兄弟们留个全尸,至于你。我帮不上忙。”  高迎祥缓缓的出来,看着陈燮年轻的面孔道:“放我这些兄弟一跳活路走,我投降。”  陈燮稍稍犹豫,点了点头。高迎祥缓缓下马,招来领哨黄龙总管刘哲道:“绑上我,带兄弟们走。”刘哲双目崩裂,眼角流血:“我不走,我陪着头领一起死。”  高迎祥看看他,叹息一声道:“也好。”说着转身。刘哲给他绑上,认真的五花大绑之后。跟着一起缓缓的来到登州营阵前。高迎祥道:“我希望你信守诺言。”  陈燮二话不说,举起手:“让开一条路。放他们走。”  一条生路很快闪开,聚在一起的老营悍贼们,竟然无一人动弹。高迎祥声嘶力竭的怒喝:“都走,都走啊。不要让老子白白投降。”  百余悍贼终于动了,缓缓的策马小跑,从生路之中出去,越跑越快,最后消失在视线中。  滁州城头上,隆隆的枪炮声一直在响,两位主官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,仿佛一年都过去了。一个时辰后,当漫山遍野的流贼雪崩似得逃窜时,他们才意识到,真的得救了。  李自成也败了,万余骑兵究竟逃出来多少,他都不知道。就记得耳边风声呼呼,一路冲撞,一路踩踏,一直逃啊逃啊。也不知道逃了多久,身后听不到喊杀声的时候,他使劲的勒住了狂奔的战马,回头看了一眼滁州城的方向。山野之间,漫漫无边,都是正在逃跑的流民。再看看身边,只剩下不足一千人左右还在跟着他。  丝毫不反抗的高迎祥,还是被绑的结结实实。刘哲也很老实的被绑上后,跟着高迎祥一起,被押着走向滁州城下。  卢象升带着部队赶到五里桥的时候,天色已经黄昏。夕阳下的战场,一片血红,浓浓的血腥味扑鼻,激战的阵前,残肢断臂无数,被打成烂肉的人体血肉模糊。完全可以想到,这里曾经何等的惨烈。远方已经听不到喊杀的声音,登州兵正在不紧不慢的打扫战场。  士兵们看见卢象升等人过来时,也就是看了一眼,继续改干啥就干啥。留下来的都是炮兵、工兵,大炮和马车带着行军不快,只好兼职打扫一下战场。首级堆在路边,像一座一座的小山,到底斩首多少,没人去统计,也不屑统计。这是答应留给关宁军的东西。登州营看不上这个,也不需要这个。  对于士兵们的不敬,卢象升不以为意,忍着激动继续往城下去,路过五里桥的时候,滁水中尸体堆积,填满了河流。所有人都是一次向后跑的姿势,一眼望不到头的尸体,还没来得急处理。毫无疑问,这是一场大捷。真正意义上的大捷。  终于看见了陈燮,卢象升策马小跑上前,陈燮翻身下马,抬手致意:“报告督师,流贼溃败,遗尸无算。巨寇闯王高迎祥被生擒!”  什么?正在下马的卢象升直接脚下一滑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亲兵扶起之后,还在激动的哆嗦着嘴,使劲的剁脚道:“好。好,好!闯贼,你也有今日。”杨廷麟也是一脸的激动。朝着京师的方向拱手道:“陛下,陛下。闯贼被擒,昔日中都被毁,今朝一雪前耻。”  高迎祥被士兵押上来,卢象升看着他忍不住泪眼迷茫,仰面长啸。高迎祥不屑的扭头,轻轻的啐了一口,也不说话。卢象升身边的亲兵大怒,上前挥拳要打。  “哼。老子是败给了登州营,输的心服口服。你们,不配擒我!”话音刚落,陈燮拿着一块布,给他的嘴堵上了,淡淡道:“逞口舌之利,遭皮肉之苦,还是堵上你的嘴吧。”  卢象升停止了激动的情绪,上前来大量陈燮一番,笑问:“怎么。你同情他?”  陈燮摇摇头,抬手指着前方的群山,淡淡道:“就在之前不久。数十万饥民就在不远。我同情的是他们。”卢象升皱眉道:“西北连年天灾,朝廷无力赈济,不等于他们就该造反。”  陈燮被这个奇葩的理论打败了,似笑非笑的看着卢象升,良久方道:“这话从督师的口中出来,意外的让我觉得义正词严。呵呵,督师可知,大明洪武年间,朝廷税赋几何?”  卢象升被问的一愣。摇摇头,陈燮笑了。也摇摇头。没有再说这个,而是淡淡道:“高迎祥交给督师了。我还要带着登州营去救这些流民,朝廷无力赈济,登州营能救一个算一个。”  说完,陈燮翻身上马,清脆的“驾”是一声,传的很远。马蹄卷起烟尘,登州骑兵营和关宁军骑兵,连夜继续追击。轻装的两个甲字营,也跟在一起行动。  卢象升目瞪口呆,杨廷麟呆若木鸡,都不知道陈燮做的对还是错。潜意识里,他们都认为陈燮做的对。问题是这个对,似乎又不太对。  “哈哈哈,又抓了一群,至少得有五百人。”祖宽的笑声很淫荡,但是他却在极力的约束自己的部下,骂骂咧咧的喊:“都他娘的给我听好了,都是银子,谁都不许碰俘虏啊。”  关宁军要银子,登州营要人,追了一夜,陆陆续续的追上的流民,怎么也得有五六千人。按照他跟陈燮约好的价格,不论青壮男女,一个人五两银子,老人一两银子一个,孩子三两银子一个。还在吃奶的,也有半两银子。  关宁军的积极性意外的高涨,难得不去抢首级。之前杀的流贼,人头可都算关宁军的,做人不能太贪心,不要得罪自己得罪不起的人。忙活了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,关宁军押着抓到的百姓往回走。前方的路口,看见了登州营的哨卡,祖宽赶紧上去一看,认得。  “老常,看看我的战果。”祖宽得意洋洋的指着身后的队伍,常时仁瞅了一眼,丢给他一包烟道:“行啊你,辽东那边人都被建奴抓啊杀的,剩下的不多了。这不,得靠这些人去填补,不然谁那么费劲,弄这么些人回去。”  提起辽东,祖宽也是一声叹息道:“狗日的建奴,害人不浅。”  常时仁道:“不说这些了,赶紧的把人交给我的手下,然后算银子。”  滁州城头,正在休整的天雄军和登州营隔着好几里地扎营,两军都没进城。只有卢象升和杨廷麟进了城。城门口迎接的队伍中,李觉斯兴奋的高呼:“建斗,我就知道你回来。”  卢象升下马之后,对亲自给他牵着缰绳的李觉斯苦笑道:“这仗,不是我打的。”  李觉斯惊呼:“怎么可能?也是啊,这些兵的样子,太怪了,真的是登州营?”  卢象升沉重的点点头:“是啊,登州营,一战击溃数十万流寇,生擒高迎祥的登州营。”说话间,卢象升的表情凝重,目光深沉的看着正在打扫战场的登州营。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38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