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五十三章 数十万人齐溃败

第三百五十三章 数十万人齐溃败

    第三百五十三章数十万人齐溃败  两处战场同时发起攻击,王贲指挥的这一路,无疑是要拖住李自成的骑兵队。  还在待命的何显与祖宽,看见这一幕跃跃欲试。常时仁带着人飞奔而至,传达命令:“继续待命,你们的任务是追击。”  “陈总兵都上去了,我这……。”祖宽还想争取一下,常时仁看他一眼没说话。  “算了,我等!”祖宽有脾气也不敢发作,登州营这些人太古怪了。打仗的方式也古怪。  后退的人潮冲向主阵,身后响起的脚步声,追着他们拼命的跑。混乱的队形,乱哄哄的根本控制不住的往回跑,高迎祥发现不对派人上前阻拦,数千骑兵冲上去一通砍杀,才算将这些正在冲击主阵的败兵给转了向,奔着两侧跑去。  夸夸夸,登州营还在往前压,脚步声带出的强大气势,逼着败兵不断乱跑,压迫着本阵每一个人的神经。就算身经百战的巨寇,这个时候看着如林的长枪,也产生了慌乱。  这个时候,登州营的出现在阵前百步之外,朝天举起的十字枪,在阳光下闪动着白光。  “立定!”红旗一停,队形整齐的停下,口令声四起。百步之外,这个距离骑兵跑不起来,步兵冲上前需要时间。败兵残部还挡在阵前,就算想出击,路线也被败兵阻挡。  高迎祥再次感觉到不妙的时候,以队为单位的甲字营火枪兵,整齐的举起了步枪。这个距离,米尼步枪的杀伤力无人能挡。  啪啪啪啪,炒豆子一般的排枪响起之后,站在民军主阵前排驱逐败兵的骑兵。一个接一个的往下倒。两轮排枪之后,阵前倒下了一层死伤。原本就松散的阵型,出现了一阵骚乱。  残余的败兵如同没头脑的苍蝇。哄的一下冲向高迎祥的本阵。数千败兵在死亡的威逼下冲向自己人,高迎祥的本阵被冲的摇摇欲坠。  “开火!”五十步。滑膛枪响了,连续不断的枪声,这个距离根本不需要瞄准,轻易的能打倒面前密集的目标。  又是两轮排枪,两千滑膛枪手在旗号的指引下,上前,开火,上刺刀。动作一气呵成。根本就不去看对面的敌人已经被打成一团乱麻。没人去看战果,不是不想看,而是军官的口令跟催命符似得。刚刚卡上刺刀,醒目的红旗已经向前一指。  不知何时,掷弹兵跟在了十字枪兵的线性阵后,举着盾牌,顶着零星的弓箭,投出了手中点着的炸弹。轰轰轰的爆炸声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真正摧毁斗志的,是十字枪兵和白蜡杆兵组成的长枪阵,如同尖刀狠狠的扎进已经混乱的敌阵之中。  “平举。刺!”手持军刀的基层军官,机械的发出指令。一排长枪向前伸,收回来。再向前伸。不断的重复这么一个动作,不断的往前推进。短暂的一次接触,民军斗志崩溃了。这些人是来自地狱的恶鬼,他们不是人。  率先跑路的正是张献忠,因为他一直在关注的关宁军和绿皮骑兵,在长枪阵突刺的瞬间,突然动了,开始往前小跑。张献忠再看本阵已经大乱,毫不犹豫的带着本部人马。掉头就跑。原来说好的侧翼包抄,见鬼去吧!  没有人愿意继续站在这群恶鬼的对面。张献忠的撤退,直接引发了整个流贼阵型的崩溃。正在调兵的顶上来的高迎祥。根本就没防备这个节骨眼上,张献忠跑了。直接给刘国能和摇天动也带着一起跑路。一进一退,高迎祥本部人马被顶在了最前面。虽然他手下有还有五万多人,但是带到战场的只有三万多,之前还派了骑兵去砍杀败兵,以免本阵被冲垮。但是现在这些骑兵,已经在排枪和手榴弹的双重打击之下,掉头跑路了,直接把高迎祥拍出来稳住阵型的两个老营的千人队给冲的稀里哗啦。  一群乌合之众,本来就承受不了太大的伤亡。几个重要头目一跑,高迎祥成了垫背的。更要命的,高迎祥的本阵大乱,根本就控制不住那些正在跑路的士兵。  端着长枪的士兵不断的往前,一层又一层的向前穿透,身后是断着刺刀的步枪兵,只要有人敢于挡在前面,刺刀也能捅个透心凉。  马蹄声圈起的烟尘出现在侧翼,冲在最前面的是奉命指挥骑兵追击的常时仁。登州营作战就是这个风格,军官冲在最前面。已经乱成一团的高迎祥部,这个时候是一种人的本能还在聚团,登州骑兵营的弩箭如雨点落下的时候,祖宽带着他的关宁骑兵,从另一个角度一头扎进去。  兵败如山倒!  竭力想往五里桥靠拢的李自成,这时候损失并不太大,不过是高一功带的两千人遭到了排枪的打击,丢下四五百人往回跑。主阵方向出现动摇的时候,李自成果断的下令撤退,自己带着三千骑兵迎上前,试图拖住正在向前的登州营,保证大队主力顺利撤出战场。  战场上,进攻比撤退容易。这一点李自成很清楚,所以在会做出带兵上前阻击的决定。  一万人是个什么概念?站在一起,看见的全是人头。十万人是个什么概念?一眼望不到边的人头。连营近百里是个什么概念?想想都会觉得头皮发麻。中国战争世上最经典的以少胜多的战例,无过于淝水之战。前秦的百万精锐尚且在混乱中崩溃,何况一群乌合之众。  前方的败兵往后跑的时候,人多变成了最大的负担。这门多人要有序的指挥,无疑是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。两股骑兵从两翼插进高迎祥的本阵,目标都是一个,高迎祥的大旗。  李自成的断后之战,进行的异常果决。三千骑兵义无反顾的一头冲向正在往前的枪林,要不是身边的田见秀被李自成的缰绳死死的拽住,他也一头扎进来了。  前排的十字枪兵要做的事情很简单,一头朝下,枪头四十五度角朝上,身子死死的压住枪杆。保证在猛烈的撞击时不会被冲垮。  啪啪啪啪的步枪射击声响起,勇猛向前的骑兵队,被打的一个又一个的往后倒。密集的阵型被梳理了一遍,冲到阵前的骑兵射出了弓箭,然后一头扎向密集的枪林。  啪啦啪啦,枪杆断裂的声音次第响起,三千骑兵冲到阵前时被狠狠的挡了一下。五米长的十字枪,无疑是骑兵冲阵的天敌。用骑兵冲长枪阵阵毫无疑问是非常愚蠢的事情。但是这个时候李自成没得选,主阵方向已经败了,他必须最大限度的保住本队不至于溃败。做到有序的后退。可惜的是,李自成高看了自己,也小看了登州营。  十字枪后面又白蜡杆兵,还有火枪手,掷弹兵。飞快的将火箭弹架起的掷弹兵,用康格列夫告诉李自成一个残酷的现实,骑兵乱起来更可怕。雨点一般的火箭落入骑兵阵中,造成惊马无数,阵型大乱,惊马四处乱跑,骑兵毫无阵型可言。  排枪还在一轮接一轮的响,五十步以内的骑兵不断的从马背上落下。短短十五分钟内,三成冲阵骑兵的损失,直接导致负责阻击的骑兵溃败,也成为掉头逃跑的一员。  枪膛打红的步枪兵,停止射击,卡上刺刀,端着步枪往前压。继续逼向正在后退的民军。李自成直接被败兵裹挟着往后跑,嗓子都喊哑了,都没有任何的效果。表情呆滞的李自成,在刘忠敏、田见秀的护佑下,跟着败兵的洪流往回跑。万余骑兵轻松的冲垮了本阵的步兵,冲散了一处又一处属于自己人的营地。  号称百万,实际上有五十多万的民军,这个时候都在做同样一件事情,那就是跑。  历史上卢象升斩首一千二的战绩,实在是很难想象的一个数字。就结果来看,当时卢象升未必有多猛烈的追击,打败了对手恐怕自己都没力气追杀了,只能看着人家跑路。  五十万人一起溃败,一个接一个的营地里的人都在跑,逃离这个死亡之地的时候。滁州四面的山上,到处都是正在逃跑的人。漫山遍野的人头在狂奔,老的少的,男的女的,都在哭爹喊娘的跑路。到处都是人在跑,两股骑兵一次一次的冲散敌群,死死的咬住一股敌军。  最终这一群人只能停下死战死战,不是他们不想跑,而是无路可逃。或者说被本阵的败兵拖累了,根本的跑不快,最终被刀锋一般两翼包抄的骑兵给截断了后路。  高迎祥不跑了,身边还有三千多人的老营悍卒,都是跟着他从陕西杀出来,游荡千万里的百战老兵。登州营的目标明确,战场上的态势也很明确,完成合围之后,放弃了继续追杀。  最后三千人缩在一个不大的山包上,四周是虎视眈眈的骑兵,正面是不断逼近的方阵。  陈燮就在正面,笔直的坐在马背上,跟着他的士兵一起向前,向前!  前方的敌阵之中,出来一骑,陈燮举起手,红旗一停,全军立正。  刷!如同梦幻一番的整齐,无敌之师的风采令人炫目。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385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