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五十二章 怎么可能?

第三百五十二章 怎么可能?

    第三百五十二章怎么可能?  单单看史料,很那理解历史上这一次滁州城下的战斗。交战双方力量对比就数字而言极为悬殊。结果是人数极少的一方获胜,斩首记录为一千二百。几十万人的队伍,单单因为损失了一千多人就败退了,真是无法理解。  历史上这一仗,祖宽打头阵,随后卢象升带着罗岱、杨世恩等将跟进,以火攻破敌。  陈燮的判断,火攻才是关键,这也是为何高迎祥等多家流寇仅仅损失了一千多人就败退的关键。火攻是好用,陈燮也想这么干,但是有一个关键的因素,高迎祥所部老营以马队为主,一旦败退便继续流窜作战,官兵很那消灭他的精锐。这也是随后高迎祥还能联合扫地王、紫微星等24营进犯徐州的关键所在。  历史上的滁州之战,恰恰是高迎祥造反人生的顶峰。随后他的造反之路在下坡的路上高速飞奔,一直到战败被擒,送到北京凌迟而死。收拾高迎祥的两个主要人物,一个是卢象升,在他巅峰的时候,野心膨胀到极点的时刻,给他打回原形。另外一个是孙传庭,在高迎祥的基本盘还在的时候,干脆利索的击败并生擒之。  陈燮不是什么好人,他到滁州来,就是要走别人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来的。就是要在滁州城下,一战而擒高迎祥,断了别人立功的机会。  这个时候的高迎祥,还是很自信的。至少他没有看出登州营打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昨夜的骚扰,对他的老营和各营的主力来说,影响也不是很大。  “举枪!”两千滑膛枪是今天的主力,一个甲字营反倒是被陈燮作为预备队来使用。此刻正落在侧后,随时准备投入战斗。掩护侧翼。不能不说陈燮很小心。  同样小心的还有李自成,看见关宁军一直没动,他也不敢轻举妄动。在李自成的心目中。关宁军才是大敌,至于登州营。没见识过谁知道呢?李自成下令部队停下脚步,此刻距离最近的敌阵,不过三里地。这是一个不错的启动的距离,适合骑兵冲阵。  “高一功,你带两千人冲一下,不要冲的太猛,情况不对立刻往回撤。”李自成不能干看着高迎祥那边厮杀,他的任务是出击侧翼。昨夜商议的时候。谁都没想到登州营在这个节骨眼上敢于分兵啊。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 官道上的天雄军还在赶路,要说行军速度,卢象升已经彻底的没脾气了。这会距离滁州还有八十里,被人甩掉的太远了。登州营先走半天,昨夜都到了城下,现在已经打起来了吧?远远的都能听到回响的炮声。  杨廷麟的表情一直很怪,看着卢象升焦虑的眼神道:“建斗,我们是不是误会这个陈思华了?”卢象升想都没想便道:“误会不误会都那样了,就算我们不误会,别人能接受他的做法?在大明。一个武将像他那样,天下的文臣能允许他坏规矩?”  杨廷麟无言以对,卢象升看透了本质。这是立场问题。文臣之间的内斗虽然也很激烈,但是在面对武将的问题上,必然是整体利益高度一致。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 俯瞰战场,不难看出此刻的登州营摆的是一个锥形,顶在最前面的是十字枪兵,随后是长枪兵,再后面是刀盾兵。作为杀伤主力,负责主要输出的两千火枪兵,实际上是在两翼。可上可下,流动性很强。而铁丝网的位置。主要在两翼的正面。就算骑兵想冲上来打击滑膛步枪兵,也很难绕过铁丝网的阻拦。中间一段是预留的通道。要想杀进阵中,就必须通过十字枪和长枪兵的方阵。  这个时候在看流贼的战术,一对比就发现是何其粗糙。十几个乱糟糟的队伍,一起往前冲,这些人都不是一家的。农民军分了十几个大头领,小头领更是上百人。你出一点人,我出一点人,凑起来的一万多人打头阵。  这样的战斗,想不乱都不可能。各家都在做同样的事情,那就是保存实力。这也是历史上在滁州一战损失千余人之后,农民军主动败退的缘故。根本就不齐心,合作是逼出来的。  高迎祥也看出不对劲来了,登州营太镇定了。站在他这个位置,看到的是万余人不顾一切的往前冲,对面的登州营却站的跟桩子一样,每个方阵都是一个小山。似乎对面蜂拥而来的不过是一群死人而已,这兵是怎么练出来的?别说高迎祥了,一直居中待命的祖宽,都觉得匪夷所思。打了这么多年的仗,头一回看见这样的军队。  五十步!枪声如雨,硝烟弥漫。滚滚向前的洪流,如同前面多了一道闸门,瞬间将那种不可阻挡的势头遏制住了。同时被压制的,还有那震天动地的喊杀声。  这紧紧是一个开始,两边的排枪打的像下雨一样,居中的炮兵阵地上突然一片火光,两里地宽的正面上,如同刮起龙卷风,瞬间将面前五十米半径范围内的一切生物,全部打翻在地。这种场面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,无数正在闷头往前冲的民军,在霰弹开火的瞬间,前进的势头戛然而止。啪啪啪啪的雨点一般的小铅球入肉的声音,听着毛骨悚然。  人流的最前段,腾腾而起的是一片接一片的血雾。前冲的势头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。  这种霰弹次第开火的场面,倒下的人群一片一片。就像一个大饼,被一张大嘴,在你反应不过来的时间内,给你啃的犬牙交错。幸存者看看周边人,下意识的站住脚步,再看看仔细后,直接吓傻的人不知道多少。  排枪还在继续,铁丝网前驻足的人,都是一个一个活靶子。五十步的距离,三段射不停的响,循环不绝的枪声,就像是死神镰刀发出的破空之声。战场上倒下了一片一片的人体,伤残未死的惨叫声如同地狱里传来的鬼哭。  没有以往的两军接触之后的对撞,没有以往刀枪对砍的声音。未余枪炮声在继续,一下一下的,敲打在行将崩溃的心头。  前后不到三分钟,眼看冲到跟前的人流停止了,所有人都在掉头往回跑。不顾一切的往回跑,他们推倒自己的同伴,踩踏自己的同伴。身后的枪声还在继续,啪啪啪的如同黑白无常在挥舞孝棒。这一万多人的第一次冲锋,到底能剩下多少人回去,现在没人知道。只看见阵地上枪在响,炮在轰,打倒那些后退不及的人们。  一直在仔细观察战场的陈燮,在这个时候犹豫了一下,倒是常时仁及时的进言:“机会来了!”什么机会,一举击溃对手的机会。这个时候,整个民军都被短短三分钟内发生的事情吓傻了,从未见过如此高效率的杀戮机器。  “发旗号!告诉祖宽、何显,再耐心的等一下,敌人溃散,立刻追杀。”陈燮果断地做出了抉择,这个时候他相信史书上说的事情了,确实只需要斩首千余就能击溃几十万人。  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,陈燮扛着自己专用的长刀,身后是近卫,同样是特制的长刀。穿过一个接一个方阵,陈燮出现在了第一排的十字枪兵面前,身后的红旗果断的跟随战刀往前一斜,这是旗号:“全军出击!”  “登州营,前进!”陈燮走在第一排的位置上,跟他并排的是十字枪如林的方阵。  “登州营,前进!”紧跟在后的是白蜡杆枪兵,刀盾兵大队则及时的追上陈燮,跟随其后随时保护。掷弹兵紧跟在刀盾兵后面。最后是滑膛枪兵跟随前进。  “登州营,前进!”甲子第五营动了,跟随着最前方的红旗,踩着满地的尸体和血迹,登州营发起了主动攻击。所有人都看见了那一面红旗,知道他们的主将在最前方,红旗所向,一往无前。  “登州营,前进!”朱龙桥方向,一个乙字营和一个甲字营,面对正在出击的高一功部,发出了整齐的呐喊声,队形整齐的往前推进,滚滚的马蹄声距离约五百步的时候,整齐的刷的一声。“立正,举枪!”长枪如林,闪耀向前。  甲字营一千步枪兵,快速站在最前面,快速的举枪扣动扳机。打完就从两侧退下去。  正在往前冲的高一功,习惯性的想在阵前兜圈子找机会,没想到这还差着两百步的距离,对面的鸟铳就想了。听到枪声的一刻,高一功心中一喜,但是下一刻他就呆滞了。  噗噗,就在身旁不远处,两个身经百战的榆林边军士兵出身的同伴,突然身子往后一仰,似乎被无形的手拽着往后使劲一拉,身前飙出一股血箭。  这……,怎么可能?高一功脑子里就剩下这么一个念头!随后观战的李自成也一样。  这……,怎么可能?高迎祥的反应也是这么一个念头,登州营居然举动出击了。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38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