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四十五章 打上门再谈判(补完)

第三百四十五章 打上门再谈判(补完)

    第三百四十五章打上门再谈判  总算是进入了滑膛炮的射程,郑芝龙这边的一百多条战船,陆续用甲板上的大炮轰击。李国助当然不会跑,这时候正是表现的时候。站在甲板上的大炮跟前,李国助声嘶力竭:“兄弟们,跑了一天一夜,等的就是这个机会。干掉郑一官,大家发大财,东瀛、琉球从此就是我们的地盘,到时候吃香喝辣的,要多少女人都有。”  跟着李国助厮混的,都是一些海上的亡命之徒。大大小小的海盗也有十几股,这就是陈燮的战船的作用了。李国助这个败犬,突然实力大增,傻子都知道他抱上粗大腿了。在海上讨生活,不就是为了吃饱喝足,有银子找女人么?  两边的战船混战一处,一时间海上水柱如林,炮声轰鸣不绝。  登州海军这边也发现了异常,两百多条大小船只迎上来,一看就是来打近战的。西劳经也是久经阵仗,立刻下令发旗号,让李国助向自己靠拢,同时下令准备开火,击沉这些小船。  两百多条小船奋勇的往前冲,这也是在海上打荷兰人打出自信了。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就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了。16条战船排成横队,以侧舷的火炮次第开火的时候,郑芝龙的这些小船知道了什么叫弹如雨下。  手持单筒望远镜,郑芝龙一直在观察战场的变化。第一轮齐射就把他的胆子打掉了一半。雨点一般的炮弹落在海面上,望远镜中一条200料的福船,连续被击中三发炮弹,飞溅的木屑在空中散落,船上的士兵至少伤了七八个,躺在甲板上。血流了一地,染红了甲板。  等他在看海上的战况时,仅仅是一轮射击。就有十八条船被命中,不同程度受伤。被命中三发那条船。直接开始进水下沉了。接下来第二轮炮击,郑芝龙更为震惊,因为速度太快了,这才多一会,就是新一轮的炮火打过来。  后膛炮的射速对于郑家水师来说,根本就是灭顶之灾。一分钟四、五发的射速,根本就不是他们能想到的事情。郑芝龙亲眼目睹不下二十条船被击中之后,知道今天的落不到好了。这支舰队的活力太猛烈了。  短短五分钟之后。炮管打红了,战船掉一个边,继续猛轰。  蜂拥而至的小福船,在三千米的距离上开始接受炮火的洗礼,五分钟之后暂停之际,十几条船被打沉,共计五十条以上的船中弹,不同程度的受伤。运气好的,击中上层建筑,还能继续在海上飘着。死几个人而已。运气不好的,直接在船舷上开个巨大的洞,堵漏都是妄想。直接开始下沉。短短不到半刻。雨点一般的炮弹,就能造成这的伤亡。等这些船冲到敌船的跟前,还能剩下几条?大口径的18磅舰炮,打这种小福船,真是立竿见影,中弹就是大祸临头,轻者重创,重者下沉。  落在后面指挥的郑芝龙看的清楚,刹那之间毛骨悚然。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不妙。但是一切都晚了。这哪里是荷兰人啊,能有这个射程的舰炮。除了登州水师还有哪个?  怎么办?脑子里很快闪过了无数念头,打?跑?打?跑?来回的十几下之后。就在难以决断的时候,一发炮弹落在不到百步之外的地方,掀起一道水柱。  这一下算是让郑芝龙清醒了,咬咬牙做出了决定,小船继续往前冲,大福船立刻后撤,摆脱李国助往回跑,保住一条算一条,来日方长,大家都是官兵,有银子一切好商量。  这个决定还是有点晚了,追击李国助的大船,接到郑芝龙派来的快船送来的命令时,这边的小船队已经被炮火洗了十分钟。舰队再次一个漂亮的转身,同时利用速度拉开一些距离。  运气的是,李国助因为担心损失过大,接到旗语的命令后,不断在往西劳经这边靠拢,完全没有去想着缠住郑芝龙的主力。等他发现郑芝龙这边的船队掉头时,已经追之不及了。  利用小船的纠缠,郑芝龙带着主力一百多条大福船往回跑,这些船攒下来不易,他可不舍得。只要能逃回闽江,让文官出面打官司也好,派人跟陈燮妥协也好,总不得有本钱才行。  这样一来,郑芝龙那些小船的命运就注定了,李国助指挥船队从侧翼杀上来的时候,郑芝龙通过旗号下达的命令是各自逃命。西劳经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,仗着船的速度,开始了疯狂的追杀。大海上炮声隆隆,玩命逃窜的郑家船队的战船太多了,只能是追上一艘算一艘。十六条战船在海上满帆追杀了整整三多个小时,先后又打沉了十多条船,击伤六十余艘战船,迫使其将帆投降,跟在登州海军身边的李国助,则不断的接收受伤知道跑不掉,挂白旗的郑家战船。结果收获巨大,先后俘虏一百三十三条船。  这一仗下来,郑家水师元气大伤,但这还不是结束。西劳经带着舰队穷追不舍,利用速度在天黑前,追上十五条大福船,迫使其降帆投降。  郑芝龙好不容易逃进闽江,挂着海盗旗号的登州舰队一路追杀直接打上门来,沿途的各个岛上的驻军,都被舰炮教育了一顿后老实做人了。西劳经指挥的登州舰队,大摇大摆的堵在月港门口。一轮射击,击沉了一艘击伤三艘打算逃出去的商船之后,其他船只都不敢乱动了。好在舰队没有继续进攻,派小船送消息,护费五万两。少一两银子就打进来,毁了月港。  落在最后的陈燮,追上李国助的船队时,看见的是海面上飘满的残骸,还有落水的士兵在海面上挣扎。陈燮下令让李国助抓紧救人,虽然都是海盗的出身,没几个好人,但是也得分是谁手下的海盗不是?  安排完这个事情,陈燮的战船就掉头了。打成这样,基本上就没他什么事情了。西劳经知道该怎么做,陈燮跟出来的目的,就是想看看海军的战斗力如何?能不能完成第一阶段的计划。现在看来,一点问题都没有,虽然暂时只有17条船,但是却打出来巨大的战果。可见后装线膛炮在这个时代领先的程度,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战斗。  郑芝龙在咒骂了无数次陈燮不得好死之后,捏着鼻子派人送了五万两银子,李国助出面接待了使者。洋洋得意的告诉使者郑彩:“你去告诉郑一官,海上的事情不要想吃独食,只要大家能坐下来谈谈,我也不亏待他,大家一起维护海上的秩序,一起收点银子。”  郑彩回去后,见到郑芝龙说明了情况。郑芝龙义愤填膺,但是又没有好法子。打是肯定打不过的,就算倾巢而出,结果也是注定的。更不要说,荷兰人还在热遮兰虎视眈眈。  既然打不赢,那就谈判呗。郑芝龙是肯定不敢到海上去的,请李国助上岸去谈。李国助仗着登州海军撑腰,大摇大摆的带人上岸,去看晋江的郑家大宅。今非昔比,当初的丧家犬,今天大摇大摆的走近郑家,爽的他走路浑身都忍不住发抖。  郑芝龙带着一帮人在门口迎接,一番假模假式的客气后,进去坐下谈判。李国助没有太多废话,直接抛出陈燮的条件:“大员岛郑家的地盘归我,今后南洋到中日航线上的商船,大家联合收银子,收来的银子郑家得三成。”  舰队就在外面,李国助的条件可不是打脸欺负人,是踩在郑芝龙的脸上。当场郑芝龙就气的站起来,捏紧拳头要发飙。好在郑彩及时把他抱住道:“冷静,冷静。”  郑芝龙只好强忍怒火,忍气吞声道:“我在大员经营多年,就这么白白送给你,今后在大海上还有什么威信可言?还拿什么来收保护费?大员还有热遮兰的番鬼,你能打的过?”  李国助冷笑道:“郑一官,其实你心里很清楚,我后面站着的是谁。荷兰人的事情,就不要你操心了。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好了,如果真的不服气,那就明刀明枪的打一场。也省得我在这里费口舌,哼哼,要不是看在大家有点旧情,我才不来浪费口水。”  郑芝龙怒道:“李国助,你不过是陈燮的一条狗,不要忘记了,狡兔死走狗烹。你这么卖力气,将来就算我完蛋了,你也好不了哪里去。”  李国助立刻哈哈哈大笑道:“郑一官,你胸无大志,还敢笑我给陈老爷当狗。我告诉你,就算给陈老爷当狗,也好过你现在的衰样。我是狗,你就不是狗么?陈老爷的目标是南洋的番鬼,你要是还有卵子,就跟我一道干。大家合伙,打到南洋去,夺了番鬼的基业,在海外割地称王,总好过在大明这里给人家当走狗。”  这话把郑芝龙给惊着了,下意识的追问:“你这话啥意思?”李国助道:“这是陈老爷的意思,他说大明的人太多了,吃饭的地方都没有。所以要先打走大员岛上的荷兰番鬼,然后再往南洋打过去。过了马拉加,还有一个叫印度的国家,那里遍地黄金,国民孱弱。我们过去了,随便占一个地方,当土皇帝不比在大明开心么?”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219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