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四十章联袂来访

第三百四十章联袂来访

    第三百四十章联袂来访  明知这么不要脸的回复,张溥能气吐血,陈燮还就是这么干了。处理完诸多信件和公务之后,陈燮去了一趟胶州湾,检查了一下新造船厂新港口的建设。这个地方作为军港来建设,真是太合适了。胶州湾周边的山头上,修了三个大型炮台,这就是一个要塞。  弗朗亚兰达陪着陈燮视察完毕,拍着胸部表示,最迟再有半年,一期工程就可以投入使用。届时将可以一次性投入使用,建造2000吨级战舰的船坞三个。新军港投入使用后,整个登州海军的主力,都可以停泊在胶州湾。  视察之后,陈燮没有回奇山所的温柔乡,而是回了登州。朱大典上任都两个月了,陈燮总该去见人家一面。  车队行驶在通往张家庄的大路上,马车内的陈燮继续享受他的腐败生活,堂堂朝鲜只能作为侍妾,在身边伺候陈老爷的起居。这家伙真是太可恶了,这要是以前,被大臣们知道了,又要弹劾他擅自纳藩属之国公主为妾,破坏两国帮教,有损大明天朝上国的声誉。现在嘛,没人去伤那个脑筋弹劾他了,因为一点用都没有。陈燮进京之后,朱由检没有拿下陈燮,而是放他回登州的那一刻起,再蠢的人都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个家伙。  文学 www.cfwx.net 朱由检的态度很明确,他在登州地界上,想干啥就干啥,不造反就行。名义上一定要接受朝廷的管理。需要打仗的时候,陈燮出兵就行了。反正粮饷是不用朝廷出。  也不能说朱由检就是放纵陈燮,而是他找不到太好的方式来制衡陈燮。  一边手上不负责的乱摸,一边脑子里想着是不是要搞一次拆迁,把张家庄的陈家大院再扩建一下。如今的张家庄,已经不是过去的小村子。规模已经扩大了多少倍,陈燮都不知道。实在不行,就在龙山脚下另外盖一个庄园吧。  路边的空地上,响起一阵叫好声,传进马车内。陈老爷撩开窗帘看了一眼。红娘子的杂耍班子。正在卖力的表演。看来短期内她是不打算离开登州了,估计在别的地方卖艺,没有这么好的收入。  正在绳索上灵活做动作的红娘子,看见陈燮的车队出现时。脚下突然失衡。身子一歪往边上落下。红娘子心里一惊。脚下使劲一垫,抓住边上的旗杆,跐溜一下滑下来。才算是没有当众出丑。  车门打开,看陈燮探头看过来,身后还有几个女子的脸,红娘子的心里一阵不舒服,哼了一声扭着腰转身不去看他。陈燮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会,缩回车里继续上路。红娘子转身之时,马车已经走远了。不知道为啥,一向坚强的心里有点酸酸的。  “有人来拜访?等了半个月?”陈燮听到这个消息,多少有点奇怪。外面的人,想进张家庄内部是很难的,这几个自称江南文人的访客,只能住在集市上的旅馆里。是谁这么有耐心,一等就是半个月?陈燮看看拜帖上的名字,还有一个是匆匆见过一面的。  桐城孙临、方以智,松江夏允彝、徐孚远,联袂来访。陈燮对大明这些文人,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好感。这真是屁股决定脑袋。话说回来,如果这些人家的背景不是大地主,而是商人的话,陈燮不介意勾搭一二。毕竟现在为陈燮服务的读书人,实在是少的可怜。以前还有个张瑶跟陈燮比较亲,上一次张瑶长时间的思考之后,决定辞官回家养老。这就是保持中立,两边的都不站队。并且有意识的跟陈燮团队保持距离。  这种做法,让陈燮清楚的认识到,大明的文人阶层,是很难接受一个有可能变成乱成贼子的家伙。尽管在利益上,张瑶代表的登州本地官商集团,现在跟陈燮是一个利益群体。但是不妨碍这个群体当墙头草,两边都下注。 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尤其在乱世。张瑶就是如此,自己在家赋闲,留在登州城里闭门读书,大儿子张薪则去了京师,借口是读书,准备下一次的春闺。  张瑶的态度,陈燮真的无所谓了。已经走到了现在这一步,接下来的事情不是大明带着他往哪里走,而是陈燮要推着大明朝着自己想去的方向移动。  陈燮还是决定见一见他们,指望这些习惯性对朝廷指手画脚的文人纳头便拜,那是玄幻小说里才有的段子。大明朝的读书人,天老大,我老二。陈燮无非就是想看看,他们面对自己的时候,到底会说出一些什么让人啼笑皆非的建议。  四位结伴而来的文人,在登州呆着有一个多月了。上次陈燮回到登州,他们就想去拜见。没曾想赶到张家庄,陈总兵出海去了。于是四人一商议,留下来继续等呗。反正这些人家都不差银子,登州的生活水平也不高,单纯的吃住,花不了多少银子。  打着游学的旗号,到了登州,这四人自然要四处走动,看看登州的风貌。这一转就是一个月,处处透着新奇的登州,实在是有太多他们难以理解的事情。  就市面上而言,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整洁的城市。街上一个乞丐都看不到,更看不到那些哪里都经常见到的青皮混混。这个城市,自上而下都充满了一种规则的美感。走在大街上,道路比别的地方都宽一些,车马一定是走右边。肩膀上呆着红袖章的“城管”随处可见,这些人面像凶恶,但是却没有见过他们做什么欺行霸市的坏事。  花了一个月的时间,大致上对这个城市有所了解之后,他们才发现已经被这个地方吸引了。习惯了这里的干净和生活上的便利,让他们回老家的农村里呆着,真的会担心不习惯的。  尤其是天气热之后,登州城里蚊子少了很多这一现象,更是让人吃惊。  他们一直在谈论一个问题,陈总兵对登州的治理,是用什么方法做到的?于是他们迫切的想见到陈燮,拜访不得之后,显得很有耐心的等待。在张家庄一带,他们的走访得到的信息更多,这里才是陈燮的老窝,很多事情更为直观。  发现能在这个地方获得更多的信息之后,几位读书人直接搬到集市里的旅馆住下。每天四处溜达,到处看看,在茶馆里跟人聊天。渐渐的,对陈燮有一个大致的印象。很难说他们对陈燮的感官是否正面,但是可以肯定,他们希望更深入的了解陈燮。  韩山找到旅馆,这几位出去了,留下话让他们明天一早过去便离开了。四人黄昏前回到旅馆,从掌柜处获悉消息后,意外的没有过于激动,反倒是安静的坐下来,面带思索。  “我们都得好好想一想,见到陈思华,该说点什么?”方以智这个话,得到了大家的认可,但是也有不同的观点,比如孙临便反问:“为何不是陈大人?我以为就算将来有一天成了两榜进士,在如何治理国家的问题上,我们与陈大人的差距何止万里?”  方以智眉头一皱,对着妹夫便不客气的开口道:“你我都是秀才的出身,有功名在身。陈思华贵为总兵不假,但是就出身而言,不过是一个监生。这个跟治国之道有何关联?”  年龄大一些的夏允彝立刻开口,打断了孙临准备反驳的话道:“都不要争了,没有意义。大家都回各自的房间去,仔细想想,明天该怎么面对陈总兵。”  大明给了读书人太多的地位,直接导致他们习惯了高高在上。尽管他们走知道,明天还这样,可能会导致什么后果。但是大家还是在心里有各自的想法,出身不错的方以智,还是不会改变他的观点。一个再怎么成功的武将,都比不了两榜进士的吸引力。同样是在登州呆了同样时间,每个人心里的定位都不一样。夏允彝想的是,如果我在他手下做事,我能做到什么地步?徐孚远则在想,陈总兵是靠的什么方式,打败了后金。孙临则比较干脆的想,我要留下来,给陈大人做事。  太阳再次升起,新的一天来临了。四位读书人,在楼下汇聚后,享用旅馆的免费早点时,韩山出现了。报上来意后,四人很快吃好,各自的书童丢下,跟着韩山出门,上了等在门口的马车。塔塔塔的马蹄声,一阵一阵的敲打在心头的时候,四个人的心思都有不同的感触。  一身长衫的陈燮,站在侧门口,看着马车过来,打开车门下来的四个人站在面前时,陈燮拱手笑道:“我就是陈燮,四位远道而来,不知有何见教?”能够看见陈燮站在门口迎接,这四位的内心想法还是不太一样。方以智顶多认为,陈燮不是传说中的轻慢之人。孙临和夏允彝则认为这一举动是礼贤下士。徐孚远的心思,全在兵法上面,别的没多想。  进了大门,步入会客厅,等丫鬟送了茶水下去后,陈燮笑道:“四位朋友,有何见教?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218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