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三十二章 卿本佳人,奈何做贼

第三百三十二章 卿本佳人,奈何做贼

    第三百三十二章卿本佳人,奈何做贼  陈燮进京消息,传到洪承畴的耳朵里,这位外号为“屠夫”的文臣,面露怨恨和不甘。他最喜欢看见事情,无疑是陈燮抗旨,那样陈燮就没有退路了。这样的陈燮,无疑不是他想象中的陈燮,肯定也不是个好陈燮。  消息传到京师,温体仁再次手抖,一根胡须遭殃。望着被拔下的胡子,温体仁觉得疼的居然是脑袋。真是,无法琢磨清楚这个年轻人脑子里是怎么想的。  消息传到崇祯这里,这位皇帝狠狠的松了一口气,捏紧双拳久久望天,自言自语:天佑大明。最担心的事情没有生,陈燮选择了服从皇帝的命令。这比任何辩解都有效。  消息传到沈阳,黄太吉出一声长叹,背着手在花园里独自走了一个下午。怎么都想不明白一个问题,实力强大到一个程度的军阀,怎么会不去做一个藩镇?这不合理!  北上京师的路程开始了,穿过开封城,渡河北上,这是陈燮的必经之路。有趣的是,在开封待了这么多天,陈燮居然没进过城,一直在城外和官兵们在一起呆着。河南的官员们,一直回避与陈燮的接触,当他不存在。陈燮也乐的如此。  策马在街道上缓缓而行的时候,马蹄声惊动/长/风/文学了街道上的人流,当人们看清楚马背上的人时,街道上的人都在往两边躲,一条大路让了出来。陈燮甚至看见。一个妇女紧紧的捂着孩子的嘴,不让孩子出声音。这就是传说中“杀人魔王”的威势么?  开封城里关于陈燮的传言很多,“身高八尺,腰围也是八尺,每顿饭要一个人心下酒”。老百姓很容易把这些事情当真,不然陈老爷怎么能杀那么的建奴和流贼呢?  亲卫的黑衣太好认了,开封城里没人不知道,陈老爷出现的地方,就是黑衣近卫出现的地方。所以,这个时候出现在街道上的。只能是陈燮。  看着开阔的大道。麾下白马跃跃欲试。陈燮勒了勒缰绳,示意慢慢的小跑。这街上人不少,街道上飞奔可是会出交通事故的事情。  凡事总有意外,比如眼前的街面上。就有一群人把路堵上了。陈燮策马上前。看清楚是一个很狗血的场面。十几个家丁。围住了一个红衣女子为的四人卖艺班子。  站在家丁中间的,是一个身穿丝绸,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的少年。脖子后面插了一把折扇。头上戴了顶员外帽,摆了个螃蟹的姿势在说话:“你跟我回去当小妾,包你吃香喝辣,穿的是绫罗绸缎,住的是大屋子,身边有四个丫鬟伺候。”  被围的女子手里拎着一条鞭子,身后是两个青衣小姑娘,还有一个老者,一个小后生。面对十余人的围堵,女子丝毫不惧,反倒紧握皮鞭,怒视那个小小年纪就知道强抢民女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的少年。  这种大白天抢民女的戏码,陈燮倒是一直很向往的。如果再登州,有人这么干,陈燮会让他生不如死,但是在开封,陈燮决定继续走自己的路。  问题是,路被人堵住了,陈燮咳嗽了几声,都没人看他一眼,反倒是招来了红衣女子轻蔑的眼神和一个不屑的表情……这让陈燮很尴尬,只好叹息一声,提高声音道:“各位,借过,在下有事要去城北,还请行个方便。”  “瞎了你的狗眼,没看见本少爷在忙……,唔……。”少年身边的一个师爷,死死的捂着他的嘴,不让他继续说话,还得冲陈燮点头哈腰的赔笑。  看见女子眼中露出的惊讶,陈燮翻身下马,往前走的时候,少年身边的家丁们很没义气的丢下了少爷,出一阵惨叫:“是杀人魔王,他来挖人心下酒了,快跑啊!”  哗啦一下,街面上跑的干干净净,站在原地的陈燮更加的尴尬,没想到自己在开封也混到了净街虎的程度。呃,好像还要高几个级别。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少年和那个师爷,陈燮慢慢上前,叹息道:“街道是给人走路的,你们坐在路中间,这是要闹哪样?”  这位少爷不是不想走啊,是吓坏了,传说中每顿要吃一个人心的魔王,就站在自己的面前。没吓死已经很给力了,可见百姓都是愚昧的。陈燮看看瘫在地上的两位,上前一手一个揪住领子,轻轻的使劲拖到路边,回去翻身上马的时候,身后一阵疾风呼呼响。  似乎身后有眼睛似得,陈燮一抬手,抓住了迅疾如毒蛇攻击一般正在落下的鞭子,转身看着红衣女子道:“你长的很不错,就是黑了点,但我还是不打算抢你回去做小妾。”  “放手!”红衣女子挣了几下,没有拽回去,冲陈燮露出一个媚笑,突然再次使劲,还是没有拉动分毫,陈燮双脚如钉扎在地下,红衣女子弓步往后使劲,双手齐上也没动分毫。  “你喜欢鞭子就拿去好了。”红衣女子突然松手,陈燮看着手里的鞭子,缓缓的卷起。身后的黑衣亲卫们,自始至终都没动一下。这会却整齐的抽出短铳,对准了女子。韩山出警告的声音:“举起双手,不然都得死。”  陈燮看看一脸惊愕,双手垂下的红衣女子,淡淡道:“虽然不知道你为啥想杀我,但我还是不打算找你的麻烦。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,只要你的飞刀敢于亮出来,你肯定会被打成筛子。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,赶紧离开开封城吧。卿本佳人,奈何做贼?”  翻身上马的陈燮,继续缓缓的往前走,路过女子跟前时,手里卷着的皮鞭丢了过去,待女子愕然的伸手接住之际,笑道:“告辞。”带着亲卫,陈燮不紧不慢的往北门走去。出了城门,正准备提走人的时候,身后传来马蹄声,停马回望,一朵红云飘来,红衣女子策马上来,身后是一辆马车跟着。  勒马减,红衣女子看着陈燮大声道:“你为什么要放过我。”陈燮头也不会道:“红娘子,我敬你是个奇女子,不忍心看着你对这个残忍的世界绝望。记住我的话,离开流贼吧,不然我在战场上抓到你的时候,一定抢你回去当小老婆。”说完陈燮哈哈哈的大笑三声,策马提,麾下战马兴奋的加,塔塔塔的马蹄声远去了,留下一个红衣女子在呆呆的目送。  “眉毛有点粗啊,也黑了点,别的都不错,两条腿一定很有力。李岩那货,能抗的住这两腿一夹么?”陈燮在脑补一些不那么健康向上的景象。  马背上的红娘子,此刻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这个传说中的杀人魔王,似乎名不副实啊。都是登州是大明最后的一块净土,要不要去看看呢?  身后的老者赶着马车靠近,对红娘子道:“头领,你太莽撞了。这可是登州营的大魔头。”  红娘子脸色微微泛红,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马队,笑道:“百闻不如一见,他是朝廷的将军,自然是要杀人的。走吧,回去。”  一路快马疾驰,风餐露宿。这一路,奇装异服的陈燮,没有招致太多的麻烦,反倒是一路顺风无人敢拦。五日之后,京师高大的城墙出现在视线中。黄昏时分,马队来到永定门,抬头看着城门,听到风声呼呼,似乎听到在这片土地上战死的冤魂在呐喊。  陈燮陡然回头,看着城外茫茫的官道,沿着官道前面有卢沟桥,这条路承载着太多中华民族的血泪。这个高大巍峨的城门,见证了太多这个民族的苦难。这一刻,陈燮突然涌起了深深的愧疚感,以前没有清晰的很多事情,现在都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。  “陈大人啊,咱家在这里等的眼泪都干了。”城门口扑来一个身影,竟然是吴直这个家伙。陈燮翻身下马,拱手道:“吴公公,对不住了。陈燮牵连了你。”  吴直心说,你不来京师才叫牵连,你来了京师,就是吴直抬头之日。不过这话却不能这会说,只能是上前躬身道:“万岁爷让咱家在这里候了三日,说是您一到,就领进大内。”  陈燮惊讶道:“在如何使得,这都啥时候了,怎么好耽误陛下休息?”  吴直道:“不碍的,不碍的。听说您要来,最近陛下每顿都多吃半碗饭。这会,陛下一定在盼着您去,快上马跟咱家走吧,兄弟们自有人招呼好了。”陈燮回头朝韩山点点头,翻山上满,跟着吴直的马车一起往城内走,身后不知何时跟上一群力士。  禁卫森严的宫门遥遥在望,吴直下了马车,陈燮翻身下马。吴直在前弯腰带路,陈燮不紧不慢的往里走。毫无疑问,这是一次赌博,陈燮希望有一个好结果,不过他又对这个好结果不报太大的希望。羁绊大明脚步的东西,真是太多了。朱由检是个充满锐气的皇帝,但绝对不是一个有魄力的君主。还没见到朱由检,陈燮就断定自己要失望了。尽管如此,还是要走这么一趟,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(未完待续……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169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