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追上了

第三百二十七章 追上了

  第三百二十七章追上了  历史还是被陈燮扭转了一些,历史因为南直隶京营无能,导致张献忠在广大的区域能来去自如,先北上连破舒城、亳州、商丘、新蔡,试图杀回明军空虚的陕西这一行军路线,及时的被陈燮切断了。  但是另外一个方向,却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。张献忠连克宿松、英山、罗田,杀进湖广。因为登州营的紧追不舍,裹挟大量流民的张献忠,在罗田终于被追上。  罗田城内一片狼藉,李定国带着十余骑,在城内缓缓的而行。一番洗劫之后的县城,变成了人间地狱。路边的屋子里,一个裸身的女子跑出来,身后几个流贼嘻嘻笑着追。跌跌撞撞的女子看见路边有一口井,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。几个流贼见状,上前骂了几句,搬起两块石头丢进去,拍拍手转身走了,再去找乐子。  见到李定国,流贼点头哈腰的站在路边,李定国面无表情,缓缓的过去,来到县衙门口。  张献忠正在跟他的一群义子和幕僚商议军情,看见李定国来了,狰狞的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笑道:“巡视完了?没什么大碍吧?”李定国上前行礼道:“太乱了,毫无秩序,真要是登州兵追来了,就是一场乱战。”  张献忠不以为然道:“今非昔比,我们至少有二十万人。斥候查清楚了,陈燮带来的不过六千登州骑兵,而且都是轻骑,不是关宁军那种披甲的铁骑。结阵打正面,不用怕他。再说我们还有一万多头牲口,七八千的骑兵,打不过还跑不掉?”  “父亲英明!”李定国行礼答话。这个时候不过十四岁,绝对服从张献忠。说完便跟一群义子一起,站在张献忠身后。  噔噔噔。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进来,进来的是张献忠麾下的悍将冯双礼。拱手大声道:“八大王,兄弟们发现了绿皮兵,就在三十里外。打了一家伙,百余人就回来三个。”  “什么?回来的人呢?”张献忠腾的站了起来,心里猛的一抽,疼的厉害。冯双礼说的这些兄弟,都是跟着他从陕西杀出来的好汉,久经沙场经验极为丰富。结果一家伙百余人才回来三个。这可把他给吓着了。  冯双礼回头招手,三个人互相搀扶着进来,跪下叩头道:“回八大王的话,我们奉命在英山河一带巡视查探,不想跟五十来人的登州骑兵迎头撞上了。这帮人太邪乎了,看着没着甲,两边都在往前冲,进入百步,我们还先开的弓。结果一无所获,一个人都没射下马。进了五十步。他们手里的弩太狠了,一排弩箭就给我们放到了三十几个。兄弟们咬牙往前冲,结果他们换了一种短铳。一通轰轰响,这次倒下的兄弟更多,五十几个被打死打伤。好不容易近战了,绿皮兵一手盾,一手刀。一个接阵,兄弟们就剩下七八个了。登州兵的刀,太快了,兄弟们的刀跟他们对刀,就跟废铁似得。我们几个冲在中间。算是捡回了一条命。”  张献忠之前的淡定全然不见了,轻骑兵的使用。绝对不是用来冲阵的。骑兵对骑兵,一百人对五十人。结果被人打了个97比0,这让他怎么能接受?收起瞬间的惊慌之色,张献忠慢慢坐下,语气淡定道:“不是你们无能,而是不了解登州兵的战术,吃了个大亏。回去休息吧,不要慌张。陈燮手里也就是五六千人,都是轻骑兵,打正面不怕他。”  事情真的是这样么?张献忠把其他人退下,留下冯双礼和白文选两位悍将,还有几个义子。这才开口道:“登州营是真厉害,陈思华不是好惹的。接下来我们的当心了,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。大家商议一下,是跟他打一仗,还是怎么说?”  冯双礼想了想道:“不妨连夜派一些兄弟出城,在前面找地方埋伏下来。回头往麻城去的半道上,在龟峰山打他一家伙,给他点厉害看看,免得他一直追着不放。”  白文选附和道:“我看这样可以,不过话说回来,派什么人去伏击,这个很有讲究。”  张献忠闭上眼睛,仰面思索,久久不语。等他把眼睛睁开时,看着冯双礼和白文选道:“你们俩都去,各自带上五千兄弟,现在就先走一步。明天一早,等绿皮兵到了,我带着人边打边退。我们人多,晾他也不敢轻易追上来厮杀。”张献忠一言九鼎,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。有一点他的判断是正确的,就是陈燮不可能跟他打正面,也从没想过要跟二十万人打正面。对于自己的宝贝骑兵,还有自己的小命,陈燮很在乎。  英山河畔,陈燮甚至连河都没过,就在河对岸扎营休息。斥候回来时,陈燮还在跟一帮军官摆地图。这一路陈燮走的不算快,一边走一边搜刮,但是张献忠带着大批流民,走的更慢就是了,所以追到英山河畔,陈燮不敢冒进。说起来陈燮还是后悔了,不该让苏皓宸往归德去,要是带着能打正面的步兵,就不会这么犹豫了。当然,坏处也是很明显的,带着步兵,行军速度受限制,追不上张献忠的主力。要抢劫,就得打张献忠的主力。  “河水不深,过去很简单。但是大家想过没有,张献忠一路裹挟流民,怎么也得有十几二十万了。我们这要是一头扎进去,让人包了饺子,乐子可就大了。”  陈燮开了个头,一干军官也都各自对着地图商议,斥候回来时,商议还在继续。陈燮不管这些人,听汇报,了解第一手情报。  “河对岸,一对二,我们打了一仗,弄死了九十几个,我们这边损失了五六匹马,轻伤八个,都能坚持战斗。这些流贼都是陕西口音的老贼骨头,悍不畏死,没有人肯投降。打完了一查,个个都带了不少金银细软在身上。这一带地形比较复杂,兄弟们分散侦查,让小的回来报信。”  陈燮让斥候回去休息,来到一干军官面前道:“追上了,刚才斥候队报告,干掉了一个百人骑兵队,都是操着陕北口音的老贼骨。看来,张献忠的主力真的在罗田,在这里停下是必要的。大家说说,接下来怎么打?”  何显笑道:“流贼不过是乌合之众,人多未必是好事。我登州骑兵,人人有弩,不妨以弩为主要杀伤,打了就走,不给流贼靠近。等流贼要走,追上去再打一下,再走。嘿嘿,以前在辽东,建奴用这着,没少让辽东官兵吃亏。伤亡到了一定程度,不打也散了。”  “这法子可行,不过侦查很重要,别叫人利用地形打了伏击。还有,我们的炮兵和辎重,该保持多少距离,也很有讲究。”  “要我说,还是打夜战,不就是一个罗田县城么?用火箭,烧他娘的。”  “人生地不熟的,我们还需要找到好向导,不然要出大问题。”  众军官你一言无一语,把各种情况和细节都提了出来,这是登州营的传统。开了一个多小时的会,最后陈燮宣布:“大家的意见都很好,记录员每人发一份会议记录,大家回去按照回忆内容进行准备,一定要细致。具体怎么打,等进一步侦查结果再说。”  情报的重要程度,陈燮从来都是一个态度,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。登州营的斥候队,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。都是从精兵之中挑选精兵的结果。要不怎么对上那些老贼骨头,打了个巨大的对比差,连失去战斗力的伤员都没有一个。  后勤参谋很快就来报告:“火箭数量不多了,只有五千多枚。”陈燮示意他下去,继续站在河边看着大路上,等着斥候带回来的消息。临时营地上开始冒烟,正在埋锅造饭。出征在外,登州营能吃一顿热的,就吃一顿热的。  天黑前,又回来两个斥候,带回来的消息不算太好。这一带地形复杂,丘陵众多,水田纵横,并不适合骑兵的快速运动。陆陆续续的,派出去的斥候队都派人回来报信,各种情报汇集之后,敌情的大概轮廓形成了。  “根据之前的情报显示,张献忠不下二十万人。目前,在城西发现的营地规模,应该驻扎了至少十万人,城内必然是主力在驻扎,人数多少不确定。估计其他地方还有驻扎的人马,或者已经在围攻麻城了。也不排除麻城已经被攻克。其他地区的官兵就不用指望了,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。如果大家认为,不必冒险,那就不紧不慢的跟着。如果大家认为必须打一下,那就今天夜里摸上去,打他娘的。”陈燮站在地图跟前笔画,下面军官表情严肃的听。  这个时候陈燮的心里已经很确定,流贼肯定打不过登州营,问题是伤亡大小。伤亡太大,这样的胜利陈燮不能接受。所以要打巧仗,动脑子打仗。现在说这些,就是在激励士气。利用士兵素质的绝对优势,打夜战是陈燮已经定下来的事情。而且还是打一下,占了便宜就走。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3057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