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五十六章彻底慑服

第二百五十六章彻底慑服

  第二百五十六章彻底慑服  陈燮当然不会让他真跪下,就是想调戏一下这货。— .尼玛上一次来的时候,给他好脸色看,这货牛逼哄哄的。气的陈燮见一面就玩消失,这一次再来,地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陈燮自然要拿他一把。不想这货真的要拱手跪下,赶紧伸手扶住道:“何必如此,都是在沙场上刀口舔血讨生活的兄弟,哪来那么多的虚礼。”  郑芝虎顺势站起,今天发生的事情,实在让他震惊,这才过去多久,陈燮就能造500料的船了,而且还大量雇佣了泰西人。这个胆略真不一般,要知道番鬼没啥好东西。郑芝虎哪里晓得,西劳经这些人,在欧洲也是被雇佣打仗为生,到中国来,被雇佣忠于雇主是规矩。  更重要的是,这些雇佣兵在陈燮这里,看到了未来。欧洲那地方,国籍什么的现在真不吃香。反倒是番鬼想在中国立足,那叫一个难。西劳经想找个中国媳妇,难的一塌糊涂。后来娶了个寡妇还带了一个拖油瓶,中国女人的温柔差点没给他融化了,就此死心塌地的要做一个明朝人。在陈燮这里,他看见了成为一个将军的希望。在欧洲,一辈子都不敢惦记的东西,眼看就要到手了。再努力一把,当个贵族都不是不能实现的。  客气之后,陈燮看看西劳经道:“辛苦了,训练结果如何?”  西劳经立正后回答:“将军阁下,不能不遗憾的表示。我们的船还是太小了。只能装备四门12磅炮,二门6磅炮。虽然在射程上有一定的优势,但是现有火力还不足以对抗欧洲大大型战船。你是知道的,海战的炮火命中率很低,我们在三千米的距离上射击,四艘战船齐射了八次,才击中靶船一炮。要想提高命中率,唯一的办法就是大船,炮多,覆盖射击。”  陈燮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。你先回去吧。”西劳经敬礼之后告辞。陈燮请郑芝虎入内。  一番客气,郑芝虎为了取信陈燮,主动道:“思华兄,番鬼不可信啊。”  陈燮笑着点点头:“我知道。我心里有数。这一次。莽二兄不是专门来提醒我的吧?有话不妨直说。能帮的一定帮。”郑芝虎知道绕不过去,稍稍沉吟便道:“我是来求助的。”  陈燮这个家伙现在的演技有了很大的提高,露出疑惑的表情。跟真的一样道:“贵兄在闽浙海面纵横,未有敌手。如何要向我求助?”  郑芝虎看着粗,实际上心细,沉声道:“刘香祸乱东海,朝廷下旨严斥熊中丞。家兄奉命剿灭刘香,但是这个刘香可不好打。多年悍匪,背后有番鬼支持,得了不少泰西大炮。家兄为这个事情愁的头发都白了不少,在下主动请缨来登州,欲购入登州大炮一批。”  陈燮听了面色凝重,郑芝虎心里一沉。他也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,但是刘香确实不好打,如果能得到一批大炮,实力增加后胜算更大一些。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,要是元气伤的太厉害,郑芝龙还是担心今后对海上的控制力。毕竟现在的海盗可谓多如牛毛,盯着这块肥肉的人可不少。  装出一番慎重的思索后,陈燮缓缓开口:“我军火炮装备也不足,新式火炮怕是不行了。这样,我带你去看看其他的火炮,如果看的上眼,那就再说。”  郑芝虎心说还有其他的火炮?这家伙手里到底有多少好东西?跟着陈燮出门,上了马车,一阵疾驰,来到了军器局。门口士兵仔细检查了陈燮的证件,然后才放行。这个过程,郑芝虎都看傻眼了。这家伙,如此的严密么?  弗朗亚兰达听说陈燮来了,跑的比兔子都快,远远的就举手招呼。见了陈燮,也是非常狗腿,学着别人叫了一声:“老爷,您来了怎么也不通知一声。”  番鬼的节操,看来也就是这样了。这些人在陈燮这里,看见了未来和希望,抱大腿也都熟练的很。陈燮倒是能理解,在欧洲,给贵族当仆人不丢人,甚至是荣耀。在大明也差不多,谁家出了个举人进士,十里八乡一个姓的人都开投献。  “带我去看看铸铁炮的库存情况。”陈燮摆出一副主子的嘴脸,点点头,很随意的吩咐。弗朗亚兰达反而更加的恭敬。在前面弯腰带路,走到一个大仓库的跟前。库管出来,先见礼,然后拿出一把钥匙,弗朗亚兰达一把钥匙,两把锁先后打开,这才开门进去。  大门是铁的,下面是轮子,往两边推开。走进去之后,一股凉意森森袭来。郑芝虎眼睛适应了一下之后,嘶的一声。仓库很大,一排一排的大炮摆在一起,上面都抹了黄油,盖上帆布,保养的很好。  陈燮一路往前走,郑芝虎觉得数不过来了,实在是太多了。  “老爷,这个仓库存放的是12磅和18磅滑膛炮,一共是八十门。”说着话,弗朗亚兰达掀开一块帆布,露出里面均匀的抹了一层油的火炮,炮身黝黑泛光,一看就保存的很好。  “老爷,这是一门18磅的滑膛炮,射程约2000米,本来这是特意为水师铸造的主力火炮。我想您应该知道,西劳经选择了射程更远一点的12磅钢铸线膛炮。”  不能不说,郑芝虎真是运气好,这一批火炮,本来是军器局为水师铸造的。炮车都是现成的,只要拉上船就能开打。郑芝虎的眼珠子早就蓝了,扑上去 ,不顾上面抹的油,伸手去摸。就像在摸一个皮肤极好的女人似得,啧啧啧的不断。  “都要了,我都要了。”郑芝虎不停地自言自语,等他抬头时,看见陈燮的微笑,不好意思道:“思华兄,失礼了。”陈燮心里暗道,这些炮本来就是准备对外出售的,卖给别人,还不如卖给郑芝龙,这货好歹还收拾了一顿荷兰人。  “我可就这些库存了,你都要了,我怎么办?”陈燮一副不情愿的样子,郑芝虎知道他在等自己开价呢。想了想道:“这些炮不错,不比泰西制造的大炮差。只是没试炮,不知?”  陈燮大方的一摆手:“附近就有靶场,可以去试炮。”  弗朗亚兰达一挥手,立刻来了四个人,推着一辆平板车,脚踩的油压千斤顶,给炮车托起来,拖车往下一塞,麻利的装车完毕。拉着就走,奔着靶场就去。到了地方,郑芝虎一直在注意,这些人先拿抹布和拖把,擦掉炮身炮管上的油,然后才是取来定装的火药包,装弹,压实。用摇把调整仰角,一切都非常的熟练,装弹速度也快于平常。  郑芝虎注意到,试炮的地方有几根柱子,柱子上有粗麻绳,扣在炮身上的凸出部的口子上。这是要干啥的?正在疑惑之际,炮手请求发炮了。陈燮点点头,烧红的铁杆往药池里一插,嘶嘶嘶没几下,轰的一声,炸雷在耳边响起。  火炮猛地往后一窜,没多远就被粗绳子拽住,一弹便停下了。炮手上前,推车归位,继续装药,装弹。这一下郑芝虎看明白了,人家玩的叫一个高明。郑家的船队,最大的炮也就是泰西人口中的12磅,而且还少的很,就那么几门。当宝贝似得。平时都是固定在甲板上,因为怕震动,还要垫棉絮来减震,笨拙的很。今天看看人家玩的这个,才知道什么是奇技淫巧。前后不过三十息,又是一炮打出去。这会才想起来看靶子,前方的小山包,被砸的烟尘四起。炮手似乎不满意,一人个去调整仰角,其他三个继续干自己的活,一点都不耽误。  又是“轰”的一声,小山包上的一个白圈子中间,激起一股烟尘,炮手才走到陈燮跟前道:“禀老爷,命中目标,消耗三发。请老爷责罚。”  这话给郑芝虎吓着了,尼玛这是要干啥?这才打了三炮,就给一个三步长的白色圈子打中了,你还不满意?这是要闹哪样?  陈燮的回答还不算太气人,不过也够郑芝虎吐血了。“还行,三炮击中目标,勉强达标了 。今后还需多多努力,你们现在打的是固定靶子,将来去了海上,大海颠簸,敌船起伏不定,可没有现在这靶子好打哦。”  这话真是太装逼了,尼玛一战的时候,舰炮对轰,命中率也才百分之五。你一门滑膛炮,还想有多高的命中率么?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?人就是这样,陈燮越装逼,郑芝虎就越敬畏,看看人家随便打开一个仓库,就是八十门炮摆那里不用,再看看自家,大口径的火炮少的可怜,主要还在玩3磅的小炮和弗朗机炮。郑芝虎算是被彻底的慑服了。这货的实力,强大到难以追赶的地步了。要知道,就这还是一些二流货啊。  收起了一切歪心思,郑芝虎一直在想,该出个什么价钱才好呢?这些炮,怕是便宜不了。都是大家伙,当年从泰西人手里买的大炮,一门就是三千多两银子。(未完待续。。)  (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914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