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一百九十二章威慑

第一百九十二章威慑

  第一百九十二章威慑  一同来城楼上观看的耿仲明和张焘,此刻也是心生畏惧之感。东将军勇则勇矣,但是军纪散漫,别说雪夜行军了,就算是夜间行军,那帮丘八也不带答应的。  就在此事,天已经将黑了,远远的看见一支军队,正在雪地里行军。城楼上看的远,孙元化,张瑶、宋光兰手里,都有陈燮提供的望远镜,耿仲明、张焘、张可大等人,倒是想看看望远镜是啥,但是资格不够。这玩意,绿皮盯的很死,有银子都不卖。  耿仲明悻悻的摸出一个单筒望远镜,盯着大道上的行军队伍。官老爷们都有人打伞,为有陈燮立定城头,身穿雨披,也没让人打着伞,标枪一般的站在风雪中一动不动。  夸夸夸,整齐的脚步声近了,身穿墨绿色雨披的士兵,在大道上拉出一条长龙。一共是五个步兵队,外加一个炮队,一个工兵队、一个辎重队、一个掷弹兵队,一个医护兵队。每一个队自成一股,看上去不紧不慢,实则是匀速前进。  虽然只是团练营,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强兵的气势出来了,就差见血了。走在每个队伍前头的,都是军官。陈燮把现代军队老兵带新兵的招数灵活运用,完成新兵训练之后,原来的部队里抽出四成的老兵,补充以新兵。老兵投入新兵之中,带着新兵加快成熟的速度。军队之中,最重要的还是基层军官和见过血的老兵。有他们存在,就是定海神针一般。  别看现在这支军队是团练,拉出去打孔有德,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。  头前四个步兵队先后走近,到了城门口,看见陈燮的时候,第一个队官看的清楚,立刻发出一声高亢的口令:“正步走!”军令一下,整队士兵都做出了一致的反应,尽管已经非常疲劳,但是训练出来的本能,驱动他们去遵守军令。  夸夸夸,整齐的脚步声,如同巨锤砸在心头上,耿仲明也好,张焘也罢,此刻都是心惊胆战。还好没有歪心思,不然就这支军队打上门,他们那些兵肯定打不过。尤其是炮队开过来的时候,更是令人心悸。  经过一场勤王之战,陈燮对炮队进行了扩容。以前熟练炮手少,军官也少,远征北直隶,带的物资要求也高。只能是一个炮队二百余人伺候六门炮。现在不一样了,家丁学堂第二期的学员毕业了,一水的炮兵。有了足够的军官,情况就大不一样了。结合上一战火炮在战斗中表现出来的不足,这一支炮队装备了12门野战炮,都是钢铸炮,4门线膛炮,8门滑膛炮。线膛炮的主要作用,是打击远距离的对手炮队,滑膛炮则主要打对手的进攻部队。  这么安排,主要是因为线膛炮有一个致命的缺点,不能发射霰弹。在没有造出榴弹之前,霰弹是炮兵对付集群冲锋的最佳利器。上一次战斗中的滦州之战,后金军队伤亡的三成是霰弹造成的。为此,陈燮才加大了滑膛炮的数量,这样远、中、近距离都照顾到了。  一个营12门炮,加上1000多条线膛枪,200掷弹兵,随便弄一道铁丝网,别说明军了,就算是后金,一比五的战斗,陈燮都有信心打的赢。现在唯一的漏洞,就是雨雪天气的战斗力会受到一定的影响。可惜陈燮的明朝作坊,还造不出硝酸、盐酸、硫酸,就不要说雷、汞了。没有雷、汞,就没有火帽。没有火帽,就不谈后装步枪。打完这一仗,陈燮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入手了,至少要搞一个简陋的生产工艺出来,现代资料,自己亲自抓。先弄出三酸两碱,整出火帽再说。这个过程,陈燮也不求快,有个三年时间能形成一定的生产能力,做到登州营自给自足就满足了。  这个时候就看出水泥路的好来了,大军行军在硬路面上,速度丝毫不受任何影响。不像以前,雨雪天气行军,叫一个受罪。  部队不到半个小时就进城完毕,列队于军营之内,即便是雪还在下,整个大军依旧保持严整的队形,丝毫不乱。这会就算是傻子,也能看出这支军队对战斗力。  绿皮兵进了城,太黑之前,各个城门,军营,水寨要塞,都给接管了下来。耿仲明等部,只能缩在孔有德离开之后的营地内,看着外面的雪发呆。  巡抚衙门内,对耿仲明和张焘等人的软禁并没有解除,反而扩大了。下面的一些军官,自打陈燮的部队进城后,都被下令以开会为名,弄进了巡抚衙门的后院,门口有绿皮兵看着,说的好听是保卫,实则不过是看着他们。等钱粮准备好了,走不走都由不得他们了。  “云台兄,不要想太多了。就算是想的再多,巡抚大人也不会改主意的。”张焘好心劝了一军,耿仲明心事重重的,头也不回叹息道:“孔瑞图有难了,没曾想陈思华所部,精锐至厮。不战则已,战则必败。”  张焘默默不语,现在他们这些人和兵,实际上都被控制起来了。未来的命运根本由不得他们。这时候来了个卫兵道:“二位大人,中丞大人有请。”  两人去了孙元化处,看见陈燮和张可大都在,心里很不舒服,但更多是畏惧。  “都来了,坐下吧。方才陈思华建议,你二部去莱州,确保莱州不失。登州方面,张总兵和陈参将负责防卫。二位,孔有德叛乱,死期不远了。朝廷虽然有主抚的声音,本兵宪是要坚持主剿的。”孙元化这个立场有点微妙,历史上他是主抚派,那不是因为他手里没有能打的部队么?现在不一样了,有了陈燮的部队,他的腰杆子也硬了。  现在孙元化也只能信任陈燮了,适才陈燮提议,张可大守登州,陈燮率部前出黄县,只要孔有德敢来,就主动迎击。历史上,孔有德就是这么干的,绕过莱州,直奔登州。为什么会这么干,因为当时登州有东江兵还有大批的辽东人口。  最近一段时间,登州也来了大量的辽东难民,而且人数越来越多,超过五万了。因为大凌河之战和东江镇的叛乱,辽东难民的数量有增无减。山东和登莱两地的辽东难民数量,实际数量有十余万。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。  登州这边还好一点,张瑶、宋毅都在救济疏散,陈燮也收了不少难民。但是难民数量还在不断的增加,这才是陈燮要把耿仲明和张焘撵走的主要原因。登州地面这些年发展的很快,百姓富庶,外来的辽东人受排斥是很正常的。就跟一个干柴堆似的,有点火星就着。  陈燮一番分析,孙元化还是听了进去,所以不打算把耿仲明和张焘派出去野战,就是怕东江军临阵倒戈什么的。历史上张焘的部下就这么干的,战场跑路,张焘一个人回来了。导致张可大侧翼暴露,被轻松击溃。  陈燮当然不会犯这个错误,今天调兵进城,狠狠的教训了两位一顿,然后丢去莱州,估计他们想造反也要掂量掂量。以陈燮的军威,打败他们很轻松。  留在登州的东江军不过五千人,而且精锐都调走了。剩下这些人,别说打仗了,凑齐装备都是一个问题。由此绝了耿仲明和张焘反复之心,然后才好安心的去收拾孔有德。  陈燮根本就不担心打不过孔有德,真正担心的是自己出去了,耿仲明和张焘出鬼怪。所以才煞费苦心的布置一个局,逼走这两位。他们去了莱州,陈燮就可以放心了,不然老窝在人眼皮地下怎么好安心去打仗?陈燮其实巴不得这两投奔孔有德呢。  无奈刚才孙元化提出,让耿仲明和张焘去莱州,陈燮也不好说啥,毕竟孙元化已经做出了巨大的让步。现在整个登州,包括水师要塞,都在陈燮的手里。这对孙元化来说,已经很难做到了。所以,刚才孙元化和稀泥,借口是陈燮的建议,陈燮也没有任何异议。心里暗暗可惜,错过一个干掉耿仲明这个汉奸的机会而已。  对于孙元化的安排,耿仲明和张焘没有任何异议,心里反而高兴的很。守莱州肯定是在城里,不用跟孔有德手下的精锐作战,还不有跟熟人打仗,这事情怎么看都不错。  “谨遵中丞大人之命,何时粮草备齐,何时我军出发。”两人齐齐应命,对陈燮的仇恨值多少有点降低了。只要不是逼着他们去野战就行。  历史上的耿仲明玩了一把内应,那是因为当时明军太烂,东江这帮人声势浩大,黄龙在旅顺,要不是尚可喜出力,早就完蛋了。东江军还想着自己建国呢,这帮王八蛋。  事情说到这个地步,就没有什么好安排的。陈燮匆匆告辞出来,四处巡查一番后,住进了军营。这就算是进入临战状态了,次日一早,奇山营果然赶到,连夜行军都能赶到,算是彻底的绝了一些人的小心思。中午时分,高效率的联合商号粮草准备完毕。r1152  s  (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906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