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一百六十三章范永斗

第一百六十三章范永斗

  第一百六十三章范永斗  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。 范永斗等的就是陈燮认账,这样下面的话才好说。  “将军,在下做的是口外的草原买卖,本以茶叶、粮食为主。这些年,多了一些登州来的美洲货品,草原上的鞑子贵妇人,很是喜欢美洲货。此番来此,确实有事相求,如将军首肯,在下想求美洲货品代理,顺便带一些美洲来的话的语气非常平稳,每一个字都是在背稿子。这些话,都是在心里想了很多遍,看不出任何毛病。  他这次来的目的,要山西的代理是一个,种子是一个,更主要的还是提人打探消息。陈燮这个家伙异军突起,后金大军在北直隶所向披靡,结果最得意的时候挨了几下闷棍。黄台吉雄才大略,后金的探子无数,但是关于陈燮的消息,都是一鳞半爪。谁都不知道这个家伙从哪冒出来的?所以黄台吉很生气,责令立刻搞清楚陈燮的情况,这才有了范某人的登州行。  陈燮的对于他的来意,有一个很基础的认识。核心机密什么的,就算给他看他也不知道。不过这不等于陈燮就对后金的探子熟视无睹。当然,陈燮也没打算揭穿范永斗的真面目。还指望他从口外贩马呢,战马在这个时代,是军队机动性的保证啊。范永斗的理由很充分,如果不是知道他的根底,陈燮很那看出他的真实目的。  马上答应他的要求太假了。陈燮做出沉吟状,范永斗也很有耐性,坐的很稳。  “代理之事,去找刘大掌柜的商议吧。山西那边的代理,好像已经有人在做了。口外的代理,如果范掌柜看的上,不用押金。至于小麦的种子,这个事情范掌柜从何得知?”陈燮把问题留在最后,这个转折看似很坑爹,实际是做个样子。免得过于大大咧咧。那就不符合常理了。谁家里有点好东西不藏着掖着。  “此事月前自北直隶商家口中得知。也算是临时起意。寻常小麦亩产不过二石有余,张家庄的麦子亩产四石,据传登州府本欲以祥瑞上奏天子,如不是后金入寇。此事早就传开了。”范永斗不紧不慢的回答。这也是准备好的答案。借此也能显示他的消息灵通。  陈燮听了笑而不语。低头寻思良久,方淡淡道:“种子的事情可以商量,另有一笔买卖。范掌柜可有兴趣做上一做?”  范永斗也不着急,本来种子就是一个借口,当然也确实很有吸引力。不过他也不担心自己拿不到种子就是了,随便买点小麦回去就是了。殊不知,这种子种第二季,就减产严重,越种就越退化。陈燮当然是不会提醒他的,没那个义务。用了老子的种子,脖子就套上绞索。  “请赐教!”范永斗一拱手,态度非常之端正。  “谈不上赐教,就是一笔买卖。本部人马所缺者,战马尔。如范掌柜能解决这个问题,买卖上的问题都可以商量。至于范掌柜的买卖,在下略有耳闻。口外缺的不仅仅是粮食和茶叶吧?”陈燮说的很随意,范永斗却听的暗暗心惊。这混蛋胆子够肥啊,不等我主动,就先给暗示了,只要能满足他战马的需求,犯禁的生意都可以做。  后金最想得到的,自然是陈燮的火铳和那种轻便的火炮,但这是陈燮的根本之所在。范永斗就算是傻子,也不会提这个事情。但是有的事情是可以提的,比如钢铁。据后金提供的消息,陈燮能生产一种形状奇特的盔甲,生产盔甲的关键,其实就是钢铁。  弄点食盐钢铁去口外贩卖的事情,范永斗没少做。控制着长芦盐场,又有山西的生铁产量为后盾,可以说是范永斗生意上最大的盈利点了。现在的问题是,这是不是陈燮设下的陷阱,当官的可没什么节操可言,说翻脸就翻脸。第一次交谈,就提这么敏感的话题?  范永斗不敢确定,这里出产的钢铁固然很有吸引力,但是小命更要紧。  “战马的事情,在下能力有限,每月提供几十匹已经勉强。”范永斗还是决定战马这个东西,贩运起来其实很麻烦。不过这不是陈燮该关心的事情。  “买卖上的事情,从来都是一回生二回熟,范掌柜既然来了,不妨到处走走看看。呵呵,喝茶!”陈燮端起了茶碗,这就是端茶送客的意思了。范永斗立刻站起,拱手道:“如此,多谢将军款待。”陈燮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:“好说,好说。猛子,代老爷送一送范掌柜。”  范永斗告辞出来,被安排在庄子外岔路口边上的一家客栈里住下,这地界本来都是荒地,自打土围子翻修后,作坊都搬出庄子外,周边的人口多了需求就大。岔路口这里的交通便利吸引了不少商贩来自叫卖,自发形成了一个集市。  等到集市差不多成型了,大地主陈燮就让文八斤在岔路口附近,平整土地,盖了一些房子,有门面有住房有仓库。这一下就跟滚油里泼水,短短半年就把这一带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集市。没法子不成集市,多了仓库之后,好多美洲货都在这里发出去。商人来了,干脆就住下,一些机灵的,眼力好的,在这里买了门面做起了买卖。  范永斗住下之后,第一件事情就是站在走廊上看风景。这个客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建筑了。两层的楼,一排房子十几个房间,楼下不住人,门面对外出租。建筑用的水泥,陈燮还交代了不要用明朝自产的,生怕质量不过关。都是用的现代社会的高标号水泥,质量有保证。  这种水泥框架结构的房子,优点很明显,建起来快,而且很坚固。现有的工匠们在长期的摸索学习之后,基本掌握了这种技术含量不是很好的建筑技术。  范永斗就很好奇了,这房子怎么能这么建?站在高处,看着这个行成不久的集市,熙熙攘攘的人流不绝。而且这个地方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,街道是水泥路面,两侧不允许有人摆摊点,地面上非常干净,有身穿黑色背心的工人,手里拎着笤帚和簸箕,看见有人乱丢垃圾就会去警告一句,然后收拾干净。  再看楼下,正在有人往他带来的牲口屁股后头绑兜子,这是客栈免费提供的。还有伙计在跟他的随从说这里的规矩,识字的在墙上看,都写在告示上。不识字的,伙计会念给你听。到了街上,有人会提醒你,车马只能走右手边,不要乱走中间等等。初来乍到不要紧,今后再犯就罚钱等等。总之,这里的一切都透着新鲜。  集市绵延好几里地,从无到有不过短短数年时间吧?想到这里,范永斗的心就微微的颤抖起来。这么些房子,起来的也太快了,这不仅仅需要人力,还需要大量的财力支撑。仅仅从一次见面,很难看出陈燮的根底,站在这个走廊上,看着楼下的这个集市,才会真正感受到陈燮这个人的强大之处。这样一个人,偏偏在战场上也异常的强大。想到这里,范永斗对未来突然产生了一丝畏惧,自己做的那些事情,恐怕瞒不过陈燮的耳目。  一支马队穿过集市,范永斗看的清楚,突然瞳孔收缩。这些人可不简单啊,马背上的那些男子,一看就是常年在马背上讨生活的悍卒。看看服饰,也不像是陈燮的部下,这是哪来的这些人呢?个个都是一人双马,大概数了一下,有小二百匹战马。  这个竟争对手来的有点突然,范永斗觉得自己的心急速下坠,小腿有点软,扶着栏杆都站不太稳。一名男子悄悄的站在范永斗身边,看着穿过集市的马队道:“关宁军!”范永斗扭头一看,心里一惊,脸上却慢慢的恢复平静。  “李公子见多识广啊。”范永斗对这个年轻男子很客气,不是因为他多牛叉,而是因为他爹是李永芳,明朝第一个投靠努尔哈赤的将领。此人为李永芳次子李率泰(初名延龄),此番跟着范永斗来此,还是他爹让他主动向黄台吉请求来的。年纪轻轻的,倒是装出一副沉稳的性格,可惜一开口就露馅。  见他一脸傲色,范永斗心里不舒服,又道:“此地说话不便,还是回房间说吧。”言罢转身回房间,李率泰楞了一下,面露羞怒,悻悻的跟着进了房间。  这里的房间有好三种,单人间,双人间,四人间,就是没有大通铺。楼下有澡堂可以泡澡,走廊尽头有公用的卫生间。说起来还是很简陋,但是在这个时代已经很高级。  范永斗住的是单人间,相比之下,李率泰以随从的身份跟着来,只能住四人一间的。  “刚才那些人你也看见了,他们带来的都是战马。要与陈燮搭上关系,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战马了。他可不缺银子,他的美洲货,就算有银子都未必能买的到大批的货物。”范永斗决定给这个小子一点教训看看,免得他装的沉稳,开口就让人怀疑。(未完待续。。)u  (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90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