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一百五十一章皇帝的马屁要拍好

第一百五十一章皇帝的马屁要拍好

  第一百五十一章皇帝的马屁要拍好  曹化淳笑眯眯的看着陈燮发呆,笑眯眯的把话说完了,心想这货是欢喜的发癫了吧?这才道:“陈思华,还不谢恩?”“哦,谢主隆恩!”陈燮还是有点晕乎,暗想大明的武官这么不之前么?怎么随便丢出来就是一个参将。  “起来坐下说话!”曹化淳的嗓音有点尖,陈燮想听不仔细的都难。  各自落座,气氛恢复了正常,曹化淳道:“陈思华。”“草民,呃,卑职在!”陈燮反应还算快,赶紧纠正自己的意思。要说这个参将不值钱,陈燮也没想过自己当武将,现在是皇帝给的官,想不做也行,但是皇帝一定不会以为你是高风亮节,而会认为你不想为皇帝卖命。  “回去后好好练兵,陛下怕是要大用于你。”这话就算是曹化淳的私人赠送了,大用不大用的,陈燮一点都不在乎。不过既然当着曹化淳的面,这话就不能乱说。现在的明朝,整体上结构还是相对稳定,有一个比较长的稳定期。没打算扯旗造反,就想过点好日子的陈燮,自然要安分守己的做人做官。再说这个万恶封建集权君主朱由检,似乎也没那么差劲。给钱虽然小气,封官倒是很大方。  “曹公公,您这里,客气的话卑职就不说了。请代卑职奏报陛下,陈燮愿为陛下爪牙。圣命之所指,即为卑职刀枪之所向。”陈燮赶紧表忠心,好话不要钱。再说了。最近一段时间抢上瘾了,这抢谁不是抢啊?再说了,大明朝的现状要改变,太难了。陈燮没打算去伤这根脑筋,要做的事情太多了。  这个反应,还是在曹化淳的预料之中的。一番客气之后,陈燮陪着喝酒吃饭,然后曹化淳离开时再次满载而回。不过离开的曹化淳,可没有特别兴奋的意思,反倒是有那么一点点遗憾。陈燮竟然没有投入“阉党”怀抱的意思。呃。这念头让曹化淳打了个寒战,陈思华愿为陛下爪牙,这不是自己该惦记的。  等到曹化淳走了,陈燮才发现王启年一脸的激动。就跟她媳妇给他生了大胖小子似的。跪在面前哭泣。呃。陈燮这才想起来,桌子上的告身文书,好像不止一份啊。拿起来一看。我靠,王启年这货也捞了个游击,难怪激动如此。这么看来,这次卖命还是很值得的。好吧,明朝的武将确实不那么值钱,但是一次给两个位置,也算是隆恩了。  次日曹化淳回到京师,向崇祯汇报之后,引发了朱由检的一番沉思后,诧异道:“这陈燮,要回登州了么?建奴还在北直隶,朕也封了他个参将,他怎么还是要走?”  曹化淳现在也算陈燮的保人之一了,毕竟这个参将,有他的美言作用在内。“万岁爷,此事奴婢也问了陈思华,他的解释是队伍出来有数月之久,来回征战所带的美洲药子消耗殆尽。他那支队伍,打仗全靠美洲药子。奴婢亲眼目睹,排枪打过去声势惊人,挡者必死,但是消耗起来也是极快。这些药子,大明无法生产,全赖美洲进口,故而不得不回。”  这话是陈燮找的借口,也是一个掩护,你想啊,大明自美洲,一个来回怎么也得一年多,这样陈燮的部队再能打,也不会构成太大的威胁。  曹化淳的解释,朱由检表示接受了,点点头叹息道:“此番勤王,怕是把他的家底也消耗的七七八八了。户部那边,一点银子都拿不出来,朕愧对于他。”  曹化淳笑道:“万岁爷,这事奴婢也问了,听他的意思,靠着美洲的货品买卖,他倒是能支撑的下来。就是这来回一趟太远了,海上遇见风暴,海船倾覆还得血本无归。陈燮还说,他最担心的还是有人参他一个,扣个私结外藩的罪名。”  朱由检听了冷笑道:“笑话,大明要是能再多十个陈燮,朝廷能省下多少银子?回头让人给他带个话,这个事情就说朕知道了。”什么叫知道了?这就是默许啊!同时,也是一个把柄哦,这就是做皇帝的艺术。朱由检对此很得意。暗道,陈思华怕是要谢恩的。  曹化淳趁朱由检高兴,说了这次去的趣事,比如陈燮诸多失礼之处等等,开始朱由检也很可乐,一直带着微笑,后来渐渐的沉下脸色道:“文官太坏了!那个宋毅,明知道陈燮不懂,竟然也不事先提醒一二。”  曹化淳……!宋毅这个躺枪中的真叫冤枉!  作为奴才,曹化淳赶紧想法子让皇帝开心,立刻拿出一份单子道:“万岁爷,在是陈思华进贡的美洲货品,您瞧瞧单子。”  “送后宫去吧,朕要看折子!”朱由检真是个勤奋的皇帝,贡品什么的都不在意。皇帝不在意,不等于后宫不在意。周皇后见了礼单,自然要好好看看的。看见最后搬进来的两个长条木箱,很是好奇的让人拆开。更好奇的是,箱子上还贴着一张注意事项,一干太监小心翼翼的按照注意事项的七八个程序,一层一层的打开完毕,周皇后的“呀”的惊呼出来了。  出身不高的周皇后,在皇后这个位子上可是比较罕见的。性情严谨,生活节俭。带着宫女在后宫织布,自己动手做饭那是小意思了。  看着一副一人高的镜子摆在面前的时候,就算是皇后也为之动容。忍不住惊呼之后叹息道:“这个陈思华,万里之外运这么一个东西回来,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。这玻璃镜子,可是易碎的物件。”  曹化淳在后宫面对周皇后,依旧毕恭毕敬的回答道:“娘娘,奴才也问过陈思华,他说什么这镜子不是从美洲运回来的,而是在大明作坊里自制的。就是这大镜子太难制作,耗费一年的时间,才制作了两面,这不都托奴才送来了。他还说,这镜子就算他敢卖,也没人敢买啊。这就得是娘娘这么尊贵的人物,才能配的上。”  “这陈燮,倒是个忠臣。”周皇后读书不多,世界观也很朴实。  在明朝混真不容易,皇帝的马屁要拍好,龙颜大悦才有钱途。当官不当官,陈燮的不在乎,能挣到银子才是最重要滴。  大队人马此次开拔,这次没有走陆路了,改走海路。结果自然是后悔到肠子都青了,在海上一路吐到登州,陈燮适应能力倒是很强,硬生生的抗住了,在海上漂了七天,这才算是回到了老巢登州,上岸的时候两腿都是飘的。其实他就算是不抗也不行,总不能往海里跳。  码头上咚咚咚的锣鼓喧天,鞭炮放的噼噼啪啪响。登州各级官员,各大商号的代表都到了。热烈欢迎财神爷的回归。你还别说,最近一段时间,大家都挺担心的,生怕神医不会来了,大家的财路都断了,现在好了大家一起发继续发财。  陈燮上岸才知道,他登船的时候,早有轻快小船先走一步回来报信。  登岸的时候,看见一身官服的张瑶站在码头上,陈燮有点晕乎,上前行礼道:“张叔,您这是?”张瑶的人生在这个时空发生了变化,锦衣卫打听陈燮的时候,顺带给他也奏报上去。崇祯一想,这个张瑶有陈燮这个便宜侄子,不好好利用一下怎么对得起他。  于是,张瑶被起复,出任登州兵巡道,王廷试这货受到袁崇焕的牵连,被打发回家养老去了。知府萧鱼,倒是继续干他的知府,看见陈燮也很热情的招呼,没摆什么架子。  陈燮在登州待了一天,不等缓过劲来,第二天就回张家庄,自然又是一番热闹。今年的春天,依旧少雨,不过张家庄极其周边的三四个村子,都不存在灌溉的问题,陈老爷打井的福利体现出来了。  田野里一片绿色,沿途百姓欢呼声不断。陈燮的队伍真是大受欢迎,没法子不欢迎啊。周围十里八乡的百姓,能有一口吃的,多亏了陈老爷。实在活不下去的失地农民,进作坊做工,进工地干活,再不济去挖煤。  呃,实际上挖煤现在才是最受欢迎的职业,门槛低,工钱高。就算不安全一点,谁在意这个啊?前几天才塌了一口窑,姚老六找到刘庆一商量,死了八个人,按照当初的用工合约,死一个人陪100两银子。家属没一个闹的,还到处跟人说神医老爷家里的掌柜都是善人。  陈燮知道后觉得很荒唐,按照一两银子一千块来算,这就是十万块一条人命,这也太黑心了吧?尼玛大明朝人命不值钱啊。更可恨的是,姚老六这货,还克扣了人家二十两,这事情被陈燮知道了,还让人给他抓来,打了一顿板子,补偿二十两银子不算,还得多拿二十两给那些家属。私开公堂啊,太反动了。结果反动官僚张瑶知道了,还说陈燮处置的很好,这种无良商人,就是应该让他人财两空。  闲话不提,我们的神医老爷来到了张家庄的村口时,现场立刻沸腾了。造成这个事情 的原因,是因为雨荨这个大丫头获悉老爷当了参将之后,大手一挥:“摆三天的流水席,村里人随便来吃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  (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904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