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一十七章 吃两头,还得分一份保护费

第三百一十七章 吃两头,还得分一份保护费

    第三百一十七章吃两头,还得分一份保护费  陈奇瑜被逮后,洪承畴以兵部尚书受命兼摄陕、晋、楚、豫、川五省军务,准备更大规模地围剿农民军。崇祯七年(1634)十二月,农民军高迎祥、李自成等部由陕东出终南山,进入河南,连克陈州,灵宝、汜水、荥阳等地,声势复震。崇祯帝急令洪承畴出关与山东巡抚朱大典合力围剿农民军。  十月二十七日,湖广兵援汉中,被农民军击败,副总兵杨正芳及部将张士达战死。  崇祯七年的岁末,中原局势越的困难。流贼纵横,各地官兵不敢与入境流贼作战,闭门死守。接二连三的坏消息传到京师,朱由检的心情糟糕之极。想起之前陈燮的奏折,非但没有对陈燮的好感增加,反倒越的厌恶,觉得自己在臣子面前丢了脸面。  说起来陈燮真是读书少,要是仔细读过三国,就不会犯田丰的错误。朱由检是个极度要面子的君主,正确的意见也要在正确的时间用正确的方式来说,才能被他接受。  陈燮可没心思去照顾朱由检的心情,回到登州,一个在登州等了小半年的丧家犬,总算是见到了陈总兵。李国助盼星星盼月亮,总算是把李恒给盘来了。当初这个靠李家吃饭的海商,如今已经成为必须仰望的人物了。也就是李国助的老爹跟李恒有点香火情,李恒对他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。  “见了陈总兵,收起你的小心思。最重要的是要说真话,他老人看着年轻,这世上没人能在他面前玩花样。刘香上一次来的时候,玩了花样。结果陈老爷一口气买给郑家几十门大家伙,连你都被连累了。安心的给陈老爷办事,保证你今后在海上比谁都不差。”  李恒的马车进了张家庄,路上被查了三次。当兵的客气是很客气,查的也真的很严。见到这个庄子,李国助的心脏跳的有点守不住。这里说是一个庄子,实际上是个要塞了。大口径的大炮,在车里能看的到,大概数了一下,城头的炮台不下十个。每个炮位两门炮,这就是二十门12磅炮。这也仅仅是视线的一边,另外一边呢?换个窗户看一眼,心里狠狠一抽。  这种12磅炮,番鬼一门要卖四千两,就这还不带敞开卖的。刘香那个狗日的,真是太蠢了。这么好的大腿,不使劲抱住,难怪给郑芝龙打残了,还连累自己。  后院里陈燮正在逗两个孩子玩,趴在地上扮狗叫,逗孩子乐的咯咯笑。这一幕真是惨不忍睹,几个丫鬟憋着叫一个难受,还不敢笑出来。陈家的丫鬟,每个月工钱是登州最高的,月底有奖金,年底有红包,一个月有四天假期,谁都不想因为笑话老爷被开除。  雨荨从外面进来,看见陈燮的样子,气的瞪着带孩子的奶妈骂:“说了多少次,不要让老爷陪孩子这么疯,怎么就不知道拦着?还想不想干了?”  陈燮无奈的从地上爬起来,扫她一眼:“干啥呢?干啥呢?把女儿吓哭了!”  奶妈立刻上前,抱起两个孩子。生了孩子之后的雨荨,身体变得丰腴饱满。看着陈燮不舍的望着孩子,心里还是很甜蜜的。不过这个事情,站在她的角度是反对的。  “老爷喜欢孩子,也不能为了讨孩子开心学狗叫吧?下人看了,像什么样子?”  陈燮听了拉下脸,怒道:“我乐意!平时在家少,好不容易在家陪孩子,你捣什么乱?”  “好好,我的不是。李恒先生来了,你得去见见吧?”雨荨一看陈燮的脸色不对,赶紧的说软话。对这个老爷的脾气,现在摸的很清楚了。现在陈燮的事业大了,一年到头在张家庄呆的日子不过两个月。庄子里的事情,都是两个姨娘在管,她们也很珍惜陈燮在家的日子。不过呢,明朝的女人是不能拈酸吃醋的,她们也不是正妻,陈燮也没娶正妻的意思。就为这个,陈燮要她们去死,都不带皱眉的。很简单,她们的想法就是,陈老爷怕她们委屈,毕竟生了孩子,干脆不要正妻回来找麻烦。  “我知道了,我这就出去。”陈燮说着要走,雨荨赶紧拉住道:“我的老爷,您总的洗个脸,换一身衣服吧?不然别人不说您不讲究,说我们不会伺候人。”  换衣服的时候,不免挨着碰着,陈燮不老实。手在要紧处乱摸,雨荨强忍袭扰带来的荡漾,给他收拾好了。临了,身子软软的坐在椅子上不能动了,陈燮哈哈大笑出去。  进了会客厅,陈燮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,上下看看李恒,皮笑肉不笑道:“李兄,我说过不用找这些麻烦,你这啥意思?”李恒陪着笑道:“当年在东瀛跑买卖,得到了李老爷的帮衬。这点香火请,一直没机会报答,还请陈老爷行个方便。”  陈燮瞪眼怒道:“老李,你骂人呢?有这么说话的么?你我啥交情,再叫老爷,你出去,以后别进我的门。”李恒笑道:“好好,陈大人,我错了,行不。”  陈燮歪歪嘴,叹息道:“这人真没意思,当年都刚出来混的时候,没这么多礼数吧?老李,咱们之间就别来这套,你要在老爷大人的叫,那就当没我这个朋友。”  李恒笑道:“好,思华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陈燮道:“这就对了,坐下说话。”说完才看了一眼李国助,这货一直站着。陈燮打量一番,才问李恒:“李兄,你什么打算?”  李恒稍稍沉吟才道:“如今东南海面,郑芝龙一家独大,是条船走东瀛的航线,都得给他家交保护费,我的船都不能幸免。说实话,跟他的交情的也有不少念头了,结果他跟我讲规矩。这事情,我心里可真憋的难受。这样吧,5oo料的船,你开个价,能卖多少,我绝不还价,有多少要多少。”  陈燮听出来了,这家伙也是无利不起早的主,不过他很识趣,不提什么大船。仔细一琢磨,陈燮回过味道来了。笑道:“李兄,这是不想跟我合作的意思啊。”  李恒听了哈哈大笑:“就等思华这句话呢,我一个做买卖的,不用这么多船不是?”  陈燮点点头道:“郑芝龙现在是福建的官,不好跟他闹到桌面上。这样,一时半会的先让他逍遥一阵。明年春天,5oo料的船我拿出4o条来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人你得给我作保。出来问题,我可找你要损失。”  陈燮可没安好心,郑芝龙在海上收保护费,每年几百万两,这钱不能让他一个人挣了去。得跟他分一点,不然心里不平衡。  “思华,我觉得可以这样,先给他吃点苦头,然后大家坐下来谈。”李恒个主意,陈燮稍稍一想便道:“这事情,我肯定不能出面。”  李恒笑道:“不用你出面,回头让国助去海上,跟他算算过去的一些帐。”  陈燮这才点头道:“那行,我让西劳经配合一下,对了,先君子后小人,不管你们怎么谈的,我要三成的好处。再有,这些船,我不能白给吧?”  李恒看了一眼李国助,这货很有眼色,立刻从怀里摸出一张钱庄的汇票,放在桌子上。陈燮低头看一眼,五十万。当即冷笑几声不说话了。李恒见了微微一笑,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汇票,摆在桌子上。陈燮低头一看,这才露出笑道: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最迟明年二月,你带人来拿船。”  李恒笑道:“思华,你得给配好枪炮吧?”陈燮笑道:“这个自然。每条船一门12磅炮,四门6磅炮,八门3磅炮。不过先说好啊,药子另外算钱。”  李恒急了,站起道:“我说思华,这就不厚道了。你给郑家的货,还送了5o炮弹和药包呢。怎么到我这就要钱了?不行,不行。”  陈燮啧啧两声,一副我很吃亏的表情道:“那行,5o就5o。李兄,你是个奸商,我说不过你。对了,除了炮,滑膛枪不来一点?看在大家老朋友了,我送你2oo条,其他的采购,打八折。”  李恒道:“我要是要,但是我没银子了,能赊账么?”刚才还是一片又好的气氛,就这么一句,陈燮跳起来了,指着李恒道:“亲兄弟还明算账呢?哪有你这么做买卖的?这滑膛枪,不管是谁来,2oo个银圆一条,不带还价的。上个月,关宁军要卖两千条,我都没货。”  陈燮这就是鬼话,关宁军是来买火炮的,陈燮弄了一批3磅炮忽悠人家。大口径的火炮,陈燮往福建买,那是因为郑芝龙能从番鬼手里买。往关宁军卖,还不知道便宜谁呢。所以这个军火买卖,还得分人。卖给关宁军,将来十有八九要打到登州营的头上,陈燮当然不能卖大家伙。卖给郑芝龙,那就不一样了,怎么都不会落到后金的手里。  李恒纠缠再三,最后只好作罢,又拿出二十万的汇票,买了两千条滑膛枪,最后还硬要了一百的弹药,陈燮装着心疼的样子,还是答应他的条件。  其实这个买卖,就算弹药不要钱,陈燮都赚死,这是绝对的暴利。有一点很关键,离开陈燮的弹药这些武器的威力大减。郑芝龙现在就得捏着鼻子来买弹药。陈燮这里算盘打的很精明,先两边买军火。回头让水师去帮忙打郑芝龙,还能分一份保护费。r1152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856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