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随行

第三百一十六章 随行

    第三百一十六章随行  接到命令的常时仁,不等兵部的命令,便准备踏上了归途。登州营在郧阳待了两个月,离开的时候已经九月中旬。这一次出来,检验了登州乙字营的战斗力,并且被贴上了“藩镇”的标签,常时仁和王贲“功不可没”。反正陈燮也不在意这个标签就是了。  登州营不是别的明军,在郧阳呆着的时候,流贼基本都是绕着走的。车箱峡脱困后,流贼往多个方向跑路,其中一路就往湖广来了,听到登州营在郧阳,吓的停步不前。之前在郧阳六县肆虐的流贼,也跑的干干净净。  登州营军纪森严,对百姓秋毫无犯,这个名声早就打响了。驻军郧阳,自然要跟地方上的商户打交道,炒面那是给流民吃的,运走了两万流民后,消耗的也差不多了。饼干罐头早吃腻了,从地方上采购肉食蔬菜,都是买卖公平。不少百姓靠给登州营买菜,都挣了不少。  邓老二就是其中之一,普通的自耕农,家里有十几亩地,都是祖上传下来的。登州营驻扎郧阳,本来日子不好过的他,通过买蔬菜和倒卖肉食,挣的比种地多的多。类似的人很多,都盼着登州营别走了。这么好的军队,自古以来也就是岳家军能媲美了。  这不天黑前,赶紧给登州营送了一车蔬菜,结账的时候还是那么干脆,银圆吹的能嗡嗡响。心情不错的邓老二,正准备离开时,被后勤的军官叫住了:“那个,明天别送了。”  邓老二一愣,还以为要贿赂呢,正盘算着送多少的时候,人家告诉他:“别误会,我们接到了军令,要开拔了。”啥?登州营要走了,对于邓老二来说,真不啻晴天霹雳一般。这才过了几天好日子,怎么登州营就要走。  稀里糊涂的赶车往回走的时候,同村的候二见了羡慕的招呼:“邓老二,又挣了多少?你小子,财了。不像我,只能在码头上搬运当苦力。”  邓老二看看这个同村的家伙,没好气道:“你赶紧去吧,明天就没这些活做了。登州营要走了。”啥?候二也傻眼了,这怎么回事?  消息一传十,十传百的,一夜之间整个郧阳周边都知道了。城内的蒋知府也知道了,连夜出城找到吴直。别看他是文官,登州营这种军队,可是巴不得在他的任期都留在郧阳的。理由?这还需要理由么?登州营在郧阳呆着,流贼不敢来。当兵的军纪森严,买卖公平,从不扰民。抛开登州营不服文官的管教这一点,别的都是最佳军队的典范了。  “蒋知府,别说了,咱家都接了令,要回京师去了。”吴直哪有心思理睬他哦,直接给打了。要说这些年过的舒坦,但是架不住那帮文臣作怪,非要往陈燮的脑门上贴藩镇的标签。现在皇帝下旨严厉斥责,他只好告辞常时仁回京师去。这回去,还不知道怎么地呢。  蒋知府找到常时仁,也说了留人的话。你都藩镇了,别在乎别人说啥了嘛。反正拐着弯说话,就这个意思了。蒋知府是真怕,上一任巡抚本家也姓蒋,就是被流贼搞下台的。  常时仁叹息道:“不是我们想走,是朝廷里有人容不得我登州营。”  第二天一早,登州营上路的时候,再次上演了百姓十里相送的场面。登州营在郧阳驻扎两个月,愣是没一次扰民的事件生,非但如此,麦收的时候,帮着干农活修水渠。借住在百姓的家里,给了房钱就算了,多少户人家的房子这俩月被当兵的给翻修了?数都数不清楚啊。这些当兵的真是太好了!这么好的兵,怎么就走了呢?  送行的数万百姓一边走一边哭,本地文人记载:九月十三,登州营去,郧阳五万父老十里相送,哭声震天,依依不舍之情感天动地。当日夜,久旱之郧阳下了小雨,有父老云:此苍天怜郧阳生灵之意。  表面上看起来,登州营不被文官阶层接受,实际上则是另外一个景象。河南地方官员,那是盼着登州营过境啊。只要登州营来了,流贼就得掉头就跑。现在的中原战场,流贼有两个不敢惹的对手。一个是卢象升,流贼起了个外号,“卢阎王”。另外一个就是登州营了,外号倒是没起。不过只要看见登州营,五十里以内的流贼,望风而逃。  登州营刚入河南,正在焦头烂额的元默就接到了好消息,流贼不见了。过分的是,登州营还在河南的最南边,洛阳那边的流贼也跑了。传说是因为登州营进了河南,生怕被惦记上。  常时仁率部在河南境内走了半个月,流贼生生的半个月没入河南。登州营离开郧阳才五天,流贼的斥候就在郧阳境内活动了。  登州营的行军,出现了一道奇怪的风景线。登州营在前面走,万余百姓拖家带口跟在后面。怎么劝都不听,常时仁只能下令部队减缓行军度,愿意跟着就跟着好了。这些百姓有一千多人是郧阳百姓,沿途不断的有百姓加入其中。常时仁担心百姓被官兵骚扰,把骑兵派过去,权当提供保护吧。剩下的炒面,都给了这些百姓,没吃完的粮食,也经常给一点。  即便如此,这些百姓在路上也死了几百个,离开河南境内的时候,跟着登州营的百姓过了两万人。一看这个阵势,常时仁也傻眼了,开始的时候一两千人,跟着就跟着,现在那么多人,还有增长的趋势。好多都是饥民,瘦骨嶙峋,饿的路都走不动的,能走回登莱么?  常时仁赶紧下令停止前进,派人会登州汇报这个情况。同时把携带的银圆都拿出来买粮食,在营地边熬粥给饥民吃。好歹吃几天的饭,才有力气上路。  坦白讲,常时仁对于这个决定还是颇为忐忑。毕竟他没有先请示就带了这么多人回来。还有一点,这么多人每天两顿粥的消耗也是惊人的。常时仁就算把全部银圆都用上,也撑不了半个月。但是他还不能就这么上路了,多数流民的身体太差,就这么走到登州,真不敢想象还能剩多少人。  上午九点左右,长长的队伍排起来。登州营的兵是和气,但是有前提,你得守规矩。但凡有人插队,被执勤的士兵看见了,立刻揪出来一顿揍,然后绑在营地边的桩子上示众。这个威慑效果很明显,一些饿的难受的饥民,眼巴巴的闻着空气中的香味,缓缓的往前移动。  常时仁特意来看了一下,一锅粥筷子插上去不倒是必须的,粥里加了午餐肉丁。说起这个午餐肉,当兵的一开始爱死了,现在看见个个反胃。天天吃这个,真是很惨的。  一家三口打了热粥,走过常时仁的身边时,突然出欢呼声:“有肉啊!”  这个场面让常时仁心里很舒坦,觉得就算回去被骂死也是值得的。  陈燮没有让常时仁等太久,不过休整了1o天的时间,联合商号这个商业机器高运转的威力体现出来了。炒面一次送来二百车,按人头一人一袋,背着走上路。身体不好的,还可以坐返回的马车上路。  就这么着,回到登州的时候,跟在队伍后面的饥民,达到了惊人的三万五千多人。走到黄县的时候,常时仁看见前方有骑兵上来,立刻迎上去。一看旗号就知道,这是总兵老爷来了。十几步之外,陈燮就下马了,大步上前。  “敬礼!”常时仁一声口令,身后军官整齐立正。陈燮面带微笑,上前来时抬手回礼,站在一众军官面前。“辛苦了!干的漂亮!”陈燮对常时仁如是说,伸手拍拍肩膀,表示亲热。  看见王贲,陈燮乐了,抬手在胸前轻轻的一锤:“你小子,有种!不错,没丢老子的脸。”  军官们挨着都说了话,陈燮这才算完,之后宣布大家回到登州,全部放假十天。  常时仁还颇为不安的低声道:“老爷,卑职没有请示,就带回来那么多人,请老爷责罚。”  陈燮笑道:“责罚什么?我该好好奖励你才是。你看见的是负担,我看见的是民心。这么多人跟着走回登州,说明你小子这一次出去,活干的漂亮。王启年那边荒地多的是,就缺人口去种。而且那边搞的是集体农庄,这些外来人口最合适不过了。”  车箱峡脱困之后,李自成尽杀安抚官,鼓行而西,破陇州,进至凤翔、宝鸡、泾阳、醴泉一带,洛阳农民军数万来会,关中大震。奇瑜遣将贺人龙往击之。闰八月十九日,自成反围贺人龙于陇州(今陕西陇县)。贺人龙,陕西米脂人,初隶洪承畴,后随奇瑜。自成以人龙同乡里,乃遣将高杰遗书约人龙降,人龙不肯,固守陇州两月。总督洪承畴檄将左光先驰援陇州。李自成才率军解围而去。  国内战局正如陈燮预料的那样,因为失去了总指挥,一时间对流贼围剿出现了混乱,战局急转直下,变得难以收拾。r1152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85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