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一十四章能给他什么

第三百一十四章能给他什么

    第三百一十四章能给他什么  接到报急文书的皇太极,正在宣大嗨皮。抢的叫一个爽啊,结果一份急报给了他也闷棍。陈思华登陆盖州,兵力不下两万。这是什么节奏?仔细的把文书看了一遍又一遍,皇太极反应过来了,自己还是小看陈燮了。或者说,自己从来就没了解过陈燮。  没法子,只好丢下多尔衮兄弟两个,让他们带兵在后面押送抢来的钱粮人口。自己带两万骑兵,星夜兼程往回赶。等他回到奉天,已经是八月底了。在半路上的时候,连续的汇报让他放心了很多,陈燮不过是打了海州就跑了。尽管如此,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赶。  到了奉天,在城外看见济尔哈朗,发现这个亲信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。煎熬啊!  进城之后,把代善和济尔哈朗叫一起,问起这一仗的细节。济尔哈朗声泪俱下,讲了整个战斗的进程。重点讲了陈某人的三光政策。听到烧光杀光抢光这个战术的时候,黄太吉晃了几下身体,还好及时伸手扶住。  回来之前,他就料到陈燮不会轻易的放过大金,没想到这货这么狠毒。  各地的损失报告,接二连三的上来。堆了一桌子,黄太吉借口要休息,让两人下去。然后一份一份的看下面上来的折—长—风—文学 www.{c}{f}{w}{x}.net子,看完之后痛苦的捂着脸。太惨了,真是太惨了。有一个大概的统计数据,不算战士。被杀的满人男丁一万余,被掳走的女子和孩子,两万多人。整个后金才多少人口啊,这一下算是大伤元气了。  这还不算,前前后后烧毁村镇三千多个,抢走粮食无数。海州、盖州,都被放了火,烧的一干二净。这些城市,说实话建设起来没个十年八年不要想,这家伙拆迁防火。这才几天的功夫。真是太可恨了。黄太吉倒是忘记了,他在宣大和北直隶干的买卖。  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,随着多尔衮他们也回来了,八旗的旗主们都凑一起开会。必须正视这个登州营了。连续的不断的情报显示。登州营留在复州没有走。还在那大兴土木。黄太吉不顾各部的疲劳,带着三万主力南下,寻找陈燮决战。其实他也知道。这一趟肯定白跑,问题是不走一趟,交代不过去。不走这一趟,很多人要造反的。怎么也要做个样子出来。  大路两旁的树叶已经开始发黄,已经是八月底了,气候有点凉了。这个时候行军还是比较舒服的,尤其是早晚比较凉快。过了鞍山驿,马背上的皇太极,一直在四处张望。终于看见了一个被毁的村落,皇太极下马看了看,残垣断壁之间,还有没烧干净的木头。村子里的每一个建筑,都没有逃脱被烧毁的命运。  没有多呆,皇太极便继续南下,进入海州之后,悲愤的情绪达到了顶点,城内还在清理之中,这个城市除了城墙,全都过了火。空气中充满了焦臭的味道,浓郁的令人作呕。被驱赶来清理的汉民奴隶,麻木的将一车一车的垃圾送出城。  炸毁的城门处,看见了济尔哈朗指挥民夫修的那些工事。黄太吉看了真的很吃惊,如此复杂的工事,居然被填了一大半。不看他心里还舒服,看完之后觉得这家伙真是太逆天了。这都能打下海州,真是无法想象。  站在城头上,黄太吉让济尔哈朗讲战斗的细节,这家伙一边讲一边流眼泪。猛烈的炮火,这个不用解释了,看看被轰的城垛子就知道了,那些炮弹,基本都被登州营回收了。跟着济尔哈朗的解释,黄太吉一脸沉重的四处查看。走到一片大土包的时候,黄太吉能闻到一股古怪的香味,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  济尔哈朗悲愤欲绝,仰面哭泣:“这里埋的都是战死和被杀的族人,这样的坑有五十来个,每一个里头全是尸体。惨啊!逃出来的奴才说,男人只要高过车轮,就得死。”  黄太吉已经倍受打击了,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挺住,否则大金真的要出大问题了。凭着强大的意志力,这一次黄太吉没有吐血,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。那种心如刀绞的滋味,还得强忍着。整个海州变成了废墟,如果不是城墙还在,城市都没有保留的必要了。  在城外休息一夜,黄太吉让多尔衮打前锋,继续往盖州前进。走了一天,到了盖州。这里也是一个样,一片废墟,耀州,也是一片废墟。当天夜里,大军住在城外。  篝火点上,一群人围在篝火边商议,今后该怎么应对登州营。大规模的打一次是肯定的,不然陈燮这混蛋能把人坑死。一群人围着篝火默默无语,都是八旗的旗主。这个时候没人敢轻易开口,只有看黄太吉的意思了。  “大家都看见了,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对手。这个凶残狡诈,所部战斗力极其强悍。海州城三千精锐,五千披甲奴。白日近战,全面落下风。夜间近战,打了一整夜,都没能占到任何的便宜。要不是济尔哈朗及时撤走,镶蓝旗也打没了。登州营已经撤到了复州,盖州靠着海,我们没水师,陈燮可以随时在各处登陆。不解决这个混蛋,大金永无宁日。”  说到这里,黄太吉看看众人,结果都低着头不说话。最后还是黄太吉点名道:“济尔哈朗,你对登州营的战术最了解,你说说该怎么办?”  济尔哈朗面露难色,但是看看其他人的表情,知道不说不行了。  “要我说,连盖州都不能要了。”此言一出,众人的表情都变了。盖州距离奉天才不过四五百里,骑兵杀过去不用五天吧?虽然心里都不爽,但是没人这个时候插嘴,都在等着下文。济尔哈朗苦涩的继续道:“海州一仗之后,最大的感受不是别的,就是登州营的火器犀利。鸟铳二百步,可以破棉甲,一百步,三层甲都能打穿。登州营的火炮更厉害,打三里地都是小炮,轻便的很,两个轮子。我可是亲眼看见,三个人拉着就跑。再说排枪,那排枪打起来,跟下雨似得,打的还快,最多二十息一轮。大家可以想一下,三段射,会是什么结果。”  这个不难算明白,200步开始射击,三段射,就算战马跑起来,能冲到跟前么?  “还有一个更要命,登州绿皮不知道穿的什么衣裳,弓箭根本射不穿。我敢肯定,那不是甲,也不是棉甲。太邪门了,一个两个还说的过去,上万人都是这个情况。我们的斥候跟他们的斥候打过多次,弓箭在五十步射过去,无法穿透。顶多是往后一仰,什么事都没有。他们的的斥候,带着一种弩,五十步能破甲。还有两响的短铳,一般都是十五步开火,破甲很轻松。大金的斥候,都是些精锐勇士,楞是半点便宜都占不到。”  这个话题太沉重了,但是大家都必须面对。年轻气盛的都铎,这个时候忍不住道:“难道就没法子打败登州营,打败陈燮?”  济尔哈朗道:“我总结了一下,今后登州营来犯,我军当主动后撤,拉长他的补给线。以大批骑兵为侧击手段,从侧面,后面,发起攻击。如果登州营固守,千万不要发起攻击,只能长期围困。我们的优势是骑兵的速度和近战,如何充分发挥优势,是今后的主要战术。”  “难道不能我们也造大炮?”多尔衮也忍不住了,毕竟这个事关切身利益,这是对外,不是对内。济尔哈朗摇摇头道:“没用的,我们的铸炮的水准太低了。根本就不能跟人家比。笨重的红夷大炮,大家都见过。四五千斤一门,搬运太麻烦了,打个四里地,基本就到头了。还不如想点法子,从登州营买大炮。”  代善这个时候插嘴道:“不是让人在明朝皇帝那里搞反间计了么?效果如何?”  黄太吉提起这个,忍不住苦笑摇头:“这事情闹的动静倒是不小,但是没用。皇帝不敢动他,大臣怎么弹劾都没有。”说到这,黄太吉扭头对身后道:“范文程,你走一趟登州吧。”  范文程一直安静的站在后面,这会出来硬着头头皮跪下,接了任务道:“臣愿往。还请陛下明示,臣能做到哪一步?”  黄太吉眯着眼睛,久久思索,最终开口道:“你跟他说,除了朕的位置,别的都可以给他。”噗通,坐在木墩子上的都铎掉了下来,惊呆的表情大家都看的很清楚。  “臣领旨,不知何时启程?”范文程也是没退路了,当了汉奸的人,没几个不拼命表现的。历史上的汉奸,差不多都这个德性。哦,抗战时期的汉奸,绝大多数不给力。  “不急,先等几天,总的给人家带一些礼物。”  中原战场,陈奇瑜被拿下,局势出现短暂的缓和,但不过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。这个时候的陈燮,并没有回到登州,而是悄悄的出现在山海关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856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