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一十二章抢的差不多了

第三百一十二章抢的差不多了

    第三百一十二章抢的差不多了  辽阳,率军来援的代善,见到的是一个失魂落魄的济尔哈朗,胡子拉碴的,头发也乱糟糟的没整理,眼珠子通红,眼神呆滞,情绪低落的样子是个人都看的到。镶蓝旗的战斗力一直不差,济尔哈朗手里的兵力也有五千精锐。如果对阵别的明军,机动性更强的镶蓝旗主力,绝对游刃有余。很明显,这家伙被打傻了。  代善心里暗暗的不屑,他也就是没有看到那团巨大的硝烟,还有被炸塌的城墙。被震的漫天星斗的济尔哈朗,在城破之后还能冷静的作出选择,已经很不错了。  “这仗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!”济尔哈朗看见代善立刻开口,代善不解道:“怎么叫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?你说清楚一点。”  济尔哈朗面露惊惧,使劲的甩头,似乎想忘去恐惧。平静了一下,才继续道:“我的意思,不能再跟登州营打正面了,守城都不行。我们的任务是拖住他,等待大汗回来。大金铁器应该在战场上驰骋,而不是缩在城池内防御。之前犯的错误,不能再重复了。”  代善这一下明白了,心里的震惊一点都不亚于他看见济尔哈朗的狼狈样。  “你接着说!把战斗过程说详细一点。”代善还是知道轻重;长;风;文学 www.cf+wx.net的,在他身后是奉天,这个时候奉天的守军不足万人。代善本部人马加上披甲奴,也就是一万出头。  济尔哈朗整理了一下思绪。缓慢的把过程讲的很清楚。从盖州登陆开始,到主动放弃盖州,海州防御战的过程。说完之后,代善的表情不对了,之前还有点轻松,现在是凝重。五千多的精锐,加上披甲奴和民壮,接近两万人守一个海州,居然让人五天就拿下了。尤其是那一炸,给整个海州守军带来的不仅仅是近千披甲奴的伤亡那么简单。接下来的反击。在猛烈的排枪面前,短短半个时辰损失数百精锐还有千余奴才。这个仗还怎么打?留下来的两千多精锐,激战一天一夜的过程,同样是被人压着打。  “所以。我们现在要改变战术了。少数精锐带着披甲奴和民壮守辽阳。主力则两翼张开,绕行敌后,打他的后勤线。只有在宽阔的战场上。我们的优势才能最大化。我想,也只有这样,才能有一拼之力。辽阳距离海州有一百二十里,这么长的距离,只要绿皮继续往北打,我们就有机会打他的薄弱点。还有个事情我要提醒一下,绿皮的斥候很强。不在我军之下。”  现在这个局面,是代善来之前怎么都想不到的。后金还是部落性质的政权,在得知登州营登陆盖州之前,代善的计划是他带人增援,然后发起反击。就像以前搞东江镇那样,把登州营赶下海。结果济尔哈朗的一番话告诉他一个残酷的现实,正面拉开阵势硬刚,大金铁骑根本没机会,这让他怎么接受?  这个时候代善不接受还真的不行,毕竟不是一次了,之前的岳托还是他儿子呢,结果不是叫人给一锅端了么?直接给镶红旗打残了,还添了德格类一个搭头。  本来后金的人口较少,哪里经得起这么折腾。七七八八加起来,青壮人口不过十万出头,被陈燮一个人就啃掉了一万多。大金上下,谁不恨的牙根痒痒。  “你手里还有多少人?”代善冷静了下来,他可不想步儿子岳托的后尘,再说他一个老家伙,也过了热血沸腾的年代。  “还能凑个五千人吧,镶蓝旗的男丁差不多都抽出来了。”这个话的意思,代善很清楚。这就是五十岁以下,十四岁以上,才能抽出这么多的兵力来。可见在海州一战,打的有多伤。  “算了,我抽三千人给你指挥,你带着人先往东走,然后找机会打一两次看看。辽阳我来守,你放心,不行我就放绿皮进城,打巷战好了。”代善的经验丰富,很自然的想到了这个法子。不过这两人都没想到,陈燮就没打算攻辽阳。  海州,陈燮从盖州走了一个来回,何显的骑兵部队已经休整了两天。城里的财物已经搬的差不多了,接下来就是要搬粮食了。何显请战,要打鞍山驿。  “你要是济尔哈朗,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陈燮向何显提了这么一个问题,何显想都没想就回答:“简单,辽阳都可以不要,最好让老爷打到沈阳城下,然后以骑兵骚扰后勤补给线。实在不行,沈阳都可以放弃,左右对手以步兵为主。甚至可以直接扑向盖州。”  “你这个骑兵菜鸟都想到了,人家能想不到?”陈燮以智商碾压的形态出现,何显立刻怂了,耷拉着脑袋道:“是啊,可惜了,还以为能再爽几天的。”  陈燮一脚踹过去道:“带着你的人,从海州往东南方向横扫,不要我教你该怎么做了吧?”  何显带着他的部下,继续去从事抢劫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。临行前,想起那个被他抢来的女子,特意到医院去看了看人家。何显到医院的时候,女子靠坐在床上,眼睛里充满了迷茫。这些天看到的一切给她带来的冲击不小,小屯子被打下还能理解,海州这样的大城都被人家给拿下了。真是超出她的理解范围了,要想弄明白这个问题,太难为她了。  住进医院后,才知道人家没打算折腾她,吃的好,休息的好,伤口也没脓肿。这在以前就没法想象,眼下可是夏天,腿上中了一弩箭,能不能活下来全看老天的。结果住在这个地方,伤口好的很快。那个混蛋家伙,两天没见了,也没见他来抓走她去生孩子。  后金这个地方就是这样,胜利者可以享受失败者的一切财产,包括女人。就算何显不来,她也没打算跑,已经是人家的战利品了嘛。  “对了,你叫啥名字?”何显出现的时候,女子明显的眼前一亮。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一股恼怒闪过脸上,随进便低着头道:“我叫古娜,叶赫部的奴才。现在是你的奴才。”  “那个,古娜,我要出去打仗,你留在这里养伤。回头跟着医院往后撤,伤好了来找我。这个给你,想吃什么让护士给你买。”丢下一个小册子,何显跑了,脸红红的。不知道为啥,看着这个野性十足的女人,他就很来劲。就好这一口。  古娜可不知道这本子是干啥用的,打开看看又不识字,只好等护士来问她:“这个可以干啥?”护士看一眼就露出羡慕的笑容道:“这是军官补贴证,你拿着去后勤处,可以买很多东西。收好了,这可是好东西,很多人想都想不到的好东西。”  既然是好东西,那就藏好吧。还真没打算去买啥东西,当奴才的,不能乱动主子的东西。在屯子里,小时候哥哥丢了一只羊,都让主子抽了十几鞭子。  在海州呆了整整十天的登州营,没有继续往北,而是掉头南下。最后一支部队离开海州的 时候,这个城市浓烟滚滚,整个城市都被点着了,很远的地方都能看的到。  一支镶蓝旗的斥候队,就看见了这股浓烟,惊讶的发现是来自海州时,小心翼翼的靠近。发现海州被点着了,登州营也不见的时候,这都过去12个时辰了。  消息传回辽阳,苦苦期盼黄太吉回师的代善,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登州营撤了,还给海州点了。要说抢劫,后金是老把式。让他们搞建设,那就太为难人了。所以每一个城市,他们都是很珍惜的。更不要说海州的战略地位极其重要,属于明军留给后金为数不多的坚固的城池。  不断有斥候带回来一样的消息后,代善信了,赶紧派人去通知将济尔哈朗,不要再往前了,登州营兵力收缩了,这会再去就是送。正在往东南走的济尔哈朗,沿着汤河往南走,企图是摸带析木城,寻机作战。接到这个消息之后,他也懵了。这怎么可能嘛?明明后金主力还在草原上,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去奉天,这你这是什么战术?  这个时候陈燮的心态,很难有人理解。他就是来抢劫的,现在抢的差不多了,前前后后烧了小两千个村落,人口抢了七八万。这些都是后金辛辛苦苦的走草原绕路,从北直隶抢来的百姓,现在都便宜陈燮了。  对于后金来说,抢人口才是最有杀伤力的手段。抢到的这些人口,用在复州一线,其实还是有很大的缺口的。这个时候陈燮是不想调回常时仁的,无奈的是现在朝野上下,对陈燮的心思不良,可不敢把一支孤军放在河南那么远的地方。  朱由检的心态,陈燮理解透了。只要自己跟祖大寿一样,不造反,需要的时候派偏师一支去打一下流寇,基本上他就能睁一眼闭一眼。如果将来,灭了后金,灭了流寇,天下太平了。那会朱由检肯定容不下自己跟关宁军这种藩镇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85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