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三百零九章 土飞机

第三百零九章 土飞机

    第三百零九章土飞机  尽管怕的要死,王德化还是硬着头皮到了前线。登州营是藩镇,这个观点已经在当今的朝廷达成了共识。作为一名太监,被皇帝派到这里来当监军,似乎很惨的样子。王德化在登州过的一点都不差,甚至还是很滋润的那种。  每个月五百个银圆的孝敬,来自盐场和粮库,然后还什么事情都不用干。登州府的税收,从来不用他操心,到了时间就准时交,一年两次,一张汇票打到京师,户部直接从钱庄提银圆。有时候王德化在想,大明的藩镇都这个样子,其实也挺不错的。  但是不能这么想啊,那是政治错误。作为天家奴才,他要做的事情是执行皇帝的意志。任何可能对皇帝权利构成威胁的人和事情,都必须及时的上报,并且进行监督约束。  上战场这种事情,王德化有过经验,不过那是对内的战场。对建奴还是头一回,他是真的怕。不是怕登州营打败仗,而是怕陈燮随便找个借口,给他弄死了。战场上死人太简单了,理由太好找了,尤其是对阵建奴的时候。  开始王德化称病不去,但是架不住皇帝的命令,只能上前线。等他到了战场上,距离陈燮出兵盖州,都过去半个月了。  站在距离战场五里地的地方,王德化还是觉得不安全。手里的望远镜哆哆嗦嗦的,差点掉在地上。这玩意。真不错。不过是借来的,等下要还回去。他可是知道,朝中弹劾陈燮的奏章都堆满了。一般遇见这种情况,别说武将了,文官都抗不住。但是陈燮跟没事一样,该干啥干啥,登州上下也跟没事一样。  这就是底气!登莱治下的官员,或许不是跟陈燮一条心,但是在利益上绝对一致。朝廷里已经在谋划,如何分化瓦解登州官场。可以预见到一场风暴就要来临。不知道那个正在高出看着城头的家伙,到时候会怎么做。  清障的工作已经过去了三天,难度越来越大。最初的壕沟还是比较好弄的,随后的木栅栏和壕沟的结合体。随着距离的推进。伤亡逐渐加大。如果是一般的明军。每天十几个人的伤亡真不算啥,但是在陈燮这里,真的心疼。  后金主力的抵抗意志非常强烈。城头上现了不少弗朗机炮。自打固定炮位都被消灭后,济尔哈朗就现了一个新的办法,几个人抬着弗朗机炮,打一炮换一个地方。这样一来,随着清障推进到百米以内,伤亡开始大幅度增加,主要是民夫的伤亡。  民夫在陈燮的眼里,也是宝贵的资源,不然就没必要从河南农人口来了。辽东这边人口少耕地多,单单靠现在的十几万百姓,根本不够用的。  “得想个法子,减少伤亡啊。”陈燮自言自语的时候,参谋长苏皓宸及时的建议,可以让步枪兵上气球,靠近一点,居高临下打炮手,或者干脆把引信弄长一点,往下丢手榴弹。  嗯,这个法子好。陈燮听着来了精神,立刻下令:“停止进攻,回去开个会。”  非常难得的,登州营打了一个上午就后撤了,带兵出击的佟佳却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,来到济尔哈朗身边道:“主子,绿皮不知道又要搞什么花样。这三天下来,城里伤亡小两千了,这个仗继续这么打,民壮可撑不下去了。”  济尔哈朗也头疼,登州营打仗太邪乎,一点都不着急。就这么慢慢的跟你磨,难道一点不担心后金主力回来么?看着正在后侧的登州营,济尔哈朗的眉头紧皱,毫无法子。  王德化有幸旁听了陈燮的军事会议,在他的心目中,陈燮的开场白有点扯淡,民夫死几个算什么?既然会担心民夫的伤亡,这也叫大明的总兵?虽然不屑,王德化不敢废话,带着耳朵进来的,没打算开口,免得惹急了陈藩镇。  “民夫伤亡有点大,不能这么跟济尔哈朗磨蹭了。我想了个法子,大家看看行不行。工兵出几个手艺好的木匠,打一口棺材,里头装满火药,盖上盖子。回头造几个盾车,慢一点没事。明天一早,集中火力给我招呼城门那一段,然后把盾车推上去,轰的一家伙。”  陈燮这么一说,大家都来劲了,显得有点激动。苏皓宸使劲的敲了敲桌子,大声道:“都安静,老爷没说完呢。早干啥去了,现在激动。”  一群年轻的参谋被说的面红耳赤,还是缺乏经验啊。过去真的没打过攻坚战。实际上陈燮早就想到这一招了,就盼着这些年轻人能主动想到。可惜,他们还是缺乏这个意识啊,拔苗助长就拔苗助长吧,拔掉海州,应该够黄太吉老实一阵的。  “这个,为了减少伤亡,准备工作还有很多。找一些枪法好的士兵,上热气球练一下。手榴弹的引信可以改一下,往下丢。就一个下午的准备时间,大家都去忙吧。明天一定要打开海州城,就这样吧,散会。”  会议就这么结束了,陈燮走到王德化跟前,笑道:“监军大人,还有啥要补充的?”  王德化笑的比哭都难看,你都宣布散会了,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?“这个,没说的。”  苏皓宸等王德化走了,不屑的看着背影道:“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。”  陈燮笑笑道:“他这个监军不好当啊,对了,明天的关键还是吊桥,得给那个绞盘打断咯。”苏皓宸笑道:“这个不难,一直没去招呼那玩意,明天击中炮火一顿轰的事情。”  营地里忙开了,挑选士兵上热气球,在附近的山上练习设计。木匠赶制棺材,工兵忙着实验引信的长短,炮兵更猛,直接带着一群人到城下,去测定标尺。根本就没把城内的人当一回事,就这样,城里的济尔哈朗还不敢让手下出击。  第二天一早,登州兵又来了,济尔哈朗上了城头,愁眉苦脸的看着正在准备的炮兵。真是欺负人啊,还有那个球,今天居来来了十个球,这是要干啥?  白烟腾起,城头上的人趴下一片,三天下来都学乖了。轰塌的城垛子后面,堆上一堵沙袋墙,这玩意效果不错。这今天,城墙上全在忙这个。炮弹打在上面,基本就没啥伤害。  不过今天好像不一样,猛烈的炮火对着城门那一段墙猛轰,绿皮方队掩护下,小炮开始往前推。民夫一直没动,这是打算直接攻城门么?仔细一想,济尔哈朗下令:“去,找些人,用沙袋把城门堵上,让人准备火油,一旦明军逼近城门,倒火油点火烧。”  绞盘的柱子没撑多久,十分钟不到,这段城墙就没了样子,柱子也轰断了,轰的一声,吊桥落下。这时候前置的小炮也开始射击,对着这一段不到二百米的城墙,药子不要钱钱似得。热气球也过来了,今天飞的还真近,高度也就是百十来步,弓箭能射到。不用济尔哈朗招呼,一些弓箭手动手了。  连续几箭都射中了,但是没效果,箭给弹了下来不说,还遭到炮兵的猛轰。这距离,真是弓箭的极限了。热气球上的士兵可没闲着,一个气球上六个士兵,每个士兵一个装弹手,三支步枪轮着打。  这下热闹了,砰砰砰的不断响,一个一个的弓箭手被点名。密集的活力打的这一段没法子呆人了,盾车出动了,一共是十辆。其中只有两辆是带着棺材的,其他的都是吸引火力的幌子。巨大的盾车被往前推着缓缓而动,一看这个阵势,济尔哈朗知道不对了。今天是要打死仗了,赶紧抽调人马上城头,死活就看这一下了。  盾车上头有顶子,看不到棺材的存在。一些民夫还在填壕沟,样子做的很逼真。小心的掩护着两辆盾车靠近城门。轰的一声,几个后金兵抬着弗朗机炮,轰在逼近的盾车上。猛了一个白铁皮的木盾,经受住了这此考验。啪啪啪雨点似得的铁砂,没能造成太大的伤亡,反倒被气球上的士兵盯上了,一顿击中射击,当即打死三个。六磅炮也跟了过来,一顿猛烈的招呼。冲上这一段城墙的金兵死了一片,但是看看情况不对的济尔哈朗也顾不上了,这事情太不对了。  盾车接近吊桥,城下的活力更猛了,绿皮步枪兵不管不顾的冲上来,顶着城头的反击,排枪打的跟下雨似得,不断的用活力压制那些敢于抬头的金兵。  短短的半个时辰,城头上就损失过了五百人,这个仗打的真是太残酷了。民夫躲在角落里死活不肯动步,当场被砍死几个,其他人跟蜗牛似得往前移动。  佟佳急眼了,带着亲兵抬起一门弗朗机跑冲过去,对着下面的盾车开了一炮。啪啪啪的子弹飞来,两个亲兵被打中,血溅了一脸。这时候,济尔哈朗才看清楚,一辆盾车上了吊桥了。“倒火油啊!”刚喊一嗓子,就看见一炮击中了佟佳,六磅炮弹直接给他打断了两段,肠子撒了一地。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855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