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九十七章 再上征程

第二百九十七章 再上征程

    第二百九十七章再上征程  也不知道老天爷怎么想的,盼了半年的雨水,下半夜落下来了。飘飘洒洒的春雨,落在脸上的时候,满城的人脸上都是惊喜。淅川县城不大,也就是三四万人,两千多户人家。也许是因为春雨,也许是因为遇到了一支百姓想都不敢去想的官兵,城里的住户意外的团结。齐心协力之下,大火被扑灭了。灭火之后,累了一夜的官兵悄悄的出城,换了一批官兵进城来维持秩序。  天明时分,一车一车的尸体往城外拉,都是昨夜的乱军。这个时候围观的百姓才想起来,这些官兵杀人时的狠辣。再看他们,都带上了敬畏之意。  三千河南叛军和五百本县的驻军,昨夜一口气被杀了一半以上,剩下的人放下武器投降了,被关在校场内。天上还在下细雨,这些人没个遮挡的,在风雨中瑟瑟发抖。十人绑一串,挤在一起相互取暖,接下来的命运如何,没人知道。  城里的百姓沉浸在悲伤之中,只有时间能淡化这一切。登州营好的令人发指的军纪,再次让淅川百姓的认知被打破。在街上走动的百姓,遇见这些身穿墨绿色军装,站在那里跟柱子似得官兵,忍不住低头哈腰的赔笑。无一例外,只要你朝这些官兵点头微笑,都能得到一个回礼,啪的立正,抬手横胸,还有一个温暖的微笑。  登州营的军纪,好的真是要人性命了。昨夜救火,伤了几十个官兵,万幸没死人。水都没喝一口。这些兵就走了。早晨天一亮,又是登州营,到处都能看见,他们在干活。清理垃圾,帮忙修缮房屋。淅川百姓真不敢信。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官兵。“登州营”这三个字,够淅川百姓说一辈子了。  王贲遇见了一个不小的麻烦,一个小娘子,岁数不大,也就是十三四岁,挽着个包袱。站在营门口死活不肯动地方。谁来劝都没用,就是要见王贲。  三十来岁的小六尺高的壮汉,站在这个小娘子面前,竟然束手无策。面对后金大军的时候,都没见他紧张。这会急的面红耳赤。  “俺不管,你抱了俺,摸了俺,俺是你的人了。你不要俺,俺就在这站着。”  这是第几次重复了?王贲快崩溃了,这女子跟复读机似得,呃,他不知道有这东西。  “我跟你说。出兵放马在外,不能娶媳妇,回头老爷知道了。要杀头的。”  王贲决定再挣扎一次,这一次小娘子不复读了,抬眼看着他:“俺饿了!”  王贲抱头鼠窜,冲进正在做饭的炊事班,打了一盒刚煮好的米饭,抢了大厨手里的大勺子。挖了一勺子红烧肉。盖上饭盒,又想起什么似得。冲进后勤车队,找到后勤军官:“能买点罐头么?”  后勤的军官很年轻。也就是二十出头,平时跟王贲关系不错,这会笑嘻嘻的从角落里摸出一个袋子,笑道:“早给你把聘礼准备下了,别嫌少啊。”  被人取笑了一个上午的王贲,已经没力气解释了,拿上背袋就走。身后响起一片欢笑声,当兵的乐子不多,这点事情能高兴好几天的。出了后勤,进了临时指挥所,常时仁看见他的架势,笑着把手里的笔放下道:“就知道你要来,去吧,给你一天半的假。你这个情况比较特殊,不算违反军纪。不过话说回来,你要是胆敢始乱终弃,别怪军法无情。”  王贲一张脸憋的通红,悲愤的要走,却被常时仁叫住:“等下,一点心意。”说完往背袋里丢了一把银圆,砸在罐头上哗啦啦的响。这不过是个开始,其他军官都来凑热闹,你一把我一把的丢银圆。都是战场上换过性命的兄弟,说客气话就没意思了。  王贲麻木的点头,出了营帐松了一口气,知道这位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娘子甩不掉了。牵来自己的战马,挂上背袋,想想把自己身上的银圆全部丢进背袋。男人大丈夫,做事要干脆。出了营门,王贲二话不说,抱起小娘子就往马背上放。跟着也上了马,小娘子一直没啥表情,这会脸红的跟军旗一样。  “先吃饭,我送你回家,顺便把聘礼给你爹妈。”王贲很干脆,左右没娶亲,以前是烂命一条,攒的银圆都丢半掩门里了。不是兄弟们帮忙,这聘礼估计拿不出手。  坐在马背上,小娘子没抗住美食的诱惑,一边吃一边掉泪,吃了几口就盖上饭盒。  “怎么?不好吃么?”信马由缰的王贲,一直盯着人家看呢。这会才发现,小娘子长的很俊俏。完全符合当代审美潮流,就是脚大了点。王贲不在意这个。  “不是,很好吃,一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。我得给爹妈和小弟留着点。”声音不大,就这么一句话,王贲泪流满面。小时候他也有个姐姐,好吃的都想着给他留着,战场上自认为当了逃兵的王贲,一直不敢回家。这会一句话,勾起了太多的回忆。  小手用衣袖给擦眼泪的时候,王贲收回了心神。双手抱紧这个用一句话就让自己崩溃的女子,低声笑道:“我没事,坐稳了。”  “对了,你叫啥名字?”“春妮”“好名字”,春风得意马蹄疾,咯咯的笑声传的很远。  登州营终于要走了,淅川的百姓不约而同的汇聚在军营外,远远的站着,没人来上前打扰他们收拾行装。无声的送别,待到最后一点影子消失在视线中,一个盘着发髻的少妇,冲上一个土坡。  似乎有感应似得,一匹快马回了头,塔塔的冲近了。少妇冲下土坡,跌跌撞撞的往前跑,马背上的骑士下马,抱着少妇不知道说了什么。几分钟后,分别还是来临了,最后一道背影远远的消失。  不知是哪个先嚎了一嗓子“怎么就走了,怎么就走了?”,几万百姓哭声震天,捶胸顿足者无数。回头的少妇也是满脸泪痕,坚定的往回走着,路上的百姓不约而同的让路。无数女子羡慕的眼神包围了这个一脸幸福的女子。  “哎,走吧!”元默一声叹息,最后回望了一眼淅川县城。给京师的奏折已经写好了,元默决定背下主要责任。比起登州营这些普普通通的士兵,元默有一种道德不济的羞愧。  轿帘子落下的时候,久历宦海的元默,还是掬一捧热泪。这些天的感动,一辈子都没经历过。那个叫陈燮的年轻人,他的军队能打胜仗,绝对不是靠吹出来的。这些天的经历,坚定了元默必须要把这支军队的指挥权抓牢的意志,只要在河南麾下一天,谁都别想碰一下。  “向前向前,我们的意志如钢铁,保卫着大明的百姓……。”  军歌嘹亮,气势如虹。高坡上远远看着这支队伍的夜不收,似乎受到了不小的惊吓,掉头策马狂奔。没有了河南官兵的拖累,登州营行军速度加快,日行百里,上津遥遥在望。  上津,大营连绵,中军帐内两位官员,正在商议会剿大计。急匆匆的脚步声,打断了他们的商谈。身材瘦小的陈奇瑜,身材高大的卢象升,不约而同的看过来。这个时候,惊动他们的往往不是什么好事。  “报,官道上来了一支大军,先锋打的是登州营的旗号。”  两人相视一笑,齐声道:“来的好快。”陈奇瑜总督五省,会剿汉南大股流贼,预计中元默五月中才到,没想到提前了近十天。  “登州营的威名,早有耳闻了。”卢象升作为明末有数的干城之才,自然不会错过登州营的消息。陈奇瑜也一样,早在去年冬天,就知道兵部连下十道急令,急调登州营入河南。  “走,看看去。都说登州营战无不胜攻无不取,今天我倒要见识见识。”陈奇瑜也有点兴奋,招呼卢象升,带上各自的卫队,一起出了营门,往郧阳方向的管道走出三里地,远远的听到歌声时,卢象升不由精神一振。  登州营的传说很多,尤其是旅顺一战后,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。那可是建奴啊,斩首两万就算是有水分,取一成也有两千啊。  歌声停了,但是整齐的脚步声没停,夸夸夸,一下一下的如同重锤在胸。  两位大员都是带兵出身,自然明白这声音意味着什么?  一里之外,大军稳稳的停下,无一人异动。军中出来十余人,当先者正是元默。  尽管这支军队着装怪异,却没有一个人有违和感,似乎这支军队,本就该是这样。  一场欢聚,至少表面上是这样。之后登州营驻扎城外,元默甚至都没有为登州营去争取一下进城驻扎的权利。他很清楚,没这个必要。进城是元默对吴直和常时仁道:“待会谈起军务,二位不用多言,本宪知道该怎么做。”  常时仁没说啥,从襄阳购得粮草,走汉水自郧阳上岸,追上大军的吴直,带着怀疑的态度道:“看看再说。”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62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