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九十三章 无题

第二百九十三章 无题

    第二百九十三章无题  “这次活动最后一件拍卖品,由钱思雨女士捐赠。*明成化年斗彩三秋杯,起价三千万。”  一直坐很安静的坐着的苏纯良,这时候扭头低声道:“你觉得他们是什么关系?”  “你都看不出来,我更看不出来了。”佳佳保持不变的微笑,看着台上的表演。  “我看你们两很熟悉的样子,以前是闺蜜?”苏纯良又问。  “大学时一个宿舍六个人,有五个看不惯她那个高冷范。毕业前,撬了她的男朋友,故意让她知道,然后立刻甩掉。打那以后,我们之间见了面就斗,我运气不错,她没赢过。本来以为她已经不是一个层面的对手,没想到今天冒出这么一出。”  苏纯良微微一笑道:“作为合作伙伴,我必须提醒你,陈燮那个人不简单,身上有杀气。这是见过血的人才会有的气质,我可以肯定,他亲手杀过人。”  佳佳抖了一下,下意识的朝陈燮那边看,正好遭遇陈燮看过来的眼神,本能的点点头。  “我想起来了,那个展望外贸公司,跟他也有关系,难怪总觉得在哪见过他。”  “你不是让人查过展望公司么?”佳佳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,苏纯良脸上抽了抽,没说话。这个时候,陈燮的手上震动了一下,低头看看屏幕,表情呆了呆,很快又恢复正常。  回去的路上。开车的陈燮扭头问:“那个苏纯良和佳佳,是什么人?”  “苏纯良是珠宝商,好像加入了韩国国籍。佳佳是他的珠宝品牌代言人,曾经是国内著名影星。她嫁了个新加坡的老头子,去年刚做的寡妇,分了几个亿的遗产。大学时候,我就看出她绿茶女表的本质。每次有公众活动,都跟老娘作对。”  陈燮觉得她一定没说实话,却没去追问。能问出这么多已经够了。车停好,钱思雨下车。陈燮没下车。开窗道:“晚上有点事情要办。”说完车子开走,钱思雨诧异的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车子,开门上楼,客厅里的两位看见她。坐着没动。邱俪华举起手机道:“我们知道了。”  “二十七了。想好怎么过年没有?”杨丽丽懒洋洋的开口。浑身的骨头还是酸的。这些天算是折腾惨了,那个混蛋一点事情都没有,生龙活虎的。越的遭人恨。  “要不今年都不回去吧,一起过年。”钱思雨往沙上一坐,力度没把握好,嘶了一声。  其他两位互相看看,一起狂笑。  已经是深夜,浑身酒气的佳佳开门进了卧室,开灯的瞬间看见椅子上坐着一个人,迷迷糊糊的酒劲,顿时就吓醒了,刷的惊出一身冷汗。  叮,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陈燮,点了一支烟,站起慢慢走过来,递到佳佳的嘴边上:“压压惊!我就是来问几句话,你别骗我就行。”  使劲的抽了一口,佳佳有点回魂了,软软的坐在床垫上,一口接一口的抽烟,手还是抖的,声音也有点颤:“你问吧,我保证都说实话。”  “苏纯良为何要查我?”陈燮就这么一句话,佳佳的眼睛陡然圆了,结结巴巴道:“不是查你,是查那些小叶楠木和原石的货源。他好像跟缅甸那边的人有关系,这个人的路子很野。好像控制了很多原石的来源,展望那边突然出现大批优质原石,他当然要查一下。”  “你跟他什么关系?”陈燮走到面前站着,指尖在佳佳的脖子上滑动,皮肤很滑。  “合作关系,一开始我给他的品牌做代言,后来他介绍我认识了前任丈夫。再后来,我丈夫死了,我们之间没那种关系。”陈燮的手指在咽喉上停下了,声音在佳佳的耳边,似乎有一种魔力:“蔡中行在跟你结婚后,生意上可不太顺利啊。两年来最大的一笔原石买卖,居然被人在半路上劫走了,唯一的儿子也死在劫案中。”  “你……。”佳佳彻底的崩溃了,瘫坐哭泣:“我真不是故意的,他手里有我的把柄,我不敢不听他的。我也没想到,他会这么狠毒。我只是告诉他一些消息,别的什么都没做。老蔡是心脏病猝死的。”  就在这时候,卧室门打开了,陈燮头也不回道:“你这样做,不算违法么?”  吴琪一脸的不耐烦道:“正当防卫不算违法。”这个女人的表情越来越丰富了,站在门口看了一眼梨花带雨的佳佳,阴森森道:“这个怎么处理?”说着丢过来一个塑料袋,陈燮接过背袋,打开看了看,里面几十个u盘。  “你看过?”陈燮回头问,吴琪点点头:“很精彩,你慢慢欣赏吧,我去外面等你。”  吴琪消失,佳佳惊悚的看着陈燮道:“你杀了他?”  陈燮举起手里的塑料袋:“在国内我没那么血腥,电脑在这,我看看。”电脑正在开机的时候,陈燮回头:“要不要一起欣赏?”佳佳好像没那么害怕了,摇摇头,脸还红了。  u盘里全是视频,随手点开一个,里头出现一个女人的影像,陈燮吹了一声口哨。  半个小时后,陈燮钻进车里的副驾驶位置上,仰面闭目。驾驶位置上的吴琪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会留下来过夜。”  “一个可怜人而已,追求物资生活没有大错。”陈燮有点答非所问,别墅二楼的窗子打开了,陈燮还给人家挥挥手,车子消失在夜幕中。佳佳的眼神意外的平静,彻底解脱了。  “另外一个,你打算怎么办?那些u盘里,有一盘他的自拍,是个基佬。”  “我艹,难怪他跟佳佳没关系。估计他会被吓跑的,你有什么方法让他在国外消失么?”  “一个亿!”声音很干脆,也很遭人痛恨。“成交!”陈燮同样干脆,需要花钱的时候,他不会吝啬。说完这个,陈燮又道:“你现在的样子,跟一个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了么?”  “区别还是有的,我只能算半个人。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下一次你再回来,我应该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长时间的存在于两个时空。”  这是一个好消息么?陈燮真不敢信。  除夕夜,看晚会,是不可能的。卧室里摆上一张麻将桌,三缺一的时候只能斗地主。  “钱思雨搞怎么名堂?就等着她来了。”杨丽丽很不爽的嘀咕,尤其是陈燮亮出一对王的时候,更是恼火的把牌一丢道:“不玩了。”  人真是不经念叨,车灯亮了一下,邱俪华趁机把桌面上的红票子全收起来,无视某人无语的目光,慢悠悠的扭着腰道:“我去开门。”  “大门是遥控的!”杨丽丽无情的揭露,继续往口袋里塞红票子的邱俪华很冷静的表示:“那我上洗手间。”  钱思雨一阵风似得进来,看着陈燮惊呼:“你挖了明朝那个王爷的坟?”  “我像是那样的人么?”陈燮坚决否定,立刻招到集体镇压:“你是!”  “切!大明王朝过去那么多年了,该挖的早给人挖了。非法挖叫盗墓,合法挖叫考古。我顶多是一个中间商。每年流出国外的好东西有多少,你们根本想不到。”陈燮找了个看上去很含糊,但是又很合理的解释。  三人集中眼神看着他,见他淡然的跟没事人一样,各自收回眼神。钱思雨坐下之后拍拍胸口道:“可算把我给吓着了,这一次你带回来的东西,我拿了照片就去找老爷子。他看了说是真的。成化年间的东西,都是官窑,该有的你都有了。我跟那边说好了,凑一套去拍卖,如此齐整,价格能翻一倍都不止。多少人想凑一套都很难,你这至少能凑四套的。”  陈燮耸了耸肩,装着很淡定。实际上心里暗暗叫苦,这慌越来越难圆了。皇帝老子真是讨厌,搞那么整齐做啥?  “我们打牌吧,这次不赌钱了,赌衣服。点炮脱一件,自摸三家脱一件。”  “来啊,谁怕谁啊!”哗哗哗的麻将声响了起来,两个小时候,一个弱弱的男声道:“这个,就不要脱了吧?有碍观瞻!”三个女生异口同声:“脱!”  一个月后,陈燮在网上浏览时看见一个新闻,知名华裔韩籍珠宝商xxx,因心胀病突,送医抢救无效……。这个时候,陈燮的电话响了,拿起来接听,里面传来一个哭泣的声音:“谢谢!谢谢!你是个好人!”  就这么被人卡,陈土豪很恼火,淡淡道:“你答应我的事情呢?”  电话里的人答非所问:“你真的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么?真的不打算试一试滋味如何?我还可以叫上几个好姐妹一起哦,不用另外付费。”  “靠!”陈燮果断的挂了电话,被人卡就算了,还被人如此调戏。不能忍啊!不能忍!  竟然挑战哥的节操底线,出门,上车……。停车的时候,台阶上的佳佳抱着手,笑眯眯的看着这个男人下车,等他走到跟前时继续挑衅:“要几个?我这就安排。”  ……  时空转换,黑暗中烟头一闪一闪,坐在码头上抽烟的陈燮,脑子里的景象不堪入目,但却是一个正常男人无法抗拒的一幕。(此处省略三千字,哥不会无节操的说一万字的。)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23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