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九十章 如何正确使用监军

第二百九十章 如何正确使用监军

    第二百九十章如何正确使用监军  崇祯刚上台都是,太监的地位受到了魏忠贤的影响。随后由于文臣武将的拙劣表现,朱由检开始四处派监军。这个事情,遭致文臣的强烈反对,但是朱由检坚持了下来。从这以后,太监的地位又不一样了,尤其是这些监军,真是不好得罪。  河南的战局很糟糕,十二月初一日,流贼军乘胜攻陷伊阳,伊阳知县金会嘉弃城逃跑。乡官故兵部车驾司主事李中正,集家人及里中壮士奋击,众寡不敌,全部战死。卢氏生员常省身,占据险地与义军战两昼夜,力不支,令其妻子自缢,己拔剑自刎而死。  元默以重兵堵截,流贼转而南下,肆虐南阳府。但是这个流贼的行动毫无规律可言,目前元默并不知道,流贼已经过了汉水。还在担心汝州的流贼北上开封呢。这么说吧,流贼能顺利的窜入湖广,很大的程度就因为官兵作战不利。六月的时候保定告急,十二月开封告急。各地城池闭门紧守,消息闭塞。  “监军吴直,中丞大人客气了。登州营过城不入,这是军纪。还请中丞大人见谅。我军远道而来,一路吃的都是干粮,元中丞能提供一些肉食和米面,咱家在兄弟们谢过了。就算没有,也不要紧,明日我军便要兵汝州,奔赴南阳府。”  吴直被推出来跟当地官员打交道是预定的方针,对此吴直一点不满情绪都没有。反而觉得被重视了,大军所到之处,各地官员都是他来应付,这个面子很大。在登州营里受到重视的感觉很真实,上下都没有歧视他的意思。所以,吴直非常的卖力,各地的好处有他一份呢。  元默心里一紧,按说这个登州来的援兵,也该由他来指挥。听这个死太监的语气,好像不打算买账啊。换成武将,他还能嚣张一下,跟太监就没法较真了。人家也不怕你。元默好奇的是,不是都说登州营行事很嚣张么?怎么推出一个太监来说话?  不管怎么说,有火气也得收起来,跟太监没法计较。跟一个皇帝信任的太监,更没法计较。元默很快就做出了决断,上前拱手:“城内备下了接风酒宴,还请吴公公赏光。”  吴直没有立刻答应他,而是看看常时仁道:“常将军,你的意思呢?”  常时仁很给面子,立正敬礼道:“卑职出之前,总兵大人有令,一切听监军大人的。”  吴直笑的眼睛就剩下一条缝了,心里想陈总兵就是讲究。嗯,这些文官最讨厌了,既然把这个活交给了咱家,不好好应对,就是对不住陈总兵,还有他的银子。对不住陈燮不要紧,对不住自己的银子,那就是大大的不对了。  吴直带着常时仁进了城,跟进去的就一个五十的骑兵队。元默见大军真的在城外扎营,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滋味。各路明军见的多了,左良玉、王朴、邓玘这些都是外来的明军,哪有过城不入的说法啊。河南各地,都在告状,明军的军纪败坏,祸害地方。  匪过如梳,兵过如篦,这话真不是瞎说的。  进了城,入了衙门,准备好的酒宴摆上。常时仁一直很低调,不怎么说话。都是吴直顶在前面,搞的元默很别扭。兜圈子不起作用,干脆直接道:“吴公公,流贼祸乱汝州,开封告急。本宪觉得,贵军还是留在开封的好。”  吴直很装逼的朝北京的方向一拱手道:“登州营奉命剿贼,兵部的军令是开赴南阳府吗,堵住流贼南下。元中丞,难道要我军违抗朝廷的军令不成?”  元默想了想,还是决定争取一下道:“贵军初到河南,对情况不甚了解。还是稳健一点的好啊。常将军,你说呢?”元默也坏的很,见常时仁很低调,非要拉他下水。在他看来,监军跟带兵的将军关系肯定好不了。这些太监,最喜欢指手画脚了。大明不少战事,都是坏在太监的手里。登州营善战,绝对不会任凭吴直左右。  常时仁微微一笑,站起立正道:“回元中丞,我登州营行军布阵,皆有定法。异地作战,夜不收必须放出去五十里。以我军的行军度,五十里也就是半天。有这半天的时间,就算是流贼有埋伏,也能轻松的摆脱。对别的军队来说,情况不熟很要命,对我军来说,问题不大。”常时仁一番话说的极为自信,元默在河南呆了有半年,也跟着明军行军打仗过,还真的没见过那支军队日行百里的。  元默被常时仁的回答把想说的话堵在了嗓子眼上,心里憋的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时候,吴直道:“既然是元中丞的好意,常将军,不妨在开封城下休整一段。只是这给养嘛?”  “吴公公放心,本宪一定尽力满足。”元默立刻接过这个话,常时仁却笑道:“元中丞,登州营出兵在外,从来不会占地方上的便宜。该付银子的,一个子都不会少。不过要是有人欺负我们是外地人,呵呵,我登州营的士兵能打胜仗,脾气可都不太好。”  元默气的胡子翘起来的时候,吴直已经先道:“常将军,怎么这么说话呢?客气一点嘛。”这话就更气人了,不过元默还没法说,人家真的没说啥针对他的话。  酒宴进行了一个多时辰,吴直也没留在城里,带着常时仁回到军营住下。喝了不少酒的吴直回去就睡着了,常时仁还得开会。  “河南巡抚元默的意思很明显,要把我们留下。老爷英明,早就知道是这个情况,让吴监军出面跟这些官员打交道,省了我们不少事情。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,就是把登州营的招牌打出来。后勤部门进城采买,别犯军纪啊。谁丢了老爷的脸面,我扒他的皮。”  本打算休整一天的,意外的事情生了。元默连夜派人送来消息,称流贼渡过汉水,要求登州营立刻开赴南阳府,堵住流贼回流的道路。元默的算盘打的很精明,只要流贼不回河南就行了。  大半夜的接到这个军令,常时仁立刻告诉了吴直。正在好睡的吴直气的大骂元默:“狗日的文官,一个好东西都没有。常将军,不要管他,我们就呆在开封不走了。”  常时仁笑着劝道:“公公息怒,兵部的军令是去南阳,那就去好了。回头陛下问起来,对公公不好。左右到了南阳对面上,也不怕他们敢怠慢我军。”  吴直一听便笑道:“是这个道理,那就开赴南阳,收复失地。”  元默还真的担心登州营不买账,要不怎么明朝读书人没好东西呢。之前被人流贼打伤了,想留下登州营守着开封,现在一看流贼跑了,又怕登州营不走了。一大早的天刚亮,元默就带着本地的士绅出来劳军,那意思你们赶紧走吧。  过河拆桥之后,还有脸来催促上路,摆着上官的嘴脸,说的就是元默这号人了。准备了一堆好话,准备忽悠人,结果带着杀好的生猪和米面来到城外,现登州营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。这下把元默搞呆了,心里大吃一惊的同时,暗暗地后悔。  为什么后悔,很简单,登州营昨夜接到的命令,这天没亮呢,都开始装车了。这是什么效率?大明朝的军队,哪一支都比不了啊。这时候能看出登州营的规模了,说是战兵六千,加上民夫和车马,怎么也有个万把人。别的不说,单单是大车,就上千辆。  这一次没人出来迎接了,只能捏着鼻子进来,走近军中,看见常时仁和吴直站在一辆大车跟前,一群军官围在边上。老远的元默就咳嗽一声,吴直看见他倒是笑着招呼道:“元中丞来的早啊,我军正在商量如何行军,一起商议吧。”  这话听着一口气又堵在胸口,元默闷的难受。啥意思,不就是摆明了,你的军令未必有效么?不然该说“奉中丞大人之命!”这个死太监,专门跟老子作对。  “各位请看,我军自开封南下,经尉氏至洧川,大概需要一日的行程。”常时仁这么说的时候,元默身边的一个幕僚嗤的出冷笑道:“至尉氏便是九十里,何必再往洧川去?”  常时仁淡淡道:“这也就是在河南,要是在登州,我军日行一百五十里都很正常。”  幕僚要反驳,被元默眼神打断,悻悻的低头不语。吴直在边上冷笑道:“咱家这一趟跟着出来,亲眼所见。寻常日行百里,必要时不想错过宿头,一百五十里也走得。如今军情如火,日行一百二十里,又算的什么?不服气,就去登州看看,人家修的什么路,河南这也叫路?咱家知道你不服气,别憋着,论见识,你还真不差的远了。”  吴直一番话尖酸刻薄,把幕僚的脸都气白了。但是在这个场合,只能憋着忍着。谁让元默做事不地道来着,黑锅他不背谁来背。r1152  varosoadnetfig={cid:"2313o",aid:"1o36"};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211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