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周道如砥

第二百八十六章 周道如砥

    第二百八十六章周道如砥  明后期的这帮皇帝,真是挺可怜的。从万历开始,有一个算一个。文官都在玩把皇帝当猪养的游戏,不愿意当种猪的皇帝在文官的眼里不是好皇帝。  崇祯无疑是一个权力游戏的好手,但也仅仅限于此。他对这个国家的认知,仅仅限于别人告诉他的内容。不客气的说,就治国能力而言,他都不如木匠皇帝天启。人家还能扶持一个魏忠贤出来,搞的文官集团乖乖的听话。从大明君主的角度看,崇祯及格线都不够。  温体仁果然要动孙元化,打算换个人来当这个登州巡抚,让孙元化去南京当礼部侍郎。关于登莱治下的这些官员,该怎么赏赐的奏折,看的崇祯眉头紧锁。关键是孙元化,这家伙是跟着周延儒的。崇祯很想拿掉他,问题是拿掉一个功臣,换谁去当这个巡抚,又能压住陈燮?习惯性的,崇祯问王承恩:“大伴,温体仁上的折子上,要调走孙元化,让谢链接任巡抚。朕总觉得不那么妥当。”  王承恩道:“万岁爷,这事情您不该问奴婢,该问曹化淳啊。东厂在登州有人,他知道底细。”崇祯一想也对,让人给曹化淳叫来了,问起这个事情。  曹化淳瞄了王承恩一眼,对着朱由检媚笑道:“万岁爷,这个孙元化,他不爱闹腾。打仗的事情,他都交给陈思华,只管铸炮钱粮。奴婢以为。大明这些文官,不管换了哪个去登州,都不能像他这么使唤陈燮。他们呀,也使唤不动。”  朱由检痛苦的挠挠头,叹息道:“是啊,这个陈思华,看着确实是个有忠心的。可他手里的登州营,就怕又出来一个关宁军啊。”  王承恩在边上接过话道:“万岁爷,关宁军可没登州营这么能打,辽饷可没少给。”  这话朱由检听进去了。点点头道:“是这个道理。大伴,要不要给登州加点赋?”  王承恩道:“万岁爷,这事情哪是奴婢该管的?”  朱由检呵呵呵的苦笑,点点头道:“是啊。是啊。孙元化就不动了。其他的事情准了。对了。曹化淳,你得辛苦一趟,去登州看看。顺便宣旨。朕总有点不放心,就怕再出一个祖大寿。”  崇祯大概怎么都没想过一个问题,祖大寿是怎么走到今天的?这还不得拜他所赐么?  户部尚书候徇给叫来问话。(注:前文有误,1628年至1633年3月户部尚书为毕自严。)  崇祯提出给登州加赋的事情,候徇很干脆的表示:“可!以盐税之名便可!”为什么可?没说!不是不想说,而是不能说。旅顺一战,陈燮功高难赏,这个时候反过来要加赋,意思很明显。就是要看看陈燮的反应。皇帝老子最无情,候徇心知肚明,自然不会逆着他的意思。反正这事情跟户部尚书无关。他正忙着让各省不交盐税呢。各省积亏盐课银三百二十万余两,四月的时候刚下的旨意催讨,户部真的没钱了。  候徇下去,朱由检下了决心,让曹化淳走一趟登州,去宣布赏赐。他能拿出手的东西真不多,就是些瓷器和字画。陈燮不是喜欢瓷器么,那就赏他瓷器,尤其是成化年间出品的。青花宝相花纹盘,给他来一打,斗彩三秋杯,来一打。金刚宝杵纹盘,也来一打好了。只要宫里有的,朱由检都不吝啬,不就是瓷器么,这玩意能值几个钱?  赏了瓷器之后,看看温体仁搞的赏赐折子,南京都督府的后都督,再来个宣威将军,从一品就从一品吧,免得以后没法子赏他。再来点乱七八糟不值钱的赏赐,就这样吧。  处理完这个事情,又拿起一份折子,还是给陈燮的。兵部下的令,内阁拟的票,让陈燮从登州营抽调一部,前往河南林县剿流寇。想想在这份折子上加了一句,登莱盐课加倍。 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一点道理都不带跟你讲的。但是这句话的意思很复杂。  温体仁拿到崇祯批字的折子,仔细看完之后心跳加。“当今多事之秋,登莱不可乱,孙元化不可动。”就这么一句话,等于狠狠的给新任辅一巴掌,扇的火辣辣的疼。继续往下看,看到盐课翻倍的话时,温体仁摸着胡子的手一抖,胡子给拽掉了一根。  温体仁只能在心里叹息,这个决定真他妈的太蠢了。想钱想疯了才会这么干。大明各省欠盐课三百二十万两,人家登莱是一两银子都没欠啊。这个主意是谁出的?老子就日了!还让不让人安生了,陈思华是好欺负的么?调他的兵去剿贼,已经很过分了。  温体仁一通打听,知道朱由检把候徇叫去问话,忍着怒火,找到候徇的办公室,把这个回执往桌子上一丢:“登莱盐课翻倍,是你的主意?”  候徇平静的看了看,淡淡道:“是陛下的意思。”温体仁怒道:“你为什么不拦着?”候徇冷笑道:“我为什么要拦着?”温体仁一愣,对啊,为啥要拦着?候徇又补了一刀:“宁可盐课翻倍,也不要动孙元化啊,辅大人。”  这话有点重了,但绝对是忠言逆耳。陈燮缺银子么?这个问题就是个笑话。动了孙元化呢?这就等于打破了登莱的政治格局,这才是要出问题的安排。孙元化能跟陈燮和睦相处,换个人去就不好说了。再者,孙元化不是没到任期么,这么着急动他干啥?  温体仁拿起回执,转身就走,一句话都没再说。候徇叹息一声,他心里何尝不知道这里头的问题,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。但愿陈思华不是要银子不要命的主。  曹化淳踏上了前往登州的路,本来可以走运河到天津坐海船,这样比较快。但是难得出来一次,曹化淳沿着运河先到的济南,然后转道登州。这个时间就长了,加之走的不快,一路迎来送往的,到了莱州都是八月底了。  这个时候,沈世魁在皮岛跟朝鲜人都打完了,皮岛没丢,东江镇基本完好。经过旅顺一战,高丽棒子老实了,但是又怕后金收拾他,不敢找大明套近乎,只能在恐惧中苦苦等候。  曹化淳刚进莱州境内,就道路的平整到了让人感觉不到任何颠簸的地步。特意下车来看了看,这路修的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,肚子里读的那些书,想来想去就一个“周道如砥”。刚往前走一段,就见道路两旁彩旗飞舞,前方锣鼓喧天。  曹化淳一番打量,登莱文武都到了。这么大的阵势,曹化淳心里有点小激动啊。不是为了面子,而是为了收入。这趟不知道又能收入多少银子,想想都兴奋。没法子不兴奋,登州有钱啊,当官的都富的流油,大家都知道。  孙元化、张瑶、宋广兰、朱万年、宋毅,文官中有头有脸的都到了,曹化淳不敢拿大,就算是天使,这个时候也得放下架子。大步上前,两边在中段“胜利会师”。  “恭迎天使!”一干人等纷纷躬身作揖,就算是见了皇帝,也就是这个礼节了。  “咱家代天子受了!”曹化淳一句话,就算是礼数到了,看看四周,武将有几个,就是不见陈燮,不禁好奇道:“怎么没见陈总兵?”  孙元化笑道:“胶莱河大水,桥给冲断了,思华正在带人抢修呢。这不,新桥修的差不多了,等天使回去的时候,就能走新桥过河了。”  曹化淳不爽的看看朱万年,你这个莱州知府怎么当的?朱万年当着没看见,这货是茅坑里的石头,整个登莱官场,就他一个人不配合陈燮。当然他也很低调,就守着莱州城这一亩三分地,别的地方也不捣乱就是了。盐、粮食,这两项分银子的时候,他也不少拿就是了。  在昌邑过了一夜,第二天起早往前走,看见胶莱河的时候,果然有人在路边等着。  “陈燮恭迎天使!”陈总兵带着五百铁骑,人人玄衣,红色披风,身边健马。  陈燮没有下跪的习惯,就是一个平胸的军礼。换成别的武将,曹化淳得气死,回头不整死人家不算完。陈燮嘛,这是例外。  “思华,辛苦了。”曹化淳受了礼,然后才笑着拱手说话。陈燮上前道:“公公辛苦了。”  “听说你在修桥,在哪呢?”曹化淳有心套近乎,陈燮这家伙很够意思,钱庄的好处就不说了,逢年过节的手笔也不小。  陈燮一指身后的新桥道:“公公请看,这是昨夜才完工的新桥。”曹化淳一听这个,明白了,什么修桥啊,就是在盯着人赶工建新桥呢。跟着陈燮一起往前走,看见的是一座大明就没见过的桥。这座桥怎么说呢,放在现代就是很普通的一座桥,材料是钢筋水泥和砖石。但是在明朝,上哪去找这么一座平整的桥去?  “这桥,真是……。”曹化淳没词了,最后还是憋出一句:“自入登州,周道如砥。”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2175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