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六十章 坚持不懈的画大饼

第二百六十章 坚持不懈的画大饼

    第二百六十章坚持不懈的画大饼  刘香走了,尽管他的脚步放的很慢,但是略带僵硬的举动,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。  刘香与西劳经等人不一样,这些番鬼,在欧洲就是社会的最低层,吃了早餐不知道晚餐在哪里。到了中国,才过上了衣食无忧有老婆暖被窝的生活,更不要说社会地位了。这个时代的欧洲,比起大明来说就是大明朝农村和城市的对比。为了这种好生活的延续,西劳经等人只能紧紧的抱着陈燮的大腿。  “阁下,海盗就是海盗,毫无信义可言。”一直冷眼旁观的西劳经,上前一步说话。  陈燮赞许的看他一眼,淡淡道:“我也没指望他能惟命是从,只要他能把水搅浑就够了。反倒是你,必须加快登州海军的建设了。”陈燮第一次使用了“海军”这个字眼,而不是传统的水师。西劳经一刹那间还没反应过来,楞了一下脸上泛出异彩,热血上涌,平时看不到的雀斑都在亮。  啪的一个立正,西劳经昂挺胸道:“请阁下放心,只要有最新式的战舰,我能在一年之内,把士兵们都训练出来。”这话不是乱说的,大明的兵绝对吃苦耐劳,服从性杠杠的。这是西劳经练兵的总结,不过这话陈燮是不信的,但是也没打击他。  “西劳经,你太着急了。这个地球上百分之七十的面积都是大海,控制了大海,意味着这个世界的未来尽在掌握之中。你现在是大明的一员,为了这个美好的未来。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,为这个未来打下坚实的基础就够了。我给你二十年的时间,二十年后,把马六甲海峡控制在手里,将南太平洋变成中国海的一部分。如果真的能做到这一点。你将成为这个古老文明古国的顶级贵族。”面朝大海,陈燮缓缓的说话,语气坚定且有力。海军,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。一个大6国家,展海军更是艰难。  “阁下,西劳经愿意为大明的海军奉献自己的一切。”西劳经被陈燮画出来的大饼击中了g点。成为一个大明顶级贵族,这是足以让一个家族荣耀三五百年的保证。对于一个几年前,还在为了吃好穿好而奋斗的雇佣兵来说,这大概是人生最顶级的追求了。  陈燮回头,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。没有说话,西劳经的腰挺的更直,目光坚毅。看见同样激动的浑身抖的弗朗亚兰达,笑着上前道:“奇山船厂的扩建工程,我很满意。新船厂的选址,我想你也会让我满意的。二十年的许诺,对你同样适用。”  弗朗亚兰达哆哆嗦嗦的从包里拿出一副地图,摊开之后道:“老爷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勘测选址,我现了一个绝佳的大型船厂的选址。您请看,就在登莱境内。这里。”  陈燮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,胶州湾!真是一个好地方啊。在莱州府境内的胶州,现在是灵山卫的辖区。要是几年前,陈燮是不会轻易动这地方的,现在不一样了。他是登莱总兵,对这一带的卫所可以直接碾压。呃。不对,是收买。卫所不是陈燮能管的。这是巡抚的权限。  “这个地方的位置太好了,只要在海湾的入口处修一些坚固的炮台。这里就是从海面无法攻克的要塞。卑职以为,这里也可以作为海军的基地。”西劳经看着地图,忍不住的插嘴。  陈燮笑着点点头,认可了他的说法道:“海军基地的事情先放一放,造船厂的事情可以立刻启动。弗朗亚兰达,回头我会出具一份新的任命,你出任新船厂的督造总管,同时兼任奇山所的船厂厂长。届时,不论登州军方还是地方的商业机构,都会全力的配合你的工作。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,一个庞大的造船基地,需要建设时间会很长。但是我们又积蓄更多的战船,所以你的工作重点,还是奇山船厂。新的船厂,能在三年内造出战舰,你就是大功劳一件,到时候,你就是登州海军的游击将军。”  “多谢老爷提携!”弗朗亚兰达立刻鞠躬致意,这家伙的不要脸程度,明显强于西劳经。人家还称呼陈燮为阁下,这货跟鲁未略一样,直接上老爷了。可见,西劳经具备成为一个海军将领的潜质,其他两位更愿意通过当奴才获得地位。人跟人,真是不一样啊。  画大饼这种事情,必须要坚持不懈的。你得让干活的人看见未来嘛。说实话,陈燮真不想用番鬼来带海军,但是没法子。别说手底下这些人了,放眼整个大明,又有哪一个人具备海洋意识?东边有后金,西边有流寇,一帮朝臣还醉心于内斗之中。所谓的时代精英们,在江湖之远,还在忙着“直声震天下”。  这真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,未来的世界属于大海,等中国人醒过来的时候,大海都被人瓜分干净了不算,还在你家门口搞海军基地。海军派几艘军舰出去训练,别人侦察机都跟着。  甩了甩头,陈燮慢慢的在船厂内漫步。弗朗亚兰达的工作效率不错,短短半年的时间,船坞就扩建成了十个,一条新式战船也开工一个月了。按照某种说法,这是劳动人民的功劳。大明的工匠就个人的能力而言,确实牛叉的没边了。问题是,这些顶尖的工匠,没有出现在一个合适的位置上,无形的资产被大量的浪费。所以,陈燮很不客气的表示,决定一个国家前途和命运的,永远都只能是那些站在顶层的精英。既然他们不干活,那就拉下来好了。  陈燮正在做的事情和即将要做的事情,根子大抵在此。从最初的一粒种子,在心里慢慢的芽生根,慢慢的长高。在这个过程中,陈燮有意无意的为了利益去做的那些事情,推动着这棵小树慢慢的长大。  “弗朗亚兰达,这艘新式战船虽然只是一次尝试,但是我要求你,现在就要开始做准备,这条船成功了,我们就造更大的船,同时还要在这些船坞上,造这种级别的战船。”  陈燮的要求很高,做到这些会很辛苦。但是现在的弗朗亚兰达,受困的不是技术问题。陈燮提供了完整的技术材料,大明有最好的工匠,人数也充足。所以,做到并不太难。辛苦一点算什么?  “老爷,您的要求小的绝对要完成,也必须能完成。通过一年多的积累,我们的船厂已经拥有熟练的技术工人一千多人,顶尖的工匠有三百多人。再招募一批工匠进来,再这些福船上磨练他们的工艺。等这些福船下水了,数量工匠就你能变成优秀的工匠。届时木材的储备,足以让我们批量建造这种新式战场。”  “很好,你的担心我知道了,我会针对这个问题,对相关人员进行特别的要求。”  崇祯六年,正月,高迎祥等破房县(今属湖北)、保康(今属湖北)入四川。二月攻夔州(今重庆奉节)、破大宁(今四川巫溪),为四川石砫宣抚使秦良玉所扼。就分义军为二,一路走湖广,另一路由高迎祥率人马冲破敌军防线进入陕西南部。  这一次流寇的集中作战,可以说是一次预热。明廷的剿灭行动,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效果,原因无他,饥民遍地,杀了一茬又一茬。就跟割韭菜似得,割了没几天,又长了出来。  天气变暖,时间飞逝,五月底,刘香真的把一个**岁的男孩送到了登州,还送来了价值二十万两白银的财物和银子。整个过程,刘香借口生病,不能前来,派了一些下属。  对此,陈燮的反应也很明确,给他四艘武装起来的船和八百条滑膛枪,其余的等着吧,还没造好呢。陈燮的举动,刘香毫无办法,这个时候他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他不敢去登州,生怕被陈燮就此扣下,最终刘香还是走上了原来的老路,跟荷兰人开始勾搭。  原本支持郑芝龙的荷兰人,因为利益纠纷,双方形成了对立面。荷兰人要搞郑芝龙,对刘香自然下力气扶持。获悉刘香和荷兰人勾结的消息后,郑芝龙大为紧张。再派郑芝虎来登州,要求采购更多的大炮和燧枪。  郑芝虎这一次没有见到陈燮,只是见到了刘庆。正月里刘庆在京师主持了大钱庄分号的开张仪式,可以说一切比较顺利。京师里的狼虽然狠多,但是有皇帝亲笔写的招牌挂出来,很多狼就只能干看着流口水。个别胆子比较肥的,找一些地面上的混混去搞事,结果自然遭到锦衣卫和东厂的坚决镇压。这一下那些食肉动物都清醒了,这肉有毒,张嘴要送命。  郑芝虎为没见着陈燮表示遗憾的同时,陈燮正陪着从南京来到的郑妥娘。一起来的还有钱不多,钱庄这个新鲜事物,很多事情钱不多都没见过,处理之后是否得当,一些新的问题等等诸多事物,需要来一趟面见陈燮,咨询这个钱庄大老板的意见。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1945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