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一十一章 全面扩军

第二百一十一章 全面扩军

    第二百一十一章全面扩军  五年,二月,朱大典任巡抚山东,孔有德凌迟于京师。历史在这个节点上转了个小弯,山东数县糜烂,登莱得以保存完好。同月,内监吴直至登州,带来了旨意。  圣旨如下,朕闻:天生五材,废一不可,不教人战,是谓弃之。事君之节,在於匪躬,为臣则忠,期於无隐。驱策为国,义勇忠壮,免胄赴难,忠贞情殷。都指挥使同知、登莱镇登州营参将陈燮,学综九流,才苞七德,忧君之诚,所怀必尽。奉上之道,知无不为。论功可授南京都督府后军都督佥事、登莱镇总兵官、骠骑将军、勋上护军。赐御马五匹、太仆寺马百匹、银鞭一百。赠三代同官、荫一子锦衣卫百户。所部官兵各升赏一级,有功将校着兵部述功论赏。  这么一来,陈燮的新职务有以下:阶官:南京都督府后军都督佥事。职官:登莱镇总兵官。散官:骠骑将军。勋:上护军。(注:好复杂,特此鸣谢读者“王孙武阳”,文中圣旨,官职安排,皆出自此君之手。)  新任登莱总兵陈燮,奉巡抚孙元华之命,遣步兵一营驻莱州,游击将军张彪,率部驻扎昌邑,整顿地方,恢复治安。半个月后,大批“无主”之地,纳入军屯,交由辽东难民耕种。  孔有德造成的影响渐渐的平息,经反复削弱,昔日东江镇兵在登莱境内约15oo余,归游击将军耿忠明节制。驻地莱州。登莱境内十万辽东难民的处置问题,再次落在了孙元化头上。  已经习惯了有困难找土豪的孙元化,确定自己的屁股能稳稳的坐住之后,立刻派人去请陈燮。  张家庄的陈家后院内,两个孕妇挺着大肚子,还在各自的院子内指挥各自的手下,万万不可大意丢了地盘。一场土地换股份的交易在年后开始,失去各厂监督管理权的玉竹,开始涉足土地的经营权。雨荨奋起还击,最终在陈老爷的主持下。划定了各自的地盘。  登州黄县两地的土地经营。由雨荨负责,兼职后院主管。昌邑、奇山两地的土地经营,以及前院的主管,由玉竹打理。医院由红果在管。保留下来的厂、矿。由长生负责。商业上的事物。由刘庆抓总。军队方面基本变化不大,唯一的变化就是西劳经为的一干番鬼,现在受雇于陈燮。  一段时间的雇佣后。这些番鬼的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提高,他们负责训练的水师和炮队,成绩进步很快。由此地位跟着上升,西劳经、鲁未略、弗朗雅兰达,此三人很意外的出现在登州营春季军事会议上,并且西劳经还做了工作报告。  “尊敬的将军阁下,各位同僚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,登州水师基本整顿完毕,现有船只一百三十三艘,2oo料(6o吨)以上船只,8艘。15o、1oo料这个级别的船只,36艘。其余皆为小船,近岸巡哨尚可,出海可以不做考虑。”  西劳经汇报完毕,落座之后,陈燮看了一眼鲁未略,这红头绿眼珠的番鬼,据说娶了个辽东逃难来的大脚婆子当媳妇,很有点扎根中国的意思。  “尊敬的将军阁下,各位同僚。奇山所船厂的工作,总体来说比较顺利。根据将军阁下的指令,现阶段主要是培养一些熟练的工匠,并且少量的制造一些更大的船只。为实现这个工作目标,奇山船厂新增船坞三座,同时开建5oo料大船4艘。由于存在一些客观的原因,这些船大概需要到今年六月,才能正式交付水师。”  “能说说都是一些什么客观原因么?”一直安静的听报告的陈燮,突然开口问话。  “木材,主要是木材的问题。您知道,制造船只的木材比较特殊,并且需要经过长时间的处理。次要的原因,是一些年轻工匠的熟练程度。预计这一批船只下水后,可以培养出五百人左右的技术成熟的工匠团队。在此,本人建议,将军阁下,给船厂增加人手吧。”鲁未略是这批番巩中,航海能力最强,又懂一点造船的高级技术人才。  “说说你的理由!”陈燮不动声色,鲁未略道:“按照西方的计算单位来看,5oo料的船相当于15o-16o吨之间。我认为,这样的船只对于一支强大的水师建设来说,不是特别重要。我们甚至可以造的更加仔细一点,哪怕再慢都不是问题。关键是为了积累经验,这样的话就可以大量的使用一些技术不是很熟练的新人。哪怕出了错都不要紧,只要他们能掌握造船技术。否则以现有的工匠,未来我们就算拿到了图纸,得到一些欧洲工匠的加入,建造一艘5oo吨以上的大船,需要的时间将极为漫长。一年,甚至更长,我认为,这与将军阁下的计划存在冲突。”  啪啪啪,陈燮鼓掌致意,在座军官纷纷鼓掌,鲁未略激动的面红耳赤,频频鞠躬致意。  “很好,鲁未略,你回去写一份详细计划书,交到参谋处。虽然我很认同你的能力,但工作就是工作,必须要有一个详细的计划。如果你不知道计划书该怎么写,可以让参谋处的人指导你。”  “谢谢您的指点,将军阁下。”鲁未略坐下,陈燮看了一眼有点紧张的弗朗亚兰达,笑道:“别紧张,弗朗亚兰达,我相信你能给我带来好消息。”  身材只有一米七的弗朗亚兰达,在会场内都算比较矮的个子,站起之后说话的声音有点抖。  “是这样的,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,我现登州军现有炮兵的整体素质都不低。至少有三百人能够熟练的掌握一个合格的炮兵应该掌握的技能。”听到这里,陈燮的脸色有点难看。炮兵其实才是他最大的软肋之一。大明的炮兵其实都差不多,打不打的准的问题,一直都不是很重要。根据陈燮自己的数据,目前确实只有三百人左右,基本掌握了炮兵的瞄准技术。  “我军现行的制度,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,不需要每一个炮兵都能掌握全部的技能。由一个或者几个打的比较准的炮手指挥其他火炮的作战,这个经验值得推广。在此,我想提一个建议,现有炮兵队的编制太大了。12门火炮的编制。对于野战部队而言,运输和后勤的压力太大。应该适当的缩小编制,我认为六门炮是比较合适编制。这样规模的炮兵队,伴随一个步营作战。先得更为合理。缩小伴随野战炮兵的同时。我们可以成立一个专门的炮兵营。这样的炮兵营。指挥官能更有效的使用密集炮火,随时可以在战场的某一个局部,实施密集的炮火打击。摧毁敌人的斗志。最后我强调一点,我军的火炮,存在口径小的问题,应该适当的考虑一线更大口径火炮。”  这个时候陈燮扭头对身边的记录员道:“重点记录,大口径火炮的需求。”  目光落在了王启年参将身上,站起之后的王参将气势十足的言:“眼下当务之急,就是扩军。我登州营全军加起来不过六个步营,距离正常编制还有很大的差距。耿忠明的东江军,可以当他们不存在,每个月打点粗粮就行了。”  “不不不,王启年,你看问题太肤浅了,坐下吧。”  陈总兵站起来,双手按着桌面,看着一群下属道:“从今天开始,东江军的待遇,比照我军待遇,装备除外。士兵每年每人12两银子的军饷,布一匹,鞋子四双。这些东西,一律到莱州军需处领取,按人头放。每人一个小本子,记录领取情况。东江军无论是哪个军官,都无权代领士兵的待遇。我这么说,知道怎么办了没有?”说完,陈燮扭头看看负责后勤的参谋苏皓宸。  登州本地人出身的席参谋苏皓宸,是陈燮麾下军官中唯一有功名在身者,秀才的出身。起初只是在学堂教书,领一份微薄的薪水。后来家里实在困难,主动投入了军队的怀抱。现在的职务是赞画,听着是一个幕僚的形式,实际上左右了登州军作战计划的指定,以及所有军需物资的放和采购事宜的监督权。算是陈燮比较重视是参谋,陈燮也是一直把他当参谋长来培养的。  “卑职明白,可以针对性的派一个后勤小组进入莱州,专职负责这一块的工作。”  陈燮满意的点点头道:“很好,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。下面我宣布!”  刷刷刷,整齐的站起立正,陈燮看着一群年轻的面孔,心里知道他们才是自己最大的信心来源。“登州营扩编势在必行,一个月内,必须完成六个步营的征募,半年之内,必须训练合格。这个事情,王启年全面负责。出了问题,我找你的麻烦。”  “卑职明白!”王启年把胸膛挺的高高的,声音洪亮。  “翁正清,调离原来的职务,晋升为炮兵营守备,弗朗亚兰达,晋升为副守备。各炮队的编制改编和新编炮营的事情,就交给二位了。”  “鲁未略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奇山船厂的厂长。西劳经,今天开始你就是登州水师守备。”  嘟嘟嘟,敲门声打断了陈燮的说话,进来的是陈燮的狗腿子严晓笙,陈燮不悦的看过去,严晓笙快步上前,低声道:“巡抚大人派来信使,请您立刻去登州。”  陈燮嗯了一声,继续道:“散会吧,今天就到这里。”说完陈燮率先离开,上马车前,对开门的严晓笙道:“记住,以后我在军事开会的时候,除非重大事情,不要进去打断。”  严晓笙刷的站的笔直,大声道:“小的明白。”陈燮这才上车,两匹骏马拉着四轮马车,缓缓上路,前方一队黑衣骑士斜刺里奔上道路,分作两队,一队在前,一队在后,护着陈燮的马车往登州滚滚而去,塔塔塔的马蹄声杀伐肃然,踏碎了早春原野上的平静。(未完待续……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193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