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五十五章 今非昔比

第二百五十五章 今非昔比

    第二百五十五章今非昔比  “这不是玲珑么?怎么站在这?”黑衣近卫队长韩山,一眼就看见了路边的丫鬟。刚打一声招呼,这丫鬟就跟被吓着似得,掉过头就往回跑。韩山还以为自己给人吓着了,再看前方的巷子里,顾喜倚门而立,身子有点软软的,得扶着才能站的稳当。  这些天,想这个冤家都想魔怔了,夜间孤枕难眠时,不免自己跟自己做些勾当,消耗一些精力,这才能睡的着。眼见着陈燮下了马车,沿着巷子进来,竟然是半点力气都没有,迈不动步伐就算了,连眼睛里也是模糊了。  终归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,这个人均寿命不高的时代,十三四岁嫁人的遍地都是。秦淮河上的那些红颜,哪个不是十三四岁出道,在风尘烟花的地界,找个人从良大概是每一个烟花女子的最佳选择吧?鼎鼎大名的柳如是,不也是先后三次从良么?呃,有一次失败了,跟陈子龙的那一次。说句恶毒的话,陈子龙白玩了柳如是好几年。  陈燮对这些女子,都是尽量的宽容。总希望她们能自己做点事情,毕竟人一闲下来,就会胡思乱想。想牵着顾喜的手一起走,却被她轻轻的推掉了,往后退一步道:“奴家不能与老爷并行。”哦,这是所谓的礼。  陈燮坚定的握着顾喜柔软的手,鼓励的眼神道:“不碍的,在登州的地面上。每人敢说你的闲话。”顾喜还在犹豫,陈燮已经微微使劲,拽着她一道缓缓掩着巷子往里走,从后门进了这个新小区。沿途多有住户驻足,躬身行礼问候。陈燮一一点头,抓着顾喜的手一点都不放松,带着她一起承受这些人的问候。  顾喜一直低着头,是不是的抬头看看陈燮,这时候需要仰望。秦淮河上贱如浮萍一般的女子,在这个时候享受到的是来自他人的尊重。觉得自己是个人。不是人人看不起的贱籍。这大概就是陈燮和这个时代很多人不一样的地方,在陈燮的眼里,这些女子是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,而不是玩物。这个礼教森严的社会。顾喜之类的女子。不得不紧紧的依附男人。  小别胜新婚。一番抵死缠绵,耗尽了全身的力气。即便是身负名器的肉屏风,在穿梭机的金手指面前。一样的毫无招架之功。为了讨好男人,顾喜把能用上的招数都用上了,就差让小玲珑来助阵了。  **之后,稍稍恢复,陈燮在床上抽烟的时候,顾喜还得坚持起来。吩咐下人准备晚饭,招呼丫鬟准备洗澡的热水。忙了一溜才回来,挨着陈燮坐下,柔声道:“老爷,不如奴家搬去与应娘姐姐住一起吧?进门,总有个先后。”  陈燮诧异于她的话,稍稍思索便明白,她是担心被嫉妒。应娘是地头蛇,能讨好便讨好。虽然岁数不大,却有自己的一套生存经验。  “她有她的事情,你去干啥?安心的住在这里,先把商场的事情熟悉了,今后商场的买卖,你能做多大算多大,都是你的。”不过是转念之间,陈燮便做了决断,很多事情,还是先决定的好。这个商场是他挂在联合商号名下的,本钱都是陈燮自己掏的腰包。现在看来,挺适合顾喜的。联合商号的股份,还是先抓在手里的好。  黄龙很要面子,没有亲自来跟陈燮商谈,而是接到钱粮的五日之后,派了一个助手尚可喜。陈燮理所应当的不见这个家伙,让手下王启年去跟他谈,这就算给他面子了。  王启年的效率很高,一天的功夫事情就谈妥了。黄龙能拿的出手的东西不算多,因为毛文龙的关系,东江镇的贸易大不如前了。皮毛和野山参,基本多没货了,木材和鱼粉,倒是可以弄来不少。尤其是朝鲜的木材,东江镇派兵直接去砍就是了。干木材自然是没有的。  朝鲜现在依附后金,面对来砍柴的东江兵,只当是没这么一回事就是好了。砍点“柴火”,总比开仗要好。也只有到后期,朝鲜才派兵跟着清军一起出战。  对于黄太吉来说,打掉东江镇是必须的,朝鲜现在是后金的粮仓,东江军的存在,直接威胁到后金的粮道。冷兵器时代的战争,不是说打就打的。一场大凌河之战,黄太吉需要很多时间来休整,还有应对内部的斗争。后金八旗全民皆兵,不等于整天打仗不用干活。历史上,大凌河之战结束后,黄太吉消停了一年多。  陈燮当然不会好心的跟黄龙讲,你要小心哦,黄太吉明年要打你。就算说了,他也得信。谁都知道,自打陈燮把登州这边的辽东兵消化的七七八八之后,黄龙最担心的就是陈燮吞掉自己这点本钱。两个人不是很少来往,是从不来往。  八月底,流贼大举进入山西腹地,九月,刘香骚扰福建。十一月,刘香骚扰浙江。  蓝蓝的海上白帆点点,几十艘战船在海上操练。西劳经作为水师守备,目前是最高指挥官。按说水师营要有一个游击,陈燮迟迟不提,这让西劳经很牵挂,干活自然也卖力气。  中国人的福船,明显不适合大规模的海战。无论度还是火力,都无法跟欧洲的大船相比。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。好在伟大的将军陈燮,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,正在着手造船。  西劳经的旗舰登州一号是最近下水的一艘五百料的战船,属于登州军中最大的福船。这种船,只能在前甲板上安装四门12磅线膛加农炮,船尾还能安置二门六磅炮。其他的火力,让西劳经装也不敢,这甲板承受不了。  唯一值得赞赏的是大明的工匠,12磅炮有精巧的炮车,下面有两排小轮子。开炮的时候,后坐力被轮子往后划的过程抵消了。炮车前面还有摇把,可以灵活的调整仰角。  西劳经幻想着,自己能拥有来自欧洲的大船,不要多,只要十艘。每一艘装备三十门这种线膛炮,他就能打败一切在中国海面上的对手。  双筒望远镜绝对是大明工匠高科技水平的体现,看着战船在海上来回驰骋,目标靶船在25oo米——3ooo米的距离,被12磅线膛加农炮打成了碎片,虽然命中率不到百分之五,花了不少火药和弹丸。但西劳经还是肯定了将士们的努力。  返航的途中,突然前方的战舰出信号,现二艘来历不明的船,看形状是福船。  西劳经安心了,只要是福船,就不用太安心。下令信号兵旗语,围上去。  这两艘船也就是5oo料的样子,西劳经看清楚之后更放心了,对身边的副手道:“信号,告诉他们,我们是登州水师,停船接受检查,否则我们将击沉他们。”  飞鹰旗在风中飞舞,密集的马蹄声,似乎要将大地震碎。不过区区三千骑兵一起冲锋,就造成如此巨大的气势。这个时代,骑兵终究是战场上决定性的因素。可惜了,蒙古马耐力强,但是不适合载重冲刺,一直希望搞一支重骑兵的陈燮,放弃了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。  三千骑兵身披黑色披风,头戴摩托车安全帽,身穿锁子甲,外套带护裆的防刺服,腿上插一把短铳,背后一把强弩,腰间一把马刀。可惜了,没有火帽,不然造出左轮来,这支骑兵就可以横扫整个东亚。  演练结束的骑兵队伍,整齐的列队接受陈燮的视察。缓缓策马而过的陈燮,感受到的是无数炽热的眼神。骑兵非常烧钱,陈燮的骑兵更加烧钱,待遇是最好的,装备是最好了,兵源也是最好的。看着这些年轻的脸庞,陈燮似乎看见,在未来的战场上,后金败兵在这些骑兵的铁蹄下哀嚎。  远远的传令兵飞奔而至,翻身下马后大声报告:“将军,西劳经守备派人来报信,福建游击将军郑芝龙派来信使,紧急求见将军。”  陈燮一听这个,脑子里就想起一个事情,郑芝虎还没挂啊。哦,年底的时候打刘香挂的,貌似刘香最近很活跃啊。一会福建,一会浙江的。闹腾劲不小啊,郑芝虎是来求援的。是不是看在福州大钱庄分号的面子上,拉他们一把呢?  告辞杨家店,陈燮率亲卫队飞驰在大道上,张家庄的大门口,远远的便看见了西劳经和他身边的郑芝虎。已经习惯了虚伪的陈燮,自然要下马走过去的。老远就亲热的喊:“是莽二兄来了么?”郑芝虎这时候目光复杂的看着陈燮,这家伙不过是去京师打了一仗,又灭了孔有德,就尼玛成总兵了。大哥在福建累死累活的,还是个游击。  想到这一次是有求于人,郑芝虎也不敢摆什么英雄好汉的架子了。刘香那货不好打,能不能大获全胜,陈燮这里的态度很关键。露出笑容,郑芝虎大步上前,远远的便横胸敬礼:“郑芝虎见过将军。”陈燮似笑非笑的站在三步之外看着他,郑芝虎咬咬牙……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192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