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五十二章 缺的就是时间

第二百五十二章 缺的就是时间

    第二百五十二章缺的就是时间  陈燮把郑妥娘留在南京,绝对是有私心的。看重的就是她曾经的身份,以她为一个范本,做给秦淮河上的那些女人看。让这些女人都知道,陈思华敬重郑妥娘,也敬重每一个在秦淮河上的姐妹。这种影响力看似没什么大用,实际不然。要知道,明朝的这些名妓们,已经不是简单的娱乐业从业人员那么简单。很多事情,通过她们来传播,效果绝对是又快又好。还有一点,这些正当红的女子,影响力可不小。她们对陈燮的观点,直接能影响一大批文人。现在秦淮河上的态势就这样,你要喷陈燮,那好,姐姐不伺候你。换一家,估计也是这样。这是一股很可怕的力量,千万不要小看女人。  琢磨再三,陈燮动手给郑妥娘回信,先就是一个态度,我想你,想你想的睡不着。望月于不眠之夜,思君于千里之外。实际上这晚上哪来的月亮,星星都没一个。腹黑男的无耻嘴脸,现在说谎骗女人都不需要打草稿的。然后是自我检讨,“燮思虑不周,以致佳人牵肠挂肚,此燮之罪也。来年春天,君至登州,燮任凭处罚。”要说陈燮也确实够不要脸的,明明郑妥娘是他的姨太太,完全可以不必如此措辞,结果在混蛋为了哄女人开心,摆出一副很低的姿态,就像郑妥娘是他的知己好友一般,而不是主要任务是为他睡觉姨太太。  写完一封陈燮自己都觉得浑身冒鸡皮疙瘩的信,收起来之后陈燮才给严晓笙回信。内容就一个,一方面全力协助柳如是搞好明报,一方面要盯紧钱庄。稍有异动。必须及时汇报。有了后面这个要求,陈燮的重点自然明白。同时还告诫严晓笙,凡是要低调,不要出风头。  接下来才是给崔新的回信,这封信陈燮的语气就严厉多了。告诫崔新。在不在自己的身边,都要严格要求自己。现在独当一面了,凡事要从全局考虑,不可呈一时之意气。还有一点是陈燮严厉再严厉表示的。这家伙有点好色,以前陈燮在,他很老实。但是现在独自在外了,如果真的想女人,可以去找人丫子买一个,伺候起居。绝对不许去风月场所,一旦现。立刻滚回登州受罚。  最后才是给叶纤云的回信,这封信可谓虚伪至极。先高度赞扬了张家及纤云女士对合作采取的积极态度,其次对其工作效率深表赞赏。最后,邀请叶纤云女士,在合适的时候,访问登州,给陈总兵一个尽地主之谊的机会。云云!完全是一副外交辞令,人家问的美洲货。一个准信都没有。不说有,也不说没有。这信也就是偏偏叶纤云这个明朝人,在现代社会。这样给合作伙伴回信,人家一定会怒吼一声:放学了别走。  处理完回信,陈燮看了一眼对面的应娘,连盒子带信递过去,想看就看吧,让人弄点吃的来。饿了。陈燮这么说,应娘可敢看。回了一句:“奴家这就去准备。”走出门口的时候,陈燮在背后来了一句:“我之事。应娘无不可知。”一句话说的应娘泪流满面,身子微微也颤之余,下意识的把下巴抬了起来,不敢回头道:“奴家知道了。”  这时候的应娘,浑身充满了力量,什么后院之争,都去尼玛的。老娘的地位,不在大妇之下。得夫如此,夫复何求?  奇山船厂,再次光临的陈燮,自然是先作秀。一番嘘寒问暖,顶着秋雨走完了过场,陈燮才进入船厂新盖的办公室。这地方的装修,放在现代社会就两个字,“寒酸”。放在大明,还是两个字:新潮。  钢筋水泥的框架结构两层楼,这是最近登州最流行的建筑。外部贴磁砖,阳光下老远就能亮瞎你的眼。楼上有专人看管的资料室,这也是大明独一份。陈燮不是空手来的,而是带来了十二个纸箱。  厂长弗朗亚兰达毕恭毕敬的在前面带路,眼珠子一直在后面的近卫身上转悠,他们一人搬着一个箱子,这里头都有啥?弗朗亚兰达坚信,一定会给自己带来惊喜。  陈燮亲手打开六个箱子,摆在桌子上的时候,弗朗亚兰达的眼珠子就不动了。真是太漂亮了,每一艘船都是那么的美妙。小心翼翼的拿起一艘,仔细看了起来。根本就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陈燮。等他看完了一艘模型,陈燮才笑道:“弗朗亚兰达,我必须提醒你,这些模型都是按照一定的比例缩小的。每一个部件,都可以拆下来,再组装成一艘船。箱子里面有组装的图纸,每一个部件上面都有数字对应。按照这个模型来造船,你觉得有问题么?”  “没问题,完全没问题。”弗朗亚兰达总算是回魂了,陈燮打开边上一个箱子道:“看看这个,这里有相应的每一艘船的技术资料。我希望,这些资料能帮上你的忙。”  说着陈燮还丢下一份总纲道:“弗朗亚兰达,我建议你还是先看看这个。”  按照吴琪的说法,陈燮这笔钱花的相当的值得。其实陈燮很清楚,不是赶时间,最多五十万就能拿下来。可惜,陈燮恰恰最缺的就是时间,尤其是在现代社会。这份资料,是根据十七世纪七十年代后英国海军的标准来搞的东西。可以说是领先于这个时代,是大英帝国纵横七海的舰船总结。一共六个级别的战舰,分别选了最经典的代表作,制成模型。原则上,只要根据这个模型进行放大,就能建成一艘真正的风帆战舰。  这些资料哪来的,陈燮不说,弗朗亚兰达也不会问。陈燮很有耐心的等他看完了五千多字的总纲(改过),看着这个洋鬼子激动的站起来,几乎在呐喊:“上帝,这是上帝的旨意。阁下,按照这份总纲,来制定展规划,只要十年,您就能拥有一支纵横时间的无敌舰队。”  崇祯十五年么?嗯,还算能赶的上,其实陈燮的计划,晚几年也没问题。  “弗朗亚兰达,我建议你可以分两条路线,同时行动。一条是扩建船厂或者另外修更大的船厂。一条是技术人员的储备。我希望在一个月之后,看见你提交一份深思熟虑的展计划。届时如果我能满意,将向朝廷提交报告,授予你一个游击将军的职务。”  弗朗亚兰达激动的跳了起来,在大明混这么久,不就是想出人头地么。当即大声道:“请阁下放心,我一定竭尽全力去做好这份报告。”  陈燮满意的站起道:“最后在提醒你一个是事情,登州靠着大海,虽然朝廷有令不得民船下海。但是你可以跟登州水师合作,通过建造渔船的方式,一方面培养技术人员,一方面能捕捞鱼类创收。你放心,只要能打回来鱼,就会有人来处理。”  离开船厂的陈燮,觉得大明朝的海禁绝对是人类历史上最愚蠢的政策之一。随后的我大清,好像也这么干了。当然对陈燮来说,海禁政策跟没有也没啥区别。靠着大海,不大量的组织渔船出去捕捞渔业资源,那真是脑壳坏掉了。以前陈燮是没这个能力,现在荣升登州总兵,已经不存在这个问题了。  大量的海货上岸,制成干货,绝对是这个时代最佳的行军食品之一。陈燮已经在谋划,搞一批食品加工厂,鱼粉、高粱面、番薯粉、玉米粉,这些东西混在一起,制成便于存放的干粮。到时候用来给流民吃,真是不要太省钱啊。到时候大军去打流寇,一边抢银子,一边抢人,这些抢来的人近乎是免费的劳力啊。根本就不要工钱,给口吃的就跟你走。  脑筋转了转,还在马车上的陈燮,就已经在想着,明年一定要增加各种高产杂粮的种植面积了。手里只要有粮食,干什么都方便。  孙元化总算是得到了准确的消息,周延儒平安无事。皇帝否定了他的辞呈,让他继续干辅。这个时候虽然各路言官还在持之以恒的咬,但是大明的阁臣被人咬也算个事?  有精神处理公务的孙元化,很快就遇到了头疼的事情,东江镇总兵黄龙,至少写了十份报告,要求他派兵增援旅顺,要钱要粮食。孙元化一看这些报告就头疼,如果说当初朝廷取消东江镇,让陈燮监管东江,就没这么多麻烦了。现在手下两个总兵,一个是登州土皇帝,自力更生,不给钱粮也能活蹦乱跳,该打仗的时候一点都不耽误。一个尼玛,差点没死在乱军之中就算了,还有脸找老子要钱粮要援兵。你真当自己干的事情本宪不知道么?  不管怎么说,这些事情他都得给个答复。最后只好让人去请陈燮,结果派出去的人回来汇报,陈燮不在军中,出去视察各地的军队去了。已经交代军营,派人去通知陈燮回来。  对于陈燮,孙元化是没啥好法子的,海边的晒盐场开工之后,就更加没什么好法子了。他可不知道,现代社会的雪盐不是那么好生产的,需要添加不少化学物质。陈燮省事,搞点草木灰对付一下。生产出来的盐可不是雪盐,雪盐都是陈燮最近一次回去,悄悄的从好些个盐场,分散采购了一千五六百吨,全部都是蛇皮袋包装的。目前还在码头上正在往下卸货呢。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190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