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四十章 不得不进的局

第二百四十章 不得不进的局

    第二百四十章不得不进的局  离开茶楼的叶纤云,以最快的度回到家中。求见张家老爷子张嘉善,腿脚不便的老爷子在后宅的一个园子里住着,此刻正在用午饭,听到求见立刻放下筷子,拿起拐杖出来。  “你念,我听。”老爷子闭上眼睛,靠在椅子上。叶纤云翻开第一页就不得不傻眼的苦笑道:“还是自己看吧,这东西我没法念。”张嘉善吃惊不小,睁眼拿在手上,低头一看便瞪圆了眼睛。“结构图?”什么意思?仔细再看,便明白了这种图解的好处,四个字,一目了然。(因不会在文档上画图,这里就不画了。)  这完全是一个很新鲜的东西,但用这种方式来表示一个企业的结构,是个有点文化的人都能理解。当然这上面没有一个明确的股东股份的数字,只是一个很简明的结构描述图。  相应的部门管相应的事情,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,股东不论大小,对企业的经营过程都有监督权,但不能在这个过程中去干涉。股东对企业的财会有知情权和监督权。  总的来说,两家合作,一切都得按照相应的制度来,不允许因为股份多,就擅自破坏企业制度。而修订或者修改既定的企业制度,必须要得到八成以上的股东同意。这无疑是一个保护小股东利益的条款。也就是说,在执行企业制度时,大家可以在这份计划书上的制度基础上。进行商谈修改,一旦确定,大家都要遵守。  这种合作双方把丑话先说在前头,并且说的很仔细的做法,在大明这个人情重于规则的时代,可以说是非常震撼人心的一种手法。但是张嘉善看完之后,丝毫没有反感,反而对这次合作充满了信心。道理很简单,陈燮那一方是强势,站在强势的立场上。却用制度来束缚自己的手脚。这种做法无疑更能让人放心,最大限度的避免了合作双方矛盾的爆概率。  当然,这仅仅是张嘉善个人的观点,站在陈燮的立场。这份合作计划书。还是存在很多漏洞的。但他本人就这个水平了。今后还会有新的矛盾会出现,也只能留待以后磨合了。  总而言之,这份合作计划书的内容很多。也很细致,甚至一些领域到了锱铢必较的程度。恰恰是这种细致的利益争夺的制度制定的过程,张嘉善认为是一个充分接触并了解合作伙伴,并且建立互信的一个过程。  放下计划书,张嘉善露出微笑道:“陈思华果然是世间罕有的大才,合作的事情不用考虑了,必须达成合作。这是前提,但是你也可以放心,在谈条件的过程中,大可以跟他一点一点的计较,哪怕是一文钱的利益,你也要据理力争。”  在路上已经看过计划书内容的叶纤云,当然明白这番话的意思。当即表示:“媳妇是去见他,还是另外寻一个地方来谈?”张嘉善笑道:“这一点可以由他来决定,毕竟咱们才是地头蛇。千万千万要记住一点,合作双方在协议和制度达成之前是平等的,你不要拉不下脸去争利益。我敢保证,他不会因为你是个女子就手软的。”  这一点,叶纤云已经深有体会,今天要不是最后时刻采取了耍赖战术,当时在气势上就无法保持一个相对的平衡。抬手理了一下头,叶纤云站起,深呼吸借此调整情绪,语气坚定道:“媳妇明白,此人不能以常理待之。哪怕是一文钱,也要当面锣对面鼓的去争个明白。”  “纤云,你还是没有看明白这其中的奥妙,眼下这个局面,根本就是这个家伙一手炮制出来的。这一切,只要一个前提,都在他的计算之中。什么前提呢?张家需要合作,以此壮大并对抗沈家的压力。可怕啊,你出现是很突然的,因为之前我们没有露出半点痕迹。在短短的时间内,他就想到了这一切,并且着手实施,慢慢的把局面导入他的预计之中。这样也好,跟这种人合作,任何事情都在明面上,吃亏也有限。”  张嘉善一番话,把叶纤云给吓出了一身冷汗。仔细一想,真的是这样啊。这个人是什么脑子?那么短的时间就能想明白这个过程,并且自己丝毫都没有察觉,被他带进了这个布局之中而浑然未觉。  所以说,人的脑子真是很善于脑补,真实情况是怎么一回事呢?  茶楼上,顾喜在看同样的一份计划书,陈燮站在窗口边上看风景。仔细的读完这份计划书之后,顾喜抬头看着窗前高大的背影,心中生出一种无法抗拒的情绪。这份计划书,是顾喜要求看的,陈燮乐见其成。一个只会端茶倒水暖床陪睡的女子,在陈燮的心目中地位高不了,即便顾喜是所谓的“肉屏风”。顾喜也看见了这一点,并且从郑妥娘和柳如是身上,看见了榜样。这才生了要求看计划书的事情。  “老爷,这份计划书,可谓算无遗策。奴家甚至只看懂了一小半。”  陈燮没回头,淡淡道:“那就多看一遍,还是不懂,你继续看,一直看到懂为止。”  顾喜听了娇声叫道:“老爷为难人,上头有的事情,奴家闻所未闻,如何看的懂?”  陈燮回头笑了笑,心说这份计划书,是一百多个人合作的产物,陈老爷很不负责的起了个大纲,提出要求,学堂里财会兴趣班的一百多名毕业和在校生,群策群力往里面添加的内容。你能全部看的懂就是怪事了。心里是这么想,嘴上却是依旧很坚定道:“继续看,不懂的就跳过去,先一遍一遍的看,能背下来再说。”  这番话的语气甚至可以说有点冷,在一起滚床单的时候,陈老爷可是无尽温柔的。完全是另外一个人嘛。顾喜心中一凛,想起那个叶纤云来,自诩不如她,比不了郑妥娘和柳如是,甚至都比不了李十娘。由此不难推断,在登州还有什么样的女子,也在给老爷做事情?  顾喜不得不放弃偷懒的想法,努力的去理解这份生涩的东西。这是她唯一的固宠的手段,传统的那种拉上丫鬟一起伺候的手段,很可能完全没效果,就算是有也是很短暂的时间。  看看顾喜脸上的表情,陈燮在心里还是暗暗叹息一声的。这么做不是他心狠,实在是他见惯了现代社会自强自立的女性,下意识的要求女人们去这么做。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,下意识的陈燮最信任的还是这些女人。理由很简单,她们必须依靠陈燮才能更好的生存。这不是陈燮要求的,而是她们骨子里就是这么想的。  用句俗话来说,这是明朝的实际情况决定的,根本就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  崔新在一个时辰之后回来,见过陈燮后便道:“老爷,宅子都买下了,眼下没几个人,但是这里的事情敲定之后,6续会来一些人。小人算了一下,怎么也得五十几个人吧,所以买了两座宅子,一个您先住着,三进的宅子,不大不小。回头您走了,让那些手艺高的匠人住,他们拖家带口的不容易。还有一座宅子,就在码头边上,原来是个车马店,因对面沈家一个亲戚,新开的一个车马店,生意受到了不小的影响。小的把车马店盘下来,今后就住那了,人多需要看着,免得出乱子。”  说着还把相关的票据呈上,陈燮摆摆手,面无表情道:“我知道了,东西你先收着,回头交给账房,带去南京走账。原则上,苏州这边你是**的,但是账目上还是要走南京那边。知道为什么吗?”  面对这个问题,崔新没有着急表现,而是低着头想了一下才道:“老爷是担心张家那边生出想法么?”陈燮这才笑道:“你能想到这就不错了,另外一层意思,还是想让这边的账房明白,他们是有人监督的。真的在南京那边查出问题来,你知道怎么做了吧?”  这个问题崔新回答的就很干脆了,恶狠狠的狞笑道:“伸手的剁手,伸脚的剁脚,身子陷进去出不来的,小的种他的荷花。”(种荷花:装麻袋,放石头,丢水里。)  这就是一条陈燮的恶狗,叫他咬谁就咬谁的那种。打仗的时候,让他去管军法,他能毫不犹豫的执行。现在让他看着苏州这一块,他也能忠心耿耿的护着陈燮的每一点利益。  “收拾收拾,去宅子里先落脚。车马店那边,以后怎么改建,你也先想想。”陈燮这就是放手培养的信号了,崔新赶紧的单膝跪下道:“谢老爷提携。”  三进的院子看似不大,其实不小了。宅子已经有人打扫干净,直接可以住人的那种。可见苏州的牙行做事很靠谱,就是佣金不便宜,要抽一成五。这点损失,陈燮能承受,这就不是斤斤计较的地方。这个做法,也是一种态度,就看张家人看不看的明白了。(未完待续……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1613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