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三十九章 挑剔的理由

第二百三十九章 挑剔的理由

    第二百三十九章挑剔的理由  按说陈燮这么看一个良家妇人很不礼貌,这女子站的很稳,微笑面对,不闪不避。却也没有给人半点轻佻之感,陈燮心里暗暗警惕,混了这么些年的明朝,知道这些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子的厉害。既然是张门叶氏,说明是苏州张家的二代嫡长子的媳妇。  “失礼了,请坐!”陈燮这话的意思,为刚才仔细的打量道歉来着。  叶纤云坐下后,淡淡道:“本不该一个女子来登门,怪不得先生。只是眼下张家正房也没个挑大梁的男子,纤云只得勉为其难。听闻先生欲寻人在苏州联合办丝织厂,纤云不懂厂为何物,还请先生赐教。”  “厂就是大一点的作坊。”陈燮给了一个很混蛋的解释,也看见了叶纤云脸上闪过的一道惊异和随后露出有所得的微笑。叶纤云可谓有备而来,自然对陈燮的情况很了解。  “说起当今江南织户,比如沈家,有织机五百,雇工千人。能做成这个局面,不外乎沈家有足够的生丝来源。先生一个外来者,要如何与沈家竞争?对了,竞争一说,出自先生。”  面对叶纤云的这个问题,陈燮给出的答案很气人:“商业机密,恕不奉告。”  叶纤云腾的站起,微笑着凝视,对面的陈燮丝毫不示弱,目光平静的应战。对视一阵,叶纤云盈盈万福:“张家欲与先生合作,不知可否?”  陈燮缓缓站起。拱手致意:“可以谈,不过这里不是谈话的所在。”  叶纤云笑道:“来之前,纤云已经包下这座酒楼,先生以为可以谈下去否?”  陈燮失声而笑,呵呵呵三声之后,缓缓收起笑容,正色抬手:“请坐!”  “谢思华先生!”叶纤云坐下,抬眼看了看顾喜和丫鬟。陈燮淡淡道:“我身边的人。”语气虽平淡,但是却不容置疑。  “苏州办厂所需场地、人工、织机,张家都可以包了。不知先生能做点什么?这个问题。纤云百思不得其解。”言下之意,你拿什么来合作?  陈燮伸手,顾喜双手奉上背袋,陈燮打开之后。取出两个模型一个小布袋子。往桌子上一摆道:“这是一架美洲纺机的模型。这是织机的模型,这是美洲高产长绒棉棉花的种子。丝绸这个领域,目前暂不涉足。靠着这三样东西,最多二年,便可横扫大明棉布市场。”  叶纤云微微色变,陈燮居然要一扫棉布市场,这是何等的豪情?拿起纺机和织机的模型看了看,更是脸色巨变。两个模型都做的极为精巧,而是还是铁制的。能用铁制纺机和织机,这本来就已经很突破了,再看那个纺机上有十六根线轴,她就算是傻的都明白,一个人靠着这个机器,能把十六个人的活都做了。  “请问先生,铁制纺机,以何为力动之?”叶纤云不是宅女,对实际工作很了解,自己都织过布的,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关键。  “水力,江南可不缺水,择一高低筑坝,修沟渠,水力自然便有了。”陈燮这么一解释,问题就能想明白了,叶纤云闭目仰面,似乎在决断。  “好,张家愿意放手一博,最后一个问题,为何不争丝织市场?”  “事要一点一点的做,饭要一口一口的吃。丝绸虽然利润大,但主要市场在海外。棉布不一样,整个大明近二万万人口,多少人要穿衣吃饭?你觉得,是价廉的棉布市场大呢?还是价高的丝绸市场大呢?”陈燮的问题,直接给叶纤云问闭嘴了。  这时候的叶纤云其实挺憋屈的,来之前自以为准备充分,筹码很足。结果一开谈,现自己准备的筹码没多少挥的余地,人家连棉花种子都备下了,你还怎么干的过?  哼哼,心里给自己打气,叶纤云决定最后一搏:“张家出地方,出人手,出地方上的场面,要六成的份子,这不过分吧?”  陈燮都懒得回答了,指着门口笑了笑,那笑容真的很欠揍,轻飘飘的仿佛不值得一提。  叶纤云也不生气,至少表面上看似如此,轻飘飘的丢来一个媚眼儿,就像在打情骂俏。边上的顾喜见了,可是心里狠狠的一抽。这种大家闺秀浪起来,那叫一个勾人。是个男子,都很难抵挡这种平时一派端庄的女子如此勾引。比起睡这些女子来,红尘女子的征服**值明显不如。  “那您开个价?”软软的吴音,在这个时候,从叶纤云的口中出来,配合上媚眼儿,很是能抓男人荡漾的心。陈燮见了不紧不慢的站起来,走过去,围着叶纤云看了一圈又一圈,就像看一件货物似得,弯着腰低着头,面无表情。叶纤云再冷静,这个时候也被看的浑身毛,不自觉的站了起来,有点想跑掉的冲动。  陈燮回到顾喜身边,上下左右的打量一番后,坐下歪歪嘴:“没看出来你哪一点比喜儿强,值得我让出巨大的利益。要不你说说,你自己哪里比较强?”  这种说法方式,近乎是侮辱了。但是叶纤云还不能作,因为由头在她自己。  深深的吸一口气,叶纤云来之前,就知道这一趟的艰难。本来就是虎口夺食,她可不知道陈燮跟沈家已经断了合作的机会。  “纤云十五岁入张家跟着婆母学习管家,三年前掌管张家大小事务至今。大小事务,仅仅有条,各类账目,鲜有出错。如今能做的了张家的主,有纤云在,合作办厂之事,不劳先生费心,便可坐收渔利。先生何乐而不为?”这就跟应聘似的,自我展示价值。这个时候的叶纤云,斗志非但没收到打击,反而越挫越勇。  陈燮露出欣赏的目光,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中听:“这不算什么,我在登州有专门的账房学堂、管事学堂,任何一个学员,毕业之后都能精通各种新式做账法。如今毕业的学员有二百余人,没个人都在不同的厂子内实际操作学习一年多了。不客气的说,我教出来的任何一个毕业学员,都能挑起苏州的大梁。而你呢?知道什么是统筹学么?知道什么是营造学么?知道什么记法么?知道复式记账法么?知道阿拉伯数字么?”  叶纤云憋着一口气,总算是找到了泄的机会,立刻举手打断道:“对不起,让您失望了。您带给大明的阿拉伯数字和复式记账法,纤云正好很认真的学过。两年前,纤云就托人从登州带回来您编写的教材,虽然花了五十两银子,但是纤云觉得很值得。”  陈燮再次无所谓的歪歪嘴,淡淡道:“这又如何?”没错,这又如何?这句话真是太狠了!站在陈燮现在的高度上说这个话,不了解陈燮的人还能生气走人,仔细去了解过陈燮的叶纤云,确实做不到站起就走。  叶纤云还是没有放弃,站起微微躬身,万福道:“先生所学,深广如海。纤云丝毫不敢卖弄于先生面前,只求先生给纤云一个机会。”  这一招以退为进,可谓巧妙。加之这是一个女子,姿态摆的够低,陈燮还真的拉不下脸来。有一个问题是必须搞清楚的,就是这个办厂是一个新鲜事物,跟之前的作坊是两个概念。让一个明朝人接受这种概念,还是有相当难度的。也就是陈燮赶上了张家这些年没落,一直想翻身打败沈家,才会有今天叶纤云的“豪赌”。  陈燮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才对合作伙伴非常的挑剔,就是想看看她的态度能做到哪一步。是否有一个坚定的合作信念,至于股份什么的,陈燮真的未必就太在意。拿到半数以上就足够了,根本不需要太多。做买卖的,双赢才是王道,好处都你一个人占了,这买卖长不了。  客观的看这一次合作伙伴的选择,实力真的不是第一位的,苏州不是登州,不是陈燮想怎么做就能怎么做的地方。合作者的能力和魄力,才是陈燮看重的重点。  陈燮又低头翻袋子,摸出一本装订的计划书,丢给对面道:“这个,你拿回去看,不要着急,看完了好好想一想,全部理解了再来找我。我知道,你有能力找到我。”  叶纤云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,拿着计划书,看看桌子上的模型:“我可以带走模型么?”  陈燮平静的摇摇头,淡淡道:“在这看可以,带回去不行。”  “那么,纤云告辞了。”  目送这个女人离开,陈燮突然问顾喜:“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  顾喜没想到陈燮问,不过她反应很快,稍稍沉吟便道:“我看不出来,很能干吧,这种大家闺秀,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。她有野心,想做大家业,我则只想安静的呆在您身边。”  陈燮也没想到顾喜的答案是这个,稍稍愣了一下笑道:“我希望你永远这么想。”  “不这么想又能如何,奴家不过是一个弱女子,趁年轻,多讨老爷的欢心,将来人老珠黄了,在后院有个容身之地就知足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1613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