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三十四苏州之行

第二百三十四苏州之行

    第二百三十四苏州之行  江阴码头,一艘大船上下来的富贵公子,说是要去苏州。几十条船都想做他的买卖,身体柔弱的阿月嫂,争不过那些家里有男人的船,只能站在最后,用无奈的眼神看着别人争着说自家的船如何好。水上讨生活不易,家里男人身子弱,两年前就没了。留下一条船,一个十岁的女娃,撒手西去。无奈的阿月嫂,赶上在大户人家做丫鬟的妹妹金莲,被大妇撵出了家门。阿月嫂接了妹子,商议之后决定一道,继续做这水上的营生。一般的好买卖,她们很难争到。很简单,姐妹俩都不小了,她都过二十五了,金莲也二十了。不像别的船家,要不是自己家里的,要不是买的,总有一个十四五岁的“女儿”。  就在阿月嫂无奈的准备放弃的时候,一直没有表态的公子看见了她,走到跟前问了一句:“苏州哪家织户最大,你可知道?”  “回这位公子的话,奴家便是苏州城里长大的人。自然是知道的,要说最大的织户,当属苏州沈家。就在东边水门不远,挨着码头,有水道可行船至沈家作坊的门口。”阿月嫂有点慌乱的回答,眼前这个公子高大的少见,要不是操一口南方口音,还以为是北地来的。  “很好,我就作你的船了。”公子交代一句,回头交代大船上的人,租了一条大一点的货船跟在后面,自己带着个白嫩的小厮上了这艘船。  坐在船舱里,看着正在前头忙后洗鱼的小丫头,陈燮显得很安静。这一段路。大概是最近一段时间最为悠闲的时光了。船舱里头,顾喜正在跟那个叫金莲的船娘在剥蚕豆。  关于顾喜的问题,陈燮很无奈。大船出了秦淮河进了长江,走了半天,这女子才从舱房里钻出来。陈燮这才晓得着了她的道。一阵逼问才明白,老钱这个家伙吃不住她哀求,偷着帮的忙。陈燮只好带着她一阵上路,但是却装着生气的样子,一直也没理她。  船到江阴靠岸的时候,顾喜慌了。以为陈燮要打她,连连哀求。大概意思,比才艺比别说跟妥娘和如是比了,就是李十娘和葛嫩她们,都比她强。顾喜也没什么要求。就是想做个暖床磨墨的丫鬟。  陈燮这才告诉她,去苏州办事。顾喜死活要跟着一起来,把身边的丫鬟丢下了,自己穿上男装,扮作小厮随从。这就是抢了崔新的活了,好不容易严晓笙给丢在了南京,带着12个护卫,作为保镖存在。没想到。顾喜冒了出来,崔新还没法子跟她争,老爷可不喜欢相公。  上了这条船。陈燮的态度有所好转,但也没有主动说话。就是安静的坐着,脑子里盘算着去苏州后该怎么开始自己的计划。苏州之行是早就定下的,只是没想到,在南京呆了那么久而已。温柔乡果然是英雄冢,陈燮差点都下不了决心留下郑妥娘独自离开。不这样做又不行。南京那边总是需要一个绝对能代表自己的人存在。  出了船舱,陈燮极目四望。河道两岸的景致,比起运河两岸大有不同。拿出望远镜。陈燮四处看看,越看心里越的哀叹。这年月的江南,水网密布,道路可不是一般的难走。难怪离开南京之前,钱不多安排好的路线是走水路,经长江到江阴,顺流而下,再转这种小船往苏州。说是小船也不算很小,船舱里头分两截,一道帘子,前面睡客人,后面睡船娘姐妹。之所以选了这条船,可不是看上船娘长的还不错,而是被她无奈的眼神打动了。  “公子这是什么?”不知道何时,那个小姑娘忙活完了,好奇的问陈燮。  坐在船帮上用脚踩撸绳的阿月嫂见了心里一慌,这孩子怎么什么都问?万一惹怒了这个公子呢?后面不到五十步,一艘大船还跟着的,上头可有一些眼神很凶的壮汉。收拾这一船三个女的,跟踩死个蚂蚁似得。  阿月嫂对这个客人的初印象还是很好的,人长的白,高大壮实,要不是操着一口南音,还当他是北地人。说话的时候,不紧不慢的,好像很和气。不过在船上讨生活的船娘心里可明白呢,对你客气不等于你就能上杆子。这些贵人,翻脸可快呢。自家的妹妹不就是个好例子么?在一家大户做丫鬟,给老爷哄骗上了手,家里大妇知道了,直接给打出了门。还好留了点善心,没给直接丢进窑子里。  年轻公子居然笑了,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,把手里的东西给了女儿。这下阿月嫂又揪心了,女儿还小啊,不过十一岁,这位公子爷不是个喜欢小点的吧?  “呀,看的真清楚啊。”小姑娘稚嫩的声音惊呼,陈燮呵呵的笑了笑,没有去打扰她短暂的欢乐时光。坐在船头的竹椅上,点了烟慢慢的抽。心里在想着,江南用兵,离不开船。看来下一步要在长江上造船了。大海上的船,可走不了这些水道。  依依不舍的放下手里的望远镜,小姑娘还给陈燮道:“多谢公子爷。”陈燮看她可爱,小小年纪就懂事的给大人帮忙,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,剥去包装笑道:“闭眼,张嘴。”  小姑娘听话的照做,陈燮把糖放进嘴里道:“好了,可以合上最,睁开眼了。”  顾喜在后面看见了,赶紧过来,眼馋的看着小姑娘甜的眯着眼睛,似乎不敢相信人世间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。陈燮看见顾喜来了,心里也没再生她的气。回头找老钱算账是必须的。  “想吃自己去拿,在包里呢。记得分人家小姑娘一半,别吃独食。”  顾喜一声欢呼,钻进舱里一顿找,陈燮的随身背袋已经换了个旅行袋。里头东西不多,就是一些常用药品,记录本,笔,几条烟,还有望远镜的盒子。棒棒糖是他以前放进去的,方才取望远镜的时候看见,随手抓了一根。  整整一罐子棒棒糖,顾喜看着眼珠子都圆了,赶紧拆了一根,含在嘴里,眼睛也是咪咪的。含含糊糊道:“真好吃。”陈燮心道,这是骗小萝莉看金鱼的大杀器啊。貌似自己越来越混蛋了,节操底线一点一点的往下掉。  吃上棒棒糖的顾喜心情大好,这说明陈燮不在生气了。说实话,那一夜之后,顾喜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自己赎身。所有积蓄都给了假娘,带着一个丫鬟就出了门。找到钱不多,一番哀求,老钱有感于她的痴情,答应帮她。为什么会这么做,理由其实很简单,就是那一夜,一次醉后的欢悦,顾喜第一次尝到了美妙的滋味。这样的男子见识之后,哪里还有别的男子能让她愿意去跟?所以,决定来一次大冒险。而且好像还成功了。  坐在陈燮对面,顾喜眯着眼睛,粉色的舌尖灵活的舔着糖,这份甜让她陶醉。  陈燮无语而笑,应该说还没有做好接受顾喜的准备,事情就突然的生了。嗯,还是看看这江南的美景吧,水乡的风情,别有一番滋味。  时间到了黄昏,后面的船追了上来,高呼要靠岸过夜。陈燮估计大概走了十几里水路,远远的看见一个小村落,两条船就在附近靠岸。缆绳在柳树上绑结实后,陈燮上了岸,四下看看,边上有一个湖,湖心有个小岛,长满了芦苇。  船娘姐妹忙着做晚饭,新剥的蚕豆,剁碎的肉末烧汤。一条青鱼红烧,卤的鸭子,还有几个小菜。陈燮从大船那边回来时,舱内的小桌子上以及摆好了饭菜。  “公子爷,奴家这只有老酒,不知您可喝的上口。”阿月嫂的手不安的在围裙上擦着,那个叫金莲的船娘也有点紧张,不安的看着陈燮的反应。这一趟的船资是二两银子,金莲要的价格,有点虚高。陈燮当是也没还价,直接丢给她三两碎银子,让她多买点好酒好菜。  陈燮是好心,他的意思,二两银子是船资,一两是饭钱,殊不知二两银子里就含着饭钱的。这就是土豪不知人间疾苦了,多给一两银子,人家船娘可是另外一个想法。  “老酒就老酒吧,喝点酒好睡觉。”陈燮很随意的坐下,看看顾喜,等她也坐下了这才动筷子。这边姐妹两忙活完了,两人吃着呢。金莲对姐姐低声道:“姐姐,我要二两银子的船资,公子给了三两。”  一翻手,三块一两的碎银子。阿月嫂心跳加,这公子看上哪个了?不会是看上女儿小蝶了吧?仔细一想,觉得自己想歪了,一两银子也买不来这么大的闺女。  “我去伺候他们吃着,拉上帘子赶紧洗一洗。洗完了换我洗,到时候再说。”  心怀忐忑,阿月嫂来到前面的舱内,送上热好的老酒,陪着笑道:“菜可对公子爷的胃口?”陈燮温和的笑了笑道:“听好的,一起坐下喝一杯了,累了一下午,解解乏。”  吃着碗饭的,陪酒不算事。阿月嫂放了心,坐下,端起拿来干净杯子,给自己倒酒后道:“奴家敬您一杯。”说着很干脆的干杯,面不改色的放下杯子。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148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