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新曲

第二百三十二章 新曲

    若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您的朋友:..  第二百三十二章新曲  河上画舫上众名妓见陈燮站着不动,也没走,不自觉的停了下来。听他这么一说,顾喜问:“应该如何唱?难不成还是先生唱的临江仙那曲子么?用在此处恐不妥。”  陈燮摇头道:“我心中的曲子不该是这样,待我想想该如何唱。”  这是李贞丽在船头喊:“先生为何不去?即不去,何不留?这满满秦淮的姐妹们的画舫,都是先生的温柔乡。”  李小大上前一步,站在石板桥上道:“勿要聒噪,先生说你们唱的曲子不是他心中所想,正在心里谱曲呢。”就这一句话,喧闹的河上突然伺机,未余拂柳风声,秦淮涛声。  仔细的回忆了一下,陈燮走到石板桥头,扬声唱:“一个是阆苑仙葩,一个是美玉无瑕。”此曲一出,众皆骚然。完全不同于这个时代的曲子,却又及其有韵味。歌声入耳,如蚂蚁在骨髓里钻的那种感觉。陈燮继续唱,众人安静的听。  “一个枉自嗟呀,一个空劳牵挂。一个是水中月,一个是镜中花。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,怎禁得秋流到冬尽,春流到夏!啊……。”  收起最后一个音时,河上岸上,依旧是一点声都没有。美好的音乐可以穿透历史,穿透人心。虽然陈燮唱的只能算凑合,但是这曲调和词结在一起,唱的好坏已经不重要了。  八三版的红楼梦插曲,杀伤力最大的就是枉凝眉和葬花吟。陈燮在大家的心目中是作者,他说曲子该怎么唱,想来是最合适的。只是谁都没想到。真的唱出来后,轻而易举的把人的心都给勾走了。这曲子大家都很陌生,但是丝毫不影响大家的欣赏。  唱罢,陈燮转身,这次真的要走了。可是刚走出几步。就觉得不对了,打灯笼的顾喜呢?回头一看,五位名妓跪在地上一排,齐声道:“求先生再赐新曲。”  最近的画舫上,李贞丽也从曲中出来,看的清楚岸上的一切。缓缓跪在船头。拱手大声道:“求先生再赐新曲。”河上画舫这会近百,船头女子无不纷纷跪下,千余人齐声唤:“求先生再赐新曲。”  这下陈燮走不成了,缓缓回来,一个一个的扶起。对着河上高声道:“都起来吧,我有话说。”众人这才纷纷起来,肃立聆听。  陈燮道:“关于石头记,我心里头有一些曲子的影子,但也仅仅是影响,一鳞半爪尚不成调。今日听大家唱了枉凝眉,触动了心曲,这才有了适才的曲子。如再要作新曲。怕是一时半会也没了灵感。作曲做作诗,曲本天成,妙手偶得。如何强求?不如今日大家放我去了。日后有了灵感,再有新曲,一定告知大家。”  河上千人齐齐叹息一声,话说道这个地步,再强留便是过分了。不料众人一声长叹,陈燮突然举起手来。似乎想到了什么,皱眉仰面望着天空的弯月。所有人都跟鸡脖子被捏住一般。叹息声戛然而止,目光盯着岸上的陈燮。五个亲自打着灯笼照路的名家。也都屏住呼吸,担心扰了陈燮的思路。  微风徐徐,一片柳絮落在陈燮的头山,伸手去捻,轻轻的投进悠悠秦淮河水中。  陈燮露出微笑,走到五女跟前道:“新曲是有了,但是需大家来配合。真的要唱出意思来,今夜怕是要留在这河边上了。”  李贞丽画舫最近,她听的清楚,急忙高声道:“先生,我等也可配合。”  陈燮笑道:“也好,各个船上唱的好的姐妹们,都可以上岸,听我安排。只是这岸上需要的灯火可不少。”  这句话,真如冷水下了滚油锅,河上一片鸡飞狗跳。百余以唱成名的女子,次第登岸岸。一时间岸上灯如长龙,芬芳满路。还在这些女子都很识趣,上来后都安静的站一边。  陈燮道:“尹春小娘最善编曲,还有哪个来帮忙,听我唱了好记录下来。”  这时一人自船上跳下,喊道:“我来,我来。谁都不要跟我争。”陈燮看过去,竟然是张魁。说来也怪,他跳出来,还真的没人去跟他争,似乎都默认了。  顾喜在边上低声道:“要说编曲子,他确实是顶尖的。”  陈燮只好忍了,不就是香了点,娘了点么。老子忍了。  “那就这样吧,只是这个曲子,该谁来唱呢?”陈燮先看的一眼顾喜,很快便放弃,目光在听过唱的几个女子脸上一一扫过,最后落在葛嫩的脸上道:“思来想去,也就是你的声音最合适唱这曲子了。就这样吧,大家先在边上休息候着,你们三个跟过来。”  尹春、张魁、葛嫩,三个凑近,打着灯笼的顾喜和李十娘,都没有走的意思。陈燮便随她们去,先对张魁道:“修我兄,且听我唱,记下了你去教会大家唱,然后再回来听安排。”  张魁拱手道:“单凭先生纷纷。”陈燮道:“下面的新曲是葬花吟,适才见柳絮飞花,落于河面,有感而。仔细琢磨,单单是一个人唱,却没了韵味,便动了点编排的心思。下面我来唱,你们记录曲子。”  “花非花谢飞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。……。”陈燮把合唱的部分都摘出来唱一遍,在纸上刷刷刷的自己也记录下来,然后递给张魁道:“这个是大家一起唱的,你且去教会大家。”张魁自己也有记录,对照陈燮的记录后拍着大腿道:“好,好,我这就去。”  待张魁去了,陈燮对葛嫩道:“下面是该你唱的部分,你听好了。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。……,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。”唱罢,陈燮问:“都记下了么?”葛嫩柔柔弱弱的身子,这会一脸的认真,使劲的点点头:“都记下了。”  陈燮道:“去边上练熟悉了,然后等着召唤。”葛嫩显得有点紧张,一个人走到岸边,低声在那恒昌。最后剩下一个尹春,陈燮对她道:“你的任务最重,先需将这些曲子按照我的意思串起来,编写出来。然后还得按照我的意思,去教会那些乐师。”  尹春之前还有点遗憾,没想到自己的任务最难,心里暗暗感激之余,正色万福道:“必不负先生所托。”  夜晚的秦淮河上,出现了一副奇景。一边是沉寂黑暗的贡院,河上是画舫一片灯如白昼,另一边的岸上,莺莺燕燕的聚在一起。陈燮在两个花魁的灯笼照明下,来来去去的一会这边,一会那边,忙的不停。  丝毫没注意到,一辆黑色的马车悄悄停在岸边。河上的动静太大,这里距离郑妥娘住处也不远,所以她也来了,要看看这秦淮河上自形成的一次盛会。  郑妥娘和柳如是没下车,只是在几十米外的柳树旁停下,从车窗里往外看。随身护卫的是严晓笙这个死忠狗腿子,带着四个近卫,护的严严实实。  “郑姨娘,可要去汇报先生知道您来了。”严晓笙低声问一句,郑妥娘摇摇头道:“不必了,老爷正忙着,我们几个悄悄过去便是。”说着不忘问一句:“人这么多,老爷身边护卫如何?”严晓笙道:“郑姨娘放心,老爷勇冠三军,百万军中能取上将级。再有崔新带着几个人,扮作下人,不远不近的缀着,不会出任何事情。”  郑妥娘这才安心,拉着柳如是一道,缓缓移步靠近。走的近了,听到一些女声齐唱,去掉婉转如杜鹃啼血,心里如被针尖扎了一般,打了一个姐姐湿湿的的冷战。边上的柳如是也没好到哪里去,这曲子听着如被电击,麻麻的感觉自心头涌出,肌肤上泛起细细的疙瘩。  时间在醉人的夜风中流逝,不觉已经是三更天。此起彼伏的合唱声,各种乐器的合奏声,场面依旧热闹宏大。这是秦淮河历史上的头一遭,数百有名的小娘合作一曲子。放在别的时候,想都不要想这些平时争风吃醋的女子能如何合作。  也只有石头记的作者,加上明报老板,名花心语专栏的创世人陈燮,才有这个号召力。  这还是一次特殊的盛会,往日流连花丛的那些风流文士,今日却是一个都看不到。  不知何时,岸边慢慢汇聚了许多人,这些人里头,许多秦淮河上的寻芳客,今日想来快活一番,却不想有点名气的小娘,都在这秦淮河边上呆着。于是众人次第寻来,见场面盛大,也都好奇的驻足观望,不来捣乱。要知道,这秦淮河上的女子,得罪一个两个的没事,得罪遍了,那真是再无风月场上风光的机会了。  陈燮就像一块吸铁石,把这些一曲枉凝眉之后,将小娘们都吸引在身边,谁都不肯去,不肯错过这今夜一唱新曲的机会。日后传出去,今夜无缘唱思华先生新曲,哪里还有面子?  郑妥娘和柳如是悄悄走到陈燮身边时,但见陈燮在指跟尹春说:“这里的调子一定要高,再高一点。”尹春点点头记下,这新曲好是好,就是跟传统的曲子有不小的差异。尹春也是在边学边做,一直到她和那些伴奏的乐师基本熟练了,这才长出一口气。一扭头,看见花一样的两个女子站在跟前。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148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