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三十一章 高、潮

第二百三十一章 高、潮

    第二百三十一章高、潮  尹春长的不算特别好,长处是唱的好戏。本以为,陈燮就算要作诗,也是先给别人来,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一份。陈燮这么一说,李小大嘴撅起来了,却也没闹腾便是。  陈燮也是临时想到在某本画册上看见,看见西厢记的红娘,正好应景,便随口道:“待月西厢事有无,隔墙花影动模糊。会真一记分明在,莫把蜂媒责小奴。”西厢记出自会真记,唐朝注明公知元稹,玩弄女性莺莺,始乱终弃。反诬其为妖媚祸水,很是没底线的货色。  王实甫的西厢记,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,很对民间胃口。  陈燮这歪诗,出自民国某画册上的一吐槽诗。很有一点“真相其实很残忍”的意思。  没想到,这歪诗,却把大家的心思勾出来了。都是红尘中打滚的女子,各自命运不同,但是有一个共同点,看不到未来。眼看有点伤感和冷场,船身微微一震,众人抬头一看,船回到了原处。李小大道:“换船,换船!”  没拿到石头记的李贞丽,询问因果之后笑道:“你们几个,如此好玩的事情怎么不叫上我一个?”众人笑而不语,实际上她年龄不小了,属于这行业里的前辈。既然是前辈嘛,那就早点从这个吃青春饭的行业里急流勇退好了。其实李贞丽也不大,不过二十出头。后来还培养出了一个李香君,便宜侯朝宗这个混蛋,还给孔尚任提供了素材。  相比李十娘的朴素淡雅,李小大的船上就奢华多了,香炉一口气就点了十几个,俏丽的丫鬟也有十几个,地上还铺了名贵的地毯。置酒落座,不见李贞丽和张魁,才知道他们回自己的船上去了,站在船头的李贞丽还大声道:“思华先生,奴家先去了,石头记可千万要写完,别……。”好在及时收住,陈燮知道这八卦肯定要传出去了,不知道传到那些太监的耳朵里,会不会被他们记恨。心里不禁暗暗的后悔不提。  葛嫩去了珠帘下,取来琵琶,弹唱一段,顾喜才艺一般,见状便起身,走到堂前道:“我与葛姐姐合作一段好了,唱个什么好呢?”  葛嫩道:“新城王阮亭《秦淮杂诗》,唱吧。”说着琵琶响起,前奏如泣如诉。顾喜顿了顿,轻声唱道:“旧院风流数顿杨,梨园往事泪沾裳。樽前白谈天宝,零落人间脱十娘。旧事南朝剧可怜,至今风俗斗蝉娟。秦淮丝肉中宵,玉律抛残作笛钿。”  两人合作默契,顾喜虽然唱的一般,但是极为动情。两人都是秦淮欢场上的浮萍,心意相通,一个弹来一个唱,唱了一遍再重复时,其他几个女子也都各自动容。尹春取来竹板,啪、啪、啪,一下一下的打着节奏,李小大叹息一声,转身摘下墙上横笛,也加入进来。李十娘取来琴,铮铮铮的弹了起来。顾喜见状停了一下,等这几个人渐渐的合拍,前奏变成了悠扬的笛声。五个女子,各自都有一番情怀,被一大家都熟悉的曲子勾起时,如事先练习过,开始略有生涩,很快便浑然一体。  这个时候,顾喜才再次唱起之前的词,比之前别有一番风味。“秦淮丝肉中宵,玉律抛残作笛钿。”最后一个音结束时,现场短暂安静,一片嘘唏。  不自觉的,陈燮已经被这种淡淡的伤怀包围,并融入其中。想起诸多心酸的往事,忍不住热泪盈眶。忍不住吟道:“明月多情应笑我,笑我如今。辜负春心,独自闲行独自吟。近来怕说当时事,结遍兰襟。月浅灯深,梦里云归何处寻?”  巧合的是,这会天上居然真的出现了月亮,天虽然没黑,太阳也还在,只是被一片阴云挡住。这种白昼见月的现象颇为少见,加上这会的气氛,陈燮又是凭栏仰望,恰到好处的应景。至于词中思念的人是谁,大家自行脑补,这么一个风流帅哥,据说钱多的花不完,有几个红颜知己算的什么?  一番合作,能够换来陈燮的又一新作,众人欢喜不已,相视而笑。以前多少有点竞争,现在则烟消云散,都化作漫天飞舞的柳絮,消失在春风里。  秦淮盛会的又一个**,随着陈燮的一新词来临。多才多艺的尹春,忍不住站起道:“好词,快取纸笔来,我来谱曲,谁唱?”  东道主李小大站起道:“当仁不让。”众人好一阵忙活,尹春一挥而就,曲成便给李十娘夺了去道:“我来弹琴。”顾喜道:“我来**。”尹春很干脆的拿起了鼓槌,轻轻的敲了两下。葛嫩则低头看着手里的琵琶,不知心里作如何想?  一群多才多艺的妙龄女子,凑一起忙碌,倒是陈燮闲了下来,安静的看着她们。合奏的乐曲再起之时,已经是夕阳西下。众人喝酒唱歌,很是找到了一点现代社会麦霸的感觉。  一曲练的熟了,船走了一个来回,再换船时,东本该轮到的道主尹春道:“这么换来换去也不嫌麻烦,不如干脆径直去喜儿的大船上好了,今夜不醉无归,咱也来一场醉卧秦淮。”  上了顾喜的船,正在上酒菜的时候,陈燮很煞风景道:“来碗蛋炒饭。”  看着满桌的好菜,顾喜不解道:“姐夫,莫不是嫌我等怠慢了?怎么要吃蛋炒饭。”  陈燮是真的饿了,一直就没怎么好好吃。听她这么问,灵机一动便笑道:“想起个事情来,跟蛋炒饭有关,说出来让大家笑一笑便是。”  今天陈燮已经说过一个段子,大家都乐的不行,听他这么一说,都来了兴致。各自坐下,也不说唱新曲的事情了。陈燮咳嗽一声道:“某有一友,名唤邪月,某日数友一同出游,回来时天色已晚。某带众人往一相熟的馆子吃饭,邪月最不经饿,进了馆子便道,饿了,饿了,有什么可以垫肚子的吃食。伙计道,有现成的蛋炒饭。邪月道:来一碗。凑巧的是,生意太好,厨房上菜慢了些。邪月吃完一碗,觉得味道很好,便道:再来一碗。至上菜时,两大碗炒饭下肚。其曰:蛋炒饭味道真好,吃撑着了。此时开始上菜,邪月捂着肚子,只能看着大家吃各种好吃的菜肴。待散席,邪月怒吼:再来一碗蛋炒饭,打包带走回去当宵夜。”  大概是明朝人的笑点低,陈燮的笑话成功让大家笑的直不起腰。巧合的是,厨娘真的端了一碗蛋炒饭出现,问:“哪个要蛋炒饭?”这一下,更是笑的停不下来。  没人伺候的陈燮只好自己上前,接过饭碗道:“多谢,我还真的饿了。”  当着众人的面,陈燮吃完,拍拍肚子,在众人圆溜溜的眼珠注视下,拍拍肚子道:“吃饱了,我在考虑要不要再来一碗带回去当宵夜。”  这一下又引了一顿捧腹大笑,夸张的顾喜直接给趴在陈燮的大腿上,笑的一抽一抽的。她笑她的,不该把下巴顶着陈燮那里,没一会变引了意外事件。陈燮无奈的低头看着,已经察觉变化的顾喜,转头眨了眨眼睛,飞快的伸手一捏,然后便不负责任的坐了起来。  游河还在继续,似乎都有点饿了,正经的吃了一会,五女轮番敬酒,陈燮也显得异常豪爽,来者不拒。实际上就是想喝醉拉倒,陪着这么闹,什么时候是个了。  可惜,大家都没灌醉陈燮的意思,很快便酒足饭饱,撤了菜肴,上些干果,酒也换成了茶。新编的曲子继续开唱,李小大一副好嗓子,唱的如天籁一般。她唱完了,换个人,继续唱这个曲子。每人都唱了一遍之后,这才算是告一段落,这时丫鬟惊呼,大家快看。  众人往前方看去,十余艘画舫如长龙一般迎来,再看身后,又是十余艘。远远的似乎还有画舫正在聚拢,但闻风声中隐隐在唱: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……。”  顾喜赶紧让船夫靠岸,挺稳了再看,四处画舫围了上来。陈燮再次看见了李贞丽,站在船头笑道:“姐妹们都来了,思华先生有何新词,不妨大家一起唱。”  感情这女子走后,张魁对她道:“陈思华未见新词,就这么走了岂不可惜么?”李贞丽心里本不喜陈燮太过风流。听此言心里一琢磨,凭他一本《石头记》,如此才华,风流难道不该么?石头记里的女子,在先生的眼睛里,哪个不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奴?  李贞丽干脆回去散布五人聚会谢思华先生的消息,秦淮河上的教坊名角,一听这消息,纷纷下河。在这十里秦淮河上,围追堵截,总算是把陈燮截住了。  顾喜让大家赶紧上岸,待上了岸边,五人站一起,齐声唱道:“明月多情应笑我,笑我如今。辜负春心,独自闲行独自吟。近来怕说当时事,结遍兰襟。月浅灯深,梦里云归何处寻?”唱罢,顾喜拉着陈燮就走,回头对众人道:“我家近,去我家。”  一行人笑嘻嘻的走了,留下秦淮河上的一片灯火,还有数十女子齐声喊:“奴等来此,只为谢思华先生盛情。”接着有人高声唱:“一个是阆苑仙葩,一个是美玉无瑕。若说是没奇缘,今生偏又遇着他。若说是有奇缘,如何心事终虚化?……”  陈燮听到歌声,停步回头望,河上灯火将河面照成了白昼。众女见他不动,也都站住。  “这曲子不对,不应该是这么唱的。”陈燮可是八三版《红楼梦》的死忠,听这些人唱的曲子都是时下一些流行的曲子来套上词,很不适应。r1152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1451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