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三十章 再遇催更

第二百三十章 再遇催更

    第二百三十章再遇催更  “不是尊前爱惜身,佯狂难免假成真。”开口吟诗的陈燮,缓缓收了手,无耻的将罗帕捏在手里,也不说还人家,而是转身面对诸位美女,目光如电扫过每一双眼睛,这些十七八岁的妙龄女子,无人不以最热烈的目光响应。陈燮继续吟诗:“曾因酒醉鞭名马,生怕情多累美人。”再次停顿,转身,正准备继续往下抄的时候,突然意识道不是很对头。想了想抬手遥遥一指北面,本来平和的声音突然高亢铿锵,一口气道:“劫数西北天作孽,鸡鸣风雨海扬尘,悲歌痛哭终何补,义士纷纷说帝秦。”把东南改作西北,就变成了陈某人的以诗明志了。意思嘛,大家自然的脑补,陈燮还是一个武将,心怀天下,不肯沉醉儿女之情嘛。  一名俏丽的婢女,以笔墨记录今天生的事情,这是陈燮没注意到的细节。  一阵笙箫远远而来,打断了画舫内短暂的沉寂。众人循声远眺,河上一画舫踏浪而来。两船缓缓靠近之时,船头见一女子,盈盈摇曳于风中,远远便双手做喇叭状喊:“十娘妹妹,佳客何人?”  陈燮笑问:“来着何人?”十娘笑道:“一夜输尽千金而不改色的李贞丽。”  “呵呵!”陈燮冷笑两声,回位子坐下。一侧顾喜挨过来道:“姐夫,为何冷笑?”  陈燮道:“没什么,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赌而已。”这么说。大家都知道他话里有话,言之未尽,却也不好追问。陈燮不过是不想败了大家的兴致,只是想到此刻西北连年大旱,流民遍地,不久流贼入河南,自此中原糜烂。  李十娘走到船头,两船抵近时,笑道:“贞丽姐姐,今日船上几个姐妹。共邀登州思华先生一聚。不及姐姐船上那般热闹。”  李贞丽闻声惊呼:“莫不是写《石头记》的百晓生,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陈思华?”李十娘笑着点头,李贞丽赶紧道:“快停船,奴要求见思华先生。”  这边船夫各自撑篙子。弯成一个弓了。船才挺稳。对面船上出来一个男子。大声喊:“陈思华在哪,快快交出石头记第十三回。”  李十娘无奈的回头看看陈燮,得到他点头的许可。这才让人停船放板子。  陈燮看的清楚,一女子抓住两边撑篙,摇曳着过来。随后一男子,油头粉面,扭扭捏捏的也过来。看见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,手捏着兰花指,陈燮不是歧视基佬,只是喜欢接触。  两人前后进来,见堂前就一个男子,余者皆是相熟的女子。往日里,大家多少有点竞争关系,熟归熟,未必就有好。不过这个李贞丽很有一点自来熟的意思。见了陈燮便上前道福:“奴家李贞丽,见过思华先生。”  这女的一看就岁数要大一些,如果陈燮读过《桃花扇》,自然知道她是李香君的假娘。后来因为侯朝宗和李香君的关系,得罪了阮大铖,很是吃了一些苦头。如果把《桃花扇》和《南明史》对照着读一遍,不难现复社的这些人,真他娘的太恶心了。他们搞阮大铖的时候,理由本就很勉强,打人家一个阉党,断人家的政治生命。而且不管阮大铖怎么样服软讨好,都不给人家一丝一毫的机会。这么大的仇恨,等到阮大铖在南明王朝当官了,当然要打击报复。你踩别人叫正义,别人踩你就是奸佞,他们也好意思叫屈。要说当汉奸,复社这帮人,有几个人做到了死节明志?大哥不要说二哥,生意买卖差不多。  “河上相逢,便是缘分,李大家请坐。”陈燮很给面子,他说李贞丽是大家,那就一定是了。现在的秦淮河上,风头最劲的不是整天在风月场所大把撒钱的寻欢客,也不是那些风度翩翩的穷书生。而是陈燮外来客,《石头记》的作者,登州来的将军。  随后进来的男子,拱手笑道:“吴郡张魁,字修我,见过思华先生。初闻先生之命,秦淮之客皆言不过一粗鄙武夫,至《石头记》问世,再无人敢言先生粗鄙。在下也是《石头记》之拥趸,每一期明报都有收藏,取第四版装订成册,阅读不辍,每日不读便不能眠。”  这家伙比李贞丽还自来熟,陈燮有点哭笑不得,尤其是他那一阵一阵的熏香气味,熏的陈燮欲作呕。女子香一点,陈燮能忍,男子这么香,你是要闹哪样?等他说的来劲,欲上前勾肩搭背之际,陈燮后退拱手道:“张兄,客气了。今日在下也是船上客,不敢喧宾夺主。我敬二位一杯,就当感谢二位欣赏拙作。”陈燮豪气的干了杯酒的黄酒,杯口朝下。  张魁给陈燮抛来一个媚眼,配上一张比漂亮女人还女人的脸和表情,弄的陈燮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很想提醒他,你是个男的。明末男风盛行,这货一看就是个小受,捏着兰花指抛媚眼,陈燮很吃他不消,直接坐他对面。低头想问身边的顾喜,又怕张魁听到,便捏着顾喜的小手,沾了杯中酒水,写道:“此君兔爷乎?”  顾喜惊讶的看了一眼陈燮,似乎觉得姐夫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。作为秦淮河上的豪放女,顾喜素来落落大方,只是在面对陈燮的时候,会不自觉的扭捏。粉嫩柔软的小手被捏着,心跳不免快了些,身子也有些软软,耳根也烫。看完,顾喜微微的点点头,陈燮又写:“替我挡他,不给近身。”  顾喜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,站起贴在陈燮的肩膀上,小嘴在耳边低声道:“姐夫,作为一名风流名士,不好男风可不像。”  陈燮肩膀处被软软的顶着,这女子身段丰腴,胸前有货,个子矮点,但是比例很好。明朝这种风格的女子可不多见,陈燮学她说话,在耳边低声道:“深恶痛绝!千万帮忙。”  顾喜似乎没了力气,软软的趴在陈燮的肩膀上,两人亲密的样子引起围观时,这才红着脸坐下。李贞丽见状,小嘴合不上,看着陈燮一边刚收的郑妥娘,这边又跟顾喜如此,很是惊讶顾喜怎么能如此?  李十娘只好出面调解气氛道:“时候不早了,按照规矩,可以掉头回去了。”说实在的,她心里也甚是腻歪,这个李十娘和张魁跑来搅局,本来多和谐的场面啊。  待调转船头后,李贞丽才站起万福道:“思华先生,可有全本石头记的词话?”她也想明白了,来就是为了要石头记的下文,见识一下陈燮长什么样子就行了,不要节外生枝。  没想到躲到明朝都被人催更,呃,哥不写网文很多年了。短暂的走神自后,陈燮只好答道:“何不耐心的等连载呢?且放宽心,在下不会太监的?”一不留神,新词蹦出来了。  众人都很好奇,为啥会这么说。张魁直接问了出来:“先生何出此言,石头记与太监何干?”陈燮见他娘里娘气的说话,下意识的往后缩了退了一下椅子。然后在心里暗想,曹雪芹本来就是一个死“太监”啊。  “姐夫,快说,跟太监何干?”这下追问的是李十娘,陈燮一看糊弄不过去,便道:“这是美洲那边的一个段子,这里讲了,出去我可不认账。免得得罪了这天下的公公。”  “快说快说!”尹春也催促起来,八卦之魂果然无处不在。  “美洲也有报纸,明报非独创。在报纸上连载话本,乃是美洲之常态。有些话本的作者不甚勤快,写着写着就消失了,再也不出来写完。于是每每有读者追问编辑,下面呢?下面呢?编辑曰:下面没有了。”说道这里,陈燮停下了,似乎大家都没反应过来。 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李十娘,掩着嘴按着肚子低声笑,她是个娴静之人,很少失态,强忍着没有捧腹大笑。第二个反应过来的是顾喜,之所以这俩先反应过来,跟陈某人下面有关。  很快大家都反应过来了,纷纷忍住不哈哈哈的笑出声来,各自笑的是花枝乱颤。张魁最为夸张,使劲的拍着桌子,前俯后仰的笑着。顾喜笑的额头顶在陈燮的肩膀上,笑着笑着不知哪来的胆量,在耳边低声道:“姐夫,下面还有么?”  喝了些酒的陈燮,神经也有些大条了,随口附耳道:“你想知道,去问你姐姐。”  就在觉得不妥的时候,主人李十娘道:“今日高朋满座,此前在下献丑,现在该轮到哪一个了?既然是谢礼,便该拿出点诚意来。”  抽到第二位的李小大站了起来道:“奴来舞一段!”张魁叫好道:“我来吹箫。”  陈燮听他这么说,当下打个寒战。李小大身材略高,长袖善舞,张魁真的会吹箫,悠悠箫声中,小大水袖流云,跳了个嫦娥奔月,真如仙子下凡一般。  随后登场的是尹春,手持团扇,唱了一段昆曲《西厢记》,生生把个俏红娘给唱活了。  陈燮见了不禁笑道:“我这有歪诗一,以博一笑。”(未完待续……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145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