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专栏作者

第二百二十二章 专栏作者

    第二百二十二章专栏作者  好在还有无数的电子书可以下载,比如陈燮丢给柳如是这本,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《红楼梦》。好吧,这书是陈燮精心挑选的结果,应该能对的上明朝人的口味。陈某人很阴险的用最初的笔名《石头记》,并且在抬头上写了一行文字“本书内容,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”。期间内容,自然也是修改过的,一些不合时宜的东西都给吴琪这个高价劳动力去掉了。  柳如是接过之后,打开信封,里头是厚厚的一大本(参照杂志大小),粗线竖版装订。翻开第一页,这女子就不行了,怎么都不肯松手。郑妥娘上前问她:“妹妹,真个如此好看么?”柳如是头也不抬一下道:“姐姐别闹,我看的正兴头上。”  这下郑妥娘不干了,径直去了书架前,本欲去翻找,想想站住,回头笑道:“思华,给我也寻一本看看。”陈燮有点后悔了,这俩不会就此沉迷小说,罢工了吧?想想还是过来,翻找一番后递给她一本道:“这本,你看吧。”  郑妥娘接过一看,名曰《儒林外史》,作者处名字为吴子,总算陈某人节操没掉尽,贪污一本《红楼梦》之后,觉得继续贪污太过分了,取了个吴子的命,算是对得起吴敬梓了。  结果自然不用说了,两个女人很快就沉醉书中,回到房间也不肯罢手。陈燮落了个独守空房,一个人睡觉的悲惨境地。  次日一早醒来。陈燮睁眼也没看见身边有人,赶紧四下看看,窗前一个郑妥娘在哪里,书丢在地下,蜡烛早就熄灭了,看意思一夜没睡。陈燮暗暗叫苦,这帮女文青果然都是这个节奏。想想白天还要干活,轻轻的给抱到床上,被子盖好,陈燮悄悄下楼来。丫鬟小雨打着哈欠道:“姐夫起来了。姐姐一夜没睡,没吵着你吧。”陈燮见她脸色难看,不免问:“怎么,你也一夜没睡么?”  小丫鬟迷迷糊糊道:“四更天迷迷糊糊睡下的。早起被娘叫起来。”  陈燮苦笑连连。给她推回屋里道:“你还是接着睡吧。我自己能行。”正在长的小姑娘,岂有不贪睡之理,小雨回去睡下。陈燮随便梳洗一番,往后院准备去隔壁,见到假娘在西边院子站那训丫头:“都好好的学,看看妥娘姐姐,有了名气才有机会遇见姐夫这样的贵人……。”  感情这货还要继续她的伟大娱乐事业,没有金盆洗手的意思。正拿郑妥娘当榜样呢。啼笑皆非的陈燮,早餐都没混上一口,去了隔壁,对付了一顿,陈燮开始了创刊号的工作。  一直忙到下午,头版的内容才算弄出来,都是最近几个月朝廷里生的事情。正准备休息一下,钱不多领着一个书吏来了,引荐道:“思华,这是应天府的书吏唐沐,字东泽,秀才的功名,因喜泰西学问,耽误了科举。眼下在应天府做书吏头目,这城里的新鲜事情没有他不知道的。”  陈燮起身,热情的招呼道:“唐兄快坐。”别看钱不多说的好听,实际上唐沐就是一个破落秀才。家境本来就很一般,为了供出一个秀才,家里一点家底都耗费的七七八八了。这不,年过三十,上有老下有小,嗷嗷待哺的。只好出来做一个书吏,每个月能拿点俸禄养家糊口。  钱不多是南京城里有名的大款,南直隶美洲货的唯一代理人,那关系网叫一个四通八达。按照陈燮的吩咐,找一些书吏之类的文人出来,专门给第二版的专栏金陵趣话写稿子。为什么要找这些书吏,而不是找文人呢。很简单,这些人都有生活压力,不会因为白话文的要求使性子。再说了,不是有笔名么?  落座上茶,陈燮很仔细的讲了自己的要求,并且拿出报纸的大概样子给他看,告诉他大概多大的版面,每期大概需要多少文字。最后重点强调了一下:“一篇稿子,五百字以上,润笔银圆两块,二百至五百之间,润笔一块银圆。”  提到用银圆作为润笔,别人或许有意见,唐沐是不会有的。个人喜好泰西、美洲货品,知道如今的美洲货品,非登州版的银圆买不来。一些专卖美洲货品的商铺,设了兑换点,你拿银子去,根据成色兑换银圆,官银是实打实的,一两一个银圆,私人铸造的银锭,那就不好说了,有折色。  心里算了一笔账,这报纸逢五逢十出一期,每期就算是五百字的稿子,也有润笔两个银圆。一个月按六篇稿子算,这一算心里下一跳。就当是十二两银子来算,这也是一笔巨款了。  “如此,多谢陈大人,多谢钱兄。”唐沐很实际,起身致谢,这就是答应了。  陈燮又道:“别着急说谢谢,还有一个事情。今后这第二个版面的稿子,都由唐兄来负责收集整理,一人忙不过来,可让同僚来写便时。润笔是一样的,不同的是作为编辑,唐兄不必每日来坐班,只需在开印前两日,把唐兄认为合适的稿子送到这里便是。如有稿子不满意,可对他人言,你处不过初审,这里有人二审。这样,就算有稿子没用上,也怪不到你头上。”  唐沐觉得这事情能做,至少是一个好人缘肯定落下了,回头看看同行里头,哪个需要补贴的,悄悄打个招呼的事情。正准备答应下来,见陈燮递来一份合约道:“看看这个,没问题就签字画押,即日起你就是专栏编辑了,每月薪资十个银圆。”  这下唐沐傻了,这还有一人银子拿?接过合约仔细一瞧瞧,果真如此。跟陈燮说的内容一般无二,不用坐班,提前交稿。如身体有不适,需提前通知,或者交代他人来送稿子也行。基本上就是一个很自由的职业。  签字画押,唐沐兴冲冲地的告辞回去,悄悄的叫来几个相熟的书吏,如此这般一说,大家多觉得新鲜,不会有这等好事吧?唐沐道:“在下悄悄瞅了一眼那个大概的报样子,看见总编处的名字为郑柳。何为郑柳?不就是郑妥娘和柳如是么?这登州来的大豪,为哄女人开始,海水一般的银子多使了,还在乎这点?在下估计,这是专门办来给两个女子闹着玩的。不管如何,我等又没损失,几百个字的事情,用不上又如何,左右是金陵趣闻,在下以笔名秃笔翁撰写,各位取个笔名,谁知道是谁写的?”  一帮落魄文人,每个月一点俸禄,日子过的紧巴巴的,仔细一想也是这个道理,自然都答应下来,回去各自准备。按照唐沐的要求写稿子,不管行不行吧,反正也不会有太大损失,万一选上了呢?这文字能卖银子,上哪里找这等好事。  心里揣着打算,各自去打听奇闻异事,没两天,稿子都叫来了,这些人有趣,事先还凑一起对了对稿子,看看没有重复的内容,这才让唐沐送去。  再次来到这里,唐沐熟门熟路,有门子引进来,没见着陈燮,倒是见到了在案前托着腮帮子呆的柳如是,唐沐不敢多看,这可是金主。门子上前说话,柳如是这才回神,看看唐沐,赶紧起来道了一声万福,客气两句,这才开始看稿子。唐沐第一回搞这个,自然是有点紧张的等着。没一会柳如是看完了,起身道:“我这里没意见,都是可以的。还要让陈姐夫瞧一眼,先生且捎带,我去去就来。”大概是金主的缘故,唐沐也没在意称谓。再说这个柳如是,曾经是秦淮河上的头牌,多少风流文士去捧场,不就是为了一亲芳泽么。他一个穷秀才,何苦计较这些。  时间是午后,最近两天因为俩女的罢工看小说,陈燮算是累伤了。躺榻上午睡中,郑妥娘也吸取了教训,不敢再因为小说无视陈燮了,上回都叫娘狠狠的说了一通,姐夫惯着你,不等于你就能不管姐夫的起居,这名分还没落下一个呢。  郑妥娘接受批评,再看小说就得等着陈燮休息的时候了。这不,柳如是进来,她还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柳如是道:“只能喊姐夫起来了,这第一回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。还有,今天都初八了,再不出稿子,就没法再初十创刊了。”  陈燮睡的不死,听到动静就起来了,睁眼道:“何事?”  柳如是也没个避嫌的觉悟,过来递给他道:“唐先生送来的稿子,姐夫看看。”  陈燮起来,随便擦洗一番,仔细看稿子。基本上没太大的问题,都是一些趣闻,就是还不够白,于是道:“可以用,不过告诉唐沐,下一次再写的白一点,得让人念出来,市井百姓都能明白。这报纸,不是只给文人墨客看的,主要是面对市井百姓。”  柳如是下来后,对唐沐道:“稿子都过了,先生少待,我写条子,好去钱庄去银圆。今后这个润笔,一律去大钱庄自取。”对照各稿子的字数,柳如是刷刷的写了条子,银圆多少,盖上一个大印,又拿出一个小印鉴,盖了上去。这是陈燮给她的权利,润笔必须有她的印鉴才作数。  没法子,实在没帮手,先奴役这个小姑娘,说好的每月二十个银圆的薪水,柳如是也不肯要。(未完待续……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1345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