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一十七章 魏国公

第二百一十七章 魏国公

  又是一个好晴天,晌午的阳光洒满闺阁,躺在榻上的郑妥娘却不想动一下手指头。一场好梦醒来,枕边人已经不在。挣扎着起来,倚着窗户,看了一眼外头。船在岸边靠着,石板桥头丫鬟们在洗衣裳,岸上不见那辆马车。心里一沉,欲唤一声雨儿,珠帘后头闪出一道倩影,婷婷袅袅的进来一个柳如是,脸上笑嘻嘻道:“恭喜姐姐,贺喜姐姐。”  见她如此,郑妥娘暗暗怂了一口气,拉了锦被遮住胸前,笑道:“何喜之有?”  柳如是过来榻上坐着,低声道:“姐夫走之前留了话,道是出去办点事情,一准回来。我听雨儿说了,姐夫走之前,可是留下了三千个美洲银圆在假娘跟前收着。”  这话就是一颗定心丸,郑妥娘就怕这冤家一去不回,听了这话,脸上也遮不住的喜色道:“我起来了。”说着伸手去拿肚兜,穿戴之时叫柳如是看的仔细,笑指颈部下面的白嫩处不语。  低头一看,是块淤血,像刮痧之后,忍不住自豪的呻吟一声:“这冤家,差点没给人折腾散了架。”柳如是调笑道:“口是心非,这会不知道心里怎么欢喜呢。姐夫文武双全,现如今上哪去找这等好男子?”  “你喜欢,你拿去好了。晚上让他上你屋里头去,我一准不拦着。”郑妥娘笑着还击,柳如是啐一声,红着脸出去。丫鬟雨儿进来伺候穿戴,见她这么出去,不禁好奇:“如是姐姐这是怎么了?”郑妥娘道:“还能怎么地?春心动了呗。想当初,一曲人生若只如初见,你如是姐姐亲手抄录,按照胸前流一夜的泪,衣襟都打湿了。”  “这可怎么好?姐夫只有一个人,如今……。”郑妥娘出言打断道:“你这小妮子,咸吃萝卜淡操心,赶紧伺候我起来,你姐夫出去一个早上了,怕他回来。”  夫子庙边上的一个五进院子里,陈燮安坐堂前,手里捧一杯清茶,笑眯眯的看着钱不多和一个徐公子说话。老钱手里捏着一枚银圆,手指一弹,送到对面的耳边道:“你听听,你看看,这做工,不说仿制极难,就听听这声,假的也能被揪出来。”  实际上这个时候陈燮的心情并不好,跟着到了这个院子里,等了一个小时才来了这么一个锦衣青年,这尼玛多大的架子?让财神爷等这么久。  “老钱,这事不好说,按照你那个股份说法,我们家老爷子那就过不去。”锦衣青年的打扮可谓华丽,头上抹足了桂花油,黑的锃亮,怕是苍蝇落脚都打滑站不住,腰间玉带上坠着一个香囊,堂堂五尺须眉,竟似一个娘们打扮。  适才他出来,互相介绍的时候,也没给陈燮太好的脸色看,客气话都没一句。陈燮不想跟他计较,回头找他们家老头子魏国公算这笔账。还当是以前么?勋贵很牛么?明末的勋贵,实际上演变成了一群废物,过着醉生梦死的富贵生活,仗着自己的背景为非作歹的差不多都是这些人。  “那就不要说了,老钱,走人。”陈燮轻轻的放下茶杯,不紧不慢的站起来。  钱不多为难的跟着起来,拱手道:“小公爷,对不住了。既然如此,这一趟就不算国公府的份子了。回头钱某亲自登门,给老国公磕头赔罪。”  锦衣公子腾的站起,指着陈燮道:“小子,有种你走出这个门看看。”  陈燮全当没听到一般,径直出来,门口马车边上,24人的近卫队等在外头。这一趟南下,陈燮带来了大批的银圆,自然不会少带人马。两个步兵队平时不配步枪,也不背强弩,人人一杆短铳,一把唐刀,穿戴是大明寻常服饰。这些人都是打过建奴的老兵,就算没带步枪来,拿刀砍人也都是一把好手,不要说还带着短铳。一旦真的需要,各自的装备装箱带来了,取出步枪等标准装备,就是两个满编的步兵队。  正准备上马车,街上出现了一群青皮混混,人越来越多,从各个角落里钻出来,人人手持棍棒,气势汹汹的围上来。陈燮看了一眼,大致有一二百人的样子。心里也不着急,大家都穿着内置的锁子甲,对付这点人还真的不用太费劲。  一只脚迈上车的陈燮,又把脚收了回来,这是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得意洋洋的小公爷,老钱一脸的气急败坏道:“小公爷,这是要做啥?”  小公爷笑道:“没啥,不是还没谈妥么?我觉得,还是坐下来慢慢的谈完了在走为好。”  陈燮低头看了一下时间,淡淡道:“现在是上午十点五十分,我给你们二十分钟结束战斗。提前有赏,超时军法伺候。”  “是!”24名近卫,也不说保护陈燮,人人连着刀鞘一起摘下刀,为首的崔新狞笑道:“结阵,跟着我冲!”24人如同一把锥子,奔着围上来的这些混混主动杀上门。  噗的一声闷响,当头的崔新闪过往脑袋上落的哨棒,肋部吃了一棍,身子不过是微微一晃,手里的刀就狠狠的连着刀鞘一起落在当前一人的肩膀上,咔的一声,肩胛骨断裂。  啪啪啪,无数刀鞘落在肉上,每一个近卫都是一个路子,硬抗落在身上的哨棒,然后一刀过去,不是手断了就是脚断了,肯定是要断骨头的就对了。这群乌合之众,啥时候见过这等粗暴的搞法,一个照面就给放倒了十几个,躺在地上抱着伤处哇哇惨叫。  短短不到三分钟,混混的队形给打穿了,地上也躺了一地的伤残人士。堵住去路的崔新,使劲的拧了几下脖子,举起手里的刀,高呼:“登州营!前进!”  24个人,人人一把刀,竟敢跑排一个一字阵,结结实实的把整条路给堵住了。之前还很牛哄哄的混混们,这会一个一个的惊吓不小,两腿战战者占了绝大多数。方才那一下,前后才花了多少时间?可以说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呢,就看着人家杀穿而过。  这帮人不但对敌人狠,对自己也够狠,人人都挨了好几下哨棒,虽然不是要害,但是寻常人吃了几下,岂有不伤之理。可是你看看人家,根本就没当一回事,掉过头来就开始见人就砍。  终于有人当的一声丢下哨棒,掉头就跑。身后的亲卫就跟老鹰撵小鸡似得的追杀。跑的快的还好一点,跑的慢的被追上,唐刀往后腰一捅,哟的一声就得往前趴下,小腿上接着就是一脚跺上去,短腿是必须的。这帮人真是太凶残了,小公爷看着脸都白了。  看看大局已定,陈燮心疼的骂一句:“一群废物,害老子又要花不少银子。”说着抬脚给跑过面前的一个混混踹飞,唉哟一声惨叫,撞在墙壁上落下后,捂着胯部呻吟,怎么都爬不起来。  陈燮这才往门口的小公爷跟前走,小公爷很想后退,但是腿已经软了,哆哆嗦嗦的就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。身边的两个下人,拎着哨棒冲上来,喊:“跟你拼了。”  陈燮一拳出去,一根哨棒飞起,一脚踹出,一个身子飞起,撞在墙上。剩下一个看着是练家子,稳稳的站在门前,护着坐在门槛上的小公爷。扣中道:“阁下是战场上厮杀的好汉,何苦为难我等市井之徒?”  陈燮站住,看着这名汉子道:“你不错,没有跑。将来要是南京城里呆不下去了,去登州找我。报上我的名号,自然有人带你去见我。记住了,我叫陈燮。”  汉子收齐哨棒,拱手道:“多谢这位老爷成全。”  陈燮摆摆手道:“陈某人速来敬重有忠心的好汉。”说着转身对一脸苦涩的老钱道:“回头让人送二百个银圆来,就算是汤药钱。一群烂番薯臭鸟蛋,也想把爷留下。堂堂国公府,就剩这点出息。想当年,徐公爷是何等的英雄气概,都让一群废物子孙辱没了。”  老钱道:“哎,好好的一桩买卖,就这么砸了。”  斜对面的一个巷子里这会传来一声高呼:“慢着,谁说这买卖砸了?老夫看可以继续谈。”  一名老者自巷子内步出,头戴金冠,腰缠玉带,一脸威严,缓缓上前,身后跟着两名黑衣。  崔新等人纷纷放弃追杀,缓缓的收拢队伍,崔新带着两个人,往陈燮身后一站,默默的盯着老者身后的黑衣人。陈燮见此人走近,缓缓抬手一拱手:“见过魏国公!”  老者微微点头,就算给陈燮回礼了。慢慢的往前,走过陈燮身边也不停步,站在那名汉子跟前道:“你不错,是条好汉。留在国公府,辱没你了,跟着他走吧,功名马上取。”  “小人王贲谢公爷抬举,不过小公爷对在下有一饭之恩,不能不报。就算是要走,也是小公爷开口,老国公说了不算。”这名汉子,竟然不给魏国公徐弘基的面子。  老者抬脚踹翻锦衣男子,怒道:“废物,这点事情都能办砸咯。就你也配这等好汉追随?”  锦衣青年在地上滚了几滚,不等爬起便喊:“王贲,你去跟着那个陈燮吧,总比留在我跟前要强。”魏国公进了门,让两个黑衣汉子给儿子丢出来,吱呀一声们关上了,传来一句话:“继续谈,谈不拢不要回家见我。”  老头子气场极强,门关上的瞬间,脸上却是一脸的骇然。  (未完待续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51304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