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零三章 孔有德被擒

第二百零三章 孔有德被擒

    第二百零三章孔有德被擒  这名军官露出一丝贪婪之色,使劲的点头道:“卑职明白。”  陈燮笑了笑,走到马车跟前,抬手撩起帘子,里面有两个女人,一大一小,花容失色。  模样很水灵,大的小的都不错,便宜那个家伙了。陈燮笑着转身背着手慢悠悠的走了。  回到县衙,鸠占鹊巢的陈燮无心出去闲逛,这大冷的天,不如在家里烤火舒服。虽然无聊了一点,可以找些书来看看。书房里有不少书,大概就算是叛军,也是尊重书本的,没怎么翻动书架上的书。陈燮大致看了看,范建这个王八蛋居然收了不少书。陈某人不识货,但是不妨碍他大致的看看书名,居然给他找到一本《词话金、瓶、梅》。  嗯,这本书不错,业余时间基本可以打了。拿起这本书出门,交代门口的士兵:“让人来收拾一下书房里的书,全部打包带回张家庄。小心点啊,别把书弄破咯。”  陈燮不识货,准备带回现代给钱思雨,她很喜欢收集古籍,这些书就当是哄她开心了。屋子里烧了炭火,坐在椅子上,披着毯子,陈燮很认真的开始“学习”。这家伙以前没读过这些书,偶尔在网上看小h文比这个描写的露骨多了。明朝的现状也就是这样了,想看更露骨的,得到清朝和民国才有了。  无聊的时候看新闻联播都看的津津有味,就不要说这么精彩的小说了。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。从医院回来的红果进来,陈燮都没注意到。这女人不忙打扰陈燮,去泡来了热茶,放在一边,等陈燮主动叫她道:“辛苦了,那些伤员如何了?”  红果苦笑道:“太多了,根本救不过来。我见过没熬下来的就有几十个,都还不是什么重伤。要是人手够,大家又肯认真治疗,总是能救下一些的。可惜。这些人是叛贼。随便包扎一下就对付了,药都不肯浪费在他们的身上。按照您的吩咐,凡是有一技之长的,都认真治疗。基本上不是很重的伤。上了药都熬过来了。”  “哎!”陈燮叹息一声。倒不是他吝啬一点药,关键是这帮人事叛军,在新城制造了一场大屠杀。这才是陈燮不让认真治疗的所在。本来医护兵的人数就不多,那么多伤员怎么顾的过来。都是挑那些看着还能救的治疗一下,死不死看老天爷的意思。  瞅了一眼陈燮手里的书,红果掩着嘴笑了笑。陈燮多少有点尴尬,放下书道:“这是在书房里找到的,这个范建,居然收藏了不少书。本老爷无聊,随便抽一本看看。”  红果道:“这是手抄的本子,较之坊间流传的版刻本来的要少一些。”  陈燮想起事情来了,便问:“这书里提到的硫磺圈,银托子,缅铃,都是些什么物件?”  红果倒也不害羞,笑着解释道:“都是一些床笫之间助兴的玩意。老爷用不上那些。”想了想,又补一句:“老爷的女人也用不着缅铃儿,越用那里越空的慌。”  真心想学习一下明朝某文化的陈燮,结果白提问了。不过就这个答案而言,好像可以很自豪一番了。正自得时,外头有人喊:“老爷,出事了。”  陈燮看看红果,这女子出去问了一下回来道:“老爷,范县令在西厢里,一根带子自己吊死了。”陈燮听着暗暗满意,那个锦衣卫的坐探是元中的人,陈燮一直留着他在军中自然是有意为之。  “哎,真是可惜了,范县令看见满城父老遭劫,心中羞愤难当,悬梁自尽了。让下面的人,写份报告,给登州孙巡抚送去吧。”陈燮一脸的“慈悲”,红果当然知道范县令是什么东西,他的死肯定有猫腻,但是这女人就是愿意信陈燮是真的难受了一下。  扫尾的事情自然有人去做,红果出去交代一声就回来了,窗外突然起了阴云,天色渐渐暗淡,看看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,这季节天黑的早。陈燮越的懒得动,躺在炕上靠着继续看书。没一会红果回来了,带着一个伙夫端着一张桌子摆在炕上,食盒打开,几样精致的小菜,还有烫好的一壶酒。  “老爷要觉得无聊,喝点酒看看书,再或,奴家让人去叫几个粉头来唱曲解闷。”红果说的极为自然,心安理得的。只要在外行军打仗,陈燮身边的事情,都是她来做,不叫别人沾手。全心全意的要给老爷伺候好了。要说会伺候男人,还是她和应娘合心意。  “算了,没什么大意思,我喝点酒看会书,没准就困了。”陈燮这话不假,以前读书都是当催眠曲的时候多一些,就算是小说,这种传统的老文字,哪有网路小说好看。  原本以为今夜无事的陈燮,惬意的享受闲暇,喝酒看书。这名著就是名著,看到精彩处,陈燮不免动火,正准备叫红果进来陪着一起喝酒顺便做点勾当,王启年的大嗓门在门口响起:“报告,抓到孔有德了。”  呀!陈燮狠狠的吃了一惊,让王启年进来说话。门打开时,进来的不止王启年,还有一个李云聪。陈燮不免奇怪道:“李云聪,怎么是你?”  李云聪上前敬礼道:“长官老爷好,卑职运气好,带人出去查探周边,白得了一份功劳。”陈燮奇怪道:“是孔有德吧,说说怎么回事?”  李云聪道:“三天前,卑职奉命带一队骑兵往北面探查。查了几天都没啥收获,昨天一上午走出去一百多里。正打算休息一番,准备掉头往西去时,遇见了几个叛军士兵。……。”  事情很简单,陈燮不满于孔有德跑掉的这一战果,下令把骑兵都撒出去,主要往海边去查。原因自然是担心孔有德往海边跑,到了辽东这种没节操的货色,一准就去当汉奸。  李云聪现在是骑兵队长,手下有二百来人,带着部下出去查线索。孔有德往北面跑,李云聪所部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之后,就一直在那个方向溜达。孔有德这个倒霉蛋,在海边上转了几天,硬是没找到一艘船。  逃亡这些时候,孔有德和他的部下又累又饿的,进了一个村子弄吃的。几个士兵在村子口,正好一头撞上了李云聪他们。李云聪一看是鸳鸯战袄,立刻让人把村子围住。这一代没有官兵,这些明军打扮的还有战马,十有八九是叛军。  开始没惦记抓到孔有德,只是想抓人查问。没想到几个叛军士兵往村子里跑,他们还没靠近呢,就见村子的口冲出来百余骑兵。这还客气个鸟,立刻杀了过去。  这些人正是孔有德和他的一百多亲信,本来就是惊弓之鸟,再一看对面绿皮人还多的多。赶紧掉头跑呗。这一跑反而坏了事情,没跑出去三十里,战马就跑不动了。孔有德只好分出一半的人来阻击,自己带着手下继续跑。  李云聪只好先吃掉这一半的兵力,两百多对五十多,这仗打的很轻松,一顿弩箭就放倒一大半,靠近了人人都是双筒的短铳,砰砰砰的一顿招呼,不到十分钟就解决了战斗,跑掉了七八人,他也没去追。留下几个人打扫战场,带着部队继续追。和该孔有德倒霉,这一带一马平川的,也没个躲避的地方。  跑出去不到二十里,孔有德和部下的马就跑不动了,没法子丧家犬似得一直在跑,又没个后勤补给的。最终在一个海滩边上,给孔有德追上了。  然后一通战斗,这一场战斗打的意外的激烈,困兽犹斗,又都是精锐老兵。要不是人多,差点就给孔有德跑掉了。一场激战下来,孔有德受伤被擒。  五花大绑的孔有德,此刻锁在墙角上,靠着墙缓缓地的喘气。这帮绿皮兵,以前没怎么打交道,一直以为他们不怎么样。等到真的上了战场,孔有德才现自己错的厉害。  他还是很聪明的,自己先跑了。李九成当了目标靶子。倒霉的是,往北跑到海边,一条船都没有,一打听才知道,东江镇跑叛乱,附近的官府把船都调走了,也不知道弄哪去了。  孔有德只好往东西走,想碰碰运气,走了两天都没找到船,无奈之余只好掉头,再走就要进北直隶了,到处都是官兵,他这点人可不好混。一路往东,沿着海边找船,准备往辽东跑。倒霉催的,撞见了绿皮的骑兵。  一场战斗下来,鼓足余勇准备杀出去的孔有德,遭遇到了人生最后一次战斗。他带着十几个人藏在一片林子里,剩下的弟兄在前面吸引对手,打算前后夹击,或许还有一线机会。  他也确实创造出了机会,从后面杀上去,对手根本就没来得及开弩,就被他们冲到队形中。预想中的大砍大杀,对手溃散的一幕没有出现。这些年轻的绿皮,近战的时候意外的骁勇,身上的装备意外的邪门。  只要孔有德闭上眼睛,脑海里就现出当时的那一幕。(未完待续……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4952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