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零一章 荒唐

第二百零一章 荒唐

    第二百零一章荒唐  塔塔塔的快马奔来,远远的信使翻身下马,大步流星的跑过来,简单的盘问之后,来到陈燮的面前,敬礼道:“报告长官老爷,何守备偷袭得手,昌邑在手。王游击已经与何守备回合了,派小的的回来报信。这是何守备给长官老爷的战报。”  陈燮接过战报,就着一盏油灯看了起来,内容很简答,何显突袭城池,不战而取。随即关闭城门,五百辅兵隐匿于东门之上,待叛军猬集,以步枪射击,击毙二百余人,待其逃散,城内骑兵杀出,目前追杀还在继续,战果不详。昌邑城中,缴获大车六百余,牲口千余,粮食无数,金银珠宝尚未统计,目测装了有十辆大车。  陈燮知道自己又财了,孔有德和李九成洗劫了六个县城,财物基本都便宜自己了。完璧归赵这么蠢的事情,陈燮是不会去做的,也没这个规矩。东西到了手,就是我的。  一夜无话,次日一早,陈燮带着卫队和一群年轻的参谋们,策马前往昌邑。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骑马就赶到了。就这么点路,狗日的叛军走了大半天。  城门外设有岗哨,陈燮刚到,旗语便通知城内。王启年和何显一起出来迎接,见面之后,敬礼时王启年道:“昨夜老爷在城外露宿,小的在城内享福,真是惭愧。”  陈燮听了气乐了,抬脚踹过去。王启年也不躲,结结实实的吃了一下没怎么使劲的。  “学会卖乖了!你这家伙!何显,你的部下呢?追击战果如何?”陈燮转身问,何显上前立正道:“长官老爷,昨夜回来了一小半,还有一大半没有回来。他们没抓几个人,就是带回来五六百匹马,还有不少级。对了,昨夜在城门口,卑职击毙了李九成。还带着几个俘虏确认了一下。找了小半个时辰才辨认出来。这家伙。脸上被马蹄子踩花了。”  “没干掉孔有德么?”陈燮多少有点遗憾,昨晚上何显干的还算漂亮,击毙了李九成。但是放跑的孔有德,才是陈燮最想干掉的大汉奸。何显摇摇头道:“卑职一再确认。孔有德确实跑了。卑职无能。请老爷责罚。”  陈燮笑着摆摆手道:“这不是你的错。昨天那个阵势,谁都没想到。两万多人啊,跑起来你就没法追。孔有德还有马。跑的更快。不说这个了,赶紧让人统计战果,东西尽快往回运。俘虏也要押回去,免费劳力不用白不用。”  王启年想了想道:“老爷,眼下登州可不缺人口,辽东的难民就是好几万。这些人,眼下都散落在各地,都没来得及处理,还要俘虏干啥?”  陈燮道:“刘庆已经在安排处理了,这事情就不用你担心了。人多怕什么?那么多作坊,过一阵还有大量的道路要修,这一趟出来差点没给折腾死,从黄县到莱州的路得修了。先让这些俘虏去干活吧,给口吃的就行。路修完了,有手艺的留下,没手艺的打几斤高粱米,让他们滚蛋。”  “老爷英明!”王启年其实知道陈燮有安排,但还是装傻的问了一句,拍马屁的水平越来越高了。“扯淡,有这力气拍马屁,你还是多折腾折腾你媳妇,赶紧生个男娃。免得将来偌大的家业没人继承,便宜了俩女婿。”  陈燮这话说的王启年一脸的黑线,这几年他可是很努力的,媳妇都生两胎了,结果都是女娃。这王启年还长情的紧,死活不肯纳妾。为此,他媳妇都找过陈燮说了几次,让陈燮命令他纳妾。这事情陈燮当然不会管的,这种事情在怎么管?两头不讨好!  一个上午,追杀的骑兵6续归来,可谓战果斐然,带回来五百余级,还有马匹三百多。挨个都问了一遍,没遇上孔有德。昨夜的追杀,其实有点乱。叛军在城下的时候还好一点,一顿砍杀弄死一百多,等到跑起来了,那就没法都追上了,就是追一个算一个。夜色中,好多人都追迷路了,没赶上回来,在外夜宿。  叛军有三千骑兵,在城下被干掉了四百多,追击的过程又干掉七八百,这样一来还有一半以上的叛军跑了。跑掉的肯定一时半会没法子奈何人家,也只能先通报各地长官,然后再算别的账。 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,大车装满财物粮食往回运,这个是战利品,根本没啥好客气的。俘虏一路往回押送,目的地是莱州,然后开始修路的劳动改造。  陈燮在昌邑待了整整三天,派出去的信使都没回来。在登州的时候,陈某人的业余生活还算比较丰富,在昌邑这个被叛军洗了一遍的县城,真是无聊之极。  给自己找一点乐子是必须的,穿上一身黑衣,四处查军纪。城中的地痞流氓,趁火打劫之辈,抓了就杀,弄死就掉在城头的垛子上风干。都不用三天,一天的工夫昌邑城的治安就能当山东模范城市了。部分战俘还被强制劳动,打扫卫生,清理卫生死角。  当地百姓一开始还怕的要死,这些绿皮杀人如麻,跟恶鬼似的。隔了一天,要生活的百姓扛不住了,一些大胆的出来看看,有没有生活的路子可找。结果大街上的绿皮,军纪好的令人指。问个路都要说谢谢,借个笤帚水桶,一准还回来,还给一斤半斤小米的。  这一下百姓传来了,感情来的不是什么一般的烂官兵,这是岳家军在世呢。  口碑这个东西很吓人的,再一打听,登州神医老爷带兵来打叛军,杀了好几千为非作歹的混蛋,连那个李九成都干掉了。这下城里的百姓就不怕了,纷纷开门出来找生活。最先把生意做旺的,就是那些流萤。她们可没啥顾忌的,一天不干活就得挨饿。几个大胆的,尝试到军营门口拉客,结果被人拦下来,不让靠近。失望之余,几个老兵鬼一样的出来了,塞过来一些干粮问:够不够,可以先吃饱了再干活。  当兵的这么好说话,这生意想做成就太简单了,吃了干粮有力气,带回简陋的床上一滚,走的时候当兵的满意了,还能丢下一两个叫肉罐头的东西,负责教会你怎么开。那味道,这些女子一辈子都忘不掉。  军营周边的生意第三天开始就火了,卖青菜、卖肉、卖熟菜、卖身的,什么都有。  陈燮这个最高长官,面对这一幕也很无奈。当兵的战场上杀的人头滚滚的,精神压力都很大。这些事情你就没法管,只要不是强x,就一律当着看不见。军纪森严,大家也都不敢去碰,这个一点问题都没有。尤其是抓了几个争风吃醋打架的家伙,脱光了在军营门口打军棍之后,纪律就更没啥问题了。  山东巡抚余大成,接到陈燮派信使送来的消息时,正在装病躲在后院里。听说登州营来了个信使,他老人家根本就不见。交给其他人去处理好了。山东这帮文官也搞笑的很,信使的消息都没人敢信,反倒给信使扣下了,说是等待下一步确定消息。  送信的倒霉孩子,被扣在济南,倒也没受到什么虐待。等了四天,朝廷的文书下来了,这一下大家才现,这事情好像是真的。确实有个登州营的陈燮,带着几千人去打叛军。问题是,最近大家都没接到什么明确的消息不是。  一帮人凑一起商议,还在想着怎么跟陈燮联系上呢,济南知府弱弱的来一句:“我那还住着一个登州营来的信使呢。各位上官,不会忘记了吧?”感情,那个信使都被人遗忘了。这一家伙想起来了,赶紧把信使找来一问。  问清楚之后,这个脸丢的就太大了。三天之前,昌邑城外一战,叛军被打败,脑袋砍了几千,俘虏抓了无数,人家来报信,你们不信还给人扣下了。好在不过是个信使,好言好语的一番安慰,赏点银子打下去休息。 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一样了,大家这个官都没做够呢。得想法子分功劳啊,这仗是在登莱境内的昌邑县打的,登州营干的活,我们不也有出力气不是?问题来了,陈燮买账不买账。  这个问题很关键,于是余大成为的文官,一番商议。一致认定,只要巡抚和御史一起去,给他个面子,不怕他不肯就范。一介武夫而已,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了?  于是一帮人各自回去准备,仪仗什么都不带了,巡抚、御史都骑马上路,快马轻骑的往昌邑赶。这一路可不近啊,陈燮的信使快马三天能到,他们可做不到连夜不休息也赶路。三百五十里呢,第一天走了一百里,两位官老爷的骨头架子都散了。休息一夜,第二天死活起不来了,磨蹭到快中午了才出的门,走的也不快,勉强走了五十里。  生了这么荒唐的事情,陈燮是怎么都没想到的。他在昌邑,每天就是乱窜,然后等着撒出去的骑兵带回来的各种消息,附近的能抓的叛军基本都清剿干净了,陈燮也没等到各地官员来到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陈燮很不解,都过去了快一个星期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4951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