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二百章 脆败

第二百章 脆败

    第二百章脆败  一阵急促的鼓声,方队整齐的立定。口令声响起,“前排蹲下”“举枪”“瞄准”  “开火!”一声令下,炒豆子一般的枪声响起,平地里狂风卷野草一般,硝烟未散,地面上已经无数尸体倒下,军令依旧机械,绵绵不断的枪声如同骤雨,无情的将敢于挡在前面的每一个人打倒在地。  二百米外是一个认为的修罗场,鲜血浸透了大地,倒下的死伤者堆成一道矮墙。但这并不是结束,机械的口令依旧在继续,枪声在口令后不断的响起,铅弹收割着一个一个的生命。这就是近代军队,铁一般的纪律,铁一般的意志,直面死亡,机械的杀人。  大片大片的伤亡,向前的势头如同海浪撞在坚固的岩石上,死亡的气息飞散的很快,无数的人开始往回跑,丢下一切往回跑,挡在前面的人被推倒搡倒,身后那些来自地狱的恶鬼,还在继续他们的动作,举枪、瞄准、开火。  “快跑啊!”不知道哪个人喊了一嗓子,上万人的队伍开始狂似的往回跑,任何挡在前面的人,都被无情的刀枪相向。山东降兵们负责压阵,看见这势头不禁慌乱,回头一看的时候,才现东江军的马队已经开始掉头跑了。这还有啥好犹豫的,跑吧!  就跟多米诺排骨似的,叛军的溃散一泻千里,前后不到半个小时,戏剧性的结果诞生了。这个时候的陈燮。心里却有一种懊丧的情绪。真是太不经打了,怎么就跑了呢?这时候,昌邑县城拿下了么?  昌邑县城,马队滚滚而至,打开的城门还没来得及关上,几个散兵就被雪亮的马刀吓的跑干净,根本就没有预计中的战斗。孔有德和李九成,之前本也没想过会打败仗,自然也没想过要守住昌邑。  何显没费什么力气,就冲进了城里。憋着一股大砍打杀的气。无处泄。马队放出去,四个城门很快就到手,城里的百姓吓的家家户户紧闭城门。何显也没心思去干别的,赶紧下令关上城门。准备堵住败回来的叛军。运气不错的是。昌邑县城护城河里居然是有水的。  吱吱呀呀的吊桥拉起来。随后赶到的辅兵也跟着进了城,以前多人还有五百条步枪,虽然没有炮。但是守住县城不丢,何显很有信心。辅兵不是步兵,而是骑马步兵,不同的是他们只有一匹马,还是一般的挽马,冲阵是肯定不行的,载人一点问题都没有。  去的时候很慢,跑的时候李九成就不慢了,三千马队很快就甩掉了身后的人群。跑路的过程中,还注意看了一眼,孔有德也在,心里安了一些。再看看身边,儿子和亲兵都在。  战场上的战斗还没结束,大炮已经停火了,但是一个一个方队却没有停下,在进军鼓的指引下,在日月旗号的指引下,一个一个方队开始往前整齐的挤压,就像一道道墨绿色的墙在移动。刺刀已经插上,湛蓝的光泽意味着死亡,端着步枪,整齐的往前,挡者必死。  叛军的步卒已经彻底的乱了,战场上跑的到处都是。这个时候不需要比对手跑的快,只要比同伴跑的快就行了。登州绿皮兵的鼓声,就像是阎王爷的脚步声,整齐的步点,如同催命的符。不断响起的枪声,意味着某些倒霉蛋被干掉了。  “一二营追击,告诉王启年,一直追到昌邑。团练营留下爱,警戒并打扫战场。”陈燮意兴阑珊的下达命令,这一仗赢的很干脆,心里一点都没喜悦之感。孔有德的叛乱,究其根源,还是以文驭武这个政策太过了,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。  很简单的例子,二品总兵张可大,见了四品的巡抚孙元化,正常是不需要跪拜的。但是在明朝,潜规则就是二品武将给四品文官下跪。简直就把武将的脊梁骨给打断了,就连戚继光这种历史上的名将,给张居正的信里也要来一句“门下走狗”。  这一次陈燮没有下令一个不留,追上的俘虏一律抱头往后走,这些人挖煤还是不错的免费劳力,不能浪费了。他们的脑袋还真不值钱,就算值钱,户部也没银子赏下来。  王启年率部急追,沿途投降者一律不管,让他们跪在地上等候后续的团练营来押走。你还别说,这些人见没被杀掉,都不跑了,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等着。  本来体力就不行的叛军,走了一天的路,刚才冲阵又跑了一趟,已经没多少力气了。大批大批的叛军士兵,看见同伴没事,纷纷丢下刀枪跪在路边。追击部队不闻不问,就是喊一嗓子:“跪地等着。”然后不断的向前追击。  这个时候的孔有德和李九成,如果有点胆量,把队伍往侧翼拉开,避开正在跑路的人潮,也许还有机会打一下。不过这俩现在已经丧胆,一个就想着尽快的跑回昌邑。另一个则在谋划,等着天黑往海边跑了。  四条腿终究跑的快些,夕阳西下之际,李九成带着人跑到了昌邑城下,看见城门紧闭,属下人等在城下不断的叫骂,城头上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李九成敬意不定,策马上前,这个时候他也现了孔有德不在了,不知道是不是慌乱之间跑错了路。城门处叛军越来越多。  “城上是谁?开门!”李九成喊了一嗓子,城头上突然出现一群绿色,还有一声响了的:“开火!”一阵烟火,地上倒下一大片叛军。战马嘶鸣,乱作一团。  李九成就觉得胸前被狠狠的撞了一下,眼前一黑就再也没有知觉,一头栽倒在地。  天已经黑了,孔有德带着数百亲信,脱离战场后故意降低度,瞅个空子往北跑了。他可不是李九成,没有太大的野心。斥候队被吃掉的时候,他就知道不妙了。东江镇的夜不收,那都是跟女真人打出来的精锐,个个都是好手。结果对上绿皮的斥候,吃的亏一次比一次大。这就没啥可说了,绿皮肯定比东江军更为能打。由此可知,传闻中绿皮打败了后金的说法,十有八九是真的,不是自己拿出来吹牛的话。  战俘抓的太多了,眼看就要天黑,陈燮还担心出点乱子。结果这些人很老实,根本没有跑的意思。天黑前,工兵用铁丝网围了个圆圈,把这些人往里一赶,也没什么营地不营地了。那些受伤垂死的,就没法子可想了,让他们自己等死太残忍了,补一一刺刀。差不多能救下来的,医护兵尽量的救。  找了一些会做饭的俘虏出来,工兵挖好的行军灶,大锅加起来,让战俘自己做饭,没那闲工夫伺候他们。一些看着比较乖巧的战俘被挑选出来,临时管理这些同伙。  举着喇叭的绿皮兵还在边上不断的重复:“都听好了,我军优待俘虏,老实呆着保证没事,乱走乱动打死勿论。”外面是端着步枪的绿皮站着,这些杀神看一眼都觉得胆儿颤。等到会做饭的战俘把小米下了锅,闻着香味的时候,知道不是准备炖人肉,这些战俘才算彻底安了心,跑是肯定没人会跑的,就算想跑,同伴都不答应,免得连累大家不是。  王启年到后来已经不管其他了,追击的时候就是轻装,炮兵、工兵、掷弹兵都没带上。一路狂奔往昌邑而去,等他赶到昌邑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好一阵了。城头上的火把点了起来,城门口处堆了一地的尸。  看到这一幕,王启年松了一口气。站在城下喊:“何显!老子没来晚吧?”  城头上何显等了很久了,看见绿皮时已经下令开门,沉重的城门打开,吊桥放下。何显自内而出,一片火把的招摇下,大步上前道:“王将军,卑职幸不辱命!”  王启年赶紧派人回去报信,这个时候陈燮率部已经在战场附近落下营寨,66续续的抓了六千千的俘虏,还是有不少叛军跑掉了。对此陈燮也没什么好法子,这一仗的时间太寸了,怎么都没想到,东江军也是日行三十里的军队。预计中午后能打响的战斗,结果尼玛搞到下午三点多才打起来,更可笑的这一群乌合之众,根本就顶不住几轮打击就败了。  这个时候再看历史,就会现,这么一群人,在山东乃至登莱地区,折腾了一年多。多次打败了前来围剿的明军,一直到后来遇上了吴三桂。从这个角度看,明朝真正意义上能成为精锐的军队,也就是关宁军了。  一堆一堆的火点了起来,隔着十米就是一个火堆,将俘虏们圈在铁丝网内。吃饭的碗是没有了,只好挑选一些俘虏自己去找之前丢下的碗,拿回来几个人甚至更多的人用一个碗。大家轮流吃吧,先凑合一顿。陈燮也没打算太善待这些人,回头都丢去修路,不用给工钱的免费劳力,给他们一条生路就算是宽大处理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4951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