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幸福来的太突然

第一百九十八章 幸福来的太突然

    第一百九十八章幸福来的太突然  王承恩把奏折拿上来,朱由检接过之后,慢慢的看了起来。字数不多,区区二百来字,朱由检看了好几遍才放下。奏折里写的很清楚,陈燮主动请缨,率部出征。孙元化感念其忠诚,顾准了他的请求。另外派张、耿率部援助莱州,以为策应。  “大家都看看吧!”朱由检把奏折给了王承恩,然后一个一个大臣的传过去。之前孙元化也上过奏折,不过主张招抚。这一次,竟然派了兵,怎么前后矛盾呢?他们可不知道,孙元化根本就调不动陈燮的兵马,你没钱粮给人家,怎么调?这次是陈燮主动,那就不一样了。也算孙元化走运,陈燮担心放叛军进来,把登莱的经济打烂了。他们在山东闹腾,陈燮不管,但是在登莱折腾,那就不一样了。这地界是陈燮的老巢啊。  看完这个折子,大家都不说话了。尤其是这些阁老们,大家心里都明白,这个陈燮可不一般。这家伙这个时候冒出来,大家才想起来,这货在登州呢。他那个参将,是皇帝亲自封的,当时为了省银子,没给赏银来着。好像这货当时也没邀功,自己就回去了。真是省事又好用的一个武将。  “各位爱卿。大家以为接下来该如何?”朱由检的意思,人家已经出击了,你们总要做点事情把?比如派一些援兵什么的。  熊明遇很及时的开口道:“陛下,臣以为。当严令山东兵马配合陈燮,再催促定、天津兵马尽快南下,辅助登州兵马剿灭孔有德部。”  听上去很有道理,实际上也就能忽悠一下崇祯这个不懂行的皇帝。要是懂行的皇帝,这个时候应该想到的是钱粮和行军度,没有钱粮就没法打仗。,没有度就别提及时赶到。朱由检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“钱粮”二字,户部已经穷的快要饭了。  越是怕听到,越是有人站出来说话,户部尚书侯徇出来道:“陛下。还应责成山东巡抚余大成。尽力为陈燮所部提供钱粮,确保战事顺利。”  这个话崇祯听着就没意见了,让山东出钱粮,这不是问题。至于这个钱粮怎么出。他不管了。“好。一一照办。”朱由检赶紧拍板。然后宣布散朝。  回到文华殿,崇祯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一丝欣慰之色,对身边的王承恩道:“陈思华让曹化淳给朕带的话。朕记忆犹新啊。愿为陛下爪牙。”  王承恩颇为欣慰道:“万岁爷,这个陈思华,自然是大大的忠臣。不过奴婢以为,不是万岁爷越过内阁直接拔擢为参将,他现在也不过是一个白身。”  朱由检听着心里很舒服,王承恩这个马屁拍的好,说他有眼光嘛。  “你这个奴才,不懂不要乱说话。陈思华的功劳,就算是叙功,也不会少他一个游击将军。而且这算了文臣刻意压制的因素。”  温体仁下朝之后直接回了家,进了书房后,问官家道:“八月的时候,我记得你说过,有一个叫莫泰的人,代表登州的陈参将来送了一份节礼,他人还在京师么?”  官家道:“此人一直在京师,前几天老奴出去,还见到他与一些文人在喝茶闲谈。他还主动打了招呼,老奴应付过去了。”  “这样,你去找他,带他来见我。”温体仁交代一句,摆摆手示意下去。  同样的事情,周延儒也在做,梁廷栋也在做。  独自在京师的莫泰,最近的日子过的不能说不好,但是也不能算好。说好,是因为他不缺银子,每天没事就跟一帮品级较低的京官称兄道弟的,请他们吃饭,请他们玩。因为有文人的身份,干这个事情倒是不难。  但是也有他不顺的地方,逢年过节的时候,他去送礼,主要目标都是各部的尚书、侍郎,打着陈燮的旗号嘛。没想到他送礼,都不太受人待见。拿了礼物,也没说哪个官员赏脸见他一见。东西送了不少,门都没让进。这帮王八蛋,没一个好东西。  好在他向陈燮去信汇报之后,陈燮并没有责备他的意思。反而说他干的很好,不要着急,慢慢的来嘛。明朝的文官那是有光荣传统的,收人银子就一定会好好办事,答应下来的事情,就一定努力给你办下来。  陈燮的意思很明确,不着急在京城抱大腿,先把关系网弄起来。这个事**则不达,平时不烧香,事到临头你提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!  今天午后,莫泰刚出门,就给人堵上了。青衣小帽,藏头露尾的,仔细一看才现,来的是熊尚书的官家,约他今夜一会。莫泰大喜,赶紧答应下来。总算是等到了这一天。  这刚送走梁官家,一转身,又看见一个不是很熟的熟人站在角落里冲他招手,赶紧跑过去:“温老爷,如何好叫您在这里等着?”宰相门房七品官,这是官家,怎么也得混个六品吧?温体仁这个家伙,说真的很难接触,至少莫泰一直没能有机会见一面。  “老爷让我带个话,晚上去家里见他。”  莫泰高兴了,正准备答应呢,想起方才的事情了,赶紧道:“今天不行,我刚答应的别人。”温官家的笑脸没了,冷冷的看着他道:“怎么,还有谁值得你推了我家老爷的约?”  莫泰赶紧解释道:“您别误会,真不是那个意思。在下就是一个小人物,谁都得罪不起。就在您来之前,前脚我刚送走的兵部梁尚书的官家。”  温官家这下没冷脸了,意味深长的看一眼前方的巷子,点点头道:“那就明天午后吧。没问题吧?”这下莫泰连连表示:“没问题,保证准时到。”  擦了擦头上的冷汗,莫泰送走这位爷,刚缓一口气,一个大户人家下人打扮的人来了,进门便道:“莫泰在哪?”莫泰一看这人不认识,还是很小心上前道:“在下便是。”  来人冷冷的看着他道:“听好了,今晚上走一趟周阁老的府上,我家老爷要见你。”这下人真的很**,丢下一句话就走了。莫泰想解释都来不及,追都追不上,人钻进一顶小轿子,轿夫跑的飞快。  “辅了不起么?”气呼呼的嘟囔一句,莫泰有点坐蜡,转身回去一番思索,决定还是先去见梁廷栋,时间来得及,再去周府。什么狗屁的早早去候着,老子很忙啊。  突如其来的幸福,把莫泰这个在北京城里四处碰壁了好一阵子的家伙,砸的有点晕乎了。这不正琢磨呢,又来了一个下人打扮的男子。一看,见过,户部尚书府的官家,这个时候莫泰再想不到陈燮头上,他就是傻子了。幸福来的太突然了,莫泰晕乎乎的兴奋之余,还有那么一点惶恐和混乱。  这个时候的陈燮,正在干啥呢?  时间是下午三点半,叛军的前锋骑兵大约二百人,遭遇陈燮的斥候队约五十人。  带队的队官一看这阵势,立刻下令掉头就跑。双方距离在三里地,有望远镜的队官先看见的对手,转头跑起来,这边才现在跑路的对手。追还是不追?最终还是远远的跟着,不疾不徐的一直到看见前方烟尘滚滚,这股骑兵赶紧登上高处,一看大道上的兵马,看了不到五分钟,就不得不跑了,对面来了兵力相当的骑兵。  “什么?就在七八里之外?这个陈思华,行军度如此之快么?”孔有德一声惊呼,原计划是天黑之前堵住膠莱河上唯一的石桥,现在尼玛人家都快打到昌邑了。  “没错,卑职看见他们的大队人马,好长一条人龙,根本就看不到头。估摸着不下五千人,甚至更多一些。”夜不收都是老兵,经验非常的丰富,他们的观察基本不会出太多的差错,说五千最少,那就是五千到六千之间。  孔有德看看李九成,再看看时间,那意思,怎么办?李九成寻思了一番道:“这季节天黑的早,不如就地扎营吧。我想,陈思华再勇,也不会这个时候打过来吧?就算他打过来,我军也能以营寨守备,不会太吃亏。”  孔有德苦笑摇头道:“应该来不及了,昨日逃回来的斥候,据他说都过了膠莱河了。你想想看,陈燮的行军度,最多半个时辰,就能打到跟前来。到时候营寨没扎起来呢?”  李九成一想也是啊,这会的地点有点尴尬,距离膠莱河不到二十里,往后退嘛,这大军后撤搞不好就变成了崩溃。大家都是有经验的人,不会犯这个傻。  “那就准备应战吧,布阵,去掉半个时辰,我们至少能坚持到天黑吧?”  孔有德的判断还真的是很准,除了时间之外,别的都猜到了。陈燮的部队出现在三里之外时,仅仅过去了一刻钟。这个时候孔有德就有点麻了,这部队的行军度也太快了,这一刻钟就走了四里路?殊不知,陈燮担心敌军后撤,下令部队急行军。  “现敌军!三里之外!”斥候回报的时候,陈燮举起了他的手,做了个手势。尖锐的哨音四起,各部队立刻转入战斗队形。这个时候,陈燮找了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,举起他的望远镜,前方大约一点五公里的距离,叛军已经摆好的阵型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49519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