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谁都靠不住

第一百六十一章 谁都靠不住

    第一百六十一章谁都靠不住  收尸的马车拉着一车尸体走向远处,棺材就不要想了,有个草席卷一下,就是好的。这活是宋毅交代的,不能都指望人家陈燮。远远的城门口处,那些来自辽东的士兵,木然的看着这些同乡。看着他们死去,又或者为了活命,跟着那些招工的人走了。  一连十余天下来,聚集在城外的难民走的七七八八了。剩下的不多了,宋毅也松了一口气,这才想起来去找陈燮,看看那些难民都是怎么处理的。  这一日,宋毅赶了个大早,也不用轿子,带着几个随从,不会骑马不要紧,有驴子。一身便装,不紧不慢的出了城,踩着晨光奔着张家庄就去了。刚走没一会,路就断了,得绕个圈子走过去这一段,仔细一看是在修路。  百十个汉子,拽着巨大的石头碾子,在道上来回的碾压,那碾子不下几千斤。喊着号子的壮汉们,埋头前行,一步赛一步的艰难,但是他们的脸上带着希望,不像之前的麻木了。  道路两旁,挖沟的,敲石子的,男男女女都有。宋毅还看见七八岁的孩子,手里拿把锤子在砸石子,干活可仔细了。再往前一点,看见有人排队领筹子,男女老少都有。路边远一点的棚子里,大锅架在那里,热气腾腾的烧水,还有一群妇人在那里忙碌。  一切看着依旧是很忙碌,但就是忙而不乱。什么事情都能找到人负责。干了活就会有筹子领。宋毅下了驴子,走到棚子跟前,看着里头都是女子,在忙活着做饭。看这人头,可不在少数,怎么也有几十号人。  再看看工地上,人也不少,得有两三千人。其他那些人,不知道安顿在哪了,不可能就这么一点。宋毅继续上路。走了一段上了水泥路。心里啧啧称奇之余,对于陈燮的寄望更高了。走了一段,道路两旁都是农田。开春之后没下几滴雨,麦田里到处都是在浇地的百姓。  宋毅打听过。只要是陈燮的土地。就不怕没井水浇地。这个人做这些事情。不知道救了多少百姓的命啊。如果仅仅是一个善人还好一点,要是个有野心的,后果不堪设想啊。想到这里。宋毅打了个寒战。文官对武官有天生的防范心态,这是自唐末藩镇之乱后,留下的历史教训,宋、明两朝都在矫枉过正。当然,文官们是不会这么想的,自身利益要紧。  远远的看见高高的烟囱腾起黑烟时,宋毅下意识的定睛看过去。决定就去那了,看看到底是干啥的。这工坊也不知道有多大,看着百亩地都打不下来的样子,好在都是些盐碱荒地,附近都没什么庄稼地。高高围墙,大门口有岗哨,走近了就给人拦住了。  “站住,干啥的?”门口的守卫,穿着黑色的制服,带着大盖帽子,看上去很滑稽。手里的刀已经出了鞘,寒光闪闪的一看就是能砍断脖子的家伙。  “大胆,见了知府老爷还不下跪?”随从上前呵斥,门卫稍稍犹豫便硬着脖子道:“对不住了,我不认识什么知府老爷,这地界归神医老爷,任何外人没有相关的证件,都不得进入。请回吧,这位老爷。”话很硬,做了个请走的手势。  堂堂的知府大人,在一个护卫面前吃了闭门羹,这口气怎么忍?宋毅气呼呼的走了,下面的随从本着主辱臣死的心态,要上去玩命,奈何老板先走了,只好跟着走。实际上这些个随从,巴不得宋毅掉头就走呢。真跟那个杀才玩命?您说笑呢。没看见那口钢刀么?  宋毅很干脆的就回城了,然后动手写一封信,让人交给联合商号的刘庆,托他交给陈燮。这个举动真的很多余啊,多余么?宋毅不觉得,刘庆也不觉得。宋毅知道,陈燮是不想见他,但还是出手把他最头疼的问题给解决了,这个人情很大啊,压的宋毅喘不过来气。谁让自己在孙元化面前商议军饷的时候和稀泥来着?想两面讨好,结果貌似都没落下好来。  刘庆则是另一个心态了,不是陈燮忙不忙的问题,而是怀疑这个宋毅勾结孙元化。尽管现在看不出来,但是在军饷的问题上,两人是有默契的。站在刘庆的角度看,今天你能在军饷的问题上出卖陈燮,明天就能惦记联合商号更多的好处。人心是没有底线的。所以在安置难民的问题上,刘庆就很卖力气,不是要讨好谁,这是在显示肌肉呢。不就是几万难民么?不是事情,老子养的起。这个时候宋毅和孙元化就得掂量了,如此巨大的能力,现在是用在难民上头,将来用在朝廷内,又是个什么结果?傻子才会认为,他们在朝廷里没关系。不然陈燮能一跃而至参将?之前不过是白身,明朝的武官再不值钱,也不会这么搞还没有人阻止皇帝胡来。这事情就不正常!  码头上人山人海,这一次的货真是太多了,根本就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问题。以现有的运输能力,每天差不多一千吨就是极限了。好在来了那么些难民,只要是男的壮劳力,又没有一技之长的,都给弄到码头上来了。  天气开始热了,陈老爷现在是不会身先士卒的,坐在远远的树下,还竖起了遮阳扇,躺椅靠着,边上摆着茶几,本地产的饮料冰镇酸梅汤是必须有的。不在正式场合,陈燮的打扮也不讲究了,一条大裤衩,套一件短衫,脚上汲着的是木屐,身后是给他打扇子的丫鬟。  在明朝当一个剥削阶级,那是一点压力都没有。喝着酸梅汤,边上还有一个从城里找来的英娘,低声细语的说着最近生的事情。主要集中在朝堂上,比如内阁里多了个温体仁,周延儒当了辅,兵部尚书梁廷栋等等。崇祯年间的内阁,站的比较稳当的,就那么几个人。一个是周延儒,一个是温体仁,这两都上了《佞臣传》,还有一个就是后期的杨嗣昌了。别的内阁成员,跟走马灯似的,三天两头的换人。  “孙阁老又准备在大凌河筑城,不但要银子,还要把白杆兵也调一万人过去。”  听到英娘说起这个,陈燮的心情就不那么好了。孙承宗的策略到底行不行?坦白讲,有袁崇焕这个前车之鉴,再搞什么筑城蚕食这一着,真是不灵光了。最好的方法,就是凭借现有城池,顶住后金就足够了。有钱筑城,不如花在编练新的能战的部队上头。孙老头这么干,无非是有以前的成功经验罢了。  陈燮不是否定孙承宗,而是觉得这个不决绝根本问题,没有敢于野战并且能战而胜之的军队,修再高的城池有个蛋用?每次后金来抢个够本,大摇大摆的走了。你能奈何人家?躲在城里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么?  “孙老头,真是老了。虽然眼下就剩下这么一个能做事还有担当的阁臣,可惜墨守成规。不敢去碰新的东西,这大明指望这些人是肯定不行了。”陈燮感慨一声,英娘在旁用手绢掩嘴笑道:“那就指望老爷呗。”  陈燮哈哈哈大笑:“当仁不让也!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,朝廷里那些人,还容不下陈某人大展拳脚。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,先给基础夯实咯。手里有强军,还不缺银子,谁来都能灭了他,事情就好办了。”  “我的老爷,您可当心了,大明这些官老爷,个顶个的都是过河拆桥的好手。用你的时候,什么都好说,危机一过,翻手就想灭了您这个威胁。对外,他们的本事不大,对内,下绊子挖陷坑,可都是一群老手啊。到时候,只要顶着大义的名分,随便给您安个罪名,朝堂上喊打喊杀的,你可得防着这个。”英娘别看是女流,对这些读书人的本质看的很清楚。有机会显示能力,自然要抓住机会。  陈燮冷笑道:“到时候你等着瞧,看看是他们的嘴皮子利索,还是老爷的刀快。”  英娘的脸上很明显的僵硬了一下,随即比陈燮的语气更为狠毒道:“老爷说的对,不让我们安生过日子,谁也别想好过。”  满面春风的刘庆来了,手里拿着宋毅的信,笑道:“东家,这是宋知府给您的信。这个狗官,吃里扒外,真不是东西。亏得老爷还想着他是故旧。”  陈燮打开信看了一下,递给英娘道:“跟你猜的差不多,一个外来的知府,能做到这个地步就不错了。不过他对孙元化也过于忌惮了,孙巡抚可不是什么雄才大略之辈,搞点技术活还行,让他把握各级官员,驾驭全局的能力还需要锻炼。”陈燮这话,是建立在历史的基础上,其他两人可不敢这么小看孙元化。  “东家,还是多长点心眼的好。”刘庆赶紧的劝诫,又看看英娘,这女人可不简单,陈燮能听的进去他的话。英娘在旁笑道:“该盯着的,自然有人盯着。锦衣卫的沈大人,收了银子自然会办事。”  “英娘,这样可不行,谁都靠不住,还得靠自己。”陈燮一句话,英娘的脸上没了笑容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49515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