着笔中文网 > 帝国崛起 > 第一百五十七章 技术官僚孙元化

第一百五十七章 技术官僚孙元化

    第一百五十七章技术官僚孙元化  孙元化,举人出身,屡试不中,放弃科举转投徐光启门下学习西学。明朝这个地界,举人能做到巡抚一职,那真是了不得的一件事情。孙元化做到了,可见此人的本事。  当然,孙元化凭借的不是做官的本事,而是做事的本事。  孙元化于天启元年(1621)在北京受洗入教,即邀请洋教士到家乡嘉定开教。  大家没看错,这位大明朝的举人官老爷,是个基督徒。孙元化长期效力于辽东,靠着一手铸炮的本事,官当的顺风顺水。天启年间,因为魏忠贤专擅,受到影响罢官回家。袁崇焕起复之后,点名要他去辽东帮忙。袁崇焕被下了牢狱,孙元化又得到了孙承宗的赏识,帮着在山海关一线顶住了后金军的进攻。  概括一下,孙元化是个运气不错的技术官僚,因为埋头做事,谁在台上都离不开这种人。所以,他的运气也不错。历史上他的运气转折点是在登莱巡抚的位置上,因为孔有德的叛乱而倒霉,被皇帝弄死在北京街头。  登莱巡抚这个位子,此前因为袁崇焕要权而停设,现在袁崇焕的问题基本定性,自然要重新设一个巡抚。崇祯也被搞怕了,什么没人掣肘,便于做事。结果尼玛后金军都打到了京师,吓出一身冷汗,丢了一个大脸。  皇帝欣赏一个人的时候,犯错什么的都能忍受。一旦厌恶一个人。任何一个缺点和错误都被放大。袁崇焕的事情很有代表性,不设辽东巡抚,准了!要银子,给你(要八十万给三十万,明朝一年的岁入才四百万)。先斩后奏的毛文龙是一品大员,皇帝还是忍了。后金向京师进军,尾随其后不战,崇祯还是包容了他。后金兵临城下,袁崇焕进城面圣时,崇祯还是没有半点责备。脱下大氅给他披上。然后。大家都知道了。  新任兵部尚书梁廷栋举荐孙元化任登莱巡抚,赶上刘兴治等人又动兵变,杀陈继盛。叛乱平定后,孔有德、李九成、耿仲明不容于黄龙。这位学术官僚认为。东江军可用其勇。就给带到了登州。应该说孙元化还是有一点眼力的,事实证明孔有德他们那么一点兵力,就能席卷半个山东。  好吧。我认为这是一个比烂的时代!  陈燮搞团练的最初目的,不就是防着孔有德叛乱么。结果还没等到孔有德之乱,先跟后金打了几仗。皇帝一高兴还给了个参将,这事真是怎么都没想到的。之前还下了老大的力气,打算某一个守备和一个千户。目光短浅啊!不过这两个职务,陈燮也没打算放过就是。  既然孙元化他们都来了,那就的好好见识一番才行。  第二天陈燮就起了个大早,没有着戎装,一身长衫,坐马车进城。这个长衫,不是乱穿的,读书人才能穿。陈燮现在顶着一个监生的头衔,自然是穿的。  水泥路没有修到城门口,不是陈燮不想修,而是颇多顾忌。不过现在这个顾忌没了,回头得安排人来修就是了。就算是最后一段三里多的土路,现在也用煤渣填上,平平整整的跑起来也没了往日的颠簸。  陈燮的马车是一个标志性的东西,往日里无人不知,进出城门无人敢拦。今日却不一样了,车到城门口,被几个操着辽东口音的士兵拦下。在车里听的清楚,车夫一番报上名号,把门的士兵也不肯放行。端着大枪声音严厉:“下来!检查!少罗嗦!”  本打算面子上也要做出悄悄进城的陈燮,不得不慢慢的从马车上下来。打眼一看,往日里人流如潮的城门口,今天都退的老远的看热闹。  “神医老爷好!”远远的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嗓子,陈燮听的清楚,便路出笑来拱手致意。一时间喊声四起,都是招呼“神医老爷好”的。陈燮无视城门口的四个当兵的,拱手一圈之后,待安静下来,才朝两个端着大枪的士兵看过去。  “什么时候?这登州城成了辽东军镇了?”陈燮笑眯眯的说出这么一句话,立刻引起了不小的反响。后金入寇,辽东军镇难民滔海而来者数万。这些人很不受当地人待见,本来大家就活的艰难,这些人来了就是增加不安定因素和抢饭吃的。  陈燮一看这个门口,就知道孙元化带来的东江军,基本上控制了城市。东将军军纪极烂,不要比陈燮的部队了,就比起张可大原来的兵,军纪都烂成一坨狗屎。  仗着孙元化撑腰,来到这繁华的登州城,自然要折腾一番的。原本历史上的登州,并没有现在如此繁华。这不是多了一个陈燮么?“美洲货”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海商,登州的繁华程度远远过历史的登州。  看看周遭仇视的眼神,陈燮就知道这些东江军在登州不得人心。换成以前,陈燮是不会管这些的,现在不一样了。一是张瑶当了兵巡道,二是陈燮的身份摆在那里。  当兵的看看陈燮的样子,都有点慌张。两个端着大枪的士兵,下意识的往后退。陈燮呵呵一笑道:“算了,你们这些小喽啰,懒得跟你们计较,让开,老子要进城。”  这下当兵的真的没拦着了,陈燮的马车进城后不久,城门口恢复了秩序,一名年轻的军官从角落里出来,冲着陈燮的马车啐了一口。当兵的过来道:“少爷,这小子够横的。”  “没法子,这是人家的地头。刚才孔参将被叫去见巡抚孙大人,怕是要吃点挂落。大家都小心点,别被人拿住了把柄。”年轻人是李应元,李九成之子,现在不过是一名把总。孔有德照顾他收城门,这位子油水挺足是真的。  马车在城里行走,街面上比起以前似乎没那么热闹了。陈燮心里暗暗琢磨如何面对眼下这个局面,官场上的事情陈燮是个外行,个人而言他没什么好怕的,就算是孙元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。他担心的是生意受到了影响,挣钱大计被耽误了才心疼。  车子直接到了张府,陈燮下车的时候,门房热情的招呼。陈燮进门一问,张瑶没在,便转身奔着兵巡道衙门而去。刚到衙门口,就看见张瑶的官轿子出来了。水根跟在边上,看见陈燮的车立刻汇报。  轿子停下,张瑶自里头出来,陈燮先一步下车,赶紧上前问候。“张叔,您这是要去哪?”  “思华回来了,回来就好。哼,我这是要去巡抚衙门。孙元化放纵东江兵,导致城内秩序败坏。偷鸡摸狗之类的倒是小事,前些日子还砸了人家的小饭馆。今天孙元化把孔有德等人叫去,为叔正要去跟他们算账。”张瑶气呼呼的,陈燮一听这话便明白了,当即笑道:“张叔,要不要我去调点兵来?”  张瑶知道他的意思,之前手里没兵,腰杆子不是很硬,现在不同了,陈燮来了就不一样了。对上孙元化,绝对不用怂。重新复出的张瑶还是太谨慎了一点,也太在意这个官位了。孙元化这个人还是很好讲话的,一个技术官僚,对下面疏于管理而已。只要张瑶去告状,孙元化自然会多加约束。  陈燮也不坐什么马车了,步行跟着张瑶的轿子去了巡抚衙门。也没多少路,走几分钟的事情的。到了衙门,张瑶了轿子,气呼呼的走在前面。陈燮不紧不慢的跟着。  孙元化正在跟新任知府说话,这知府的声音很大,或者说是在咆哮。  “此等害民之兵,要来何用?巡抚大人不管,卑职可就不客气了。”声音有点耳熟啊,陈燮跟着上前一看,哎哟,认识,是熟人啊。  “张大人也来了,正好评评这个理。”宋毅说到激动处,看见张瑶更是来劲,看清楚后面跟着一个陈燮,更是喜出望外。“哎,思华回来了,真是太好了。”  张瑶和陈燮上前拱手致意,陈燮朝宋毅微微点头。孙元化端坐不动,面色有点阴沉,看着他脾气还是挺好的,被宋毅这么吼都没翻脸。再看边上还站着两个人,一身武将打扮。  “思华,还不赶紧见过各位大人。”张瑶开口,陈燮很识趣的上前,拱手笑道:“陈燮见过中丞大人。”孙元化五十上下(准确的说是49岁),面色带着点小麦色,一看就是经常战斗在第一线的官员。  孙元化微微点点头,就算是回礼了。说着一只边上的武将道:“这是孔参将,耿游击。”  “久仰久仰!”陈燮赶紧上前拱手客气,孔有德和耿仲明忙不迭的抱拳回礼:“幸会幸会。”  “宋大人,东江军初来乍到,不懂登州的规矩,些许小事依着本官的意思,抬抬手就算了。下不为例。”说完这个,又对孔有德和耿仲明道:“你们两个,回去约束好部下,不要再多生事端,不然本官也保不了你们。还不快点去给宋大人赔不是?”  两人忙不迭的给宋毅赔礼道歉,张瑶在边上看着冷笑不语,陈燮心说这个孙元化,真是会和稀泥啊。看来这是在大明当官的必备素质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diguojueqi/495154.html